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3章 太子不要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将他紧紧抱住,接着闭上眼,当时的画面很快浮现在眼前。

    一时间,身子都有些颤抖,然而,还是咬牙说了出来。

    “我四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出游,路上遇到了车祸,当时车速很快,父母为了保护我紧紧将我圈在怀中,我无碍,然而,他们却当场身亡。当时倒车镜掉落在地上,我看到镜子中的我,满脸都是鲜血,那都是他们的,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照镜子,仿佛一照镜子,就能看到他们有多惨。后来我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看到镜子不再害怕,可是已经养成了习惯,照镜子最多是简单梳个头发,也并不喜欢看这张脸。”

    孟漓禾连续说了好长一大段话,宇文澈都没有打断,只是静静的抱着她。

    然而,却能感受到,对于那场她口中的“车祸”,虽然只是只字片语,虽然他并不是很了解那里的车与这会有何不同,但是,却能感受得到,当时是怎样的惨烈。

    四岁的孩子,父母当场身亡,血溅一脸。

    那是怎样的伤害?

    宇文澈几乎不想去想,只有心疼的将孟漓禾抱在怀里。

    他原以为,这个公主没有母亲,父亲不爱,已经是很惨的情况。

    甚至曾经庆幸过,她没有生长在这样的环境。

    然而,原来她更加可怜么?

    没有父母,一个四岁的孩子,是怎样长到大的?

    脑子里,甚至不由自主的闪现出街上行乞,被人欺凌,连狗都要抢食吃的小孩,顿时更加难受了起来。

    感受到身旁之人那甚至比自己还要大的悲伤,孟漓禾终于回过神。

    事实上,她将这些话第一次对一个人说了出来,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许多。

    这么多年,大家都以为她忘了,甚至可以认为一个四岁的孩子最多就是吓到,对那场车祸又能记得多少。

    可是,她却忘不了曾经发生的任何一幕,甚至他们摔下车时,周围的一草一木,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她不想说而已,所以她宁愿选择遗忘。

    而今天,终于让她畅快的说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隔世的缘故,还是,心灵深处终于有了陪伴,这一次,竟然没有了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反而,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彻底放下了。

    不再是遗忘,而是面对,与身边这个人,一起携手面对,再也不怕会是一个人。

    只是,宇文澈为何这样难过?

    孟漓禾转了转眼珠,忽然意识到什么,不由赶紧安抚道:“澈,你别想太多,我还有个爷爷,家里条件也很好,所以虽然没有父母,但生活也不错。”

    所以,她才能想学法医就学法医,想学催眠就学催眠,甚至,还任性的转为了刑侦师。

    那都是因为,她不需要为生计发愁,也有个一直宠着她的爷爷。

    宇文澈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就说,如果童年都是这样凄惨不堪,怎么会成长为一个这么美好的她。

    因为,之前在她身上看到的都是积极向上,甚至还散发着那么点救世主的气场。

    当真是一点都看不出任何自怨自艾。

    “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没有变得和你这样冷?”孟漓禾嘴角一勾,心情放松了,自然也好了不少。

    宇文澈不由挑挑眉:“你这是夸自己,还是损我?”

    “哈哈哈。”孟漓禾忽然开怀大笑,“做男人,不要这么聪明。”

    宇文澈不由也弯起了嘴角,可以看到她的笑,真好。

    方才那个样子受伤的孟漓禾,他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孟漓禾大笑过后,嘴角保持着浅浅的微笑,很认真的看着宇文澈道:“因为我有一个很爱我的爷爷,他告诉我,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剥夺了你什么,一定会再补偿你什么。我想,或许,你就是上天给我的补偿。”

    宇文澈眼中波光闪烁,这话当真是句句戳他的心窝。

    孟漓禾又何尝不是他的心寒冷了这么多年来,上天给予的最大恩赐?

    不由将她再次抱紧:“那既然上天都知道我们,就让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吧。灵魂不灭,你我不散。”

    “好。”孟漓禾紧紧将他回抱,气氛温馨到极致,再次轻声说道,“澈,谢谢你。”

    宇文澈诧异:“谢我什么?”

    “谢你让我将积压了二十三年的心事讲了出来,我现在觉得很轻松。”孟漓禾欢快的说道。

    然而,宇文澈的重点却有点转移。

    “二十三年,那会你四岁,所以你在那边……已经二十七了?”

    孟漓禾一愣,我靠,这家伙什么意思,不知道女人的年龄是大忌吗?

    而且……

    他这是在介意自己的实际年龄比他大?

    这简直就是触到了她的雷好吗?

