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30章 安全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澈,你还爱我的对吧?”大概是酒精作祟,孟漓禾的情绪被放大,此时看到身边对自己无比温柔的宇文澈,竟是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哭了出来。

    宇文澈眉头紧皱:“小雨,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问?”

    听到这种问题,他第一直觉就是发生了什么。

    不然,孟漓禾绝对不会这个样子,更不会问出这种话。

    他们二人经历过什么,旁人不会懂。

    他们二人有多深爱对方,旁人也不会懂。

    但他相信,在他们二人的心中,是深信不疑的。

    所以,孟漓禾这样实在是太反常了。

    然而,孟漓禾没有听到确切的回答,却继续望着宇文澈,目光中全部都是期望,甚至语气都带着些许的急切:“澈,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看到她这个样子,宇文澈几乎快要心疼死。

    他的小雨何时这样没有安全感过?

    何时这样以近乎卑微的姿态在仰视他,在问他,在殷切的期待着他的肯定。

    心中气愤不已,他已经可以确定,必是发生了什么无疑,只是,如今孟漓禾这个样子,恐怕很难问出,而且,他也不忍心再问下去,赶紧先安抚道:“我当然爱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我是谁?”孟漓禾又问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然而,却并不像是自言自语,而是真正的询问。

    宇文澈眉头几乎拧成一团,认真的道:“你是风邑国的公主孟漓禾,也是那边过来的方小雨,还是殇庆国的太子妃,我宇文澈明媒正娶的娘子。”

    孟漓禾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下来,然而,眼神却还是一黯,带着许多委屈道:“可是他们都和我说你不爱我了,你爱上了萨娅。”

    宇文澈的脸色煞时宛若冰霜,一字一顿道:“是谁对你说的?”

    若是让他知道是谁,他一定要把这人大卸八块,敢嚼这种舌根!真的是找死。

    然而,孟漓禾的眼神却又迷茫起来,额头上甚至渗出许多汗珠。

    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并不清醒。

    宇文澈的心不由一软,看来,孟漓禾的酒还没醒吧?

    只是趁着这酒劲,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难怪方才,豆蔻说她看起来似乎有心事。

    看来,是有人趁着他不在府,耍了什么阴招。

    而且,还是很厉害的招,否则,以孟漓禾的能力不可能这样轻易中招。

    以他现在的心疼,真的是恨不得将这府里上上下下调查个遍,然而,看着孟漓禾身上汗珠越发增多,宇文澈还是只能暂时按捺下去,朝外喊道:“来人,送桶热水进来。”

    热水很快送来,宇文澈将迷迷糊糊的孟漓禾抱起,为她脱下已经被汗打湿,快要黏在身上的衣衫。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倒不是因为孟漓禾的状态对她不诱惑,而是,他仍旧在思索,那个令孟漓禾如此的人到底是谁。

    而且,看到这个样子的孟漓禾,他的心里只剩下心疼。

    整个身子浸泡在水中,孟漓禾舒服的仰倒在木桶的边缘,任由宇文澈在一旁温柔的用棉毛巾为她清洗着身体。

    一双眼柔柔的看着宇文澈,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般,让宇文澈更是心酸不已。

    听说越是压抑的太多,越是在酒后容易放纵自己的情绪。

    他真是该死,为何没有早点发现她的异常,以至于她要靠酒醉才能发泄出来。

    甚至,昨晚还没有与她多交谈一句。

    宇文澈后悔不迭,甚至有些内疚,几乎不敢看孟漓禾那双充满爱意的眼。

    因为,有些惭愧,惭愧于对她的疏忽。

    不过,无论如何,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睡醒后,找她好好谈谈。

    想着,便准备去拿干爽的棉毛巾,将她身子擦干。

    然而,刚一起身,却觉手腕被猛的一抓,接着,竟是孟漓禾倏地从水中站起:“澈,不要走。”

    “我只是……唔。”

    宇文澈一句话没说完,只感觉唇上一软。

    顿时惊呆,因为,他竟然被孟漓禾强吻了!

