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6章 太子真苏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太子妃体弱,不宜饮酒,本太子代她喝。”宇文澈淡淡开口,却并不是商量,也没有任何歉意,只有着不容置疑。

    那敬酒的女子脸色一僵,很快有些发沉。

    因为,不管如何,她那杯酒喝了。

    她也是女子,太子妃也是女子。

    这太子妃就要这样娇弱么?

    而且,这相当于变相拒绝,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的脸往哪搁?

    因此,心里虽然很清楚,不该去与太子妃对着干,但一向娇生惯养没有受过任何这种气的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太子,清欢这酒是祝福太子和太子妃两个人,太子一人喝不合适吧?”

    宇文澈面色顿时冷了下来,朝此女看去。

    几个月监国下来,身上难免带了许多王者之姿。

    只是这样一个凌厉的目光,便让她的心不由一颤。

    终于有些后悔,自己真的不该这样说话。

    却听宇文澈说道:“夫妻本为一体,更何况,本太子一人承不下你的敬酒么?”

    清欢一听立即吓了一跳:“太子恕罪,清欢不是这个意思,太子请便。”

    宇文澈这才淡淡的收回目光,将两杯酒轮流饮下。

    若是他的脾气,这酒不喝也罢。

    但祝愿既然是他与孟漓禾百年好合,不管说话之人是否真诚,为了这四个字他也要喝。

    清欢吓的赶紧坐下,小脸煞白煞白。

    看到这个情形,原本想跟在后面跃跃欲试的人,也不再敢有任何动作。

    一顿饭,吃的可谓是安静无比。

    只有宇文澈询问孟漓禾想不想吃什么,为她夹菜的对话等,不过听到众人的耳中却是刺耳无比。

    甚至再这样下去,都快让她们怀疑此行的目的了。

    忽然,一个奇怪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出。

    众人均是不解的看去。

    而孟漓禾拿着筷子的手也是一顿,赶紧低下头。

    只见,果果正在她的脚边,不爽的哼唧。

    孟漓禾顿时了然,这是闻到燕窝的香了吧!

    果然是狗鼻子啊!

    心里有些好笑,而且被他这萌萌的样子萌化,没多想直接弯腰将它抱起。

    众人皆是一惊。

    这是……一只狗?!

    这太子妃怎么竟然抱起了一只狗?!

    然后,她们就看到太子妃不仅抱起了狗,还特意拿起一个空碗,将自己的燕窝朝里面倒了一半过去,之后便递到了这小狗的嘴边!

    一行人均瞪着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这太子妃岂不是疯了不成?

    同太子一桌吃饭,还敢抱狗上桌……绝对是疯了。

    而再看太子,果然朝那边看了过去。

    不过,面色不改,倒竟是不知道他是否在不高兴。

    不会连这样也不怪罪吧?

    那她们可就真的……

    而刚这么想着,却见宇文澈看了一会后,忽然双眼一眯,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再看桌上,小姐们的表情虽然极力控制了,但却都多少透着些幸灾乐祸的神情。

    太子妃,你终于要遭殃了。

    这是什么场合。

    恃宠而骄,当真要有个度吧?

    只有孟漓禾丝毫没有察觉,依然低头微笑的看着奋力吃着燕窝的果果。

    小狗用舌头舔碗难免会溅到外面,所以也有些许到了她的手上。

    果果一路舔过去,也将她手上的燕窝汤汁舔干净。

    孟漓禾不由好笑,还真是贪吃啊,这么一点都不放过。

    然后,就听到身旁,宇文澈带着十二分不爽的说道:“我的太子妃,我吃醋了。”

    一句话之后,无数个下巴掉落。

    孟漓禾一愣,接着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傻瓜,又和一只小狗争风吃醋。”

    这话只是下意识的回答。

    然而,说完之后,听到众人的吸气声,才转头望去,看到众人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之时,才顿时反应了过来。

    额,大家方才不是低头吃的可认真么?

    她还以为大家因为被宇文澈吓到,所以不敢抬头注意他们了呢。

    所以,就没那么在意起来。

    这会,都在直直的看着他们是怎么回事啊?

    然而,宇文澈却依然在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只是公的。”

    孟漓禾:……

    大哥你认真的吗?

