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9章 天人交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从自己的卧房落荒而逃,宇文澈一边苦笑一边走进书房。

    今日,若不是看到媳妇的脸色实在太差,但是行动迅速的又让他毫无防备,他怎么会这么狼狈。

    好像,对她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只是,逃到书房又有什么用呢?

    宇文澈静静的坐在书桌前,然而,那书桌上,放着的却是那****为孟漓禾睡前所画的画像。

    而且,还有两张。

    一张是躺在床上的慵懒模样,眉眼微垂,含情脉脉,那姣好的身段在床纱下若隐若现。

    一张是那现代的制服装,英姿飒爽,成熟干练,透着那么些禁欲风采,让人不禁想要探究,那幅正经的面容下,可以露出怎样的意乱情迷。

    然而,那意乱情迷的样子……

    他看过无数次,当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宇文澈额头蹦蹦直跳,这是想要他的命吗?

    而某个地方更是不安分了起来。

    宇文澈无语的低下头,他不得不承认,他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终于要瓦解了。

    甚至于,此时此刻,他甚至有种想要自力更生的念头。

    原本,他多年不近女色,自认十分冷情,所以就连自渎都几乎没有过。

    若不是遇见孟漓禾,他真心以为自己对这方面没什么需求。

    谁能想到,如今却竟然……

    手指微动,心里却十分犹豫,真的要这样吗?

    可是,如果不这样,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平复这身体的火。

    而如果不平息,那今晚上要么别回屋子,要么就看着媳妇辗转反侧,要么就是还是要累媳妇了。

    所以……

    没有更好的选择。

    宇文澈深吸一口气,手终于还是朝某处伸了过去。

    自从同孟漓禾有过关系后,这还是第一次,不过,却也是别样的感觉。

    因为,只要闭上眼,脑子里便有许多画面。

    自然那画面都是孟漓禾的身影。

    幻想伴随着记忆,很快让他更加控制不住起来。

    因此,沉重而急促的呼吸,更是让他察觉不到,门外孟漓禾的靠近。

    然而,孟漓禾虽然并未朝里看,但只是靠听,也能清楚的知道,里面的宇文澈在做着什么。

    若是往常,这声音大概让她都觉难耐。

    但是今天,她的心却当真沉了下去。

    他明明是有**的,可是面对自己那个样子却离开了,是因为不想和她么?

    脑中这一次甚至出现了一个更加具体的声音。

    ‘宇文澈不爱你了,爱上了萨娅。’

    ‘不,不可能是这样!’孟漓禾无声反驳。

    ‘可是,那怎么解释他不碰你,却宁愿在这里自己安慰自己?’

    ‘……’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想要你。’

    ‘不,不是的。’

    忽然,屋内宇文澈一声闷哼传来,接着便是他那低沉又压抑的呼吸声,很明显在平复。

    孟漓禾转身落荒而逃。

    她如今有了内力,完全可以掩藏气息,而此时的宇文澈正处在最放松的时刻,自然也注意不到。

    因此,她直接奔回屋子,跑到床上,甚至用被子盖起了头。

    不要和她说了,她不信宇文澈会爱上别人,绝对不信!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脚步声响起,孟漓禾赶紧转过身,努力让呼吸变得均匀,让他察觉不到自己并没有睡着。

    宇文澈轻手轻脚的走近,很快躺在了她的身边。

    之后,慢慢的钻进了被子,将她从背后拥在怀里。

    很快,身后传来宇文澈均匀的呼吸声,宇文澈是真的睡着了。

    然而,孟漓禾却慢慢睁开了眼。

    ‘你看,他还是爱我的。不然怎么会抱我。’

    然而脑海里,回应她的却是一声冷笑,和那幅两人对望的画面。

    几乎斗争到精疲力竭,根本不知道用了多久,孟漓禾才终于睡去。

    醒来之时,自然没有了任何宇文澈的身影。

    孟漓禾浑身被汗水浸湿,回想着昨日发生的一切,几乎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

    或许是精神好了起来,那出现在脑子里的声音倒是消停了下去。

    只是也知道现在的状态练秘籍却也是不行,因此还是回绝了表哥,决定让心思缓一缓。

    而苏子宸只以为她是因下毒之事烦心,倒也没多想,便去了皇宫。

    皇上的病,还需他的调理,真是一刻不得闲。

    而孟漓禾也没有多做解释,毕竟,这种****之事,对表哥这个大男人说,实在是……

    不过,表哥倒是提醒了她,下毒这件事,两只小狗功不可没,她可是要好好慰劳一番。

    所以,这一次,端着上好的燕窝,孟漓禾再次来到果果面前。

    而两只狗的旁边,舒然挑眉看着孟漓禾手上的燕窝:“还敢吃燕窝?”

