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1章 床都蹋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屋内,床榻吱呀作响,仿佛和谐的乐章,就是实在太大了点。

    隔壁,胥一脸面色平静,显然已经被虐习惯。

    不过,终究还是睡不着,所以看向一旁神色坦然的夜道:“咱俩聊聊天吧。”

    夜闭着眼十分淡定:“聊什么?”

    胥挠挠头,最近几天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即使在一起的时候,也因为有行动,没有心情闲聊。

    这下忽然正儿八经的聊,倒好像真的不知道说点啥。

    胥绞尽脑汁想着,上一次他俩聊了什么话题呢?

    没准可以继续。

    对于一个不怎么和人经常交流的暗卫,主动找话题什么的,的确不容易。

    忽然,脑中一闪,还真的想到上一次两个人讨论的话题。

    不过,好像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他也真是糊涂,这么大的事竟然差一点忘了。

    还好今天想了一下,所以赶紧说道:“夜,你上次那个发簪坏了,要不我赔你吧。”

    夜的眼皮终于抬了起来,扭头看向他:“你要赔?”

    “嗯。”胥想了想,认真道,“我记得你花了二十两银子,我虽然不怎么有钱,但这些还是有的。你等我我去给你拿。”

    说着,便翻身下床,准备去拿。

    夜却一把将他拽住:“我不要银子。”

    胥一愣,扭头道:“那你要什么?”

    “我只要一模一样的发簪。”夜非常蛮不讲理。

    胥却完全怔住。

    一模一样的发簪?

    他明明记得那家店已经关门了啊!

    到哪里再去买一模一样的发簪啊!

    看着他瞬间瘪下去的脸,夜有点淡淡的不忍心,不过还是说道:“那个是我准备向心上人表白的,我就喜欢这一个发簪,就像我只喜欢一个人一样,不能将就。”

    胥更加蔫了下去,虽然不怎么抱希望,还是试探着说道:“要不我再多给你点银子,你买个更好的。”

    “不,在我眼里他最好。”夜十分坚持。

    这要是别人听到这句话,一定非常想打架。

    这不就是赤果果的强人所难么?

    然而,我们脑回路十分清奇的胥大暗卫,竟然觉得,哇夜好执着,被他喜欢的人好幸运。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磁场,不需要怀疑。

    只不过,尽管如此,发愁还是继续着:“那好吧,我以后尽量找一样的,那万一找不到怎么办?”

    “找不到你就赔我媳妇。”夜面色淡定,只有那双眼睛透着点亮晶晶的不和谐。

    胥怔了怔,媳妇这东西这么好赔的吗?

    他还没有呢。

    为什么听起来,比找一样的首饰还有难度。

    所以,还是怏怏的躺了回去:“好吧,我尽力找首饰。”

    夜闭上双眼,嘴角微勾,你最好不要尽力。

    隔壁,吱呀声越发加大,这种状况下要是能睡,可能还得再练就一段时日。

    所以,他努力将心思又回到上次的话题道,忽然成功又想到什么。

    赶紧说道:“对了,你上次好像有话没和我说完,对不对?”

    夜再次把眼睛睁开,直直的看向他。

    亏他还记得,上一次差一点说出口,就这么被打断。

    之后,他也实在没心情说。

    不过,既然被问起,他还是说道:“你想听?”

    “对啊。”胥一个翻身,趴到床上,在一旁看着他,“说吧,这次不会再被打断了。”

    夜却忽然安静了下来。

    只是认真的凝视着他的双眼。

    不知道为何,胥竟然被他看的有些紧张。

    所以,一时间竟然忘记询问。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对视,难得的气氛。

    只是……

    “吱呀吱呀吱呀……”

    隔壁,床声越发加快,让夜忍不住青筋直跳。

    太子这是故意来破坏气氛的吗?

    而已经意乱情迷的孟漓禾都忍不住也有些注意到。

    为什么床会这么响。

    大哥,我承认你的力量,但是你也不需要这么证明啊……

    而越是如此被虐,夜也心情烦躁,罢了,说了算了。

    “我是说,重要的不是发簪,而是……”

    “嘭。”

    隔壁,一声巨响传来。

    “不好!”胥忽然出声,转过身想要起来,“是不是有火雷,我们去看看!”

    夜简直要崩溃,眼见他甚至要大喊,还要起身,担心他让大家都尴尬,情节下直接翻身将胥压住,并且一把捂住胥要大喊的嘴。

    被压在身子底下的胥顿时一愣,嘴唇微动,双目带着疑惑,明显想要询问他在干嘛。

    感觉到手下柔软的唇在蠕动,夜的手动了动,赶紧解释道:“不是火雷,是床蹋了。”

    胥:……

    床……蹋了?

