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4章 回去还是留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不知道叫了多少声,宇文澈的声音甚至由最初的希望变成了沙哑的绝望。

    眼框泛着湿润,努力的睁眼看着孟漓禾,不让它凝结在一起滴落。

    然而,床上的孟漓禾还是一动不动。

    萨娅安静的站在一旁,一向冷漠的脸终于出现了裂痕。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神情的宇文澈,仿佛这个女人的生命牵动着整个生命,甚至让她觉得,若是孟漓禾再也醒不过来,他的心也会就此死去。

    她真的错了。

    她太不了解状况,太低估他们的感情了。

    咬咬牙还是走上前,看着满脸都是痛苦的宇文澈道:“宇文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滚出去!”然而,不等她说完,宇文澈便冷冰冰的开口,声音里透着让人从头冷到脚的凉意。

    萨娅的身子猛的一震,眼泪几乎第一时间就要夺眶而出。

    长到这么大,她何曾听到过这种言语,而且还是从自己深爱的男人嘴里。

    但是,这是她应得的。

    所以,深吸一口气,努力将眼泪逼回去,还是说道:“我知道再多的解释也没用,但我下此蛊惑也有想试探她是否真心信任你的原因,只是我不知道她自己也会催眠。”

    宇文澈带着嘲笑的看向她:“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替我试探她?”

    这话伤人的程度,无异于拿着一把刀刺穿心脏。

    是啊,萨娅不由苦笑。

    她算是什么人呢!

    一个爱他的人而已,的确没有资格。

    但是,她也要为犯下的错承担后果,所以,硬生生的接受宇文澈的话并不反驳,只是说道:“没错,是我自不量力,但是我想说,如果可以弥补……”

    “滚。”宇文澈完全不想再听她多说一个字。

    他真后悔让亲王来帮这个忙。

    如果亲王不来,他的小雨现在一定还在他的怀里对他笑。

    而不是这样,身上温度犹在,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就算再做好了心理准备,被宇文澈这样接二连三的咒骂,萨娅也无法再忍受下去。

    因此,不再多说,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苏子宸却忽然道:“等等。”

    萨娅脚步一停,却没有转回身子。

    因为,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有泪水滑落,她不想让宇文澈看到她流泪的样子。

    那么难看,那么不堪。

    身后,苏子宸说道:“你如果真想弥补,便讲一下为她蛊惑的全部经过,说不定可以对唤醒她有帮助。”

    萨娅一愣,偷偷抹了一把泪道:“好。”

    确认脸上泪水已干,她才转回身,不过,没有再看宇文澈,而是对着苏子宸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出来。

    宇文澈在一旁听的双手都不由紧紧握起,果然就是那天发生的事么?

    他早该察觉,这个萨娅靠近孟漓禾并非捡落叶那么简单。

    亏他之后还与萨娅单独在院中见面,甚至带她参加今晚的行动。

    这样想来,孟漓禾这几天的心到底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才让她不惜对自己催眠。

    他,真是该死!

    宇文澈一拳打在床榻之上,床榻微震,嘎巴作响,听声音几乎都要蹋下去。

    萨娅的心狠狠一跳,那一拳就如同打在了她的心上,让她足以体会宇文澈对她的所作所为到底有多愤怒。

    而床上,孟漓禾的身子却只是微微颤动,仿佛未受任何影响。

    苏子宸淡淡的瞟了一眼,便蹙眉看向萨娅:“你是说,你对她用了致幻的药?”

    萨娅点点头:“没错,师傅对我说,若想快速进行蛊惑必须用药香,所以我……”

    “把药拿来。”苏子宸不想听她过多解释,他只想赶紧让自己的表妹醒来。

    萨娅闭上嘴,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包递过去:“这里面是药粉,用油布包着,若是抖出来就会有气味。”

    苏子宸接过,二话不说,直接打开朝里闻了一下,接着,脸色一冷道:“这是毒。”

    “什么?”宇文澈闻言迅速走近,双眼盯着萨娅,“你竟然敢对她下毒?”

    “不,这只是致幻所用,我并没有想害她。”萨娅脸色大变,着急解释道。

    “的确不会伤及性命。”苏子宸将药包合上,“但是,中此毒后,人的一部分神识会被封闭,所以才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中蛊惑,并且在被蛊惑后,会很难听见一些与暗示相反的声音,所以,用药辅助的蛊惑,也是蛊惑术中最难解的情况。”

    萨娅闻言一愣,师傅当年只是被她救了一命,所以传授她之后便离开。

    原来,自己学到的并不全么?

