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3章 灵魂穿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已深,天空中乌云滚滚,几乎看不到任何星辰。

    一看,便不是什么赏月的好天气。

    然而,却一定是个秘密行动的好时机。

    宇文澈带着一路人马潜伏在路边,萨娅亦穿着夜行衣,静静的等着。

    按照他们的估计,这条路是那伙人等会与亲王交易之后所必须经过的一条路。

    只要亲王顺利交易后离开,安全无忧之后,也正是宇文澈带着人马围堵宇文畴那伙人之时!

    因此,现在只能耐心等待。

    毕竟,那些人亦是狡猾的很,若是距离他们太近,一定会被察觉。

    月上中天,距离交易的时辰已经过去有些时候,然而,却还是没听到有人马过来的动静。

    宇文澈亦不由蹙起眉。

    亲王所带的人并不少,那伙人也并不是很多,总不会出什么事吧?

    而萨娅更是坐立难安,心跳都十分不规律。

    甚至,想要冲上前去查看。

    然而,还没等宇文澈顾得上阻拦她,就听一声巨响,“嘭”的一声在远处响起,接着就是火光冲天,无数声响不断袭来。

    萨娅脸色一变:“是火雷!爹爹有危险。”

    说着,便急速朝那边飞去。

    宇文澈的面容也是瞬间凝重起来,大喊一声:“走!”

    便带着队伍,亦朝那边而去。

    那边到底距离他们的所在地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尽管一行人用了极快的速度,还是用了不短的时间才赶到。

    只是,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但到那之后才发现,打斗已经结束,地上七七八八散落着许多的尸体。

    而不管是金子做成的首饰,还是亲王带来的银两,竟然全部消失不见。

    一看,就知道是宇文畴那边下的毒手。

    “该死!”宇文澈狠狠的咒骂一句,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宇文畴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对方好歹是一国亲王,竟然完全不留后路?

    萨娅如今像疯了一样,在尸体中翻找着她父亲的尸体。

    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身上如同覆上一层寒冰,几乎只要靠近就能将人冻伤。

    宇文澈眉头一皱:“速速查找亲王下落。”

    命令一下,所有人都立即行动起来。

    只是,全部尸体翻看完毕,也没有找到亲王。

    宇文澈倒是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亲王的尸体,那应该是被劫走了,那还好,至少是暂时性命无忧。

    只是,劫走亲王是要做什么呢?

    银子到了手,难不成还想绑架人要赎金?

    那绝对不可能,就算宇文畴疯了,也断然做不出与他国皇帝要酬金的事。

    因为,那就不是银子的事,而是直接导致两国战争。

    他绝对不会这么傻。

    那……

    “是那伙反贼!”忽然,一旁还在翻看尸体的萨娅开了口。

    宇文澈不由皱眉:“为何这么说?”

    “同父亲来的人都是亲王府的属下,我都认识。这几个明显不是。”萨娅用脚踢着地上的尸体道。

    宇文澈低头望去,只见那身体已经被砍的血肉模糊的人,从长相来看,的确像是藩外之人。

    而仔细看的话,虽然同样穿的都是黑色的衣装,但亲王府手下是统一的样式,这个人的确不是。

    只不过,若是萨娅不说,这一点倒是很容易忽略掉。

    宇文澈紧紧的皱着眉,竟然是藩外的反贼?

    那怎么会和宇文畴搅在一起?

    还是说,那次之后,这伙人就投靠了宇文畴呢?

    但是,若是亲王落到宇文畴手里还好说,落到反贼手里,却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查!所有人即刻追查亲王下落!”想到此,宇文澈立刻吩咐道,“沿着每条路去追,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黑夜无边,早已看不到那伙人的行踪。

    但,还是要尽一切努力追击。

    “我也去!”萨娅丢下一句话就要走。

    宇文澈眉头一皱:“你不能单独行动。”

    “那你陪我!”萨娅直接一句话接道。

    宇文澈面露犹豫,因为,府中孟漓禾大概还在等他。

    虽说自己让她先睡,但自己在外行动,她又怎么可能安心?

    时辰已过,如若一直不回,她势必会担心。

    但是,如今亲王下落不明,的确独自回去有些不妥。

    皱了皱眉,还是喊道:“夜。”

    夜很快现身:“太子请吩咐。”

    “回府告诉太子妃……”

    “太子,太子妃出事了!”然而,宇文澈的话音未落,却听到身边,胥那急切的声音响起。

    宇文澈顿时脸色一变:“太子妃出了什么事?”

    能让胥这样急切赶来,一定不会是小事。

    “太子,具体情况属下也不知,是苏先生命属下前来,说是太子妃受了蛊惑,自行催眠。”胥仔细回忆着苏子宸的话,叙述道。

    “催眠?”

