笔趣阁

第552章 宇文畴挑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眉头瞬间一皱,倏地从床上坐起。

    “消息确定?”

    夜的声音很快传来:“确定,尸体都已经秘密运进大理寺,现在梅大人已经去查了。”

    宇文澈脸色冰冷。

    所有的外交中,最忌讳的就是使臣出事。

    毕竟,哪怕交战之时都不斩来使,何况,如今对方是奉行国家之间的礼节,前来赠礼的。

    身旁,孟漓禾的神情也不由严肃起来。

    还真的是说什么来什么。

    刚说了辰风国使臣不日进京,便出了这么大的事。

    而且,怎么偏偏是辰风国呢?

    想到此,孟漓禾忽然想到什么,立即拉住宇文澈道:“澈,那风邑国的使臣会不会有危险。”

    宇文澈脸色更加一沉,立即吩咐道:“速派人去接应风邑国使臣。”

    “是。”夜闻言连夜去安排。

    而孟漓禾也瞬间没有半点睡意,想了想还是道:“不如我们去大理寺看看吧?”

    宇文澈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不确定道:“现在?”

    孟漓禾点点头:“你困吗?”

    宇文澈这种体质,一连几天几夜不睡都不妨。

    如今遇到这种事,想来也不会睡的很安心。

    所以还是说道:“我是担心你。这大半夜,外面天寒路冻的。”

    孟漓禾听闻完全放下了心,干脆起身道:“没事,你给我准备了那么多大衣,怎么会冷?而且我自己有内力啊,你每次都忘了。”

    不过,宇文澈心疼媳妇,和她有没有内力完全没有关系。

    他就是想下意识将她保护起来,不让她受任何的风霜。

    只是,看到她这么坚持,也干脆顺了她的意。

    不然,估计就算今晚不去,她大概也会一直想。

    因此,两个人很快穿戴整齐,宇文澈甚至将孟漓禾从头到脚裹起来才带她出门。

    让被裹成熊猫的孟漓禾特别想吐槽,当年在雪山上都没穿这么多的好吗?

    这宇文澈真的是越来越宠溺的过分了。

    没有惊动任何人,两个人秘密到达大理寺。

    因此,当二人现身时,连正在连夜查案的梅青方都吃了一惊。

    “太子……太子妃?”

    宇文澈摆摆手,示意他无需行礼,只是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梅青方闻言眉头紧皱:“仵作还在验尸,不过是很残忍的杀戮方式,光从外表看,尸体几乎面目全非,若不是此人为使臣,几乎都要怀疑是仇家报仇。”

    宇文澈脸色冰冷,到底是谁如此猖狂!

    孟漓禾不由问道:“那使臣带来的东西还在吗?”

    梅青方摇摇头:“马车上几乎被洗劫一空,连衣物都没有留下。”

    孟漓禾一愣,难不成是山贼?

    不然,谁会连这些东西都抢呢?

    然而正想着,却听手下有人来报:“大人,从尸体的身上发现一封书信。”

    梅青方诧异接过,只见书信外,竟然用油布包着。

    而油布上已经沾有大量的血迹?

    几个人不由均有些不解,这使臣的信为何用油布包着呢?

    然而,将信从油布中拿出,看到上面的几个大字之时,几个人才顿时明了。

    因为那封皮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致太子。

    所以,这信根本就不是使臣的,而是绑匪的。

    既然是给自己的信,宇文澈直接伸手拿了过来,二话不说便拆开。

    接着,周身的温度瞬间冷了几分。

    孟漓禾不由凑上去看,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宇文澈,你让本王失去一切,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代价,这次是他,下次就是你那个太子妃,接下去你娘,之后就是整个殇庆国!

    孟漓禾不由一怔。

    这个语气,不是宇文畴又是谁?

    没想到,几个月过去,这个人销声匿迹,如今竟然冒出来就开始杀人。

    疯了么?

    而且,这分明就是挑衅!

    而因为是给太子的书信,梅青方并不敢越矩,不过涉及到案件,还是问道:“敢问太子,这信的内容是否与本案有关,若是有关,是否可以告知……”

    “自己拿去看吧。”宇文澈直接将信丢到梅青方手中。

    不然下一刻,他一定会将此信碎成粉末。

    宇文畴,你的复仇终于开始了么?

    杀了使臣,引起两国矛盾,真是打的好算盘。

    不过,想要夺走他的一切可没那么容易!

    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后悔将孟漓禾带了出来。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暗中盯着太子府。

    虽然近距离监视是不可能,毕竟,他那些暗卫都是个顶个的高手。

    但,也难免会有疏失。

    想到此,立即吩咐道:“胥,你将太子府暗卫全部调来。”

    胥明显一愣。

    孟漓禾也有些不解:“澈,你这是要做什么?”

    “保护你回府。”宇文澈淡淡解释着。

    孟漓禾:……

    有必要吗?

