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8章 太子妃不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太子妃,郡主求见。”门外,侍卫来报。

    孟漓禾此时正独自在房中看着最新出的画册,宇文澈上朝还未归。

    昨晚的事把府内闹的鸡犬不宁,她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安顿好,让大家务必要守口如瓶。

    此时正看的欢,因为画册里面多了两个人物,看起来萌萌的,而且非常有趣。

    这会闻言,不由放下手中的书,且微微蹙了蹙眉,萨娅怎么会这个时候来?

    天气已经晚了不说,而且,还是特意来找她?

    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请她进来吧。”

    萨娅很快被请入,孟漓禾作为主人,自然要上前迎接,然而,只是方一靠近,那扑鼻的芳香气息便让她的脚步一顿,大脑甚至有片刻的眩晕。

    这到底什么香气?这也太浓了吧?

    孟漓禾下意识掩面。

    “抱歉,我方才去了柴房,所以过来前扑了点香粉。”萨娅淡淡解释。

    孟漓禾了然的点点头,毕竟,一个郡主想来的确适应不了柴房的气味。

    呼出一口气,将手拿下道:“抱歉,有些不适应,失礼了。”

    “无妨。”萨娅转过头,“不如将窗子打开吧,今日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怪我没注意到。”

    孟漓禾点点头:“也好。”

    之后,便请豆蔻将窗子打开,因为这气味真的让她一阵阵的发晕。

    真的要窒息了。

    完全看不出来,这么个冷情的郡主,竟然会有这么浓烈的香料。

    夜风吹进,气味终于淡了不少。

    为两人倒好了茶,豆蔻便退了出去,只不过,眼里却有些担忧。

    孟漓禾无奈的笑笑,想来经过昨晚的事,大家都开始大惊小怪了,恐怕在心里已经把萨娅划为敌人一栏了。

    不过,这个郡主再怎样,也不至于跑到倚栏院来害自己。

    想到此,孟漓禾率先问道:“不知郡主过来有何事?”

    萨娅面色平静:“我是来感谢太子妃,为我辩解,证明我的清白。”

    孟漓禾一愣,原来是这件事,无所谓的笑了笑:“郡主客气了,我不是帮你,我只是在破案。”

    “破案?”萨娅怔了怔。

    “破案就是将事情的真相还原清楚,有罪就是有罪,无罪就是无罪。”孟漓禾淡淡解释。

    萨娅忽然有些惭愧,原来她根本就没想过要不要帮自己,或者说要不要让她深陷其中无法辩解。

    她只是在公正的做这件事而已,不掺杂任何的情感。

    只是,却也让她更加吃惊,因为,这个女人未免太过冷静了。

    不由更加想到青梅的话,如果一旦她与宇文澈为敌,当真是个强劲的对手。

    因为,冷血的人最可怕。

    没想到,她的外表如此温柔多情,但内心却竟是冷酷到令人恐惧。

    不由得,对宇文澈当真开始担心起来。

    双眼开始看向孟漓禾,甚至开始凝视。

    孟漓禾有些不解,这萨娅干嘛一言不发的望着自己。

    她真的是怕了这种脸上毫无表情的人,真的看的她都有些心慌慌的。

    刚想说句话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因为再这样下去,她感觉要被盯的缺氧而亡。

    只是还没开口,就听到院口宇文澈的声音响起:“太子妃在哪里?”

    顿时眼前一亮,太好了,救星来了。

    然而忽然,就见萨娅倏地站起,竟是一下凑到她的面前,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时,说了一句话。

    “郡主,你在做什么?”屋门口,已经响起宇文澈冰冷的声音。

    方才,他询问完院中侍卫后便得知萨娅来找孟漓禾。

    所以,直接极速走入屋中。

    因为抛开萨娅为人不论,但凡有可能会伤害孟漓禾的情况,他一概不容许发生。

    没想到,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萨娅离孟漓禾十分近,并且朝她伸手的情况。

    立即喊完后,便一只手抓住萨娅伸出的那只手腕,冷冷的质问她。

    萨娅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开口,只是回望着宇文澈,眼中带着些许委屈。

    而见她不说话,宇文澈更加深对她的怀疑,所以更加用力握住那只手腕,眼睛也死死的盯着她,逼问之意明显。

    孟漓禾吓了一跳,然而回神之际,却看见宇文澈正握着萨娅的胳膊,两个人正在对视。

    心,忽然莫名的难过了一下。

    脑子也一瞬间有些恍惚。

    为什么,她觉得宇文澈看着萨娅的目光那么专注?

    宇文澈不是从来不多看萨娅一眼的吗?

    为什么明明她还在身边,他眼中却只有萨娅?

