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0章 图案玄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看着这张宣纸上,密密麻麻的图时,差一点就打了个激灵。

    艾玛,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好吗?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弯弯曲曲,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触角样的东西,很像一只蜈蚣。

    但说是蜈蚣却也不对,因为蜈蚣的角好歹是对称的,但这上面的枝节却毫无章法,看不出任何规律。

    至少,在孟漓禾强迫自己看的几眼中,是真的看不出什么来。

    “觉得不舒服就不要看了。”眼见孟漓禾看完之后一脸生无可恋,宇文澈好笑的说道。

    孟漓禾嘴角微抽:“你看着不膈应吗?乱七八糟,密密麻麻的。”

    “还好。”宇文澈淡淡一笑,“可能我的感觉没有你敏锐。”

    孟漓禾深以为然,要不然也很难被催眠呢。

    这家伙以前就是个感觉绝缘体。

    “那怎么办?还想和你一起分析呢。”孟漓禾有些沮丧的说着。

    她其实有想过纹身的样子,但真没想到会是这种东西。

    毕竟,谁闲着没事把自己纹成这样,也太和自己过不去了吧。

    难道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不难受么?

    也是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人。

    宇文澈却眯了眯眼:“我想,我知道这是什么。”

    孟漓禾眼前一亮:“你知道?快告诉我!”

    看着孟漓禾眼睛闪闪亮,宇文澈有些好笑,不过还是仔细的盯着这图案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密道。”

    “密道?”孟漓禾一愣,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弯曲的样子,倒的确很像是一条路,不过又逼着自己再看了一眼那图,指了指上面的触角类的东西,“那这又是什么?”

    “机关。”宇文澈很肯定的说道,“若是用来藏东西的密道,一定有机关。”

    “藏东西。”孟漓禾重复着这几个字,“这种密道只是用来藏东西的吗?”

    “听说之前有一些大户人家,家中的祖传宝物为了防止贼偷,会找地方修这种密道,为了可以世代相传。”宇文澈解释道,“不过近些年已经不允许随便挖掘山体,因此很少存在了。”宇文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那就更解释了为何此人急着去死,毕竟,这身上的图案代表着什么,也是可以被认出来的。

    “那这样看来,这里面一定有至关重要的东西。而且,绝不仅仅是传家宝。”孟漓禾想了想又说道。

    “没错。”宇文澈点头,“此人我调查过,身世至今未查出,就算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后人,看情形也只有其一人。若只是为了保护传家宝,人都死了,传家宝在又有何用呢?”

    孟漓禾脑中更加清明:“会不会是宇文畴的东西?”

    越发接近事情的真相,就连宇文澈也难免有些激动:“说不定,就是可以击垮宇文畴最致命的东西。”

    孟漓禾亦是这么想。

    当初,丞相那边就有个账本,他也是这样被拉下马的。

    她甚至还想过这些人做坏事为何都要留下证据。

    后来才知道,就是因为做的是坏事,才要一笔笔记下,清楚的知道哪些人可能是将来的敌人,时刻防范。

    当然,那账目更要清楚,以便可以查看。

    所以,想来这个宇文畴也会有这种东西。

    没想到,原本以为线索断了,如今却可能有更大的突破。

    不过,看了看这图案,孟漓禾还是有些纠结:“但是澈,密道的机关可以破,这具体的地点看得出来吗?”

    宇文澈神色有些凝重:“不知道,我会派人立即去查,好在一般密道都在山体,倒并非毫无头绪。”

    孟漓禾点点头。

    不过,即便是都在山上,这皇城边上有好几座山。

    这密道也不是这么好找的。

    毕竟,既然是密道,势必会很隐蔽。

    就像他们刚刚破获的地洞一样。

    但那也是通过了狗鼻子的灵敏程度,以及那日刚好有人受伤留下的血腥气味。

    而若只是在山上漫无目的的找,即使是狗协助,也很困难。

    毕竟,山上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走动。

    而恰恰密道,想来不会经常打开。

    所以,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但,如今时间紧迫,那个人已经死了,藏不了多久不说,大皇子也不会一直这样按兵不动。

    若是提前将东西转移,可就前功尽弃了。

    怎么办呢?

    这一点,孟漓禾能想到,宇文澈自然也不会忽略,因此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安抚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密切监视着宇文畴和沥王府,若有行动,他反而更容易暴露。”

    孟漓禾点点头,也对,如今的情形,在没摸清对方的底牌之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

    孟漓禾眼珠一转,忽然笑道:“我觉得,你不妨让跟踪他的人,更密切一点,最好让他察觉。”

    宇文澈眉头一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这个小机灵,又打什么主意呢?