    所以,脸上阴晴不定,呵呵一笑道:“怎么?觉得我老牛吃嫩草?”

    “噗。”宇文澈忍不住笑出声,自己怎么可能会介意她的年龄,再说,还真感觉不出她比自己大,明明除了查案的时候,其他时候都单纯的像个小姑娘好吗?

    尤其是某些时候,咳咳,又想歪了。

    总之,这个恶趣味的机会不能放过,所以某腹黑太子故意逗她道,“没关系,我这颗嫩草喜欢被你吃。”

    孟漓禾:……

    还能不能好了?

    刚想说谁要吃……又觉得这话暗示意味太强,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如今这夜黑风高,避免某人狼性大发,还是不说为妥。

    所以,咬牙切齿冷冷道:“好,那你从今以后就叫我姐姐吧,好了弟弟,我困了。”

    说完,便不再理他,直接绕过他走上床。

    呵呵呵,和她斗?

    那就睡大觉好了!

    以不变应万变!

    果然,宇文澈一见到这种状况,顿时就蔫了,当然,那必须是装的。

    所以,佯装十分知道错误的样子,尾随其后上了床,然后诚恳的翻身压了上去:“我的太子妃,我错了。”

    孟漓禾:……

    不要一言不合就压上来啊!

    你见过谁承认错误还压人家的?

    所以,果断傲娇翻了个白眼:“你下去。”

    “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下去。”宇文澈嘴角微勾,说的十分执着,语气却特别深沉。

    呵呵呵,孟漓禾嘴角微抽,还学会耍无赖了啊!

    平时可以,今天不行,因为你犯了姐姐的大忌!

    对,姐姐!

    哼!

    所以,瞪了他一眼道:“那随你压,别吵我睡觉。只要你受得了。”

    宇文澈:……

    这样一直压着自己软香的媳妇却不动,受得了就不是男人。

    所以,只好眼珠一转,温柔道:“小雨,我逗你的,我怎么会介意你的年龄呢,你看起来比我小多了,管我叫哥都无妨。”

    孟漓禾略无语,不由气急败坏道:“你当然无妨,叫你哥是你占便宜好吗?”

    宇文澈差点又笑出声,被发现了啊,媳妇聪明就是不好……

    所以,也十分老实的点点头:“没错,我的确想占你便宜。”

    孟漓禾简直要被他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打败,刚想说姐姐的便宜哪那么好占,就见他已经吻了下来。

    身子被压着,头甚至都被他捧住,避无可避,只能这样承受着。

    当然,她也不想真的避开。

    今晚,哪怕是隔了一世,也是她将心结解开的时候。

    而且,之前那气氛好的,让她都想拥有这个男人。

    加上,这是两个人小别后不久,自然**一刻值千金。

    因此,场面很快火热了起来。

    两个人激烈的向对方证明着,自己对对方的爱有多浓烈。

    可以用最亲密的方式,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不仅从身体上,更从心理上让他们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快乐的感觉如同海水拍打着岩石,被海浪涌着一波又一波。

    然而,在海潮即将达到最盛之际,宇文澈却忽然停下,看着被这一切刺激的意乱情迷孟漓禾,嘴角一勾,低声在她耳边道:“叫哥哥。”

    孟漓禾身体的温度立即升高到自己都快要无法承受的程度,羞耻加羞涩的看着宇文澈。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坏!

    “叫哥哥。”宇文澈再次低声蛊惑,甚至摆明了不叫便不会将她推上了那浪潮最高峰。

    孟漓禾气息十分不稳,双眼都被逼的有些发红,这个宇文澈真的坏到家了。

    不过,眼珠微眯,仿佛想到什么,忽然,眼神柔柔的看向他,故意用沙哑甚至有些黏腻的嗓音,软绵绵的叫道:“澈哥哥。”

    我叫你逗我,以为我不会么,看你这次还……啊……

    宇文澈的眼眸果然立即加深,汹涌的情潮再也按捺不住。

    孟漓禾甚至还没将坏主意想完,就被他的动作尽数淹没,一瞬间脑子里那些思想,便被抛到九霄云外。

    海潮汹涌,更猛烈的拍打,冲撞,仿佛要将力量全部宣泄而出。

    而无法动弹的岩石,却只能被动的承受着它的敲打,撞击。

    与它碰撞出最惊艳最绚丽的浪花。

    拍打之声,海风呼啸声,让整个波动的海面波澜壮阔。

    一时间,竟如同琴瑟和鸣,久久不能散去。

    而与此同时,隔壁的门,却忽然“吱呀”一声打开,接着,只见一个人影从里面匆匆而出,最后,竟然直接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