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8章 给太子妃下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手上,一只巨大的黑的发亮的虫子正在伸着触角朝她的皮肤探去。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几乎吓到不能动弹。

    宇文澈则是瞳孔一缩,脸色霎时一变。

    孟漓禾未见过,但他却知道。

    当初无数这种蛊虫纷纷涌入孟漓禾的身体,虽然形状不甚相似,但是却也绝对可以断定是一类。

    而蛊虫接触到皮肤,几乎无人可以阻拦。

    然而,即便如此,宇文澈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出手,虽然拦下很难,但还是要试试。

    而果然,他快,蛊虫更快!

    甚至在宇文澈刚出手之际,孟漓禾就感觉到手背上有轻微的刺痛。

    孟漓禾甚至吓得闭起眼。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刺痛之后,蛊虫竟然忽然一个剧烈抽搐,竟是在宇文澈的手到达之前,从她的手背上弹了下去。

    宇文澈一愣,手立即改了一个方向便缩回。

    而孟漓禾的手上则出现了两个血点,并且有鲜血不断从那里冒出。

    看样子像是被这蛊虫所伤。

    只是,为何这蛊虫已经接触到血却离开了呢!

    宇文澈并不知原因,他也不在意原因,他在意的只是孟漓禾如何。

    所以,赶紧拉过她的手问道:“你怎么样?疼不疼?”

    孟漓禾这才回过神,死死地盯着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蛊虫,脑子终于有点反应过来,心有余悸问道:“澈,这是不是蛊虫?”

    她因为害怕虫子,所以上一次为皇上驱除的蛊虫也没有细看。

    但是,和师傅学医,多少听他形容过样子。

    宇文澈脸色冰冷的点了点头。

    气压简直瞬间便降了下去。

    竟然有人敢对孟漓禾下蛊?

    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想到那群今日来府的官家小姐们,宇文澈更是双手握拳。

    竟然还是没有防住吗?

    该死!

    孟漓禾也有些脸色发沉,他们的屋子怎么会出现蛊虫呢!

    倚栏院根本无人进来过啊!

    就算要放也没这么容易吧,毕竟还有这么多暗卫呢。

    宇文澈也一直在倚栏院没出去,不可能有动静听不到的。

    而且看方才这蛊虫的样子,分明是冲着自己,想来就是有人蓄意为之。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道:“澈,蛊神后人还住在府里,不如我们去问问他?也好查出到底是谁?”

    宇文澈犹豫了一瞬,以他现在的心情,恨不得直接冲到厅内,对着这二十几个女人直接审问。

    然而,他也想到这种事情被揪出来就是死罪,应该没有人敢主动承认,他们需要的是证据。

    最主要,这蛊虫如今伤了孟漓禾,他也要确保她没事才放心。

    因此,还是点点头:“好,我陪你。”

    偏僻的别院内,蛊神后人正在专心的鼓捣一大堆虫子。

    毕竟是养蛊之人,而但凡蛊虫,都以虫子为食,想来,他这是又不知道养了几只蛊虫。

    男人看到宇文澈和孟漓禾到来,有些惊讶。

    毕竟自从救了皇上以后,他算是带罪之身又立了功,因此便在这别院住下。

    因为死罪虽然可免,但活罪难逃,所以他尽管住在太子府,实际上相当于被软禁。

    不过如今他已无别的奢求,所以整日养养蛊,倒也足够。

    因此脸上倒是褪去了很多以往的残忍,平添了许多平静,看到二人前来,只是抬头问道:“太子,太子妃遇到什么麻烦了?”

    毕竟若没有事,他二人一定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院子。

    宇文澈将一盒子递过去:“看看这是什么蛊?”

    男人有些惊讶,将盒子接过打开,看到盒内那一大只黝黑的蛊虫时更是一愣:“这是哪里来的?”

    宇文澈皱眉:“先回答本太子的问题。”

    男人低下头,又奇怪地看了一眼,才说道:“这种蛊虫并不常见,但侵入人体之后,后果非常严重,因为会侵入人的脑髓,在体内逗留久后,人会变得痴傻,直至死亡。”

    宇文澈闻言,周身的冰冷更加深了几层。

    所以说差一点,孟漓禾就被这蛊虫入侵了吗?

    孟漓禾自然也十分气愤。

    真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人殷切地盼望她死啊!

    不过想让她死,那就是自己找死。

    孟漓禾越是这种时候越更容易冷静下来。

    她更清楚,如今想要惩治此人,首先要做的便是揪出这下蛊之人。

    所以,孟漓禾拉住宇文澈的手安抚道:“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有事的。”

    然而此话一出,那蛊神后人却是一愣。

    “难道有人想对你下此蛊?”

    孟漓禾闻言伸出手:“没错,只是不知为何,这蛊虫探了一下胡须便自己掉下去了。”

    蛊神后人立刻弯腰对着孟漓禾的手上前探看,接着却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太子妃果然是命大。”

    孟漓禾不由皱眉:“这话怎么说?”