    孟漓禾嘴角微勾,她觉得,她那张最后的棋子可以发挥一点作用了。

    所以,勾了勾手指,示意宇文澈靠近。

    宇文澈好笑的将耳朵凑近,任由孟漓禾在他耳边,将刚刚想到的主意说出。

    眼中很快染上了一抹惊喜,目光中带着一丝赞赏的看着她道:“你呀,真是一点都不吃亏。”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孟漓禾得意洋洋的说着。

    她早就说过,但凡打她主意的人,她都会找回来。

    不管是以何种方式。

    宇文澈勾勾唇:“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现在也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孟漓禾一愣,这家伙也有主意?

    赶紧把耳朵凑近,一副你快来说我要听的样子。

    实则这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反正除了信任的暗卫可以听到,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听到。

    但这样说话就是莫名有暗戳戳商量主意的感觉,很棒!

    宇文澈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很快如孟漓禾的意,朝她耳边贴了过去。

    然后……轻柔又暧昧的吹了一口气。

    孟漓禾的脸蹭一下的热了起来。

    耳朵是何等敏感的地方,哪里受的了他这样撩。

    顿时,脸蛋连带着耳朵一起,迅速红了起来。

    孟漓禾甚至有些不自在的捂住耳朵,双目瞪圆:“你!”

    宇文澈一脸坦然:“我说了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孟漓禾顿时反应过来,两只眼睛瞪着他道:“我又没有吹你。”

    宇文澈额头微跳,吹什么的,说的好直白。

    不过,很快露出更加腹黑的笑:“但是你说每句话的时候,呼吸都到我耳朵里,我只让呼吸进入你耳朵一次而已,难道不是我更吃亏?”

    呵呵。

    孟漓禾在心里为他伸了个中指。

    太子殿下,你果然是吃亏,你全家人都很吃亏。

    每次都能在讨论正事和耍流氓之间自由切换,真是不能好了。

    使劲搓了一把热度还在的耳朵,孟漓禾翻了个白眼:“看来太子殿下的事情讨论完了,那我先睡了。”

    说着,便不理他,自己迅速跑到床上躺着。

    以为论腹黑和耍流氓比不过你,真以为别的拿你没辙了?

    只要我不理你就好了啊!

    我叫你坏,叫你……

    “喂,你干嘛?”孟漓禾还没想完,就听到床吱呀一声响,接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庞然大物。

    不要动不动就压上来,我还要说几遍啊大哥!

    “你说我干嘛?”宇文澈目光炽热,某个意味明显。

    然后孟漓禾就特别抽风的想到一个对话:“喂,你干嘛?”“干你。”

    啊啊啊啊,她到底在想什么。

    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

    幸好宇文澈还没有说啊!

    眼见孟漓禾的脸色更加变红,宇文澈双目微眯,故意调笑道:“我的太子妃,你脑子里在想什么画面?不妨说出来,我们可以探讨探讨。”

    孟漓禾脸上有点僵,被戳穿心事什么的。

    但是,那必须坚决不能承认,所以非常一本正经道:“我在想,我们该休息了。保持充足的精力,才有力气战斗。”

    宇文澈险些笑出声:“其实我现在就很有力气,要不要感受一下?”

    啊啊啊!

    怎么越来越……

    她当然知道他很有力气,刚刚他上来那一瞬间,她几乎感觉到床都在往下沉好吗?

    差点让她以为床都要蹋了,真是的。

    所以,干巴巴的笑笑:“我相信你的力量。不过很晚了,我们睡吧。”

    宇文澈忽然眉头微皱,探究着看着她:“我的太子妃,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好像格外……害羞?”

    孟漓禾有点窘,废话她之前那次中了蛊惑之后,主动拉着宇文澈要了很多很多次,她又不是失去记忆了。

    现在一和他凑近就想起那一晚,真的很不好意思好吗?

    偏偏宇文澈还特别不知死活的说了一句:“上一次,你好像不是这样。不仅不会推开我,反而连我想走都不让呢。”

    “啊!”孟漓禾终于窘到爆炸,“别说了。再说就踢你出……唔。”

    一句话没说完,宇文澈就霸道的堵住了孟漓禾的嘴,让她那看似凶狠其实十分没有底气的话,尽数吞进了肚子。

    甚至,等到吻到她有些发懵,还特别恶劣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不说的话就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