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7章 小起波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身旁,看到字句的宇文澈也不由蹙了蹙眉。

    孟漓禾眸光闪了一下,接着不由朝写下这字句的女子望去。

    只见她微微低着头,神色并未有何改变。

    而这个样貌,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此女应该是当今新任丞相之女,浅夕。

    心里不由转了几个来回,说实话,一听到丞相二字,孟漓禾心里便多少有些阴影。

    假皇后是老丞相之女。

    苏晴是上一任丞相之女。

    而这个女子,又是新任丞相之女。

    她都快下意识的认为丞相的女子,都要和她作对了。

    然而,在看这浅夕的装束,却又给了她不同的感觉。

    因为她并非如其他女子一样浓妆艳抹,反倒似乎刻意微施粉黛,就连穿的衣服也极其低调。

    所以才一度让孟漓禾几乎没有注意到此人。

    可是以她的身份来说,丞相之女应该压于其他之人才是。

    再看这两句话的内容,孟漓禾心思微转。

    却听身旁宇文澈已经开口道:“将太子妃的名讳放入语句中,你可知罪?”

    一般来说,太子妃与王妃不同,太子属半皇,太子妃也如半宫,因此名讳已经成为了禁忌。

    就连大街上的小话本儿,虽然写的是他们二人的事,事实上也用的是虚构的名字,甚至是虚构的背景,只不过大家心知肚明罢了。

    然而,这个女子却感直用名讳,他无法视而不见。

    听到这句话,浅夕的脸上才似乎带了一抹惊慌,回道:“太子,太子妃恕罪,民女只是觉得这两句比较好,便写了下来,并没有冒犯太子妃之意,但民女甘愿受责罚。”

    只是宇文澈还没说话,便听身旁已经有其他的小姐起来求情。

    “太子,太子妃,民女觉得浅夕可能当真是无心的,还请太子太子妃宽恕。”

    “民女也是这样觉得,太子妃宅心仁厚,一定不会计较吧!”

    很快几十个人,均上前为她求情。

    孟漓禾默默的听着。

    有人为她求情并不奇怪,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儿。

    不管怎样,和丞相之女交好,也对她们有利不是?

    然而,谁也未想到浅夕又道:“多谢大家为我求情,浅夕自知罪过,也自知扫了大家的兴,若是太子妃不愿惩罚,浅夕可自罚在府内禁闭三个月,以求宽恕。”

    闻言,众人皆是惊讶的看着她。

    三个月,这个人是要做什么?

    谁不知道如今皇上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能不能撑过三个月真的很难说。

    所以大家才在这段时间卯足了劲儿,想要嫁入太子府,毕竟,嫁入太子府,可比将来入皇宫要容易得多。

    但是她竟然想不开,自己把自己关进府内?

    真是蠢到家了吧!

    然而,孟漓禾却顿时反应了过来。

    联想到她不想被人注意的低调装束,以及如今的自罚,心里渐渐明了。

    想来,她根本就是故意闹的这一出吧!

    目的恐怕是不愿嫁入太子府。

    而也猜到她自己的身份,想来就算被罚也不会重罚,因此提出自罚。

    那到底为何而来以及为何递拜帖也很容易解释了,毕竟她还有个父亲大人不是。

    这么一想,倒对这个女子有了些许好感。

    而且那两句话她之所以吃惊,却根本不是因为她触犯了什么名讳一说。

    而是因为这两句话触到了她的神经。

    爱一场山河璀璨,梦一场离合悲欢。

    里面恰好带入了自己的名字,孟漓禾。

    然而却无比击中她的内心。

    因为这场爱真的好像一场梦一般。

    也让她实实在在地很喜欢这两句话。

    因此想了想,还是决定表达自己的心情。

    转过头看向宇文澈道:“澈,我觉得这两句话很像我们,而且这里面的三个字与我名字的三个字并非完全一样,我认为并不算冒犯。”

    宇文澈扭头看向她:“你喜欢?”

    孟漓禾点点头:“很喜欢。”

    宇文澈丝毫未犹豫,转而直接看向众人:“既然太子妃喜欢,那就要赏。”

    完全不在意自己方才的话被反驳,妥妥一副昏君架势。

    也是让众人目瞪口呆。

    然而,浅夕这一次的脸色才微微变了起来。

    也让孟漓禾更加肯定她这样做的真实目的。

    想来根本就是不好违抗父亲的命令,这样一来,父亲也拿她没办法。

    自己倒是愿意陪她做戏,可是孟漓禾确实真的喜欢这两句话。

    看来只能让她自己与父亲抗争了。

    “太子妃,你要是喜欢,不如将这两句话写成对联,贴到你的别院?”

    忽然,那自告奋勇朗读诗句的女子锦兰提议道。

    孟漓禾有些心动,她的确喜欢这两句话。

    贴到她的离合院也比较合适,只可惜她现在不住在那儿呀!

