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5章 凶手招认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刚刚吩咐完,便有暗卫将一包牛皮纸样子的东西呈上。

    萨娅不解的询问:“这是什么?”

    孟漓禾不由看向正死死盯着这边的青梅,笑道:“不如问问你的丫鬟?”

    眼见萨娅果然朝自己看了过来,青梅立即道:“郡主,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不信你打开看看。”

    萨娅微微蹙了眉,看向孟漓禾:“太子妃,可否查看一下里面的东西?”

    孟漓禾对着暗卫点点头。

    牛皮纸慢慢展开,里面露出一些粉末状的东西。

    青梅大惊失色:“不可能,郡主,是太子妃嫁祸奴婢,奴婢埋下去的时候,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要相信奴婢啊,奴婢可以对天发誓!”

    萨娅果然面带疑惑的看向孟漓禾。

    凭心而论,她不认为这位太子妃会做出这种陷害人的龌龊之事,但是,自己的丫鬟自己了解,她方才的表情,不像说假话。

    孟漓禾却并没有就此问题进行解释,反而对着青梅问道:“那你可以先解释一下,半夜三更为何要在院中埋这个东西吗?”

    “这……奴婢只是睡不着,随便做点事。”青梅眼神有些游移,话说的明显有些发虚。

    “哦?”孟漓禾挑挑眉,看向萨娅,“郡主,本太子妃倒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睡不着觉会埋东西,敢问这是贵国的习俗吗?”

    萨娅面色依然冰冷,闻言更沉了几分。

    没有回答孟漓禾的话,反倒看向青梅:“青梅,到底怎么回事?”

    被自己的郡主也质疑,青梅明显有些慌,但还是一口咬定,自己一时兴起,而且那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只不过,不用说,在场的人也均知道,这样的说辞到底有多荒谬。

    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冷:“看来,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说着,朝着暗卫吩咐道:“将人带上来。”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便在暗卫的带领下出现在了眼前。

    萨娅面露不解:“这人是?”

    孟漓禾开口道:“这位是药店掌柜,而这粉末状东西,就是从他的店里买的。郡主,前日,你的丫鬟是不是出去过?”

    萨娅心里微沉,但还是道:“是去为我买过胭脂。”

    “奴婢没有去过药店!”青梅立即再次喊道,“更没见过这个掌柜。”

    孟漓禾却是笑了:“你的确是没去过药店,因为你还算聪明,知道雇一个小孩为你去买。敢问掌柜,前天下午是否有一个小孩去买过夹竹桃的毒药?”

    被太子妃问话,掌柜惶恐不已,立即十分配合的回道:“回太子妃,的确有个小乞丐来买,说是要毒死那边的老鼠,草民想给他老鼠药,但他坚持说要剧毒以防后患。”

    孟漓禾对着暗卫使了个眼色,又接着说道:“那你看看,可是这个小乞丐?”

    在场之人闻言均是一愣,赶紧再次看去。

    只见,一个睡眼惺忪,大概七八岁的男孩,此时正揉着眼睛走过来。

    衣衫褴褛,而且并不干净,的确像是个小乞丐。

    夜色有些黑,但方才因为要破案,也已经点起了许多盏灯,所以此时虽然不算是灯火通明,也绝对够看清来人。

    掌柜仔细的看去,并没有分辨多久便说道:“回太子妃,没错,就是他!”

    青梅脸色一变,倏地低下头,那样子慌张急了。

    孟漓禾冷冷的扫了一眼,便看向小乞丐:“你为何要买毒药?真的是毒死老鼠吗?”

    听到毒药,小乞丐清醒了几分,不过,面容上有些犹豫,似乎不怎么想说。

    孟漓禾转了转眼珠:“你是不是无家可归,太子府有建立专门的收容所,如果你够诚实,是个好孩子,本太子妃可以让你过去居住,有吃有穿还可以上学。”

    小乞丐一愣,顿时有些动摇:“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是太子,不信你可以问他。”孟漓禾微微一笑,朝着宇文澈示意。

    眼见小乞丐朝自己望过去,非常配合道:“没错,但前提是品质要好。”

    太子都发话了,那就是有谱。

    小乞丐眉头紧皱,显然已经动心。

    孟漓禾朝着宇文澈眨了眨眼,感谢之意明显。

    宇文澈温柔的回以一笑,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孟漓禾将风言社赚来的一部分钱,去建立了一个叫做收容所的地方。

    无父无母的孤儿,真的应该被好好照顾。

    想来,孟漓禾体会的比谁都深吧?

