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章 王爷你好硬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衣带散开,里衣因为没有束缚,很快松松垮垮。

    孟漓禾颤抖着双手,将宇文澈身上的里衣慢慢向左右掀开。

    衣衫滑到两边,古铜色的肌肤很快暴露在眼前,肌肉清晰,棱角分明,一阵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

    孟漓禾只觉心跳如鼓,并且眼睛闪闪发亮。

    看不出来,宇文澈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材呀!

    竟然是八块腹肌!

    孟漓禾忍不住戳了戳,果然是真材实料,好硬!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鱼线呀……

    下意识摸上腰身的裤子,往下偷偷拉一点,看看究竟……

    “孟漓禾,你在做什么?”

    头顶上方,宇文澈冰冷的声音传来。

    孟漓禾吓的一声尖叫,将裤子放开。

    门外不远,管家听到声音愣了愣,开始暗暗后悔,是不是不该让王妃伺候,王爷明显还在重伤,某事不宜呀!

    其实抱世子也不必这么着急来着……

    而宇文澈此时更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袒露的胸膛和已经有些褪下去的裤子。

    以及……

    他发誓他刚刚的确是看到孟漓禾花痴的脸!

    只是,她现在又是什么神情?

    喊这么大声,不知道以为受了非礼,但眼下……

    宇文澈将自己的衣衫拉好,脸又黑了几分。

    孟漓禾一颗心几乎要蹦出来,早就说人吓人要吓死人,何况是这种情况。

    而且,早不醒晚不醒,非要这种十分令人误会的时候醒!

    偷偷瞥了一眼宇文澈的表情,孟漓禾小眼珠一转,装作十分淡定的笑了笑:“王爷,管家说你身受重伤,需要王妃服侍换衣,本来呢,我是不肯的,但是想到咱俩约定面子上的事情要做到,所以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王爷,你说我做的好吧?”

    说完,孟漓禾还眨眨眼,一脸纯真的看着宇文澈,似是等着夸奖。

    天知道,她这会绝对不能示弱!

    不然以宇文澈的性格,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宇文澈眼睛一眯:“勉为其难?本王看你眼睛都快掉本王身上了,这叫做勉为其难?”

    额,孟漓禾结结实实的被噎了一下。

    好吧,她刚才确实是花痴了那么一下。

    也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

    而且,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心里小小吐槽,脸上却咧出个大大的笑容:“那还不是因为王爷您体格健壮,人见人爱,我才多看了两眼,说到底还是您……”

    “好了,油嘴滑舌。”宇文澈一阵头晕,只觉再听下去很有可能被她气死。

    反正,她这种没正经的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宇文澈倒觉得有些习惯了。

    微微抬起身,宇文澈想要坐起,却依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看来这一掌,至少是用了他九成功力了,也不知道为何忽然这样。

    眼见宇文澈神色有些黯淡,孟漓禾赶紧过去将他扶起。

    只不过这次却收起了嬉笑之样,有些担忧的说:“王爷,你觉得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叫大夫过来?”

    “不必。”宇文澈坐起身,闭起眼盘腿开始调息。

    孟漓禾安静的坐了一会,只觉十分无聊,而且留在这里说不定会打扰他,于是悄悄站起身,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方接触到门把手,只听身后宇文澈的声音响起。

    “孟漓禾,本王说了你可以走了吗?”

    孟漓禾有些无奈,方才根本就没人理她好吗?

    不走干嘛?真是的。

    瘪了瘪嘴,回头道:“王爷,那你还需要我干嘛?”

    宇文澈将盘腿姿势改为坐到床沿,一副要下床之势,

    挑眉道:“管家不是让你服侍我沐浴更衣么?”

    孟漓禾惊的看了宇文澈一眼,只见他神色未变,在望着自己,衣衫因松开的衣带而自动垂落到两旁,方才见到的景色,此时若隐若现。

    孟漓禾脸上倏地一红,他在说什么?

    沐浴更衣,她听错了吧?

    对,她一定是幻听了。

    “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要本王躺下你才愿意服侍?”宇文澈再次开口,打破了孟漓禾的美好幻想。

    “王爷,您这不是醒了吗?还要我服侍?”孟漓禾试探着开口。

    宇文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面上的事情要做好,否则怎么和管家交代?不是么?”

    衣冠有点不整,电力有点足,孟漓禾被宇文澈说的有些发懵,之间好像是这么回事。

    但是又好像哪里不对啊!

    “还不扶本王过去?”

    来不及等孟漓禾想明白,宇文澈不悦开口。

    那声音竟带着能让人不容置疑的臣服。

    孟漓禾直觉上前,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时,双腿已经跑到宇文澈的面前。

    懊恼的看着自己扶着他的双臂,孟漓禾只觉,这个男人一定也会催眠吧?

    在孟漓禾的搀扶下,宇文澈直接走到桶边,对着还在冒气的桶,作势便要脱下衣衫。

    孟漓禾如临大敌,后退两步:“你,你干嘛?”

