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5章 我回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你能听到我说话的对不对?”床边,宇文澈还在握着孟漓禾的手继续说。

    孟漓禾的身形顿了下来。

    宇文澈的声音为什么这么沙哑?眼眶也这么红?

    是因为她吗?

    他那眼角的晶莹,是为她……哭了吗?

    心里,简直像碎了一般。

    她几时见过宇文澈这幅模样?

    “小雨,你去了那边吗?”宇文澈依然在喃喃细语,声音带着罕见的脆弱,“我很想你,我不想你离开。”

    身边,神医同苏子宸皱眉。

    因为,宇文澈的话,听起来实在太过了一些。

    毕竟,孟漓禾又没有死,什么这边那边的?

    只是,看着他那幅认真且心碎的样子,还是不忍心出声干扰。

    只有孟漓禾清楚,宇文澈是在问她,是不是回到了现代。

    他在告诉自己,他舍不得自己。

    而自己又何尝会舍得他?

    只是……

    孟漓禾又转过了头,师傅已经在絮絮叨叨的说,他是催眠大师,若是不把徒弟唤醒便枉为大师,并且在所有同事面前宣布,倘若徒弟一直不醒,便从此收山。

    心里也是狠狠一紧。

    师傅若是收山,那必是催眠界一大损失。

    而且,他一辈子研究的都是催眠术,若是自己不能醒来,那他这辈子又要如何自处?

    傻师傅啊!

    你那么爱犯小糊涂,可这次,真的是糊涂透了啊!

    自己不过是你的一个徒弟,何必如此呢?

    你这个样子,又让做徒弟的我,如何自处呢?

    多想在你面前醒来,告诉你,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

    也多想去敬老院看看爷爷,让他永远都不要面对失去自己的痛苦。

    可是……

    回头看着宇文澈那幅样子,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若是自己不在了,宇文澈那幅好不容易温暖起来的心,又将再次冰封吧?

    那么多的阴谋诡计,那么多的奸人陷阱,他要怎么独自去面对?

    那条通往皇位的路途,他一个人走的要多孤单。

    接下来的一生,他又要怎样孤独度过?

    真的……不敢想。

    所以,如今要她怎么选?

    她孟漓禾在一年多以前,遭受了上天给的一个巨大玩笑。

    让她无法选择的面对了穿越的命运。

    但是,此时此刻,她才真的觉得,老天的玩笑永远不会停止。

    如今,便是它开的最大玩笑的时候。

    因为,它竟然给了自己选择的权利。

    两边都在自己面前,看起来如影像般,仿佛都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但是,却生生隔开了两个世界。

    不管她选择哪一边,都等于放弃另一边,也就势必要割舍那一边的全部感情。

    为何,为何要这样对她!

    倘若她不得不接受老天的安排,她尚可以告诉自己,那是自己无能为力。

    可是,如今却偏偏要她自己来选?

    不管选择哪一边,另外一边都是被自己放弃的。

    这,让她怎么做?

    亲情,爱情,友情。

    哪一边都有她倾注了许多感情的朋友们。

    哪一边都有她的至亲至爱。

    哪一边都会为失去她而痛苦。

    她真的恨不得将自己劈成两半,也好过在这里生生的面对煎熬。

    忽然,那如影像的画面微动,孟漓禾不由低头看去。

    只见宇文澈忽然放开她的手,站起身,径直走到了苏子宸的面前。

    坚定却又缓缓开口道:“表哥,请你为我催眠。”

    孟漓禾顿时大惊!

    宇文澈要被催眠?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

    一个念头在心中涌起。

    宇文澈是要来找她!

    糊涂啊!

    他怎么能确定被催眠就一定可以找到自己呢?

    而且,灵魂穿越需要身体承载,现代也不一定刚好有适合他的身体。

    那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吴建国也并未在画面里出现,甚至都不能确定他到底什么身份。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加上,宇文澈那连铜铃都无法被催眠的体质,倘若真的被催眠成功,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万一不能找到她,却发生更严重的事呢?

    孟漓禾顿时心急如焚。

    而那边,苏子宸果然面露不解:“你这是何意?”

    “抱歉,具体原因不能说,但请你成全。”宇文澈并未透露原因,但明显心意已决。

    孟漓禾顿时更加焦急起来,这个宇文澈真是疯了!

    就算他真的可以找到自己,那他的江山怎么办?

    他在那里的一切都这样放弃吗?

    他明明可以有大好前程的!

    他怎么可以为了她……

    “好。”没想到,苏子宸定定的看了他一瞬,没有再多问,竟然直接点头。

    而宇文澈明显松了一口气,直接走回床边,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静静的坐下,看向苏子宸。

    那个样子,分明就是等待被催眠去找她无疑!

