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1章 一起行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这个女人。

    夜不爽的看着院门口的萨娅。

    给太子妃添堵还不够,还来给他捣乱,真是想给她轰出去。

    不过,他也知道今晚要进行的行动,而那行动之人还是她老爹,就算再怎么不爽,还是要为她通传。

    极少声的在窗外召唤了太子,夜便随后消失。

    宇文澈有些不爽,不过,看到怀里的孟漓禾依然在沉睡,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便也罢了。

    轻轻的将孟漓禾的头从自己的臂弯抬起,又小心的放到枕头上,宇文澈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收拾了好半天,才从屋子中走出。

    毕竟,头发凌乱,衣衫也要穿新的,又为了不吵到孟漓禾,不能招人进来伺候,所以只能在隔间独自完成。

    好在,隔间还放了清水,否则,可真是麻烦。

    萨娅原本是听说今日宇文澈并未上朝,以为他在准备晚上的行动。

    但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是在睡觉?

    而到底为什么睡到下午,她甚至不愿去想。

    只是,就算再强大的内心,受到蛊惑后都需要时间才可以坚定起来。

    那个女人,难道这么快就走了出来?

    真是让她吃惊。

    身边,脚步声响起,萨娅转过头,不等他开口,便直接说道:“今晚的行动,我要参加。”

    接着,她就准备等着宇文澈的反驳,没关系,反正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与他进行持久之战。

    然而,却没想到,宇文澈却忽然伸出手指贴向自己的嘴唇,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接着,才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她还在睡。”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说话吵醒她。

    萨娅真的要被气笑。

    宇文澈,竟然可以体贴到这种程度。

    然而,还是不得不顺着他的意,跟着他走到离屋子最远的树下。

    而屋内,孟漓禾的眼睛却忽然睁开。

    因为,她仿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和不时出现在脑子里的声音,好像合了起来。

    然而,再仔细听,却听不到任何响动。

    幻觉?

    她这几天当真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

    扭过头,不出她的所料,宇文澈已经不在。

    看看外面的天色,这个时辰,恐怕已经在皇宫了吧?

    只是……怎么会这么晚了?

    忽然间,昨晚酒醉后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我的天哪!

    孟漓禾此时并非没有记忆,甚至昨晚发生的所有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啊,她到底做了什么?

    也太羞耻了吧!

    宇文澈竟然还一直配合她?

    孟漓禾脸热到要爆炸,而想着昨夜宇文澈的热情,再想想这几天的纠结,其实,根本就是自己多想了吧?

    他如果不爱自己,怎么会对自己这样狂热?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再次决定不多想。

    好像,每次睡醒后,精神最好的时候,也都是信心满满,不胡思乱想的时候呢。

    也是怪了。

    想着,便也起了床,梳妆好,精神饱满的走出屋子。

    然而,才一推开门,直接映入眼帘的却是,树底下,宇文澈和萨娅相对而立。

    并且,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在说着什么,小到连她用了内力都听不见。

    眉头,还是止不住的皱了起来。

    树上,窥探到这一幕的夜又在心里诅咒了一下这位郡主,接着,十分聪明的晃了晃树。

    树叶微落,宇文澈立即朝屋子边看去。

    没错,和自己的贴身暗卫就是要有这样的默契。

    看到正望着他们的孟漓禾,眉头不由立即蹙起。

    虽然他还没有弄清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孟漓禾是安全感最薄弱的时候,那就说明,她会很在意自己和萨娅在一起。

    所以,立即快步走过去,直接拉住她的手道:“你醒了?”

    “嗯。”孟漓禾对他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因为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很爱她,必须要相信他。

    看到孟漓禾表情还算缓和,宇文澈倒也松了口气。

    不过,身后萨娅却走了过来,并且对她微微点点头。

    藩外之人本来就无需遵循本国礼节,加上她还是一个郡主,因此这样的方式倒也毋庸置疑。

    到底还是担心孟漓禾会多想,宇文澈率先解释道:“方才郡主在询问今晚的具体行动计划。”

    孟漓禾点点头,的确,今晚是她父亲要与宇文畴那边的人进行交易的时候,此事非常凶险,作为女儿她的确会担心。

    想到此,孟漓禾看向萨娅道:“此事真的多谢亲王相助了。”

    没想到,萨娅却回道:“太子妃如果真的感谢,就请说服太子答应我参加今晚的行动吧。”

    孟漓禾不由皱皱眉:“你也要去?”

    “不错。”萨娅目光坚定,“方才我已经和太子提出了,但是太子担心我会有危险,并不同意,但我真的不能就这样待在府里等消息。”

    孟漓禾一怔,宇文澈,担心萨娅的安全么?

