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5章 太子妃宴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冬日里的暖阳总是无比珍贵。

    一场冬雪过后,冬梅悄悄绽放,在这还有着积雪的叶片衬托下,在这白花凋零独留它的风景下,显得欲发的千娇百媚。

    然而,却均不及今日太子府里的风景。

    因为,今日太子妃大宴京城内所有未出嫁的官家小姐,自然,基本上都是之前往太子府不断送礼品,请求拜见交好的。

    孟漓禾可没那么多时间一一接见,也可以说没那么有心情单独为他们创造被宇文澈看上的机会。

    因此,干脆一股脑的尽数请了过来。

    反正,若是一直置之不理会被别人诟病,她倒并非是真的怕这些言论,但,如果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又何必让人说三道四呢?

    所以,这小姐们听说被邀请,自是要好生打扮一番。

    而又听到不是一个人,更是要费尽心机装扮,挖空心思也不想被别人比过去。

    所以,那争红斗艳的场景可想而知。

    然而,孟漓禾沉稳的坐在倚栏院的卧房内,听到豆蔻的来报,才慢慢站起:“既然来齐了,就走吧。”

    若是在现代,作为主人自然是应该迎接客人的。

    但是,她如今身份为太子妃,这种迎客的工作自然有管家代劳。

    她则只需要时辰一到出现便可。

    孟漓禾此时无比开心自己这身份,想想就知道免了多少与那些人虚以为蛇的寒暄。

    “太子妃到。”随着管家一声喊,几十位已经被请入厅内就座的女子均纷纷站起身,低头行礼。

    孟漓禾站在门外,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些打扮得花枝招展,个个都穿着纱裙的人,不由暗自咋舌。

    果然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啊。

    谁都知道融雪天最冷,就穿这么一层,真的不冷吗?

    相比之下,穿上棉裙的她还真是格格不入呢。

    而且这扑鼻的香粉气息……

    姐姐们你们这是把卖香粉的打死了吗?

    她才站到门口就能闻到这浓烈的气息,这是往身上扑了多少啊。

    尤其是,现在各种香味混到一起,那滋味可真叫个酸爽。

    真是连进都不想进。

    只不过,人是自己请来的,孟漓禾也不能太失礼,所以,面色宠辱不惊,简略说道:“免礼吧。”

    当真是多说一个字,都怕气味进了口腔。

    空气污染!

    众人这才抬起头。

    纷纷扬起准备好的标准笑容,迷人亲切。

    纷纷展示姣好的身段,婀娜多姿。

    纷纷炫耀自己今日的妆容衣衫,美轮美奂。

    然而,却只是看了门口的孟漓禾一眼,便有些惊呆了。

    孟漓禾今日一身雪白的绸缎棉裙,上面绣着几大朵粉色的梅花,虽然是棉裙却并不显得臃肿,身材依旧玲珑有致。

    而大抵因为衣衫厚实,那脸蛋显得越发的巴掌大小,而面容也只是微施粉黛,大概是因为外面有些冷,将她的脸冻的微红,因此更是显得粉嫩无比。

    而发髻也是简单却不失大气的孔雀流云鬓,只有一枚碧绿色珠钗,和一串碧绿色耳坠做点缀。

    让整个人又显得十分透亮。

    这整体的打扮与身上的衣衫,十分相得益彰,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新淡雅。

    相比之下,众人为自己进行点缀,拼命为自己戴上各色珠宝,倒显得有些庸俗了。

    许多人心中不由开始恼恨,难怪这太子妃可以获太子的宠爱,原来,的确是不简单么。

    轻而易举就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

    不过,再仔细看着门口,方有些不爽的心情又有些幸灾乐祸。

    太子并没有出现,这是说明,不看重太子妃的宴会么?

    毕竟,这宴会是太子妃发起的,作为主人,他无论如何也应该出席的。

    所以说,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么。

    因此,虽然见不到太子有些失望,但想到这样一来,倒是还有机会,这些小姐们又开始乐了起来。

    然而,这想法刚刚在他们的脑海里流传,却听到管家另一声开口:“太子到。”

    小姐们立即一愣,接着眼中发出亮光。

    虽说太子来了,但也许是为了礼仪呢,总之要好好表现的机会到了,因此赶紧朝着太子又纷纷摆出千娇百媚的姿态行起了礼。

    真的是好坏都让她们说了,精神分裂的棒棒的。

    “平身吧。”宇文澈很快走近,并未看他们一眼,只是听到行礼之词下意识回道。

    孟漓禾却是一愣,这几天皇宫事务繁忙,她有和他说不必参加的。

    更何况,想来他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局面。

    因此,不由问道:“澈,你怎么来了?”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怔。

    这太子妃,也太狂妄了吧!

    即便是正妻,见到太子也该行礼吧?

    但是她未行礼就罢了,竟然质问太子?

    这到底是有几个胆子?

    就算想在她们面前表现自己受宠,也得知道分寸吧?