    孟漓禾吻的十分迫切,双手紧紧的抓着他,像是怕他离开一般。

    而不知是因为刚从水中出来还是如何,整个身子都在轻微打着颤。

    从来没感受到她如此近乎于害怕的样子,宇文澈心里一软,不由将她抱紧,用更加热烈的吻回过去。

    想要传递给她一个信息,那就是对于爱,他宇文澈一点都不少。

    然而,没想到,孟漓禾更加剧烈了起来,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意味。

    这狂热瞬间便将宇文澈点燃。

    终于一把将她从水中捞起,胡乱擦了一下,便抱回床上。

    床幔轻垂,床上两个人影交叠。

    宇文澈从来没感觉到孟漓禾这样过,她甚至还在间隙不断的让自己说爱她。

    到底是为何会这样,宇文澈已经没空去想。

    他只知道,用身体用语言去给她更多的安抚,让她不要这样不安。

    夜,在激烈的时刻总会显得尤为短暂。

    而这一次,却更出奇的短。

    甚至,一直到天色大亮,孟漓禾才因太过疲惫而停歇。

    不知道被媳妇主动了几次的宇文澈深吸一口气。

    原来女人主动起来这么可怕。

    今天的早朝……

    罢了,不去了。

    反正,今晚还有行动。

    索性,去请人告了假,抱着孟漓禾大睡起来。

    而树上,均顶着两个熊猫眼的夜和胥,面无表情并且沉默着。

    这世上最苦逼的差事就是做贴身暗卫,没有之一。

    一晚上几乎都没有睡,那感受简直无人能懂。

    只能在白天的时候在树上休息,还好太子和太子妃也休息了大半天了,没有再用他们东奔西走。

    而相比于这个,其实更令夜觉得痛苦不堪的是,自从那次哥哥事件后,胥到现在还没有理他。

    虽然没有再打架,但冷战更可怕好吗?

    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傲娇啊!

    请你和你的胃一样好伺候行吗?

    这个时候多希望他有什么喜好,哄哄就算了。

    忽然,夜眼珠一转,主动靠近胥道:“还在生气?”

    “哼!”胥扭过头,誓要将傲娇进行到底。

    夜轻咳一声:“我知道错了,不然,为了赔罪,我将身上最贵的东西送给你吧。”

    胥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你想送我什么东西?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图人财……这不是那个玉簪吗?”

    眼看夜手中拿出那次在街上买的玉簪,胥忍不住惊叹。

    夜挑挑眉,直接朝他递过去:“没错,这就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诚意十足吧?给你。”

    胥却犹豫着没敢接,甚至还有些扭捏的说道:“你不是说,这是给你未来的娘子的吗?”

    “嗯,没错。”夜直直的望着他,点点头。

    胥脸色顿时一黯:“那你给我干嘛?我不要。”

    甚至,还转过了头,似乎并不怎么高兴。

    夜深呼一口气,这个傻子。

    然而,看着他的后脑勺半瞬,还是道:“我觉得你戴上会很好看,好了,我来帮你戴上。”

    说罢,便不由分说的直接朝着他的头插上去。

    然而,感觉到自己的头上有东西,胥却是忽然一激灵,下意识一躲,毕竟,他说了要给他娘子的!

    而就是这么忽然一动,在夜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竟是将那玉簪直接打落。

    直让夜当场愣住。

    倒是胥及时反应了过来,直接朝着正在从树下落下的玉簪急速飞去,就在玉簪落地的那一刹那一把将它抓在手里,然后……

    “嘭”的一声,竟是头撞到了地上。

    夜几乎吓到快要丢了魂。

    这是疯了吗?

    那么快的速度,撞到地?!

    那是会死人的好吗?

    赶紧飞下去,一把扶住胥,仔细的朝额头上瞧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胥疼的呲牙咧嘴,不过手却抬起,无比庆幸道:“我抓住了。”

    夜简直要被气死,这个时候谁还管这个,所以凶道:“我问你头怎么样?”

    “没事。”被他这么一问,胥顿时感觉更疼了,不过还是说道,“距离太近,我努力停止了,没止住。”

    夜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努力止住速度了。

    那就说明不会很严肃。

    刚才,真的怕他接到那玉簪一高兴,忘记自己还在头朝下,那真的会出人命。

    想到方才那个情景,夜就觉得十分恼火,甚至想把这破玉簪给扔掉。

    头上还是出了一个大包,夜叹了一口气:“屋子里有药,你等着。”

    说完,便飞快回屋,又很快拿着药走了回来。

    然而,才刚刚站到树上,却见胥一脸呆滞和失落,那样子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怎么了?”

    “夜,这玉簪,还是裂了一道,可能是我抓的太用力了,对不起。”胥低声说出,满满都是内疚。

    夜心里百味杂陈,最看不过他这幅模样,赶紧道:“一个玉簪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胥却当真眼睛有些红:“可是你是要送你以后的娘子的,我知道对你多重要。”

    “不。”夜却直直的看向他,认真道,“什么东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来人了。”胥忽然扭过头。

    “什么?”夜的情绪被打断,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胥却看向院外:“有人来找太子了。”

    夜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口血哽住,只觉满肚子都是火。

    而看到那院门口的人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