    这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孟漓禾瞥了他一眼:“难道你没发现,现在所有食物都要验毒?”

    舒然一愣,被她这么一说,才想起好像的确如此。

    忽然释然一笑:“女人,看来你的确很幸福。”

    孟漓禾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看得出来,太子很在意你,我可以放心了。”舒然故作老成的说。

    孟漓禾不由好笑,还真是人小鬼大啊!

    不过,听到他说宇文澈在意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眼里出现了一瞬的迷茫。

    而这一瞬,却被舒然很快捕捉道:“又怎么了?女人?担心那个郡主?”

    孟漓禾一愣,不是吧?

    这小子真的是厉害啊!

    长大了绝对是个情圣。

    “竟然真的是。”舒然忽然不屑一笑,“你放心,同为男人,我看得出太子眼里只有你。”

    “真的吗?”孟漓禾下意识回道。

    舒然不由皱了皱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好像不像你。”

    孟漓禾一愣,是啊,以前的她根本不会反问。

    可是,要怎么和舒然说呢?

    别说他才九岁,就是面对表哥,也无法将宇文澈在书房的那一幕说出来好吗?

    “算啦。”舒然倒是并没有太在意,“反正不管怎样,都会是你多想了。太子是我情敌,我要不是觉得他真的爱你,才不会这么快回去呢。”

    孟漓禾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到现在还情敌情敌的叫,倒也是可爱。

    只不过,听说他要回去,还是有些意外:“你要走了?”

    “不错。”舒然点点头,“来了不少时日了,家里的生意我还要学着打理,也不能耽误了学业。”

    还真别说,这个样子,倒的确十分像个大人,有担当又上进。

    这么久以来,其实并没有怎么照顾过他。

    孟漓禾不由有些惭愧:“什么时候走?”

    “和我哥商量了一下,明天就启程。”舒然摸着果果和朵朵,眼里流露出些许不舍。

    虽说没怎么相处,到底也是她一手救回来的,面对离别,总归有点伤感。

    孟漓禾想了想道:“那今晚我为你设宴送行吧,把你哥哥也叫来。”

    舒然忽然嘴角一勾:“好,我们就来个不醉不归。”

    “什么不醉不归,你还是个孩……”

    “什么孩子!我五岁就开始喝酒了好吗?”舒然直接阻止掉她说出那个词。

    五岁……

    这古代的人都好生猛。

    好吧,那她也不管那么多了。

    而且,她如今这胡思乱想的状态,也的确需要放松一下。

    只是,宇文澈似乎是真的很忙,一如昨晚一般,一直到晚宴开始,还没有回来。

    凌霄等人倒是无所谓,事实上,没有他这个大醋坛子在,他们还可以玩的更自在一些。

    因此,几个人可真的是放飞了自我。

    正所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一直喝到尽兴才散场。

    不过,到底也惦记着孟漓禾的身子,并没有让她喝太多的酒。

    不过尽管如此,平时极少喝酒的她,还是难免有些醉。

    甚至来不及清洗,便倒在了床上。

    以至于宇文澈一回屋,便闻到浓浓的酒味。

    以及那摊在床上,已经有些睡着的孟漓禾。

    心里不免有些愧疚,自己陪她的时间,真的是越来越少了。

    若是今晚有他陪着,一定不会让她醉成这样。

    好在,明日就是亲王交易的日子,只要他们可以顺利抓到人,就再也不需要这样忙了,那时候就可以好好陪着她。

    叹了一口气,宇文澈吩咐道:“去准备一碗醒酒汤。”

    豆蔻闻言赶紧进入:“太子,奴婢已经喂太子妃喝过醒酒汤了。”

    宇文澈不由皱皱眉,喝过了怎么还醉成这样?

    “太子妃喝的很多?”

    “并没有。”豆蔻摇摇头,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过太子妃今日一天看起来都很累,而且,奴婢总觉得,她好像有心事一样。”

    有心事?很累?

    宇文澈眉头锁紧,仔细将白日的所有事问了一遍。

    但除了舒然要走这件事算大事,其余可谓是风平浪静。

    而他了解孟漓禾,她对舒然那孩子纵然或许会有不舍,也绝对不会因此喝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送盆热水进来。”宇文澈并没有想通,只是看她睡梦中依然眉头微蹙,脸色也潮红一片,想要帮她擦洗一下。

    温水擦拭过脸颊,也让孟漓禾转醒。

    宇文澈温柔的看着她道:“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却没想到,孟漓禾双眼直直的凝视着他,竟是慢慢从那眼眶里涌出大量的泪珠。

    宇文澈顿时心里一紧:“小雨,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