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7章 亲王的下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啊!”一声大叫从柴房中传来,并且伴随着碗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萨娅从屋中走出,皱眉看着站在门口的丫鬟:“怎么回事?”

    丫鬟哆哆嗦嗦的指着柴房内,面色惨白,几乎说不出话。

    萨娅心里咯噔一声,快步走到柴房门口,朝里望去。

    然而,这一眼,却顿时愣在当场。

    只见屋内,青梅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整张脸也贴在地面之上,而脸下竟然有大瘫的鲜血!

    “快去请大夫!”萨娅大叫道。

    身后,孟漓禾的声音却很快响起:“怎么了?”

    萨娅此时有些六神无主,一听到孟漓禾的声音,立即回头:“请太子妃救救青梅。”

    孟漓禾眉头紧蹙。

    她猜到是青梅出了什么事,只是听到这句话还是顿住。

    因为,她要救的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三番两次害她的人。

    心里忍不住一阵冷笑,手也慢慢攥上了拳。

    宇文澈不由眯起眼,一把拉住孟漓禾的手:“我说过,你不用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

    萨娅这才回过神。

    是啊,她怎么好意思让孟漓禾来救青梅呢。

    换做是她自己,要救一个差点害了自己性命的人,恐怕也很难做到吧。

    然而,孟漓禾却只是在一晃神之后,对着宇文澈微微一笑,还是走了进去。

    因为,此时此刻,她是大夫。

    在大夫的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恩怨。

    宇文澈也随之走进,因为在她们面前,他不会让孟漓禾离开自己半步。

    不会给任何人再伤害她的机会!

    孟漓禾很快蹲下身,看了看地上那发黑的血,瞳孔不由一缩,接着,将手伸向青梅的鼻下探了探。

    手指很快收回,因为,她感觉不到任何的呼吸。

    心里大概有了底。

    只是为了确认,还是将手伸向她的手腕。

    之后,又仔细翻开了她的手。

    只见她的手中攥着一个牛皮纸包,竟是和那日所埋的一模一样。

    终于了然,摇了摇头站起,孟漓禾转过身对着萨娅道:“郡主,人已死,请节哀。”

    萨娅身子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青梅的尸体。

    喃喃道:“怎么会?”

    “吐出的是黑血,应该是中毒。”孟漓禾解释道,“而且,她手中的毒,应该是夹竹桃的毒。”

    “夹竹桃么?”萨娅忽然自嘲一笑。

    所以,青梅当初是买了多余的毒药,早就准备好若事不成之后的后路么?

    这个傻丫头啊!

    明明,已经饶过她了啊!

    为什么还要想不开去死呢?

    只因为自己与她脱离主仆关系么?

    一把捂住自己的脸,从小到大,萨娅真的没觉得自己这么失败过。

    丫鬟服毒,自己做错事,父亲也不知所踪。

    她到底还剩下什么?

    逝者已矣,孟漓禾就算之前再仇恨青梅,如今也只留下感叹。

    自作孽不可活。

    给人下毒,最终却死在自己的毒下。

    还能说什么呢?

    咎由自取罢了。

    不值得同情,她也不会同情。

    想到此,孟漓禾不再多看一眼,转身出了柴房,甚至对于萨娅的伤心,也没有再安慰一句,只是道:“郡主,我与太子会去审查犯人,你若想去便跟着,太难过也可留下,我们自会尽力而为。”

    她不是冷血,但她也需要直接说出目前的状况。

    她没有义务守在这里陪萨娅难过。

    萨娅深呼一口气,终于将手从脸上拿开,又抹了一把,看了一眼青梅道:“我去。”

    事已至此,她亦知青梅的下场怪不得别人。

    也通过孟漓禾这个女人学习到,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她的父亲如今性命攸关,那才是她目前最重要的事。

    所以,不再多留,亦随二人而去。

    几个人很快到达府外那囚禁罪犯的秘密地点。

    孟漓禾很快走到那被抓之人面前,只见那人浑身鲜血,看那样子明显是被火雷不慎炸伤之后又受了剑伤。

    按照这个伤的程度,能撑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无法医治,也根本无从医治,因为,伤的太深了。

    接下来,不过就是等着咽最后一口气而已。

    而看这人的样子,倒像是本国之人,并非来自藩外。

    孟漓禾皱了皱眉,还是道:“拿两片人参过来。”

    既然早晚都是死,目前又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也只能让他在死之前尽量为他们做点贡献了。

    孟漓禾将提前准备好的补气之药,命人强行灌入,又放了两片人参在此人口中。

    而确定他恢复一些力气和神智之后,才直接当着萨娅的面,对此人进行了催眠。

    反正,她也已经知晓催眠一事,不必对她多做隐瞒,而且,如今看这人的状态,也根本不需要她使用铜铃。

    因为精神不济,那人很快进入催眠状态。

    为防他随后会晕过去,孟漓禾迅速审问:“亲王可是被你们的人带走了?”