    她已经觉得不妥了,你就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幼稚了喂。

    然而宇文澈还是看着果果,面露不爽,明显很坚持。

    孟漓禾一个头两个大,赶紧将果果放在地上,吩咐丫鬟带下去。

    丫鬟淡定接过,淡定朝外走。

    内心犹在感叹,大家真是少见多怪。

    果果和朵朵本来就一直很受疼爱。

    而且也确实很可爱啊,还救过太子妃的命呢。

    没有小世子之前,太子府所有人就是准备当娃宠的。

    所以,也不太会限制它们的行动。

    以往这种在吃饭的时候偷偷跑来的事情也常有发生。

    结果,现在竟然吓到她们了,真是棒。

    宇文澈这才作罢,将视线收回,不过明显还是不怎么爽。

    媳妇的手被舔了什么的,他还没舔呢。

    真的是……一言难尽,大家自行揣摩。

    孟漓禾嘴角微抽,不过也没辙,只能送走这批人再回去安抚了。

    想到此,倒也没有再吃下去的兴致。

    再来看看这些手里虽然拿着筷子,但一双双目不转睛看着他们的眼睛……

    孟漓禾终于微微一笑道:“各位吃好了吗?吃好的话,本太子妃特意在花园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好欣赏各位的才艺呢。”

    众人眼睛一亮,赶紧纷纷放下筷子。

    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

    而孟漓禾也不动声色的站起身,看向宇文澈道:“澈,你忙的话……”

    “我陪你。”宇文澈亦站起身,随她走出去。

    众人更是一喜,方才还担心太子不会去呢,这下可算好了。

    所以,也赶紧尾随其后,生怕慢了几步被落下。

    “你若是不喜,可以不用遵循这些流程。”身旁,宇文澈边走边对孟漓禾说着。

    孟漓禾却挑挑眉,不屑道:“无妨,只当玩了。”

    而之所以这些流程,其实是殇庆国大户人家,尤其是宫廷或官家一些不成文的规定。

    一般来说,就是首先用餐,之后吟诗作画,最后游园聊天。

    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孟漓禾早在最初听说的时候就觉得十分无语。

    字画什么的,游园什么的,一听就很无聊。

    哪有在现代时候的聚会,吃完饭后还可以去个ktv什么的,做做麦霸,想怎么玩怎么玩,也自在。

    不过,既然大家都如此,她也不想破了这个例。

    不然到时候,估计又有人说她请是请了,却缺乏尊重,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她可不做。

    反正,她们的心思她都知道,她们想比试就随她们好了。

    所以,待大家都到达后,孟漓禾便开口道:“各位小姐,太子府特意为每人准备了笔墨纸砚,大家不妨尽情书画,互相切磋。”

    众人不由朝旁边望过去。

    只见,花园中,摆放着足足几十张木桌。

    每一张之上都放着笔墨纸砚,那墨甚至已经被研好成汁,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众人全部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即就把看家本领都用出来。

    不过,却有一人忽然站出:“太子妃恕罪,锦兰昨日练剑之时,不小心将手指戳伤,今日怕是无法和各位姐妹一起舞文弄墨了。”

    孟漓禾不由朝那边看去,只见此人左手上果然缠着许多纱布,看样子受伤不轻。

    所以,点点头:“无妨,本就是个乐子,锦兰姑娘在一旁看着便好。”

    “多谢太子妃。”锦兰忙行礼谢恩,又说道,“不过不能一起参加有些扫兴,不如待大家作诗完毕,由我来朗读吧?”

    孟漓禾倒是无所谓,只是随口回应一句:“也好。”

    反正,她只是看以及听,也不用自己上场,也没人敢提出让她来做什么。

    说起来,实在是非常感激现在的身份。

    虽然不能不走完这流程,但好歹也不会太憋屈。

    其他官家小姐们并不是很乐意,自己做的诗为何要她来读呢?

    到时候还不是显摆的是她自己?

    还真是会打小算盘。

    不过,既然太子妃已经答应,他们也没法说什么。

    因此,只是恨恨的咬了咬牙,才低头投入到字画中。

    有人作画,有人写诗。

    一时间,到底十分安静。

    孟漓禾与宇文澈坐在最首的位子默默等着。

    只有那叫锦兰之人,四处走动着,看样子是想帮忙。

    这不,一会帮人按按风扬起的纸,一会帮人研研有些发干的磨。

    虽然一只手受伤,倒也没影响她的行动。

    只不过,其他人并不怎么待见罢了。

    细沙沙的笔尖触纸之声,以及午后暖阳的照射,让安静的等候的孟漓禾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宇文澈干脆将她揽过,靠在自己身上,时光悠长而美好。

    如果没有这些小姐们的话。

    好在,一个多时辰过去,大家终于纷纷完成。

    画作展示到画架之上,诗词由那锦兰朗诵。

    让孟漓禾不得不感叹,其实这大家闺秀们也的确蛮有才的。

    看来,果然都是想着往皇宫里塞的女人,一个个培养的很好。

    不管是诗作还是画作,都很拿得出手。

    说起来,若是比这些,自己还真比不过她们。

    不过,那又如何?

    孟漓禾看了看身旁牵着自己手的男人,爱情又不是比赛,随你们优秀去吧!

    她很看得开。

    然而,却听一直往下念诗的锦兰忽然一顿,竟是看着一张纸没有开口。

    众人均是十分诧异。

    孟漓禾开口问道:“怎么了?”

    却见锦兰看了一眼一旁写下句子的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纸拿了起来:“太子妃请看吧。”

    孟漓禾朝着那边看去,然而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也是顿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