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9章 死的蹊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夜的来报,宇文澈与孟漓禾赶紧走出门询问。

    夜压低声音道:“那络腮胡子自尽了。”

    “什么?”宇文澈眉头一皱,“不是在派人严密看着么?”

    夜面色凝重:“的确在严密看守,但……”

    “还是先去看看,我们边走边说吧。”身旁,眼见夜的话有些迟疑,好似有很多话要说,孟漓禾赶紧说道。

    不管怎样,还是先看到人再说,万一还有希望救回呢?

    不能耽误了最佳的抢救时机。

    猜到孟漓禾的考虑,宇文澈点点头,几个人一同走去。

    而夜便在旁边边走边解释着。

    原来为了避免那络腮胡子自尽,已经卸下了他藏在牙齿之中的毒药,甚至将他的手脚也全部束缚起,连口中都塞了布条以防止他咬舌。

    不过,无论如何,此人吃饭喝水时也要卸下布条,但即使如此,也有人在身边严密看着他进餐,以防万一咬舌可以及时制止及救治。

    而在这之后,更是立即在嘴里堵上。

    但谁也没想到,即使这样,还是等到查看他的时候,还是发现鲜血染满了口中的布及衣衫前襟,而人大概已经不行,便来通报。

    孟漓禾听到此,心不由沉了下去。

    如果她没有猜错,此人是趁着吃饭之际,将牙齿偷偷提前咬住了舌头,而塞布入口之人并未察觉,因此,在这之后他便咬舌自尽。

    而因为有布塞着,鲜血慢慢渗出,也不容易引起旁边人的察觉。

    等到鲜血淋漓到不可收拾,引起人注意时,大概已经失血而亡。

    而果不其然,待孟漓禾到达,仔细查看之后,还是对着宇文澈摇了摇头。

    咬舌自尽,失血过多而亡,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宇文澈脸色冷若冰霜,这个人物有多重要,谁都清楚。

    他几乎可以是查找宇文畴证据的突破口,竟然,就这么断了么?

    “搜他身上可有什么东西。”宇文澈冷冷吩咐,因为忙着上朝处理政务,因此此人只是先看了起来,还未有仔细搜查过。

    很快有人听令仔细对着尸体搜了起来。

    孟漓禾默默的看着尸体,眉头紧皱,仿佛有什么事情有些想不通。

    “太子,搜到一块令牌。”忽然,侍卫将一块带着血的令牌递到宇文澈的面前。

    孟漓禾不由闻言看过去。

    然而,不仅是她,就连一向在外人面前不喜形于色的宇文澈,也瞳孔骤然缩紧。

    这令牌,不是同当年苏丞相私自养兵的令牌一样么?

    他们尚记得当初已经将此事转交给皇上处理,而后来那些兵大概因为听到了风声,所以并没有被抓到。

    一直到现在,即使苏丞相已经被斩首,但此事依旧是皇上最大的心病。

    因此,如今宇文澈代理朝廷政务,自然也在全力追查这样一股威胁江山的势力。

    只是,他们竟从来不知,原来这藏兵竟然和宇文畴也有关?

    难道,这宇文畴才是幕后真正的黑手么?

    身上的温度不由更加冷了几分。

    若说丞相养兵谋反已经足以让人忍无可忍,宇文畴一个皇子,难不成也想弑父逼宫么?

    “太子,没有其他东西了。”另一位同样在搜身的侍卫停下动作。

    宇文澈眉目凌厉,方要说什么,忽然看了一眼一旁的孟漓禾,还是吩咐道:“传令给欧阳振,让他用尽一切手段审问抓回来的活口。”

    侍卫很快领命而去。

    最大的线索再一次断掉,宇文澈虽然依然心中十分不快,但对着孟漓禾之时,神色还是和缓下来。

    “走吧,我们先回去。”

    既然答应过孟漓禾今夜审完后不再出府,那便要做到。

    审问小兵的事,就交给在那边看管的欧阳振好了,他跟随自己多年,做这些事得心应手。

    说着,就拉过孟漓禾的手,准备同她一道回去。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回答,反倒好似一直在沉思。

    听到宇文澈要拉她走,忽然一把拽住宇文澈的手:“澈,等等。”

    宇文澈一愣:“怎么了?”

    孟漓禾依旧直直的看着那络腮胡子的尸体,皱眉道:“澈,你不觉得他死的有些奇怪么?”