    “催眠?”

    不料,话音一落,却传来宇文澈和萨娅两个人的声音。

    宇文澈奇怪的看了一眼萨娅,明显不明白她为何会如此激动。

    然而,萨娅却脸色难看无比,甚至走到胥面前道:“你说太子妃会催眠?她给自己催了眠?”

    胥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好感,但对这个问题还是僵硬的点了点头。

    萨娅顿时脸色发沉,身子都有些发抖。

    这幅样子,宇文澈再看不出问题来,一定是个傻子。

    而且,催眠两个字如果放在以前没什么,但是放在现在,在知道孟漓禾说不定可以通过催眠离开这里之后,这两个字便直接挑战了他的神经。

    所以,此刻对着萨娅立即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萨娅咬紧嘴唇,她断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会催眠。

    当初,听师傅说过,曾经一人在受到蛊惑之后,为了摆脱,便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

    但是,却因为两相交加,最后成了疯子。

    那孟漓禾……

    “到底怎么了?”宇文澈心急万分,根本没有时间看她在这里沉默。

    萨娅双手握紧,深呼一口气,还是道:“是我对她进行了蛊惑术。”

    “你说什么?”宇文澈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萨娅那纤细的脖子,双眼凶狠如修罗,仿佛只要稍微一用力便能将这脖子捏断。

    他断没有想到,一个青梅对孟漓禾下毒还不够。

    这个女人,竟然对她施了邪术!

    “我……我不知……道……咳咳……能不能补救,我们……先回去……看看。”萨娅被宇文澈捏的有些喘不过气,结结巴巴的说着。

    宇文澈面色冷如冰,胆敢伤害孟漓禾的人,他真的无法做到手下留情。

    若不是听到补救二字,他真的恨不得就此捏下去,管她是郡主还是谁!

    没有了孟漓禾,他眼中便再无人!

    放下手,不再与她多说半个字,转身急速朝府中飞去。

    萨娅惨淡无比,父亲下落不明,她很想亲自去找。

    但是,太子妃被她害成这样,她也不能置之不理。

    若是她早就知道孟漓禾会催眠,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做。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只求这些人尽快找到父亲吧,而她则要去面对自己做下的孽。

    用尽了全力,甚至连夜和胥拼了命都没有追上的宇文澈一进倚栏院,便直接冲入屋子。

    然而,屋内,却安静如斯。

    只有静静躺在床上宛如沉睡的孟漓禾,以及在身旁愁眉不展的苏子宸。

    看到这个样子,宇文澈的心狠狠的沉了下去。

    他还没见过一向寡淡如水的苏子宸,有过这样的愁容。

    因为,他从来都是温润如水,唯一的一次愠怒还是在孟漓禾练秘籍时分神伤了自己时。

    那这一次,一定是更加棘手。

    而床上的孟漓禾,虽然很像是睡着,但那幅样子,却如同永远都不会醒一样。

    因为,他多次见过沉睡中的孟漓禾,根本不会这样不仔细听都仿佛听不到呼吸。

    而是,呼吸炙热,时不时有些小动作。

    大部分时间都要抱着他睡,而即使自己不在身边,也会抱着被子。

    可像这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的样子,他还没有见过。

    心不止是沉下去,还带着许多的颤抖。

    “表哥,小雨她……她到底如何了?”

    苏子宸抬眸,眸光冰冷如刀,直直的看向宇文澈:“她受了蛊惑之术,如今自我催眠睡了过去,但是,我却唤不醒她。”

    宇文澈身子一震,脑袋一片空白,不由想到自己得出的那个结论。

    催眠会让她的灵魂再回去。

    所以,如果真的回去,那自然是无法唤醒。

    “能不能再试试?”带着一丝希望,宇文澈还是说道。

    然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在你没来的期间,我用尽了一切我所会的手段,都无济于事,我也不知道为何她无法被唤醒,按理来说,自我催眠都是自己唤醒,也可以他人辅助,这并不难。所以,我不确定是否因蛊惑之术存在而出了什么问题。”

    宇文澈的心狠狠一颤。

    出了什么问题呢?

    恐怕,同他所想一致吧。

    眼见宇文澈面如死灰,苏子宸蹙了蹙眉又说道:“所以我才将你找来,你二人心意相通,说不定可以将她唤醒。”

    “真的?”宇文澈眼前一亮,心里又重新燃起希望。

    “我只知道,值得一试。”苏子宸面色冷然,眸光中带着丝丝对他的不满,亦有自责。

    宇文澈眸光微闪,不错,就算她回去了,他也要试试。

    他不相信,孟漓禾对他没有一丝留恋。

    想着,宇文澈立即看向床上,一把拉住孟漓禾的手,温柔的在她耳边道:“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