    蛊神后人又看了蜷缩在盒子里的蛊虫一眼,这才说道:“难怪我觉得它的状态不对,原来是咬了你。”

    “说清楚点!”宇文澈冷冰冰的开口,他现在没有时间和耐心听他墨迹,他还要赶着去将那人揪出来。

    蛊神后人看出宇文澈的着急,也索性说道:“我之所以说太子妃的命大,是因为此蛊进入体内,即便是我,也要很久才能将蛊虫引出。因为这个蛊的厉害程度,与皇上的不相上下,然而,太子妃的体质特殊,想必任何蛊虫都无法侵入她的体内。”

    “嗯?”孟漓禾顿时有些不解,“你说我的体质特殊?”

    之前她师傅和表哥把过无数次脉,并没有听他们提起过呀!

    “没错,不过你的体质特殊是因为,曾经那些音蛊全部浸入了你的骨血,而这不仅是可以增强内力而已,而是从此之后,所有的蛊虫均会怕你的血,因为里面藏了许多音蛊之气,没有哪知单独的蛊虫可以受得了。太子妃,你的运气可是相当好。”蛊神后人又在最后加了一句,毕竟自己费尽心机了多年都没有得到的东西,她一下子便得到,不是运气好又是什么?就是命啊!

    孟漓禾和宇文澈这才恍然大悟。

    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吗?

    孟漓禾的心情甚至好了起来,就说人要做好事嘛!原来老天回报她的还不止那么点呢!

    不过不管是不是福,都是她孟漓禾的,对于那施蛊之人,她却完全不打算放过,所以又问道:“那可否请你说一下这蛊的特性,说不定我可以由此来查出到底是谁对我下蛊?”

    蛊神后人点点头,又说道:“此蛊虫按理来说,在冬天是要冬眠的,而要将它唤醒,必须用主人的心头血。”

    眼见孟漓禾的眼瞪得老大,又立即补充道:“不过这心头血,太子妃不用惊讶,十指连心,心头血也只是一说,事实上只需要用其中一根手指的血浸染它便可。”

    孟漓禾这才松了一口气,心头血什么的听听就可怕好吗?

    不过……

    “你刚刚说主人?”孟漓禾眼前一亮,“那是不是我有这蛊虫便能找到它的主人?”

    然而蛊神后人却摇了摇头:“之所以说是主人,是因为这主人曾经用血喂过它,所以它识人,但若要唤它则必须用一种香气,蛊虫再厉害,也没办法自己选主人的,除非他身上涌出大量自己的血气。”

    孟漓禾一愣,竟然是这样?

    让他主人无端端的出现大量血气,是肯定不可能,但是香气?

    “什么香呢?”孟漓禾又问道。

    蛊神后人皱了皱眉:“这种香气是人所无法闻到的,严格来说是一种叫青虫的虫子的血,主人也是通过在自己的身边放个虫子的血,令蛊虫慢慢醒来的,这种血对此蛊虫来说,只需一滴,便比主人全部的气血还要感觉剧烈。”

    孟漓禾不由皱起眉,闻不到,这就难查了。

    然而身边宇文澈却说道:“所以这蛊虫并不需要人放入倚栏院,只需要在倚栏院内,放入此虫的血便可,对吗?”

    “没错。”蛊神后人点点头,“所以你们要找的话,建议看一看最近倚栏院多了什么东西,不过要近期,因为此血在一个时辰内便会失去作用,所以即使是蛊虫,进入倚栏院,待香气消除,它也会离开,去寻找更加有血气的地方。”

    一个时辰……

    宇文澈和孟漓禾不由对视一眼,如果说一个时辰内进入倚栏院的,不只有那副对联吗?

    真没想到,她们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然而,孟漓禾却依然有些疑惑,所以还是问道:“将蛊虫引入倚栏院难道不怕伤害太子吗?”

    蛊神后人这才拍了拍额头:“对了,这蛊虫还有一个特性忘记说了,这蛊乃一对,此蛊为雌性,只会侵入女人的身体。”

    “可是倚栏院还有许多其他的丫鬟呀,并不止我一个女人。”孟漓禾依旧不是很懂。

    这种事情,不管怎么想,都不应该碰运气的,在她回去之前,那些丫鬟们走来走去的,难道不是更有可能被入侵?

    “不。”蛊神后人觉得自己忘性越发大了,再次补充道:“抱歉,忘记说了,它就算入侵也要入侵身上粘有此青血之人。”

    孟漓禾顿时一愣:“你是说我的身上也有那青虫的血?那怎么可能!”

    “那虫子的血,对于成人来说无色无味,就算你身上有也完全察觉不到。”

    孟漓禾紧紧皱起眉,可是,她并未觉得有人碰过她啊!

    宇文澈忽然脸色一沉,显然是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