    “奇怪?”宇文澈不解,他身子皇权漩涡中,这些年自是少不了遇到敌对的情景。

    更奇特的死法他都见过,咬舌自尽委实不足为奇。

    “我是说,他死的太急切了。”孟漓禾解释道。

    宇文澈依旧不甚理解:“许多人在被抓到之时,都是第一时间要自杀,这个毋庸……”

    “没错,这的确毋庸置疑。”孟漓禾点头,“很多死士的确如此,但你我都知道,此人并非死士,看他一直以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是宇文畴十分信任的人,说是最得力的属下可能都不为过。加上他身上甚至有这令牌,足以证明他是个很重要的人物。”

    宇文澈眼睛微眯:“所以,你是觉得此人宇文畴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他应该等?”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如果是我,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等着人来救我。而且并不排斥审问,因为说不定,可以知道对方的底牌,待被救出去说不定还可以掌握很多消息。”

    宇文澈并不否认孟漓禾的说法,只是,想了一瞬还是说道:“但我这是太子府,岂是他们想救便可救的?”

    “话是没错。”孟漓禾表示肯定,“但若是此人重要,别说是太子府,就连皇宫也不是闯不得的。”

    这句话,让宇文澈不由想到,孟漓禾那次为了救孟漓江只身闯那满是危机的皇宫之事。

    的确,他无法否认。

    虽然,以宇文畴的性子,对下属不可能有如此深的感情。

    但若是此人当真掌握着他许多的秘密呢?

    这其实也和他将此人带回太子府的初衷刚好吻合,因为要全力避免他被人救走。

    低头看向络腮胡子,眉头不由蹙起:“若是如此,死的急切不过是怕被审出什么,或者暴露什么。”

    “没错。”孟漓禾点头,“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可以催眠,所以只要自己意志坚定,应该不是担心被审出什么,毕竟,他连死都不怕,那就是……”

    “在隐藏什么!”宇文澈接过话道。

    孟漓禾嘴角一勾,真的与宇文澈越发默契了。

    身边,连暗牢里的侍卫们都觉得在这阴暗的牢房里被闪瞎了眼。

    都说太子和太子妃恩爱,他们在此很难得见。

    如今,看这两人的状态,别人完全连缝都插不进去啊!

    羡慕。

    众人还在呆愣,宇文澈已经发话道:“仔细检查他身上每个角落。”

    “嗯,有任何觉得可疑的地方都汇报上来,必要的话,也可以请仵作过来协助。”孟漓禾在后面补充道。

    如今她是太子妃,验尸什么的,就罢了吧。

    等到万不得已需要再说。

    而且,她有一种直觉,若是此人身上当真有什么秘密,应该不难发觉。

    不然,他也不会急着死了。

    毕竟,死了的人,只要是死因明显,基本上都会直接将尸体处理掉,不会仔细检查。

    这个人,恐怕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

    只不过,既然要对身体进行仔细检查,势必要除去衣冠,作为一个太子妃在此还是有些不便。

    因此,两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行回房。

    待有消息再速来禀报。

    只是,让他们未料到的是,他们还未在屋内待多久,甚至连口茶还来不及喝,便已经有人赶过来禀报。

    “启禀太子,在此人的腰部左侧之上腋窝以下,发现一个图案。”

    宇文澈眼中一亮:“什么图案?”

    “这……”侍卫皱起眉,“图案很大一片,且复杂,弯弯曲曲,说不好是什么东西,属下不好形容。”

    宇文澈方要决定亲自去查看,只听身边孟漓禾道:“不如请人将图案参照着画出来吧,说不定需要我们分析。”

    “也好。你速速命画师前去。”宇文澈很是赞同,并尽快吩咐道。

    既然很复杂,说不定的确需要研究,但他们总不能对着一具尸体。

    “还有此人的尸体暂时不要处理,画完之后先找个冰冷的地方放着吧。”在侍卫走之前,孟漓禾又补充道。

    侍卫如今已经默认将太子妃的话当作太子的吩咐一样对待,何况太子并没有反对,所以也立即领命而去。

    屋内,宇文澈问道:“你是不想宇文畴知道他已经死了?”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虽然她还未想到具体的对策。

    但,她手中可一直还握着一颗棋子呢。

    这颗棋子,虽然小,但看好局势的话,说不定可以给对方最致命的一击。

    看着孟漓禾嘴角浅笑,知道她又在打着什么主意,宇文澈只是会心一笑,并没有多问。

    一切等到图案出来之后再商量吧。

    而照着图案描绘到纸上,并非难事。

    所以,并没用等太多的时间,那手绘的图案便交了上来。

    “太子,画师及属下几人为保有遗漏,均仔细对照过几遍,确认所有细节无误。”侍卫将画递过,解释道。

    “很好。”宇文澈点头,“今日所有参与之人,到管家那里去领二十两银子。”

    侍卫眼中一喜,立即跪谢后离开。

    事不宜迟,两个人很快将画卷展开,仔细朝上瞧去。

    然而,却同时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