    太子你是有多猛。

    明明你在上面,竟然都能把床压塌。

    然而,这么一想,再看如今和夜的姿势。

    顿时,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脸倏地红了起来。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动作,只是傻傻的看着夜。

    夜也很快反应过来,目光即刻变得深邃无比。

    然后,他就听到太子忽然一声喊:“夜。”

    两个人瞬间一个激灵,迅速脱离对方。

    夜很快出现在宇文澈的卧房外。

    “太子请吩咐。”

    “去命人即刻收拾一间房间。”宇文澈在屋内淡然吩咐道。

    “是。”夜冷静回答,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非常有专业暗卫的素养。

    只不过,其他暗卫却沸腾了。

    天呐太子把床都弄蹋了,这得是多激烈,完全不敢想。

    啊啊啊快捂住鼻子,不然想想都要流鼻血!

    然而,其实宇文澈有点冤,所以一边给用眼神控诉他的孟漓禾穿衣服,一边解释:“你上次催眠的时候,我用力打了一下床,可能打坏了。”

    孟漓禾:……

    虽然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但她什么也不想听了,生无可恋,丢死个人了。

    明天府里上下,还指不定传成啥样。

    还有话本,画册……

    啊啊,宇文澈你个没节操的,还我小清新形象。

    也是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小清新什么的,你有过吗?

    总之,为了避免太子府上下奇奇怪怪的目光,第二日的孟漓禾干脆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画册话本都不看了,就拿一本地志陶冶情操,然后再选择性遗忘这件事,妥妥的。

    只不过,却也没忘记招豆蔻进来,她还有正事要做。

    “豆蔻,最近和连生那边情况如何?”豆蔻一走进,孟漓禾看着她那脸上隐隐的笑意,就赶紧问道。

    这个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别人不敢调侃床蹋的事,这丫头可指不定。

    听到连生,豆蔻果然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脸色也有些不好,回道:“还是那样,他一直写信想要回来。昨晚还收到他一封信。”

    昨晚……

    孟漓禾勾勾唇角,很好。

    所以,趁机吩咐道:“你今日回封信给他,就说我和太子好像在审问什么人,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结果,整日焦头烂额的,所以没有机会提让他回府的事。”

    豆蔻有些不解:“太子妃你是要故意告诉他?”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放心吧,我有我的打算,按照我说的做就是。”

    豆蔻听闻也没有再质疑,现在的太子妃聪明睿智,早就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了。

    所以,很快应声去办。

    想到宇文畴很快就能得到这个消息,孟漓禾不由勾勾唇。

    如今,他们还没有查出具体位置,自然是要让他先掉以轻心。

    以那络腮胡子对他的忠诚度,想必他是放心的,所以听到没审出什么结果,肯定不会想到去将证据转移地方,只会想办法救人,或者就单纯等待这边亮底牌。

    再加上,故意让他知道被跟踪,也更让他确信这边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跟踪他。

    这样一来,至少短期可以稳住他了。

    孟漓禾想着,便低下头继续看着地志。

    说起来,她好像似乎还不清楚,这边到底有几座山呢。

    孟漓禾仔细的翻着,希望不要太多啊!

    然而,在翻到其中画有山的一页时,却忽然愣住。

    甚至将书捧到眼前,仔细的看着。

    眼睛,也越发变得亮起来。

    心里某个猜测越想越觉得可能,孟漓禾高兴的放下书跑出屋子。

    “胥!”孟漓禾叫道。

    胥很快现身:“太子妃请吩咐。”

    “太子快回来了吗?”孟漓禾问道,问完又觉得不妥,“我是说你能不能试着联络下太子,就说我找他有急事。”

    毕竟,这个时辰,应该已经出了皇宫了。

    万一他想去调查什么,还有机会拦住。

    啧啧啧。

    倚栏院暗卫们的心中,同时响起这几声。

    太子妃真热情,昨天床都蹋了,今天还迫不及待想太子回来,真是啧啧啧。

    而胥还未回答,就听宇文澈的声音在院口带着笑意响起:“这么想我?”

    啧啧啧,暗卫们继续咋舌,公然**什么的。

    不过,孟漓禾却完全顾不上这么多,满心都是那个猜测,一把跑过去拉过宇文澈的手:“来,跟我回屋。”

    暗卫们:啧啧啧。

    我们什么都没想,非常纯洁,啧啧啧。

    宇文澈眉眼柔和,嘴角都不断上扬,媳妇这么主动,管它是什么原因呢?

    总之非常开心。

    不过这一天过去了,床应该修好了吧?

    “看这里!”孟漓禾无语的伸出两只手按在他的脸上,硬生生将他的头扭过来。

    不要一回来就检查床好吗?

    身为太子应该有点追求!

    宇文澈的脸差点被挤成包子,想说全天下敢这样对他的,恐怕也就这个女人一个了。

    然而,还未开口,看到那书上的画时,也顿时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