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2章 发现蹊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震惊的回想着这两日发生的事。

    那仿佛像精神分裂症一般的情况,搅得自己不得安宁。

    的确,仿佛有人在脑子里对自己说话一般。

    的确,她的内心深处是坚信宇文澈爱她的,但是,却一直不可抑制的听到那个声音,那个有明显暗示性的声音。

    一个大胆的念头冲入她的脑海。

    难道,她被人催眠了?

    不,不可能。

    孟漓禾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几乎从来没有和人单独在一起过,而且她身边最近也没有过什么异常情况,不对……

    她猛然想到,前两天,萨娅来找过她。

    那次,的的确确是与她在屋中单独相处了。

    而且,当日她闻到过一种特别的气味,让她感到眩晕。

    心里不由一沉,难道,当真是萨娅?

    她刚来到这里时,因为催眠被误认为蛊惑之术,因此与表哥问过。

    听说,蛊惑之术并非迷幽岛所传,那是一种可以算是邪派的秘术。

    催眠,可以帮助人。

    但蛊惑,却大部分都是用来迷惑人的。

    所以,即使也可以用作防身做,但也一直为江湖所不耻。

    而正因为如此,蛊惑之术被打压,几乎已经失传。

    没想到,竟然流到了藩外么?

    孟漓禾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因为有些药物散发的气味,本身就可以致幻。

    再加上,她如果有蛊惑术的话……

    脑中,另一道光也不由闪现。

    难怪,那送燕窝的丫鬟一直说自己不记得发生的经过,她本来想过要细查,但也因为最近的心情有所耽搁。

    现在想来,难不成那个青梅用的便是这蛊惑之术?

    眼睛忍不住紧紧的眯了起来,“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倏地站起身。

    豆蔻吓了一跳:“太子妃,您怎么了?”

    “去见青梅!”孟漓禾冷冷的抛下一句话,直奔萨娅的院子而去。

    萨娅已经同宇文澈离开,她无法进行对峙,但,她还可以审问青梅。

    她倒想知道,这个萨娅到底对自己下了什么蛊惑的暗示,到底要做什么?

    她自认对她们不薄,甚至对这个萨娅并没有太多的防备,结果,却是这样对她的?

    心里涌起满满的怒气,孟漓禾甚至一脚踹开那柴房的大门。

    柴房内,苟延残喘的青梅吓得身子猛地一震。

    不由抬起头,门外光线照进,无比刺眼,看不清来人,眼中充满疑惑。

    孟漓禾缓缓上前,冰冷的问道:“怎么,不认识了?”

    一听这声音,青梅立即反应过来,眼珠转了转,却讥讽道:“原来是太子妃,太子妃这是趁着我家郡主不在,所以来整治我了么?”

    孟漓禾眸光一厉,看来这五十大板的滋味还不够!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笑话!先不说这是太子府,就说你这种身份,我若是想整治你,需要等你的主子出去?”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想在太子面前装好人呢。”青梅亦是不甘示弱,她这幅身子的情况她自己知道。

    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就算可以活,她也没心情用这残废的身体过后半生。

    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给这个女人填填堵,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来人,给我掌嘴!”孟漓禾来此的目的,本来只是想问蛊惑之术的事。

    但是,这个青梅实在太放肆!

    她并不看重身份不假,但,既然这是古代,身份就是身份!

    一个丫鬟,竟敢对太子妃说这样的话!

    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之前,她尚顾及萨娅的脸面,毕竟她的父亲如今与太子府算是盟友。

    可是,既然萨娅对自己出手在先,那她也不客气了。

    啪啪的掌嘴之声在杂乱无章,阴暗潮湿的柴房里响起,听起来煞是瘆人。

    甚至,连府内的暗卫们都有些惊呆。

    太子妃很少发这么大的火,看来,这个青梅当真是惹怒她了。

    不过,也是活该,敢毒太子妃?

    那简直死了都要拉出来鞭尸!

    太子妃教训的就是好,非常有一家之母的风范!

    不过,青梅倒是够有骨气,自始至终都未求饶一句。

    “停。”半晌之后,孟漓禾抬手叫停了掌嘴之人,毕竟,如今还有问题要问这个青梅,还要给她留一口气不是?

    青梅原本就很虚弱,被打之后,原本还可以支撑起半身的她,几乎只能趴在地上。

    然而,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嘴角挂着那抹嘲讽,不过,却也不敢再出言不逊就是。

    孟漓禾这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今日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你和你的主子,是不是都会蛊惑之术?”

    青梅一愣,脸上霎时一僵。

    她断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发现了。

    难不成,是郡主当真听自己的,对她进行暗示了?