    “是。”那人很快承认。

    孟漓禾眉头一皱:“那你可知为何要带走亲王?”

    “因为主子答应过那伙藩外贼,为主子卖命,主子就替他们报仇。”那人又答道。

    孟漓禾一愣,其实这种原因,她并未奢望可以问出。

    毕竟,若只是小兵,不会知晓的这么详细。

    没想到,这人竟然直接说了出来。

    孟漓禾顿时趁热打铁:“那带走亲王之后的计划呢?”

    “杀掉他,将他的头悬挂他们本国皇城的城门。”那人说话声渐小,明显有些体力不支。

    萨娅闻言身子一抖。

    原本,她还以为他们会是为了谋财,没想到,原来只为了单纯的复仇么?

    那爹爹……

    岂不是时刻都会有危险?

    孟漓禾也不有焦急了起来,继续问道:“那他们将他带到了哪里?”

    “后山……地……”

    “地什么?”孟漓禾急切的问道。

    “地……”然而,那人话未说完,还是直接晕了过去。

    看着忽然摔倒在地上的人,孟漓禾眉头一紧,当即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跪在地上,双手握住,使劲按压起他的胸口。

    萨娅不由一愣。

    太子妃这是在做什么?

    她竟然不顾这里又脏又乱,而且,直接跪在这人面前?

    她,难道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只有宇文澈心里了然,孟漓禾这是在努力为此人恢复心跳。

    为的,就是争取多一口气将这句话说完吧?

    只是,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的心疼难免,看着一旁的萨娅终于忍不住刻薄起来。

    “看到你费尽心机试探的人,是怎样费尽心机救你的父亲了么?”

    一句话,顿时让萨娅如遭雷击。

    原来,太子妃是为了问出下落而在救人么?

    同时,也惭愧不已。

    自己的蛊惑之术,只能迷惑人。

    而人家的催眠术,医术,却是在救人。

    还有什么可比性呢?

    只是,孟漓禾的动作还是停了下来,有些乏力的瘫坐在一旁,抬起头对着他们无奈的摇摇头。

    没有办法,这个人已经彻底死去了。

    本就是在吊着一口气,进入催眠后,的确容易就此睡去。

    她真的无能为力了。

    心疼的将孟漓禾从地上拉起,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宇文澈,竟然亲自为孟漓禾拍去沾染在衣衫上的尘土。

    不过,孟漓禾却显然顾不了那么多。

    拉着宇文澈便焦急的说道:“澈,他方才说后山,还有地……你觉得会不会是……”

    “那个地洞。”宇文澈直接接道。

    “没错!我也是这样想。”孟漓禾眼前发亮,原来宇文澈也想到了。

    “你们是说,我被绑架时的那个山洞?”萨娅也反应过来,上前问道。

    “对。”孟漓禾点点头,“那日后你们派人一直监视那里?可有什么动静?”

    “只有一人在第二日出现过,像是打猎之人,看了看狼的尸体便离开。”宇文澈说道,“此后再无任何人出现。”

    孟漓禾瞳孔一聚:“那可有追踪此人?”

    宇文澈点点头:“自是有追踪,此人十分可疑,因为追踪到山林间便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孟漓禾喃喃道,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可还知道,在哪个位置消失不见的?”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开口问道。

    宇文澈也是眼前一亮:“叫暗卫过来一问便知。小雨,你是不是怀疑,那人是进入了地洞?”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地洞应该还有另外一个入口。”

    萨娅亦有些恍然:“难怪当年爆炸后,那伙人还可以逃脱了那么多。”

    这样一来,全部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而现在想来,要在短时间内劫了人后离开,又让人怎么都寻不见,很有可能就是进入了那个秘密地洞。

    “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个坍塌之处的火雷也是他们后面埋好的,为了提防有人前来查看。”孟漓禾继续说道。

    “没错。幸亏当日是狼的引爆,大概在他们看到狼的尸体后放下了戒备。”宇文澈补充道。

    孟漓禾点点头,她与宇文澈所想完全一致。

    两个人相视一笑,当真是默契十足。

    萨娅在一旁只觉自己就像多出来的人,不过,也已经没有心情去感慨了。

    她本来在他们面前也很多余。

    如今,她只关心一件事:“可是,就算我们知道那人大概在哪里消失,洞口想必十分隐蔽,又怎么找呢?”

    孟漓禾却勾了勾唇:“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