    “看着我的眼。”苏子宸已经轻声说道。

    “不!”眼见宇文澈已经照他的命令去做,孟漓禾在心里大叫一声,直接冲了下去。

    “澈,不要……”

    感觉到手中微动,正有些恍惚的宇文澈却眼前一亮,猛的低下头。

    只见,床榻之上,孟漓禾双眼已经睁开,正在急切的看着他。

    这一刻,喜悦之情无法言表。

    宇文澈一把将她拉起,紧紧的抱在怀里,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声音更是颤抖无比,却只说出四个字:“你回来了。”

    感受到那火热的拥抱,孟漓禾终于紧紧的闭上眼,任由泪水在脸上滑落,也紧紧的回抱住宇文澈。

    是啊,我回来了,回来找你了,宇文澈。

    可是,师傅,爷爷,永别了。

    我……对不起你们!

    师傅,若有来世,我还要做你的徒弟,将你的催眠术发扬广大。

    爷爷,若有来世,我还要做您的孙女,一定孝敬在膝前,半步不离。

    孟漓禾的呜咽之声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抖,宇文澈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而神医和苏子宸见到此情此景,放心的同时也退了出去。

    短暂分离后的重逢,就不打扰他们了。

    将孟漓禾从怀里微微抬起,宇文澈心疼的擦着孟漓禾那如连成线的珍珠般掉落的泪珠,轻声问道:“小雨,你怎么了?”

    孟漓禾却摇摇头,一句话不说,只是沉默的哭着。

    带着,刻进骨子的悲伤。

    宇文澈忽然眼眸一闪:“你……方才是不是听到了我的话?”

    他记得她刚刚醒来之时,喊的是不要。

    那就说明,她真的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

    孟漓禾依然在哭,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宇文澈双眼微眯,有些犹豫但还是问道:“你方才……是不是真的去了那边?”

    听到他提起,孟漓禾更加悲伤起来。

    忽然再次紧紧的抱住他,忽然没有由头的说道:“宇文澈,你这辈子都不可以负我知道吗?”

    宇文澈心里狠狠一颤。

    因为这句话看似没头没脑,他却听懂了。

    孟漓禾的确是回去了,但是,却为他回来了。

    也就是说,她为自己放弃了全世界!

    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瞬间爆发,将孟漓禾狠狠的圈在怀里,宇文澈竟是发起了毒誓。

    “皇天在上,我宇文澈若有一天有负于孟漓禾,天打五雷轰,死后亦不能转世。”

    孟漓禾一愣,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誓发的也太毒了一点。

    不过,宇文澈,我对你也是如此。

    因为,你方才也曾要为我放弃全世界啊。

    只是,这些话她都没有说,因为有些感动要深埋在心里。

    终于稳定好情绪,孟漓禾才忽然想起今晚宇文澈去做了什么。

    不由抬起头问道:“怎么样,今晚的行动顺利吗?”

    宇文澈简直要被她气笑,差一点两个人就再也见不到了,她恢复的倒是挺快。

    不过,提到这个,还是叹了口气:“很不顺利,预估失误,亲王失踪。”

    孟漓禾顿时一愣:“怎么会?”

    他们的计划她虽然没有参加,但也看过,虽不说万无一失,但也不至于满盘皆输才对。

    宇文澈这才将今晚的事解释了一遍。

    只是,并没有多少时间讨论,天色便已经发白。

    也就是说,宇文澈上朝的时间要到了。

    而前一天就已经告了假,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不去了。

    因此,虽然无奈,宇文澈却还是告别了孟漓禾,朝皇宫而去。

    只不过,却也加强了防卫,甚至还交待了不得让萨娅近孟漓禾身的命令。

    同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

    至于这次要怎么算,等到亲王之事解决后,再一起算总账。

    然而,却没想到,萨娅还是再一次来到了倚栏院的门口,只不过,却被侍卫拦的死死的,甚至,连通报一声都不肯。

    “太子妃,你要出去?”眼见孟漓禾要走出院子,豆蔻赶紧问道。

    孟漓禾疑惑看向她:“怎么?”

    豆蔻脸上很是气愤:“听说那个郡主一直在院外等着,太子妃要是出去肯定会撞上她。”

    孟漓禾一愣,顿时明白怎么回事。

    想来,是宇文澈吩咐了什么吧?

    不然,怎么她连一点动静都不知道?

    不过,同样的石头,她若是再被绊倒第二次,岂不是蠢透了?

    而且,她也不相信,这个萨娅当真还敢对她做什么。

    所以,不顾豆蔻的劝说,直接走了出去。

    她也觉得,很有必要见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