    这不是对太子不敬么,而且太子是谁,那可是曾经最冷的冷王啊!

    这些小姐们不由朝宇文澈瞧去,只见他脸色暗沉,面上的确带着些不悦。

    心里忍不住暗暗开心起来。

    这太子妃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有好戏看喽!

    然而,却只听宇文澈道:“你的宴会我岂会不参加?不是和你说过,出来要穿披风么?穿这么点还站在门口,怎么这么不听话?”

    说着,便将身上那件还披着的貂皮大衣脱下来,直接披到孟漓禾的身上。

    并且,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手心,又皱皱眉,面露不悦道:“果然有些凉。”

    小姐们几乎目瞪口呆。

    什么?

    这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太子吗?

    不追究不行礼之责,竟然如此体贴?

    眼中很快冒出浓浓的妒意,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未来的皇帝,多希望受他宠爱的是自己。

    然而,偏偏受宠爱的那个人一愣,竟是要将手从他们爱慕的男人手中抽出!

    “不要用内力帮我暖,我不冷,真的。”孟漓禾挣扎道。

    用内力自然是要耗损精气的,宇文澈最近这么忙,天气也这么冷,自然不能让他这样做。

    然而,宇文澈却霸道的拉住她:“别动。”

    接着,愣是将她的双手暖到发汗,确认她整个身子暖洋洋的,才作罢。

    整个过程中,目光没有扫旁边的人一眼,只是专注的看着孟漓禾,确认着她的身体状况。

    已经有不少小姐在暗暗揪手帕。

    她们不得不承认,太子的确疼爱太子妃。

    所以,也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太子妃她们惹不起。

    可是,不敢惹她,不代表对宇文澈没有肖想。

    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个深爱自己,对自己好的男人?

    越是看到这一幕,越希望今日那个女人是自己。

    因此,有胆大的人已经主动开口:“太子和太子妃果然恩爱,真是令人羡慕啊。”

    其余之人一看,立即愤恨起来。

    竟然说好话想要获得太子的注意和好感?休想!

    因此,赶紧纷纷在后面也开始跟着花式夸起来。

    孟漓禾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果然开始喽。

    所以,用着意有所指的带着淡淡笑意看向宇文澈,眼里却满是恐吓:看你惹的这些桃花!

    宇文澈心里好笑,媳妇吃醋真是萌死个人。

    简直想把这些人抛下,将媳妇抱走。

    心里顿时对着这些呱噪的声音更烦了一些,因此,拉着孟漓禾的手道:“用餐的时辰到了,去餐厅吧。”

    并没有回应那些小姐们一句。

    孟漓禾还算满意的点点头,跟着他一路走向餐室。

    算你懂事!

    不然分分钟打的你找不着北,哼!

    就是这么霸道。

    身后,一众小姐的话戛然停止,自己找了个没趣,人家根本没理会。

    好在,还有管家给他们下台阶。

    “小姐们请跟奴才来,用餐时辰已到。”

    因此,她们再有不甘也只能作罢。

    反正,等下还有还要一起用餐。

    总会有机会让太子看到自己的吧?

    大家都如此想着,心里还是充满了希望。

    虽然太子妃当真是很美,但她们也不差呀!

    男人总是好色的。

    一个口味吃久了还会腻呢!

    她们并没有忘记府里嬷嬷的教诲。

    今日的菜准备的可是相当丰盛。

    长长的桌子布满了整个餐厅,上面的菜点一样俱全,让人一看就食欲大振。

    宇文澈和孟漓禾端坐在首位,两边便是这些被请的小姐们。

    毕竟是孟漓禾主导的宴会,因此,自是由她来宣布开席。

    “感谢各位小姐赏脸,准备了薄酒简餐,还请诸位不要客气。”

    众人闻言,立即客气回应。

    总之,气氛还是很良好的。

    每个人都恪守礼仪,并不敢做出什么随意挑衅的事。

    毕竟,孟漓禾如今可是今非昔比。

    只不过,正是这恪守礼仪,却也让她们有可乘之机。

    很快,便有人站起,双手举起一杯酒朝向他们道:“多谢太子,太子妃盛情款待,清欢敬太子和太子妃一杯,愿太子太子妃百年好合。清欢先干为敬。”

    接着,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诚意十足。

    孟漓禾不由皱眉,眼睛不着痕迹的朝着其他人扫了一眼。

    这些人大概不会私底下商量好来灌她酒,毕竟,她们彼此之间也算是阶级敌人。

    但,若是有人开了这个头,那就算为了礼貌,其余人肯定也会纷纷敬过来。

    那她岂不是要喝几十杯?

    然而,拒绝的话却并不像话,毕竟,人家祝福的词都选的这么好。

    就算为了吉利,她也要喝。

    看来,只能等下问师傅要点快速解酒的神药了。

    想着,便也端起了酒杯,准备喝下。

    然而身边,宇文澈的大手却忽然伸过,一把压住孟漓禾手中的酒杯。

    孟漓禾和众人均有些愣住,太子,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