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7章 蛊惑之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上次我救了你一命,这次只求你饶她一命,从此我们恩怨相抵,两不相欠。”

    萨娅几乎是颤抖着将这句话说出。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将自己救他的事提出来。

    更不想说什么两不相欠。

    因为,宇文澈当真实实在在的救过她的命。

    而且,不管哪一方有所亏欠,至少在她心里,还会觉得他们有所联系。

    如今这样,当真就是毫无瓜葛了。

    宇文澈果然沉默了下来。

    若说当初自己救她之后,亲王来冒死协助自己是报恩。

    那么如今,他的确欠了萨娅一次,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欠这个情,尤其是她的。

    只是……

    眼神不由看向孟漓禾,他要照顾她的感受。

    却只见孟漓禾目光柔和,缓缓朝自己点了点头。

    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这么好。

    哪怕,面对的是置她于死地的人。

    所以,想了想还是道:“好,可以饶他一命,不过作为惩戒要打五十大板,并且为了保证太子妃的安全,在你们离开太子府之前只能关入柴房,由专人看管。”

    萨娅心里沉了沉,五十大板,就算可以挺过去,半条命也会没了。

    然而,她自己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杀人未遂,只打板子真的是便宜青梅了。

    如果她残废了,自己便养她后半生就是了。

    所以,终究还是道:“多谢太子开恩。”

    事已至此,宇文澈已无心再多留,直接吩咐人行刑,便拉着孟漓禾离开。

    身后,惨叫声不绝于耳,只不过,除了萨娅在一旁听的揪心,没有一个人同情。

    在刚刚过了三十大板,青梅便已经昏了过去,但是执杖之人还是坚持将五十板打完。

    想让他们放水?不可能。

    害他们的太子妃,他们没有故意用力就不错了。

    因此,待五十板全部打完,青梅的身上已经血肉模糊。

    即使清冷如萨娅,也终于泪流满面。

    尽管她再痛恨青梅自作主张,但青梅却结结实实的是为了自己好,只不过,方法实在太欠妥当。

    而且,相处十几年,当真是她除了亲人最亲的人了。

    好在,太子府的大夫随后而至,虽然并非神医等人物,但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而昏迷的青梅被简单清理了伤口上了药,便直接被抬进了柴房,只派了一个太子府的丫鬟前来伺候郡主起居。

    只不过,青梅生死都很难保证,让萨娅安心睡下是不可能了。

    所以,这一晚终究会是她的不眠夜。

    而不仅如此,一直到第二日太阳落山,青梅都没有醒来。

    院中柴房外,萨娅清冷的面容上难得闪现出焦急之色。

    已经快一天一夜了,如果青梅再不醒,那当真难熬这一关了。

    深呼一口气,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她还是决定去求太子府中那位神医。

    也许只有他,能救青梅一命了。

    然而,脚步刚挪动,却听柴房内一个声音响起。

    “郡主……”

    声音微弱无比,若不是她武功好,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声音,恐怕都不会察觉。

    萨娅脚步一顿,立即朝柴房门贴近:“青梅,你醒了?来人!”

    被新派遣过来的丫鬟立即过来:“郡主,有何吩咐?”

    “打开柴房的门,我要看看她的情况。”萨娅命令道。

    “这……”丫鬟明显有些犹豫,因为太子交待了,除非送饭或者上药时间,平时不得随意开柴房的门。

    萨娅神色冰冷:“你知道这锁我若是想打开并不是难事,而且她一天未进食,并不算违背你们的规定。”

    丫鬟想了想,还是将柴房门打开,想必太子府暗卫这么多,不会出什么事。

    只不过,开了门之后还是匆匆去准备餐点,以便可以尽快回来。

    而事实上,既然之前已经默认了这个处罚方式,萨娅自然不会想做什么其他事,她只是想确认下青梅的身体状况。

    “青梅,你怎么样?”一进门,萨娅便赶紧问道。

    “郡主,你站在房门外吧,这不是你该进来的地方。”青梅并不糊涂,这个时候还在顾及萨娅的身份。

    看来是没什么大事,萨娅松了一口气:“你倒是命大。”

    孰料,青梅却是冷笑一声:“不,命大的是那个女人,真没想到,即使这样她都没死。”

    萨娅脸色一变,迅速看向外面。

    还好,暗卫们虽然守住她的院子,但并不监视他们的行动,毕竟,她也是一国郡主。

    所以,这话应该没有被人听到。

    但,即使是她自己听到,也觉得十分不快:“青梅,事到如今,你还不悔过?”

