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1章 豆蔻发现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吓了一跳,赶紧先将豆蔻扶起:“豆蔻,你怎么了?”

    豆蔻双目含泪,刚想说话,却被孟漓禾一把拉住:“进屋说。”

    毕竟,自己的贴身丫鬟,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希望被人看到这幅样子。

    而且,她了解豆蔻,如果不是有很大的事,她一般不会如此。

    而宇文澈干脆暂时避开,毕竟,当着自己,总归没有只有他们主仆二人在来的自在。

    豆蔻一进门便直接哭了出来,甚至,仍旧想要再次下跪。

    孟漓禾不由紧紧皱起了眉:“豆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知我一直当你为妹妹,私底下不必同我如此。”

    然而,豆蔻却使劲摇着头,目光有些游移,甚至不敢看她的眼。

    见到她如此,孟漓禾忽然心里有了点底,所以,声音越发变得柔和,拉起她的手道:“豆蔻,没关系,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我们一起面对。”

    豆蔻脸上愧色更加加深,不过终于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抬起头,看着孟漓禾内疚的道:“太子妃,奴婢对不起你。”

    这句话,让孟漓禾的心里更加清楚了许多,心里倒是有些宽慰。

    只听豆蔻再次说道:“太子妃,奴婢觉得连生可能是奸细。”

    果然如此,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这么久以来的用心良苦,以及对豆蔻的信任,终究有了好结果。

    豆蔻真的没有背叛她。

    所以,出乎豆蔻的意料,孟漓禾的脸色不仅并没有变差,反而柔和了更多,心里正在诧异不已,又听孟漓禾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豆蔻闻言赶紧回道:“太子妃可知道,自连生离开之后,经常写书信给奴婢?”

    孟漓禾点点头,府里的大小事虽然管家处理的比较多,但是涉及到连生这么敏感的事,管家自是一早就来和自己禀报了。

    甚至还曾询问过自己,是否需要检查内容。

    不过,即便连生是奸细,但书信涉及个人**,她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

    因为,她相信豆蔻有自己的辨别能力。

    只要冷静下来,她并不糊涂。

    而且,让她有点意外的是,豆蔻一直并没有过回信。

    因为豆蔻虽然之前并不怎么识字,但是到了太子府过的较之以前安逸了许多之后,孟漓禾也专门请人教过她。

    毕竟,这么无聊的生活,如果再不识字无法看个话本什么的,岂不是人生少了很多乐趣?

    所以,如果她愿意,相信给连生回信,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她没有回,自己也没有问,直到今天,她来主动找自己。

    只听豆蔻继续说道:“太子妃,说实话,连生给奴婢的信一封比一封情真意切,奴婢虽然一直未回也有所动摇,因此,在一次出府之时,直接去找了他。”

    孟漓禾一愣:“你去他如今当职的地方?”

    “嗯。”豆蔻点点头,“不过那会刚巧他不在,于是我就去他家里了,其实当时已经想和他和好了,所以,想要给他个惊喜,然而……”

    眼见她顿住,孟漓禾也难免有些心急:“怎么?你是看到了什么?”

    “奴婢看到他正在写信,看到自己后很是意外,且很慌乱的掩盖了起来。不过,奴婢当时猜测应该是给自己写的,所以也就假装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而恰好他卧床的母亲喊他,他只能赶紧离开,奴婢闲来无事就想看看他到底给奴婢写了什么,但是没想到……”豆蔻边回忆边说着,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整个人也开始陷入到愤怒中。

    孟漓禾倒是并没有打断她,只静静的等着她平静下来,继续说下去。

    “没想到,他的内容简洁干练,但是却写的他会尽快想办法骗自己和好,相信回府指日可待。”豆蔻深吸一口气,终于带着颤抖讲了出来。

    孟漓禾眉头紧锁,她完全可以想象,豆蔻本来是带着和好之意去给他这个惊喜,却遭受这个事实冲击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过,想到当时的情景,不由又有些担心:“那他可有发现你看到了?有没有想对你不利?”

    “没有。”豆蔻摇摇头,“奴婢看到之后,第一时间将书信回归了原位。接着,为了让自己不要误会,还和后来回来的他说了一会话。”

    孟漓禾依然皱着眉:“你直接问他了?”

    豆蔻却冷笑了一声:“不,奴婢哪会那么傻,他骗我,奴婢不会试探他么?”