    宇文澈手里的动作丝毫未停。

    “自然是沐浴,难道你要让本王沾着这么肮脏的血迹换衣?”

    看着宇文澈已将上衣脱下,孟漓禾脸部有些僵硬。

    王爷大哥,你的身上根本没沾上血好吧!

    而且,那也是你自己的血啊!

    是嫌自己肮脏吗?

    腹诽归腹诽,然而看到宇文澈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要脱她方才亦往下拽的裤子时,孟漓禾只觉脸上火一般烧。

    赶紧在看到什么之前,背过身去。

    这王爷不是说不许人近身吗?

    这暴露狂一般的体质是怎么回事?

    竟然当着她的面,就把自己扒光了!

    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啊!

    然后,身后,忽然一阵水花响。

    孟漓禾不用看也知道,那一定是宇文澈进到了水桶里。

    然而她现在在桶这边靠近床的一侧,这会就算是想走也不行,因为要路过浴桶!

    这都什么事啊!

    只好继续背对着他,内心狠狠的举起小尖刀,扎扎扎死你!

    看着孟漓禾脸上红的快滴血,双手极度不自在的揪着自己的衣摆。

    宇文澈嘴角不自觉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继而闭上双眼,将头沉进水面。

    水温刚好,发闷的胸口不知何故倒也觉得舒畅许多,宇文澈这一澡洗个酣畅淋漓。

    “把本王衣服拿过来。”

    身后,宇文澈又开始命令道。

    孟漓禾走到床边拿起衣服,倒退着走到桶边,背着手将衣服递给宇文澈,只觉自己上辈子肯定欠了他。

    眼见她脸上的红晕迟迟不退,宇文澈终于决定好心的放过她。

    不再逗弄,自己站起身从浴桶出来,将身上擦干,换好衣服。

    然后,神情再次恢复严肃状。

    “孟漓禾,本王叫你过来便是要你背对本王的吗?”

    站在一个男人桶边,经历了全程洗澡的孟漓禾,此刻简直欲哭无泪。

    这个男人竟然还好意思提叫自己过来这件事。

    这明明就是过来耍自己玩的吧?

    什么管家不好交代。

    她站在桶边这会早就想明白了,他醒都醒了,管家怎么会知道谁换的衣服。

    根本就是故意在捉弄自己吧!

    以报刚才自己脱他裤子之仇?

    就说是个又腹黑又恶趣味的大坏蛋啊!

    然而,自己武艺不懂,又寄人篱下,根本不能硬来。

    孟漓禾只好继续背对他,软软开口:“王爷,我也不想背对你,只是,咱有事,穿上衣服好好说。”

    宇文澈一贯冰冷的脸险些破功。

    若是此时被任何一个熟悉宇文澈的人看到,都会惊奇到以为变了个人。

    轻咳一声,宇文澈冷酷道:“好了,你可以转过头了。”

    孟漓禾悄悄扭了半个头瞥了一眼,扫到画面当真不是白花花一片,这才全部将头转过来。

    只见宇文澈此时一身宝蓝色的镶金边衣衫,腰身中间一条镂空金白交错的腰带,整个人瞬间显得气度不凡,与方才在床上躺着的人,顿时两样。

    头发依然有些湿漉漉,被他用一根发带简单竖起,脸色较之方才,虽然依然有些苍白,但大概是被热水泡过,依稀透了一丝红晕。

    孟漓禾顿时出现一个词,美男出浴。

    “孟漓禾,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嘴角。

    干干净净。

    这才发觉自己又上了当!

    这个睚眦必报的臭男人。

    孟漓禾心里又给宇文澈再贴一个标签。

    却见眼前的人,已经一个潇洒转身,施施然推开门走了出去。

    孟漓禾只好跺了跺脚追了出去,他还是没有说叫他过来干什么啊喂!

    门外不远处,管家正在站立。

    见到宇文澈竟然走了出来,赶紧上前迎接:“王爷,你还需好生调养,怎得出来了?”

    “无妨,沐浴之后已觉好了许多。”宇文澈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已到身侧的孟漓禾。

    管家立即向孟漓禾看去。

    只见她脸上红扑扑的一片,脚步亦有些不稳,立即明白的不能再明白。

    看来,是他多虑了啊!

    说不定,这也是调节气息的一种好方式啊!

    孟漓禾无语凝噎,管家大叔,您都五十了,要不要这一脸我懂的样子啊!

    还有,宇文澈,你还有完没完了!

    怎么人前人后都这样。

    简直流氓!

    俩人就这么在院中对视,互不相让。

    管家终于识趣告退,开始捉摸着是不是也该给自己找个老伴了。

    十分羡慕啊。

    然而,院中,在确定身边无人之后,孟漓禾的眼神终于开始转怒。

    “宇文澈,你到底还说不说叫我过来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