    “你喜欢的话就贴到我们的屋子吧,可以贴到隔间外,那儿的布置也比较搭。”看出孟漓禾的想法,宇文澈在一旁说道。

    小姐们不由惊呆。

    我们的屋子?

    难道这太子妃不是住在自己别院,而是同太子住在一起吗?

    顿时心里都像被打翻了醋瓶一样,酸的都快冒烟了。

    孟漓禾点点头:“也好,来人,拿两张对联用纸。”

    纸很快送上来,浅夕即便再不愿,也只能如此。

    锦兰依旧比较热心,又为她研墨又是递毛笔的。

    总之,还真的写出了一副对联的样子,不过没有横批。

    其实作为对联也不是很相符,但无所谓,孟漓禾自己喜欢就好。

    对联很快有人直接贴进了倚栏院的卧房隔间外。

    而这一步的字画互相交流也完成。

    孟漓禾庆幸只剩最后一个环节,之后这些人就要该干嘛干嘛去了。

    所以立即道:“各位小姐们,不如随本太子妃一起去后院的池塘边看看如何?那边有许多梅花,下雪后正好可以赏景。”

    众人立即点头。

    听说太子府很大,修缮的也很好,她们还没有机会见过,如今正好可以参观一番,万一日后能嫁过来呢?

    大家主意打的都是很好,只不过很可惜,她们想嫁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她们一眼。

    孟漓禾不由再次看向宇文澈,游园这种事一般太子不会跟着了,他应该……

    “你们去吧,我去书房。”宇文澈这一次终于不再陪同。

    他并非没时间,他也很愿意陪着孟漓禾赏赏花踏踏雪什么的。

    但是有这群人在,实在是提不起他的兴致。

    况且,就一群人赏花的行为,他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不过却也在走之后,吩咐了依兰院的暗卫们呼啦啦的前去保护。

    毕竟池塘那种地方还是有些危险的,孟漓禾不会武功,万一这些人有谁想要对她不利……

    就算这是在太子府,想来他们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

    官家小姐们自是有些失望。

    虽然太子并不多看她们,但是让她们看看太子也好啊!

    即使之前的希望破灭,没有让太子一眼看上她们。

    但太子早晚是要纳后宫的,所以她们还有机会。

    因此一点也不想现在就把自己对太子的爱意抹杀掉。

    不过他不去,大家也没辙,只好在游园这件事上抱以期待了。

    太子府的后院果然十分别致,大红的以及雪白的梅花,都开得争奇斗艳,甚至还有几株很罕见的绿梅。

    颗颗树在一起连成一片,简直汇成为一片香雪海。

    众人皆被这美景所感叹。

    而这片梅花的旁边便是一个不算大,却很精致的小池塘。

    池塘的中间有凉亭假山,由小桥伸入。

    大家慢慢走上去,欣赏着这像园林般的别致。

    然而忽然,身旁女子一声尖叫。

    接着,扑通一声,一个重物落入水中,还未来的及看清是什么,便觉水花四溅,直接将孟漓禾的身上打湿。

    孟漓禾不由蹙起眉,怎么回事?有人掉下去了吗?

    立即有女子前来请罪:“回太子妃,是假山上的石头,明明我只是碰了一下,不想它竟然掉了下去,还请太子妃恕罪。”

    孟漓禾这才放下了心,原来是石头。

    她还以为又有人搞什么幺蛾子害人了呢!

    所以并没怎么在意的摆摆手:“无妨。”

    不过,低头看着自己被溅湿的衣裙,还是蹙起了眉。

    身旁一直伺候在旁边的豆蔻,不由道:“太子妃,不如随奴婢回去换身衣服吧!”

    众小姐们闻言也立刻纷纷表示太子妃赶紧换衣服,不要冻着。

    孟漓禾本来觉得没什么事,想尽快将这些人送走便是,但被扰的不得清净,也干脆点了点头,顺便差人将她们带入厅内稍坐。

    毕竟,就算是宴会结束也要由她正式的送才合适。

    因此,孟漓禾换完衣服还是再出现。

    然而,看到一身湿衣服回来的孟漓禾,宇文澈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

    这些暗卫都是怎么回事,一颗石头都防不住?

    看着孟漓禾将湿衣服脱下,身旁的宇文澈非常想要出去质问属下。

    孟漓禾赶紧拉住他的手安抚:“不用这么紧张,谁也不会料到石头会忽然掉下去,小事而已啊!”

    宇文澈显然还是很生气。

    孟漓禾只好转了转眼珠道:“我赶紧换了衣服把她们送走,回来陪你。”

    这还差不多……宇文澈被媳妇儿哄的满意了不少。

    孟漓禾这才好笑的去拿衣服。

    然而刚一伸手,却觉眼前忽然有什么东西一闪,接着手上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落上。

    不由低头一看,接着,却是孟漓禾惊恐的尖叫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