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2章 太子妃前世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不由一愣:“澈,你怎么了?”

    说着,便想要转过身去看他,然而,却被他强硬按住,让自己继续被拥在他的怀里。

    “差一点就失去你,你说我会不会有事?”

    身后,宇文澈的声音有些沉闷,甚至还带着一丝颤抖。

    孟漓禾恍然,原来,他是在后怕白天发生的事么?

    其实,现在想起来,她也有些后怕。

    竟然差一点,她就中了剧毒。

    眼中不由闪现一丝冷光,敢毒害她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然而,感受到身后之人的恐惧,孟漓禾还是将这些情绪收了起来。

    横眉冷对,那是对敌人,对爱人,即使心里有再多不快,也要温柔以待。

    所以,故意用很轻松的语气道:“不用担心,你忘了么?我可是不惧肉身死亡的纯灵魂,就算中毒身亡,说不定只是灵魂回去了呢。嘿嘿嘿。”

    然而,这句话非但没让宇文澈放松下来,反而让孟漓禾很快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力气再次加大,甚至让她有一种错觉。

    那就是,宇文澈此时恨不得将她嵌到自己的骨子里。

    孟漓禾嘴角微抽,完了,好像说错话了。

    这样的安慰,好像的确比不安慰好不到哪去。

    所以,只好干干巴巴的解释道:“我是说,只要我灵魂不灭,你总会找到我的。”

    “嗯。”没想到,宇文澈却当真应了声,甚至放开她,将她转过身,仔仔细细的看着她问道,“你在那边叫小雨是么?长相和现在一样么?不是这具身体了对吗?”

    孟漓禾一愣,带着些试探的开口:“如果不是……你……”

    “我会不会爱你?”宇文澈眯了眯眼,“你觉得我爱你,是因为你这张脸?”

    “当然不是。”孟漓禾耸耸肩,如果他真的可以被美色俘虏的话,当初也不至于整天被他冷冰冰对待了。

    而且,那个萨娅长的真心也不错,还带着些中土没有的异域风采,虽然冷了点,也绝对是个美人。

    如果要是看长相,估计也等不到自己了吧。

    而且,她很有信心,自己和宇文澈的相爱,更像是灵魂碰撞。

    那是发自内心的爱,这一点,她很有信心。

    所以,又说道:“我只是觉得,如果换了个躯壳,你会不习惯。”

    宇文澈挑了挑眉:“那你现在把你在那边的样子画出来,让我先习惯一下。”

    “哈?”孟漓禾有点囧。

    还可以这样?

    而且,以她那无比抽象的画工……

    别说是画个人了,画个猪都能像耗子好吗?

    然而,宇文澈却十分认真,甚至已经开始去将笔墨纸砚拿来。

    孟漓禾不由抚额,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看着笔被硬塞到手上,孟漓禾嘴角抽搐还是道:“澈,说真的,我就算画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认出来,毕竟我画的鸟都像鸡。”

    孟漓禾终究还是说的略含蓄,因为像耗子什么的太损颜面。

    宇文澈果然脸部僵硬,但还是坚持道:“没事,只要有轮廓,我就能找到你。”

    孟漓禾一愣,心里忽然一软。

    宇文澈这是当真在担心自己会回去吧?

    不过其实对于这件事,她一点也不乐观。

    哪有那么容易就回去的?

    而且,就算回去了,他这具灵魂可是实实在在属于这具身体的,又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穿越到千年以后呢?

    不过,看着宇文澈一脸认真,孟漓禾终于还是握住了笔。

    罢了,哪怕只是为了让他安心,自己也要画。

    一笔一画,小心翼翼,打着十分精神,孟漓禾用毛笔蘸着墨,将现代的自己画了出来。

    收笔之时,甚至感觉到自己双腿都在打颤,太难画了好吗?

    也十分苦逼的认识到,这可绝对不是靠意念和决心就能完成的事,这的的确确是功力啊!

    而拿到画像的宇文澈果然脸色有些僵硬,这画……

    除了看出衣服十分奇怪外,那脸当真是画的一点特色也没有。

    除了能辨别出是女人外,实在是得不到太多信息。

    一看宇文澈这样子,孟漓禾就敏锐的知道,自己这画大概是白画了。

    于是,十分无奈的朝着床上来了个太子妃瘫,失落道:“我就说我不会画吧,画个人都像稻草人。”

    宇文澈面部僵硬,很想说,其实稻草人比你画的生动,毕竟还能吓跑鸟,你这个人像扔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太普通。

    不过,打击媳妇的相公都不是好相公,毕竟,那些书并不是白看的啊。

    因此,宇文澈非常不诚心的恭维道:“其实,还挺传神的。”

    “切……”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是客套。

    宇文澈轻咳一声,纠结了半天还是说道:“不如你形容给我,我来画吧?”

