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8章 瓮中捉鳖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山间,孟漓禾两只手分别抱着朵朵和果果,而宇文澈则揽腰抱着她。

    一路带着数不清的暗卫用轻功疾行。

    远远望去,简直就像是一家四口,十分和谐。

    因为朵朵和果果如今体型略大,想要单手抱住已经不太可能,所以,孟漓禾只好揽住他们的小肥腰,而他们则特别配合的竖起身子,搭在孟漓禾一左一右两个肩膀上,懂事的简直就像是成了精。

    而远远望去更像是两个小宝贝,就是黑了点。

    让暗卫们不由十分向往以后的画面。

    这要是太子妃抱着的是两个大胖小子……

    哦不,抱着一个大胖小子,和一个小胖闺女也不错啊!

    一定萌萌的。

    那手感,简直想要放在手里揉。

    所以说,太子府的暗卫小伙们,你们到底在想啥?

    难道此时该想的不是要抓住敌人大杀四方?

    不过,这种时刻保持的乐观精神倒是值得表扬。

    总之,一伙人精神抖擞的悄悄来到那个人消失之地。

    因为担心夜长梦多,所以他们当晚接了两只小狗,便调动了人马直接前来营救,也刚好杀它个措手不及!

    孟漓禾轻轻的将朵朵和果果放在地上,小声的对他们说:“就靠你们了。”

    狗的鼻子敏锐程度远大于人。

    若是有人的气味,一定可以闻出。

    而且,今晚难免有人受伤,那血腥之味更是容易分辨的出。

    并且,孟漓禾敢肯定,如果这里是入口的话,周围一定不会暗藏火雷,如果他们不想把自己炸死的话。

    毕竟,火雷埋下去,谁又保证时刻可以清楚地记住准确的位置呢?

    很快,果果和朵朵便分别行动,用鼻子仔细的在地上嗅着。

    而其余的人则屏住呼吸,不出任何动静,以防被发现。

    要说两只狐犬当真是有灵性并且敏锐的动物,没过多久,果果和朵朵便分别发现了异常。

    孟漓禾和宇文澈率先走到了朵朵旁边,仔细的瞧去,只见草地中,斑驳的鲜血在这月色下清晰可见,并且在草地上延绵。

    两个人顺着这血迹走去,竟是直接走到了果果拼命摇尾巴的地方。

    血在乱石中戛然截断,宇文澈和孟漓禾对视一眼,不用说,都明白这里便是那地洞的入口。

    只是,乱石成堆,哪里是机关呢?

    两个人皱眉看着。

    “我来看看。”萨娅忽然上前。

    孟漓禾退开两步让开,似乎好像听说,藩外之人的确十分精通一些奇门遁甲之术以及一些机关的设置。

    说不定,这个郡主也会什么。

    果然,萨娅只是沿着这乱石周围看了一圈,便说道:“那块石头就是机关,如果没算错,移开那块石头,地洞便可以打开。”

    孟漓禾眼前一亮,没想到,难题竟然这么快便迎刃而解。

    “太好了。”看着萨娅这么笃定,想必应该错不了,孟漓禾转头看向宇文澈,“澈,那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

    毕竟,他们已经确定好了计划。

    今日,势必要弄它个瓮中捉鳖。

    然而,宇文澈却皱了皱眉:“我派人将你先送回去。”

    “不需要吧,我就远远的等着你不行吗?”孟漓禾弱弱的为自己争取福利,她虽然不能进入杀敌,但是她还想在旁边观战的呀。

    宇文澈却很坚定的摇了摇头:“你在这里,我会分心。”

    这句话,着实把孟漓禾堵了个哑口无言。

    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在一旁帮不上忙,反倒成了累赘。

    虽然她知道宇文澈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还是莫名有些失落。

    “傻瓜。”看出孟漓禾情绪有点泱泱,宇文澈刮了刮她的鼻子,“别再想自己不会武功什么的,你的脑子比所有人的武功都有用。”

    啧啧啧,这话夸得真是……

    暗卫们眼观鼻鼻观天。

    不怪他们没有战斗的紧张感啊,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虐狗,到底要怎么紧张的起来?

    俗话说,放松就是最好的战斗,所以今晚一定能胜!

    真是不知道到底哪里来的俗话。

    总之,孟漓禾听的心里暖暖的,觉得十分受用,因此,还是带着朵朵和果果,随夜和胥一起先行回府。

    因为今晚,还有欧阳振在一旁保护宇文澈,孟漓禾倒也没有拒绝。

    于是,便被夜和胥一人一头彩带,就这么架着她下了山。

    原因,自然是不能随便触碰太子妃的身体。

    但总让孟漓禾感觉,像是在坐山间小火车,还自带拉风的,刺激。

    而很快,山间,也进行了无比刺激的战斗。

    之所以叫瓮中捉鳖,顾名思义便是,这些人根本无处可躲。

    宇文澈将洞口堵住,带着人马直接杀入。

    甚至,连那片已经荒废的入口也派人马守着,以防万一有人从那边突破。

    就差没有将整个山围起来,以免还有其他出口。

    不过,事实证明,地洞哪里是那么容易挖的,两个入口已经是极限。

    所以,那些人当真被打的措手不及,胜负几乎是完全没有悬念。

    而让大家惊喜的是,这一次,不仅救出了亲王,甚至连那些交易的黄金首饰,残余的黄金,以及亲王那边所带来的银两全部找到。

    甚至,让宇文澈最开心的,也是此次收获最大的是,那个络腮胡子也被他们所抓住!