    不过胥还是表示理解,毕竟太子在意太子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梅青方也不是很诧异,如今的他终于可以放开心胸去看待他们二人。

    孟漓禾这样优秀的女子,的确值得一个更加有能力的人在身边挡风遮雨。

    这是他所不能及的。

    所以看到她被照顾的这么好,这么幸福,自己也感到无比的满足。

    这样就好。

    不过,眼见胥真的离开,孟漓禾却觉得不太好。

    赶紧将他叫住:“胥,你等等。”

    胥立即停下等着吩咐。

    “去将倚栏院内的暗卫们调来就好,不用整个太子府的。”孟漓禾吩咐道,接着又看向宇文澈,“全部调来的话太子府就不安全了,而且也引人注目,倚栏院暗卫也很多,足够了。”

    宇文澈想了想,终于还是依了她。

    而很快,仵作也检验完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简单被砍死而已,只不过全身上下被砍了一百多刀。

    当真是残忍至极。

    而既然已经确定是宇文畴所为,尸体也没什么问题,宇文澈和孟漓禾两个人也没有心情继续留下。

    只待暗卫们到达后,便直接回府。

    暗卫们呼啦啦一大片隐蔽的飞着,觉得心情不错。

    好久都没出来了,要不是情形不允许,真想哼个小曲。

    要知道,他们长期守倚栏院,真的是很无聊啊。

    毕竟,太子府一直风平浪静,没有让他们发光发热的机会,每每想起都让他们感觉自己像是吃白粮的。

    好在,最近太子加强了要求,要求他们不仅要看人,还要看虫子。

    奇奇怪怪的虫子一律不得进倚栏院。

    这才让他们的人生有趣了一些。

    但是,苦在这是冬天,所以虫子也抓不到几只啊,可怜。

    总之,这次能出来非常开心。

    能在各个树上上蹿下跳,飞来飞去不说。

    说不定还可以打一架!

    要知道拳头都要锈上了好吗?

    不过,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从大理寺出来一直到太子府的倚栏院,别说遇见谁打一架,就是连条流浪狗都没遇到。

    就这样平静无波的又回到了倚栏院。

    人生真是处处透着寂寞与荒凉。

    不过,宇文澈却终于松了口气,若是方才回来之时发生点什么,他当真是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一回到屋内,便直接对孟漓禾说道:“我明日去安排,你明天就住进皇宫。”

    他了解宇文畴,那个人绝对不止是说说而已,当真是什么样的事都做的出来。

    而自己如今白日都在皇宫,将孟漓禾离开自己的视线,即使有许多的暗卫在,他也放心不下。

    然而,孟漓禾却是一愣。

    怎么又是进皇宫啊。

    不过,她也可以理解宇文澈的心情。

    只是……

    “澈,我觉得太子府挺安全的,我又不怎么出门,借宇文畴几个胆子也不敢跑到太子府来杀我吧?”孟漓禾动之以理。

    宇文澈却依然坚持:“话是这么说,但是万一呢?”

    “万一来了,更求之不得吧?”孟漓禾不由笑道,“那样的话,死的不是他么?”

    “不要乱说。”宇文澈不由制止道,什么求之不得,他才不希望以孟漓禾为诱饵来对付他。

    然而,说到此,孟漓禾的眼睛却是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宇文澈却再次说道:“就这么定了,早点睡吧,我明日派人来接你。”

    孟漓禾本就不愿意进宫,如今又想到了一些主意,因此更不能同意了。

    所以,摇头道:“澈,我觉得皇宫里也不安全啊。”

    宇文澈皱眉:“难道宇文畴还能杀进皇宫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孟漓禾亦露出担心的表情,“那皇宫里到处安插着别人的眼线,谁知道谁的对我不利呢?说不定,还有假皇后潜伏的人也说不定呢。”

    宇文澈脸色很快冷了下来。

    的确,他不能保证,皇宫那些人都是安全的。

    而他还未做皇帝,想要大换血是不可能的。

    真没想到,他已经做到监国的位置,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安置在万无一失之地?

    那他要这个江山还有何用?

    眼见他脸色越发阴沉,显然有些动怒,孟漓禾猜到他所想,赶紧安抚道:“所以我说,其实太子府真的是最安全的地方。这里面所有人都不会害我,暗卫们也武功高,你放心好了。”

    宇文澈沉默,开始考虑自己拿着奏折回府的可能性。

    “还有,你老实在皇宫呆着,不要被宇文畴乱了针脚,别忘了他之所以挑衅,说不定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孟漓禾认真的说道,“澈,我不要做你的弱点,我有琴有内力,会保护好自己的。”

    宇文澈终于叹了口气,媳妇太懂事就是让人心疼。

    看到他这样,孟漓禾就知道已经说通,所以偷偷松了口气,笑嘻嘻道:“而且,关于抓宇文畴,我有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