    宇文澈眉头更加紧皱:“那小雨现在……”

    “她现在应该是催眠后,神识全部被封住,所以才进入最深度沉睡,所以,即便是你的声音,怕也是听不到。”苏子宸面色凝重,仔细的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宇文澈心里更加焦急。

    被封闭了神识,恐怕都不是灵魂回去这么简单吧?

    更有可能,真的是长睡不醒。

    想到此,宇文澈问道:“我现在可以做什么?只要可以救她,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稍安勿躁,我先去试着配解药。”看到宇文澈当着是急红了眼,苏子宸也不再冷漠以待,而是独自寻神医而去。

    因为是夜晚,所以并没有惊动神医。

    他也是入夜后从皇宫回来听说孟漓禾有来寻过他,才赶过来看看的。

    没想到,当真出了问题。

    宇文澈点点头,他对这些并不擅长,所以只能寄希望于苏子宸及神医。

    如果他们都不能将她治好,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唤醒,绝对不会让她这样孤孤单单的睡下去。

    回身坐回孟漓禾身边,宇文澈继续拉着她的手,为她盖上被子,目光温柔。

    那专注的程度,好似旁边的萨娅根本不存在。

    萨娅终于看不下去。

    师傅说蛊惑术无解,所以,她也做不了什么。

    唯有去祈祷孟漓禾无事,否则,她只能以死谢罪了。

    夜,漆黑又漫长。

    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尤为悲伤。

    只有宇文澈目光坚定,一直紧紧的握着孟漓禾的手,脑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门被打开。

    神医行色匆匆进入,拿着手中的小瓶药快步走到床前。

    宇文澈反应过来,赶紧让开。

    只见神医将瓶盖打开,将其放到孟漓禾的鼻下。

    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很快消失不见。

    宇文澈紧紧的盯着孟漓禾,只是,依然看不到她有任何反应。

    神医扒开眼皮,又把了脉,甚至还扎了针。

    一系列都停止后,才对着身后跟进来的苏子宸道:“之前的毒已经解了,至于催眠怎么唤醒我不在行,看你们的了。”

    宇文澈长出一口气。

    苏子宸的面容也不由缓和下来,走近床边道:“我来用针试着唤醒她。若是之后还不行,只有你来。”

    宇文澈点点头,聚精会神的看着苏子宸开始在四肢上行针,手心都在紧张的冒汗。

    好香……什么味道?

    孟漓禾迷迷糊糊中,似乎闻到一股花香。

    只是,有些陌生,仿佛从未闻过。

    不由动了动身子,然而,却忽觉一阵上升,好像就这样飘了起来。

    什么情况?

    孟漓禾不由朝下看去,然而,却是忽然大吃一惊。

    等等!

    那个床上躺着的人不是自己吗?

    她怎么会看着自己?

    那她现在又在哪?

    孟漓禾不由伸出手,想要掐一把自己,以确定不是在做梦。

    然而,手捏到胳膊,却不仅没有抓住,反而直接穿过!

    心里狠狠的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实体吗?

    一个大胆又荒谬的想法涌入脑海,孟漓禾几乎震惊的想要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然而,手摸到嘴巴才发现,别说捂嘴巴没必要,她现在也是无法发出声音的。

    猜想,更加得到证实。

    她,现在是一个脱离于肉身的灵魂!

    天呐,怎么会这样!

    孟漓禾不由想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对,她对自己进行了催眠,以便驱除蛊惑之术的影响。

    然而,催眠之后还没有来的及暗示,便没有了意识。

    难道,当真如宇文澈所说,催眠的确会让她的灵魂移动?

    “小雨,你怎么还不醒?都三天了,我还没有告诉你爷爷,再久就瞒不住了。”

    忽然,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另外一边响起。

    孟漓禾不由转头看去,只见,一间类似于医院的病床上,散着长发,穿着病号服的她安静的躺在那里。

    而病床旁,是她的师傅,在愁云满面的看着。

    身后,还有几个穿着刑警服装的熟悉面孔,那都是她的同事。

    孟漓禾心里猛的一跳。

    怎么回事?她竟然可以看到现代?

    那是不是代表,她的灵魂真的可以回去?

    心里忍不住一阵激动,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可以再次回到现代!

    看着师傅那明显憔悴的样子,孟漓禾不由有些心酸,她没有醒来,师傅一定很焦急吧?

    而且他提到了爷爷,爷爷知道后也会很难过的吧?

    身子忍不住朝那边移动,她多想告诉大家她没事!

    然而,另一旁,一个低哑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小雨,你走了吗?”

    孟漓禾猛的转回头,只见宇文澈坐在床边看着她的身体,目光悲伤。

    心里狠狠的一疼,那是宇文澈,她的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