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4章 捉拿凶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隔壁,夜简直吓了一跳。

    这什么情况?

    怎么忽然就跑了?

    无奈下,也只好跟着追了出去。

    只见胥正站在倚栏院里离太子的卧房最远的那颗树上,脸上有些微红,看起来十分不自在。

    嘴角一勾,不禁有些了然。

    敢情,这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害羞了?

    不过,太子和太子妃一向这样,不是应该早就刀枪不入了么?

    所以,想了想,还是飞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睡不着?”

    看到夜竟然也追了过来,胥的眼神飘忽不定,一张唇张了又张,仿佛有什么话要说。

    夜有些不解,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神色:“你是有话和我说?”

    胥脸色憋得通红,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你以后别让我管你叫哥哥了。”

    夜顿时一愣,原本面瘫的脸上忽然五颜六色,那叫个丰富多彩。

    因为联想到方才他们在屋子里听到的太子和太子妃对话,再听到胥这样讲,那真的是……一言难尽。

    所以,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道:“你想多了,你叫我哥哥,很纯洁。”

    胥脸色僵硬,纯洁吗?

    为什么他脑海里每次想到自己叫夜哥哥时,都觉得简直比刚刚听到的还要不纯洁?

    啊,这么一想,整个人又不太好了。

    “你回去吧,我今晚在这睡。”胥现在心情十分别扭,人也很别扭。

    夜挑挑眉,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玩性大起,故意道:“那哥哥陪你。”

    “你!”胥的脸顿时像熟透的苹果,“是不是想打架?”

    “不,哥哥怎么会打你。”夜继续作死。

    “闭上嘴!”胥直接拔剑,凶狠的像只小龙虾。

    夜伸出两只手表示投降,但是嘴上依然道:“好,好,哥哥听你的。”

    “你……”胥直接提剑而上,直逼夜的嘴。

    夜无法,只好也抽剑接招。

    一时间,刀光剑影,还间或着各种哥哥的言论,场面真的不堪直视。

    幸好,主子的屋子里也汹涌澎湃,根本也听不到他们的动静。

    不然,这大半夜的,非要将他们踢出去。

    倚栏院其他暗卫们表示十分心累,太子太子妃虐狗就算了,这还有两个人过来凑热闹。

    而且,偏偏整个太子府,除了欧阳振和诗韵算是夜和胥的前辈,不满了可以调教一番,现在他们就算再不满,也是没资格说主子的贴身暗卫的,真是好悲伤。

    只有苍心无旁骛,仔细看着院中两人打斗,手中画笔刷刷刷,笔下又多了两个q版小人。

    一样萌萌的,so可爱,简直有点抢了太子和太子妃的戏!

    不过,此时的太子和太子妃显然并不care这些,那浪潮翻滚许久,才终于褪去。

    宇文澈心满意足的将软软的媳妇拥在怀里,真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世上,当真是没有什么,比抱着媳妇更美妙的事了。

    然而,人生不如意,十有九点九。

    就在他刚要与相亲相爱的媳妇昏昏入睡之时,却听到门外,艋的声音忽然响起:“太子妃,属下抓到了!”

    孟漓禾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一下从床上坐起,朝着门外大声道:“好,按我说的先控制好,我马上来!”

    宇文澈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忽然这么精神,敢情你刚才是装的吗?

    亏他还怜惜她没精神,想一次就罢。

    不过,幸好没来第二次,不然这要是被打断……

    想到此,宇文澈的脸色变得更加危险起来。

    孟漓禾只瞥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你就偷着乐吧,我本来今晚就安排有行动,刚刚是忘了。”

    宇文澈:……

    哦,所以他还要感谢多了这次机会?

    不由有些无奈,没办法,媳妇说啥是啥。

    看着她要下床,不由问道:“今晚什么行动?”

    孟漓禾来不及和他解释,一边从床上跳下,跑到衣柜前翻着干净的新衣,一边简单说:“自然是抓毒害我的人。”

    她此时身上未着寸缕,古代的衣柜又是那种从上面打开,然后弯腰进去翻的。

    所以,此时背对着宇文澈的姿势,只让他看了一眼就差点喷鼻血。

    媳妇也太奔放了……

    宇文澈目光都无法移开,直接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低沉着说道:“我的太子妃,你是不是在诱惑我?”

    被他从身后拥住,肌肤相贴,孟漓禾才猛然意识到什么。

    她平时可都是在睡醒前由丫鬟准备好衣物放到床头的,而且,每次等她醒来,宇文澈都已经去上朝,所以还从来没有当着宇文澈的面穿过衣服。

    今天,竟然因为着急,什么都没穿就……

    而且,最崩溃的是,这个此时在后面紧紧贴着自己的家伙,也什么都没穿!