    不,不是这样,他只是答应过亲王要保护她而已。

    精神好的时候,理智总会很快战胜杂念,因此,孟漓禾微笑道:“今晚的行动很危险,你是郡主,的确应该留在安全的地方。”

    萨娅却反问道:“太子妃,如若你的亲人在冒险,你会坐的住吗?”

    孟漓禾有些沉默,因为的确,以她的性格,恐怕不仅是会参与,甚至还会一同布局抓人。

    只是……

    “太子,太子妃,我只是不放心我爹,我答应你们只在太子府的队伍里,绝不轻举妄动。”萨娅又说道。

    孟漓禾不由看向宇文澈。

    其实当晚行动中,亲王会带着一伙自己的人与其进行会面,而宇文澈则带着另外一伙人保护,之后确定亲王安然无恙后,再去抓人。

    所以,如果萨娅只是在确定亲王无事后便离开,将剩下的事交给宇文澈去做,倒也应该没有安全问题。

    只是,为何宇文澈会如此坚决?

    事实上,宇文澈只是单纯不想带她一起去,以免只剩孟漓禾一人在家又胡思乱想罢了。

    毕竟,如今距离行动时间已经很近,他要尽快去调动人马,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留下来和孟漓禾好好谈谈。

    “郡主,今晚的行动都是太子策划,还是你们商量吧。我先不打扰了。”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回道。

    不管宇文澈如何考虑,她都不想随意的掺和。

    宇文澈却眉头一皱,眼见孟漓禾竟是要走,对着萨娅快速说道:“你若想去就按照你所说的做,没我的命令不得随意离开,否则我保不了你。”

    说完,便不再看她,追随孟漓禾而去。

    看着他焦急而去的背影,萨娅深吸一口气,尽快结束吧,过了今晚她就可以不用再住在这里了。

    想着,也转身尽快离去。

    而宇文澈却眼中只有孟漓禾,飞快随着她走进屋子,喊道:“小雨。”

    孟漓禾有些诧异:“说好了?”

    “嗯。”宇文澈点头,“不想多讨论了,她想去就去吧。我会派人好好看着她。”

    “哦。”孟漓禾不想让自己多想,所以故意露出笑容说道,“那也好,晚上你要小心。”

    “放心。”宇文澈将孟漓禾拉入怀里,“乖乖在府里,等我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谈谈?孟漓禾有些不解,宇文澈要谈什么?

    然而,还不等询问,就听到他说:“时间不多,不能陪你一起用餐了,你好好吃,知道吗?”

    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孟漓禾却还是有些失落。

    然而,还是强打着精神挤出一抹笑意:“好。”

    宇文澈很快同萨娅一起离去,临走前还吩咐做了很多孟漓禾爱吃的饭菜。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什么胃口。

    “太子妃,您可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怎么,不合胃口吗?”豆蔻在一旁看着孟漓禾基本没动什么筷子,不由担心的问道。

    孟漓禾一愣,忽然抬头看向豆蔻。

    “豆蔻,你和连生那边如何了?”

    豆蔻一怔,眼神冷光一闪:“按照太子妃的要求,先与他保持着往来,想来,他还以为我很喜欢他呢吧。”

    经过这一场情变,豆蔻的言辞犀利了许多。

    她是喜欢过连生不假,但前提是这个人不是个欺骗感情的畜生!

    孟漓禾点点头,是啊,以为。

    曾经豆蔻以为连生很喜欢自己,如今连生以为豆蔻很喜欢他。

    可是,却都不是真的。

    多么可笑。

    嘴角不由泛出一抹苦笑,爱情,当真是很多时候让人看不清啊!

    看着孟漓禾这个样子,豆蔻眉头微微皱起,然而还是试探着说道:“太子妃,你是不是与太子之间……”

    听到这个敏感的问题,孟漓禾倏地抬起头:“你看出什么了?”

    豆蔻一怔:“奴婢只是觉得太子妃这几日魂不守舍,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啊,太子一直都很关心你,对你很好。”

    “是吧。”孟漓禾更加有些无奈,“我也知道他对我好,但是我就是……哎罢了。”

    豆蔻却是放下心的笑了,知道太子对她好就没什么事。

    所以,放心的开起了玩笑:“太子妃,奴婢觉得你只是最近睡得太少,所以容易胡思乱想,依奴婢看,你不如多睡一会,实在睡不着的话,你可以给自己催眠呀。”

    毕竟,她觉得每次太子妃睡醒的时候,都心情蛮好的。

    然而,孟漓禾却好像想到什么一样,忽然瞳孔一缩。

    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