    孟漓禾眨眨眼,这样也行?

    不过,想到之前在破案时也经常根据描述让画师画出人像,加上,宇文澈的画工她也看过,说不定还真的可以。

    顿时也来了兴致,直接从床上一跃而起,兴致勃勃的凑到跟前:“好啊,那我来说。”

    宇文澈一只手扶着宽大的袖摆,一只手提笔蘸墨,那气质几乎让孟漓禾迷醉。

    这就是传说中,温文儒雅的美男子啊!

    武可提剑论天下,文可执笔画江山!

    怎么可以这么迷人!

    “对你相公这么满意?”宇文澈好笑的看着她一眼花痴样,要不是这会惦记着她在那边的长相,真有些受不了她这个样子。

    简直就像在故意撩人!

    孟漓禾咽了咽口水,有些虚伪的轻咳一声:“还行吧。”

    宇文澈勾勾唇角,心情甚好。

    所以说,男人也是要哄的,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总之,互相满意的两个人,很快进行着激烈的交流,当然,不要想歪,是对画像的交流。

    片刻之后,一副崭新的画作完成!

    只见宣纸上,一个穿着刑警衣服,梳着马尾辫的人,精神抖擞的站在那里,让孟漓禾一时间甚至有些恍惚。

    真的太久没有见过自己这个样子了。

    陌生又熟悉,简直就是恍如隔世。

    而且也不由十分惊叹,像!太像了!

    这要是在现代,真要把宇文澈请去做画师了,说不定可以和苍一决高下。

    “这是你?”宇文澈仔细看着画道。

    “对。”孟漓禾点点头,双眼还放着光,很是欣喜。

    宇文澈却蹙了蹙眉,看了孟漓禾一眼,又看了看画,终于说道:“恕我直言,难道你不觉得你和这画中之人十分相像,甚至可以说其实根本就一样?只不过,这画里的模样比你现在要成熟很多。”

    孟漓禾顿时一愣,这……为什么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你来看。”宇文澈说着,将之前为她画的那幅画找出来。

    两幅画共同扑在桌子上,这一次,孟漓禾的确有些傻眼。

    因为两张画的眉眼不用仔细看,也可以看出及其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古代的妆容有些不同,更偏向含蓄雅致一些。

    而在现代,她基本都是素面朝天的。

    而且发饰也完全不相同,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完全就是不一样的感觉。

    加上,她在现代已经27岁,比古代的自己大了足足七岁,自然有宇文澈口中说的成熟一些。

    但是,即便是这样,也能看出两个人,一模一样的眉眼,只不过更像是不同的装扮。

    孟漓禾不由愣在那里,甚至第一次对自己穿越这件事,有了更大的疑惑。

    竟然一模一样么?

    难道,真的就是自己的前世?

    难怪,她对这些亲人有天生的亲近感,她还以为就是这具身体的骨血里带着的。

    只是,她这边尚在感慨,宇文澈却皱起了眉头。

    “小雨,你为何……不认识自己?”

    按照道理,即使两个装扮再不一致,都是自己的脸,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对。

    没想到,却让他一个旁观者来点出来。

    孟漓禾却是一怔,眼中有一瞬间的恍惚及痛苦之色。

    接着,便是无所谓的一笑:“估计我太不注意观察自己了呗,也是啊,你们天天见我的脸,我自己又见不到。”

    不过,宇文澈却依然直直的看着她,那抹痛苦之色有些陌生,甚至不属于他见过的孟漓禾,一时间甚至让他有些担心。

    “小雨,你知道,你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孟漓禾脸色一僵,接着,却心里一软。

    是啊,她如今不再是一个人了,不再是现代那个单枪匹马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方小雨了。

    她已经有人可以依靠,有人可以诉说了。

    想到此,她不由一声苦笑。

    其实不管怎样,那对于现代,都算前世了吧?

    再大的痛苦,也已经真的算隔世了。

    虽然,依然有些刻骨铭心。

    依然,是她内心深处最大的噩梦。

    她催眠了那么多人,为那么多人疏导,也渐渐学会了给自己催眠,让自己暂时忘记所有的不快,只做一个快乐的人。

    只是,如今有人可以让自己将这些年的压抑全部讲出,孟漓禾还是深呼一口气,说道:“澈,其实我在那里受过一次伤,我很怕……”

    宇文澈不由将孟漓禾揽在怀里,轻声询问道:“你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