    她是无意,他却绝对是有意,还要不要脸了啊!

    而且不是刚刚才……怎么这会又……

    大哥你精力会不会太好了一些!

    毕竟,身体紧贴,孟漓禾就算再与他亲密过,也会有些不自在,所以扭了扭身子道:“真的有事,你也快穿衣服。”

    然而,被她这样一动,宇文澈呼吸瞬间更加沉重,气息都变得危险起来。

    甚至,嘴和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孟漓禾顿时有些招架不住,手中刚刚找到的衣服都往下滑落,下意识推拒起来。

    然而,宇文澈却十分迷醉,完全停不下来。

    大有一番想要就地进行一次的节奏。

    孟漓禾喘着粗气,终于还是在自己也要陷进去前,努力将他抵住:“澈,不行,真的赶时间。”

    宇文澈此时几乎血脉喷张,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身体都不像冷情的自己,几乎都要不受自己控制。

    所以,还是将她抱住,低声道:“让他们等。”

    眼见宇文澈又要继续,知道如果再次被他撩下去自己也要抵抗不住,孟漓禾终于无比沉重的说:“不行,太子殿下,你时间太长了。”

    那样下去,证据都要化了好吗?

    宇文澈行动一停,莫名有些愉悦,毕竟,被媳妇夸时间久什么的,总是件好事。

    所以,终于决定放弃道:“那好吧,那回来继续。”

    孟漓禾松了口气,不过也撇了撇嘴,就知道是这样。

    不过,让她不知道的是,宇文澈又补了一句:“就在这里,这个姿势。”

    “你滚啊!”孟漓禾面红耳赤,用手中的衣服砸他。

    凑不要脸!

    总之,两个人磨磨唧唧的还是将衣服穿好,一前一大后走出屋门。

    至于为什么太子殿下在一大后,那必须是太子妃走后又自己平静了许久,才假装若无其事,恢复成冰山脸走出,妥妥的。

    因为耽误了一会时间,孟漓禾几乎是一路小跑的赶了过去。

    而等到她方走到萨娅住的别院门口,宇文澈也跟了上来。

    毕竟,孟漓禾用跑,他可以用飞,所以,虽然落后了一大截,也完全可以跟得上。

    看的孟漓禾简直胸闷,早知道让他抱着飞过来多好,还害自己这么累。

    不过,此时此刻,与他适当保持身体上的距离还是明智的。

    “属下参见太子,太子妃。”看见两人出现,艋赶紧上前。

    “带路。”孟漓禾说的十分简洁,因为这一切本就是她安排好的。

    艋立即应声朝里走,艾玛,太子妃终于重用我了真是好开心,都没有用贴身暗卫呢。

    一定是我的诗感动了太子妃,不用怀疑!

    殊不知,这是孟漓禾怕引起别人怀疑,故意为之。

    而至于夜和胥还刚好打了一架,倒是更显得自然许多。

    身后,夜和胥气喘吁吁赶到,差一点因为打架误事!

    不过幸好有正事做,不然看这家伙的意思,根本不想停,夜心有余悸的想着,待会到底要怎么哄,玩脱了。

    胥冷哼一声,方才的架还没打完,等会再继续!

    傲娇极了。

    而此时,有个人更加傲气的站到了孟漓禾和宇文澈的面前。

    双目冰冷,直直的看着二人道:“太子,太子妃,深更半夜,你们抓我的丫鬟,又意欲何为?”

    孟漓禾越过她看去,只见太子府的暗卫们此时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青梅,看样子,这个萨娅还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

    忍不住有些头大,她的确是吩咐艋人赃并获时,多派人看守,直到她来。

    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吧?

    毕竟,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小丫鬟而已啊,这么浮夸……

    不过,心里觉得糟点满满,脸上那必须云淡风轻,说话还要理直气壮:“郡主,我们这么做,自然是要捉拿罪犯。”

    萨娅眉头一皱:“罪犯?什么罪犯?”

    “为本太子妃下毒的罪犯。”孟漓禾淡淡回道。

    萨娅脸色一僵,因为不同于白天,此时的孟漓禾看起来十分笃定。

    “如若郡主有疑虑,不妨随我们一起进来吧。”眼见萨娅脸色微变,孟漓禾倒也没有咄咄逼人,只是淡淡提议道。

    事关自己丫鬟,萨娅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当即也随之走了进去。

    “郡主,奴婢冤枉啊!”而里面,青梅一看到萨娅,便如同看到了救星般高喊道。

    看到青梅竟然被押着跪在地上,萨娅脸色瞬间变得极其不好起来,然而,还没说话,就听到孟漓禾说道:“去把她埋的东西呈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