    难怪,方才郡主告诉她,晚上要和太子出去。

    再看这个太子妃这么暴躁,想来是已经和太子发生感情问题了吧?

    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却并不打算告诉她:“太子妃,奴婢不懂你在说什么。”

    孟漓禾早就料到她会如此,直接往前两步道:“那你可知道,这事上并非只有一种蛊惑术?我能这么快察觉,是因为如果我想,一样可以让你有什么说什么。”

    青梅顿时一愣。

    蛊惑之术并非只有一种?

    她倒是从来不知道。

    可是,看这个太子妃的样子,这样笃定,难道,这她也会?

    如果是这样,那就当真不难解释,她为何会察觉了。

    事实上,孟漓禾只是在诈这个青梅,其实她的确可以催眠,但是,以青梅的身体状况来看,却并不是很适合。

    若是在催眠中因为身体太虚弱扛不过去,她还不想承担这一条人命。

    所以,如果她自愿说的话,比什么都好。

    果然,青梅脸色微变之后,回道:“也好,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也没用了。”

    “什么叫做没用?”孟漓禾眉头一紧。

    “因为据我所知,我家郡主与太子已经出门了吧?”青梅嘴角一勾,“那也就是说,如果我家郡主对太子下什么蛊惑,你已经来不及阻拦了。”

    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变。

    萨娅要对宇文澈也下手?

    可是,他们不是去行动的么?

    她不相信宇文澈会骗她。

    所以,眼中充满疑惑,冷冷的看向青梅:“他们今日只是有事要做,你难道不知道?”

    青梅自是想得到太子不会轻易带郡主出去,不过……呵呵。

    眼珠一转,反问道:“有事总会有完事之时,如果想下蛊惑,难道会缺少机会?”

    孟漓禾心中立即有些不安。

    或许是之前的蛊惑仍在,一听到宇文澈可能与萨娅有什么接触,她的脑子便不能十分清醒,所以,自然也缺乏了往日的冷静。

    心里不免有些慌乱。

    宇文澈若是被蛊惑,会与萨娅发生什么……

    难道……

    一想到他们可能会有亲密接触,孟漓禾整个人都要崩溃。

    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强自反驳,更是在说服自己道:“太子岂会那么容易被蛊惑?”

    “那么你呢?”青梅再次挑衅道,“太子妃也很厉害,不也一样中了招?”

    孟漓禾双手握拳,脸上冷汗直流。

    没错,即使会催眠术的她,都没有防备的住,又何况宇文澈。

    不行,她要赶紧去阻止!

    不再多说,孟漓禾直接转身就要往外走。

    不料,身后青梅再次说了一句:“太子妃,你现在身上中了蛊惑,去也没有用。”

    孟漓禾脚步一停:“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家郡主为你下的蛊惑是,太子不爱你而是爱她。即使你过去之后看到她二人亲近,你也无法阻拦,因为蛊惑会让你觉得,太子就是爱她,那会让你的蛊惑更加加深,被这个想法完全控制,至于会做什么,你可以想象一下。”青梅冷笑着说道,“就算你的反应是阻止,可是又能怎样呢?你再也不会信他,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

    “告诉我,怎么解?”孟漓禾上前,一把揪住青梅的衣领,硬生生将她从地上拉起。

    “无解。”青梅笑道,“蛊惑术本就无解。所以,太子妃你这是在垂死挣扎。”

    孟漓禾一把将她扔在地上,冷冷道:“你先看看自己怎么死吧!”

    说完,便大步走开,朝苏子宸的院落而去。

    她不信蛊惑无解,表哥那么厉害,一定可以。

    她了解自己,若是当真被那个想法控制,她大概不会阻止,搞不好会气愤下杀人。

    真没想到,她孟漓禾,一个顶级催眠师,竟然被操控了思想。

    然而,正是因为她了解,所以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她必须将蛊惑解了再去!

    只是,苏子宸的院落漆黑一片,很显然,他并不在。

    又是去皇宫未归么?

    孟漓禾的心一沉,表哥不在,那她怎么办?

    这个时候,总不能去闯皇宫吧?

    孟漓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团团转,然而脑子里的声音却不停在提醒她,宇文澈被萨娅蛊惑后,可能发生的事。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内心坚定如她,理智也有慢慢被击退的迹象。

    怎么办……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太子妃,你到底怎么了?太子很快会回来的,你若是睡不着,不如真的给自己催眠吧。”

    豆蔻在身边焦急的看着,方才她并没有跟过去,所以不知道青梅的事,而如今,这句话再也不是玩笑,是真的开始担心了。

    孟漓禾却是脚步一停!

    对,她可以自我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