    青梅整个人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到几乎快要透明,但说到此处,脸上却竟是激动的有些发红:“奴婢只后悔低估她了。”

    萨娅脸色一沉:“青梅,你若是再这般说,我也救不了你了,你好好在此反省吧。”

    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然而,青梅却忽然喊道:“郡主,你真的甘心?”

    萨娅背对于她,双眼微眯。

    这种事,是不甘心就可以的吗?

    身后,青梅再次说道:“郡主,你的蛊惑之术已经达到顶级了,为何你不……”

    萨娅闻言倏地回头,直接打断她的话:“青梅,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用什么办法下的毒,是不是……”

    “是。”青梅点点头,“奴婢偷学了一点你的蛊惑之术。”

    果然!

    萨娅自一开始就在怀疑,能让人的行动神不知鬼不觉的听命,又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根本就是蛊惑术所能做到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青梅是何时偷学的?

    难道,是帮自己把风或者递心法书籍之时?

    心里不由沉了下来,难怪青梅如今变得这般极端,让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那蛊惑之术为禁术,可以给人造成强烈的幻觉,非一般人可以练,必须要达到冷血冷情,不被世事所扰才可。

    甚至她的师傅,都曾经因此断情绝爱。

    因此,知道她爱上宇文澈之后,她甚至再也没有碰过,就是怕出现性格暴虐的情况。

    因为蛊惑之术太强大了,可以操纵一切的力量,也会操纵自己的内心,让自己变得贪婪,她并不想。

    “青梅,我现在不追究你偷练之罪,但从今往后,你不得再牵扯半点这方面的东西。”萨娅十分严肃的说道。

    青梅只是一个苦笑:“郡主,奴婢这个样子,怕也是再也用不到了吧。”

    想必,她的后半生都要在床上度过了。

    那会还有谁被会她蛊惑?

    她偷学,也不过是想在逼不得已的时候,保护郡主罢了。

    萨娅闻言脸色终于和缓了一些,不过还是正色说道:“青梅,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对宇文澈用蛊惑术让他迷惑,让他以为自己爱我,这种方式我不会去做,你应该了解我,虚假的爱不要也罢。而且,你看过心法应该知道,蛊惑术只是短暂迷惑,若是内心够坚定,早晚会自己看清。”

    一直了解萨娅的性格,青梅又怎会不知她是绝对不会用在宇文澈身上?

    所以再次道:“郡主,奴婢没有让你用在太子身上,你完全可以用在太子妃身上。”

    萨娅眉头一皱:“你要我害她?青梅,你怎么……”

    “不,郡主,你也说了,蛊惑术是短暂迷惑,如果内心够强大会没事。奴婢觉得,你完全可以让她觉得,太子爱上了你,如果她真的足够信任太子,这蛊惑对她来说早晚破除。那样也可以证明她对太子的爱很深,不是吗?”

    萨娅几乎是听不懂青梅的逻辑:“我为什么要去试探她对宇文澈的爱?”

    毕竟,不管她爱不爱宇文澈,宇文澈已经爱惨了她。

    青梅抬起头,忽然问道:“郡主,不管太子是否爱你,你都希望他好的对不对?”

    萨娅一愣,的确。

    不管宇文澈爱不爱自己,作为自己深爱的男人,她都希望他可以一生顺遂,从心里盼着他可以幸福。

    虽然,他的幸福与自己无关。

    但,却也绝对做不到,这个男人不爱自己便去诅咒他。

    所以,终究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青梅嘴角勾出一抹略带得逞的笑,只不过,她此时低下头,在萨娅的角度根本看不到这笑容,只听她说道:“那奴婢觉得,你完全有必要帮太子试一下,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太子妃太过厉害?如果她不是从骨子里信任太子,扶持太子,奴婢可以保证,她完全有能力反过来害太子。”

    萨娅顿时有些怔住。

    没错,这位太子妃当真厉害。

    甚至,真的如青梅所说,若是成为强大的敌人,对毫不防备她的宇文澈而言,当真是十分危险。

    只是……

    “而且,或许这是让太子看清她的最好机会。如果她最终被证实不够爱,太子即便不死心,也至少会防备,这样你离开这里,才可以安心不是吗?”青梅在一旁再次游说道。

    “别说了。”萨娅忽然将她制止,因为她脑子很乱。

    而不远处,那丫鬟的脚步声也渐至。

    青梅没再多说,因为她知道,只要涉及到太子的安危,郡主一定不会坐的住。

    而果然,萨娅回到屋内坐立难安,终于,还是朝着倚栏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