    孟漓禾顿时松了一口气,幸亏没有问,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有管家陪同,想来会暗中保护,但是狗急了还会跳墙,被揭穿的奸细难免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举动。

    “奴婢想到他之前每封信,封封都是表达歉意和诉说相思之情,但最终都是在请自己同太子妃请求回府,这样才可以长相思守,所以便对他说,近日回府之事暂时不行。然后,他果然就问奴婢,府里是不是来了什么人,有什么大事发生之类的,这还不够明显么?”豆蔻一想到当时的情形,想到那对她说着甜言蜜语,背地里却藏了害自己心思的人,就无法冷静下来。

    此时眼中已经没有眼泪,有的只有浓浓的恨意。

    孟漓禾不免有些意外,没想到豆蔻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冷静的与其周旋。

    所以,倒也放心下来:“那你怎么答的。”

    “哼。”豆蔻冷哼一声,“奴婢说府里如常,并没有什么人,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只不过是因为太子妃和太子整日在一起,奴婢没有机会提起。”

    孟漓禾嘴角微抽。

    整日在一起,这个说法……好像意外的有些可信呢。

    都没有意识到,若不是今日宇文澈太忙,他俩真的是经常腻在一起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回了回神:“所以,他让你想办法找机会,对么?”

    “没错,想的倒美。奴婢虽然没有当场揭穿他,但是,还想再回府?做梦!”豆蔻咬牙切齿的说。

    孟漓禾却沉默了下来,眉宇间有着深深的思索。

    豆蔻将一切说完,堵在心里那块大石也终于卸了下去。

    不同于一开始的哭泣,这一次,眼见孟漓禾脸色沉重,豆蔻还是缓缓的跪了下去。

    “太子妃,奴婢酿成了大错,愿承担罪责,请太子妃责罚。”

    孟漓禾一愣,她方才想的并不是这些。

    不由皱起眉:“怎么又跪下了?这件事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

    “不。”豆蔻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太子妃,奴婢不傻,之前奴婢对他说过什么,太子妃又因此受到什么影响,奴婢已经完全想明白了。后果都是奴婢引起的,怎能不是奴婢的错?”

    孟漓禾面色凝重。

    她知道豆蔻的脾气,平时软则软矣,但是遇到真正的事时,却认真的可怕。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想了想,孟漓禾还是说道。

    豆蔻果然有些意外:“什么时候?”

    “很早。”孟漓禾干脆将这一切和盘托出。

    豆蔻愣了许久,原来从那么早开始,太子妃就发现了,还为了她如此用心良苦。

    也是,凭太子妃的聪明,怎会不知道,也只有自己这么傻,以为遇到了真爱,却不过是一场骗局。

    好在,没有再酿成大错。

    感动之余,却更加内疚了起来,因为太子妃原本可以不这样做的,甚至可以连她一并都怀疑,但是她没有。

    所以,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承担罪责的信念。

    孟漓禾不由有些无语,她讲出来是希望她知道,自己早就清楚还给她时间看清,就是不会怪她的啊!

    哎,看来这事如果自己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算了,恐怕,她一直不会原谅自己。

    既然这样……

    “好。”孟漓禾转了转眼珠,说道,“那你就将功赎罪吧。”

    豆蔻面露诧异:“将功赎罪,奴婢可以做什么?”

    “你可以做的很多,不过要答应我一点,不要去单独见他。”孟漓禾严肃的吩咐道。

    无论如何,她都要保证豆蔻的安全。

    “好。”豆蔻点头,“奴婢一定按照太子妃的要求去做。”

    孟漓禾将她扶起,将她拉至耳边:“你听我说……”

    两人的密谈终于结束,豆蔻也收拾好了情绪,一如往常般伺候她的晚餐,伺候她的饭后茶点。

    只是,眉宇间却再难看到以前的单纯神色。

    这让孟漓禾忽然有种错觉,好像,经历这一场情变,让她变得瞬间成熟起来。

    难怪,都说失恋是最好的教科书,可以让你看清很多东西。

    只是,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这些事不要发生在豆蔻身上。

    多希望,她可以简简单单的遇到一个人,可以平凡,却一定要对她好,简简单单相爱,简简单单欢喜。

    因为前面的那些时光,豆蔻已经跟着自己受了许多苦。

    然而却最终,连爱情都被自己连累了进去。

    因为如果不是要做太子府的奸细,她怎么可能第一次就受这种情伤?

    如果要内疚,也是自己更内疚一些吧?

    孟漓禾一直到暮色降临,豆蔻离开很久之后,还是微微叹着气。

    身后,宇文澈将她从身后抱住,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别多想了,你做的很好。”

    孟漓禾微微一笑,知道他得知后一定会担心自己,所以偏过头,蹭了蹭他的脑袋:“放心,我没事。”

    然而,宇文澈却忽然用力将她抱紧,力气大的甚至让她感觉到有些疼痛。

    正诧异间,只听他又说道:“小雨,你没事,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