    这,简直就是击垮宇文畴最重要的一步!

    萨娅简直喜极而泣,同亲王一起直接回了太子府。

    而派人安顿好后续,为了保险起见,宇文澈将这络腮胡子也一并带入了府中。

    毕竟,这等重要人物,也只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只不过,一夜行动再次让宇文澈没有休息一刻便赶往了皇宫。

    这让得知行动成功的孟漓禾开心之余,也不由揪心不已,宇文澈一直这样连轴转几天了,再好的身体也要累垮了,等到这件事过去,一定要给他好好补补,也让他休息休息。

    而她也没闲着,虽然审问络腮胡子的事要等宇文澈回来时一起进行,但亲王帮了这么大忙,既然得以回来,怎么也要为其接风洗尘。

    所以,这一天忙前忙后为晚宴做准备。

    抛开萨娅与她是否有恩怨不谈,亲王的确是彻头彻尾的帮忙,差一点就连性命都搭了进去。

    她恩怨一向分明,自是要好生招待一番。

    好在,宇文澈即使再忙,还是在晚宴前从皇宫赶了回来,与孟漓禾一起作为太子府的主人招待了亲王。

    事到如今,萨娅自是对孟漓禾彻彻底底的心服口服,对宇文澈的爱意纵然不会这么快的完全消退,但是,也不会再抱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因为怎么也没想到,她萨娅这辈子服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自己曾经最不屑的情敌,还有什么可妄想的呢?

    而经历了一天的时间,对于青梅及萨娅身上的事,亲王自然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

    庆幸女儿没有惹出大事的同时,也终于欣慰了下来。

    平心而论,他对于女儿嫁给这个太子并不怎么热衷。

    他的国家虽然小,他也虽然只是一个亲王,但要在本国内让女儿活的舒坦可是绰绰有余,但是到了这里可不一定。

    毕竟,以她的性格,勇猛果断有余,但牵扯到感情却也难免的混乱,且为人太过直率冷漠,实在不适合后宫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

    不过,看这太子宝贝太子妃的样子,还真说不定将来后宫会不会只此一人。

    总之,这件事可算了却他一件最大的心事。

    而另一件意外之喜便是,竟然抓获了在逃的所有反贼,这一次,可不是他的头被割下来挂到城门的事了,而是这些人全部被押回去,斩首示众。

    这一来,大概他在本国地位又要上一个台阶,也更让人忌惮。

    因此,虽然此次来是为了还宇文澈的情,却也得到许多好处,自是开心非常。

    又想到自己女儿的事,也决定第二日便告别太子府,整军后回程。

    而萨娅到最终连一句话都未再对宇文澈单独说,反倒是为孟漓禾留下了一封信。

    宴会后,回到屋中的孟漓禾看着萨娅的那封信,不由有些微讶。

    身后,宇文澈慢慢将孟漓禾从后面抱住,语气故意带着一丝不满。

    “怎么办?好像我的太子妃男女通吃了。”

    “噗。”孟漓禾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我的太子夫君惹下的桃花债。”

    听到夫君两个字,宇文澈心情大好,接过孟漓禾递过来的书信看了一眼,也不免有些惊讶。

    因为信上只写了一句话:太子妃,萨娅欠你一命,来日如有所用,一句足以。

    挑了挑眉,故意道:“为什么我真的觉得又多了一个情敌。”

    “少来。”孟漓禾懒得理他,不过转了转眼珠道,“这么担心,那你就乖一点。”

    乖?宇文澈好笑,又是这个字,这是养儿子吗?

    不过,还是非常配合道:“想你相公怎么乖?”

    “比如,今晚审完那络腮胡子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在府里陪我,要是再让我独守空房……哼哼!”孟漓禾佯装威胁。

    宇文澈嘴角一勾:“不敢不敢,怎么敢让娇妻欲求不满。”

    一句话说的孟漓禾顿时脸红无比,果然不能随便撩这家伙啊,分分钟被他反撩回来,道行不够啊不够!

    其实宇文澈心里何尝不清楚,孟漓禾这根本就是怕他休息不足,只是没有直说。

    真的是戳他心窝,让他都无比思念这温柔乡,不想去审了。

    然而,刚刚这么一想,却听到窗外,夜的声音急促的响起:“太子,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