    萨娅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眼神有些灰败。

    这个太子妃,是好人。

    她萨娅从不在意对手,但对这个不算对手的对手,却有那么一些服气。

    善良的人,的确应该得到眷顾,的确应该被爱。

    她无话可说。

    因为,她在本国,有着除了陛下最有势力的爹,有着最大的财富,却从未想过为别人做过什么。

    这一点,她惭愧。

    “我说!”忽然,小乞丐大喊一声,“太子殿下,但是我还有个请求。”

    “讲吧。”宇文澈温和的开口。

    这让暗卫们顿时有些惊奇。

    因为,胆敢和太子讲条件?

    就别说别的,太子根本就没有这种耐性。

    不一脚把你踹飞就不错了。

    然而,这次竟然不仅没发火,而且,还挺温柔?

    天哪,这是在培养父爱吗?

    暗卫们纷纷表示,对于这一变故,有点可怕。

    只有孟漓禾嘴角微勾,因为她知道,宇文澈已经不是那个内心没有温暖的人,他正在慢慢变得有血有肉有温情,很好。

    “我还有几个小伙伴,我也想让他们和我一起去那个收……”

    “可以。”小乞丐还没说完,宇文澈便直接答应。

    本来他也想派人去看看,还有哪些孩子流落在外,之前他不太上心,但听到孟漓禾的事后,当真想要做些什么。

    哪怕,是为了感谢,老天对失去父母的孟漓禾还是温柔以待。

    那么,他也要对这些人回以温柔,以报答上苍。

    小乞丐眼前一亮,不过还是犹豫的说道:“本来我拿了一个姑娘的银子,答应她不说的。我想问问,是这毒药害了人吗?”

    “对,差一点害死我。”孟漓禾在一旁接话道。

    小乞丐闻言脸色一变,虽然在他心里,太子很厉害,但这个女人能够让他去收容所,一定也是个好人。

    听到自己帮忙买的毒药竟然差点害死她,立即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有一个小伙伴快要饿死了,我要拿这银子为他买东西,所以……”

    “没有关系,我这不是好好的?”孟漓禾打断他的话,直接安抚道,“你只要将实情说出,就是帮了我。”

    这一次,小乞丐再没有任何的犹豫,说道:“前天下午,有个姑娘给了我一锭银子,让我帮忙去药铺买夹竹桃的毒,教我说毒死老鼠,还让我保密。”

    孟漓禾点点头:“那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青梅的头此时埋的很低,身体的颤抖大到让人都可以看到。

    萨娅的心沉到谷底,闭了闭眼,还是说道:“青梅,把头抬起来。”

    青梅双手握拳,终于将头慢慢抬起。

    只是脸色却没有了慌乱,反而有些决绝。

    “就是她。”小乞丐只看了一眼便说道。

    事已至此,证人都指认完毕,孟漓禾没有再问的,只是吩咐道:“送掌柜回去,送这孩子以及他的同伴去西城的收容所。”

    证人离场,孟漓禾再次看向青梅:“现在可以招认了吗?”

    青梅却忽然露出一个冷笑:“招认什么?那碗是太子府的奴婢端的,又不是我。我就算买了药,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下到了那个碗里呢?”

    竟然死不招任,孟漓禾脸色冰冷:“你难道忘了,那个丫鬟说见过你?”

    “见过我,而不是被我下过药。太子妃,您别忘了。”青梅不甘示弱的回道,仿佛像豁了出去,甚至看了一眼那张纸道,“而且,这药不是在纸里呢么?我老实说了吧,我买回来是备用,不过觉得没用就埋了。”

    青梅挑衅的看着孟漓禾,想要在纸里放上药嫁祸她?

    那她就利用这一点。

    药既然没有用,那下药的罪名就更加不能成立。

    太子妃啊太子妃,以为你很聪明么?

    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孟漓禾却笑了:“你说你买的药在这纸里?果果!”

    果果很快如一道闪电般飞来。

    孟漓禾将纸接过,直接递给了他,果果尾巴摇起,吃的好欢。

    因为,这根本就是果果最喜欢吃的点心沫。

    青梅脸色大变,立即知道自己中了她的圈套。

    冷汗再次从脸颊低落,这个女人,藏的好深。

    自己果然不是她的对手。

    萨娅深呼一口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青梅:“青梅,告诉我,真的是你下的毒?”

    青梅脸色苍白,双手握拳,不再解释。

    因为,自己的郡主其实已经相信了。

    而且,她更清楚的是,只要郡主愿意,那个太子妃无法从那丫鬟嘴里问出什么,但郡主可以。

    这是只有她们才知道的事情。

    而她,不能让这个太子妃知道这个秘密!

    眼神黯淡无光,终于开口道:“是我。”

    然而,此话方落,却听到身边,宇文澈说出一句让她吓到半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