    难道……

    “太子,我只是给太子妃拿下发上的枯叶。”萨娅终于开口。

    宇文澈这才看到,被他紧紧握住的那只手上,的确捏着一片很小的黄色叶片。

    不由眯了眯眼,将她的手腕松开。

    转头看向孟漓禾:“你没事吧?”

    孟漓禾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没事。”

    宇文澈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是他太紧张了。

    “太子,我与太子妃的话已经说完,天色也晚了,先告辞了。”萨娅倒是不多做逗留,直接请辞。

    宇文澈自是求之不得,他今日朝廷事很忙,之后又去密见了亲王,因为宇文畴那边终于同意交易,并且确认了具体的交易计划。

    所以,这一日当真是很忙。

    这回来自然想只和孟漓禾在一起,不被任何人打扰。

    所以,立即点点头,请人送她出去。

    确认她已离开,宇文澈赶紧回过头,低声问道:“她来找你说什么了?”

    孟漓禾一愣,说什么了?

    方才,好像在他进来之前,萨娅是对自己说了什么话吧?

    可是,好像又没有了印象。

    到底是说了没说呢?

    孟漓禾使劲的皱皱眉,觉得脑子有点乱。

    宇文澈担忧之色立即浮现在脸上:“小雨,你怎么了?看你的脸色不太好。”

    “没事。”孟漓禾也没察觉出自己有什么问题,“可能是有点累了,哦对了,郡主是来和我道谢的。”

    没错,她进来的时候是感谢了自己,所以,这应该就是萨娅来的目的吧。

    宇文澈点点头,昨日孟漓禾的确帮了萨娅很大忙,所以感谢不为过。

    说实话,他都觉得孟漓禾太过心好。

    若是换作他,巴不得借此机会让情敌有多远滚多远。

    罢了,这才是他喜欢的孟漓禾,善良,永远与众不同。

    所以,温柔道:“我去派人送水来,你沐浴完就早些休息吧。”

    说着,便直接开口吩咐。

    水很快送上,望着升腾的热气,孟漓禾更加觉得脑子如同进了雾气般,那般不清醒。

    甚至,闭上眼睛还能看到方才宇文澈拉着萨娅对视的那一幕。

    自己到底怎么了?

    只是质问而已,为何,她会这般在意?

    宇文澈是爱她的啊!

    看了一眼别人又说明什么?

    晃了晃脑袋,决定将这一切驱除掉,一定是自己太累了。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开始直接脱衣服,罢了罢了,泡澡有助消除疲惫,驱散乱七八糟的,她要赶紧下水。

    完全没想到今日的孟漓禾竟然没有任何扭捏的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而且一不留神,竟然已经只差一件便不着寸缕。

    宇文澈一个热血上头,差点没忍住直接上前。

    因为昨晚那次欲求不满,后来因为太晚,根本还没解决好吗?

    然而,想到她方才疲惫的样子,宇文澈天人交战了半天,还是道:“我去书房,你洗完赶紧睡吧。”

    说完,便迅速扭头往外走。

    媳妇太诱人,再晚走一会都要把持不住了。

    只能躲出去了,也是悲催。

    然而,刚巧迈入水中的孟漓禾听到门声很快响起时却是一愣,宇文澈竟然走了?

    在她这幅样子的时候,离开了屋子?

    这几乎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以前自己洗澡的时候,就算让他出去,他都不会那么情愿。

    就算不得不出去,也会在走之前吃吃自己豆腐,耍耍流氓。

    今天,为什么如此反常?

    而且,还是在自己如此暴露的情况下断然离开,难道,现在自己的样子都不足以吸引到他了?

    这一切,和方才的萨娅有关吗?

    虽然理智告诉她,不该朝萨娅那里联想,但是脑子却完全控制不住。

    先不提那个画面一直不断冲入脑海,甚至都开始有个声音在叫嚣,宇文澈是不是对萨娅有感觉了?

    不,不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萨娅出现之后,他便对自己失去兴趣了呢?

    孟漓禾觉得头疼欲裂,整个人甚至快要精神分裂。

    任凭热水将自己冲刷,甚至将头埋进水里,也阻止不了这样的想法。

    太不安了。

    孟漓禾忽地破水而出,她洗不下去了,她要去找他,去问他,他们说好的,不要藏事情在心里。

    她相信,不管到底什么原因,只要可以重新拥抱住宇文澈,一切不安就会随之消散。

    以往,都是这样的。

    他总是能带给自己最大的安心。

    将衣服重新穿好,孟漓禾很快推开了门。

    夜已深,院中静悄悄的,甚至连夜和胥的房间都熄了灯。

    只有那书房的灯火依然在闪亮。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朝书房快步走去。

    然而,方走到书房门口,刚要推门而入,手却瞬间顿住!

    因为,书房内,宇文澈的呼吸声沉重而急促。

    孟漓禾的脸倏地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