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0章 青梅很可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回太子妃,奴婢……还是不记得。”

    身边,那丫鬟虽然真的很努力的想了,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然而,孟漓禾的目光却并没有看她,而是依然面向方才所看的方向。

    听到这话,倒是未再出声,而是朝着不远处的人说道:“郡主,身体可好些了?”

    众人闻言,均朝那边望去。

    只见,距离他们右后方的位置,站着一个白衣女子,此时面容冷峻,饶是这样的午后都让人觉得看后浑身一冷。

    简直和他们当初的太子爷有的一拼。

    这,似乎是近日住进府中的女子?

    平时,倒是没怎么见到她走来过,只是听闻而已。

    没想到,倒是长的挺美的,就是一看就知道非本土之人,有那么点异域风采。

    不过,异域的人都这么冷吗?

    那果然还是本土的女子软软的招人喜欢。

    而她旁边那位穿着翠绿色衣衫的丫鬟,倒是没那么冷,但是眼神却闪闪躲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坦荡之人,不喜。

    被众人观摩了一番后的萨娅有些微愣。

    她方才听说孟漓禾被下毒之事,想着近些日子,孟漓禾也照顾她良多,便赶来看看。

    因此,也目睹了孟漓禾这一系列调查的全过程。

    正在感慨这太子妃果然足够聪明,但没想到,孟漓禾却向她望了过来。

    更没想到的是,在破案的间隙,还对自己说了话。

    虽然心里有些诧异,而且,自己本来只是想远观一下,但听到她询问,还是带着青梅走近。

    视线不由微移,看了一眼站在孟漓禾身旁的宇文澈,却只见他一眼都未看向自己,不由自嘲一笑,又看向孟漓禾道:“多谢太子妃惦记,我已经无碍了。”

    孟漓禾假装没看到这一幕,只是对她点点头,接着,视线不着痕迹的朝萨娅身旁的青梅看了一眼。

    然而,一向对她不忿的青梅,今日却一反常态的一直低着头。

    眼珠微转,竟是朝着一旁的朵朵使了个眼色。

    只听朵朵忽然朝着那仍在奋力思索的丫鬟一跳,吓得那丫鬟一愣,下意识看向朵朵。

    然而,这一眼,却让她顷刻间静止,双眼甚至有些迷离。

    孟漓禾用余光扫视着这一切,嘴角微微勾起。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自然,从旁人的角度望去,只不过就是小狗随便动了一下,引起丫鬟望了一眼而已。

    然而,孟漓禾却知道,恰恰就是望的这一眼,这丫鬟已经被朵朵催眠了。

    朵朵和果果如今的催眠能力随着本身的成长而欲发增强,加上,近期又经过了苏子宸的调教,如今已经可以达到这种令人惊叹的境地。

    而孟漓禾最清楚,不管在这丫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她记忆产生迷糊,催眠都是最好的唤醒方式。

    所以,孟漓禾装作什么都未发生一样,对着萨娅点点头,接着转向丫鬟道:“既然你不记得遇到了谁,那你仔细回想一下,遇到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穿着什么样子的衣服?”

    丫鬟的双眼已经闭上,不过因为被孟漓禾询问,在场之人均认为是丫鬟为了回忆,因此闭上眼聚精会神的回想而已,所以倒也没有感到奇怪。

    只有青梅的脸色微变,神色越发焦虑起来。

    而萨娅也是皱了皱眉,脸上开始若有所思。

    终于,丫鬟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起来,闭着眼睛道:“是个女人,好像穿着翠绿色的衣服,应该是个丫鬟。对了,上面还绣着几朵梅花!”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的头均转向一个人。

    那就是刚刚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人——青梅。

    因为,太子府中丫鬟自然是不会很少,同一天穿翠绿色衣服的也不止是一个人,但是,衣服上还有梅花的人,却只有一个。

    青梅听闻顿时一惊,接着竟是忽然大叫道:“你不要乱说话!”

    这个声音尖锐无比,立即让那方才闭着眼说话的丫鬟一个机灵便醒了过来。

    只是,一睁开眼,便看到眼前正在瞪着她的青梅,一时间不由有些迷茫,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视线下移,在看到她身上那极具代表性的梅花之时,眼中却忽然清明了起来:“太子妃,奴婢遇到的就是她。”

    青梅顿时脸色一变,立即矢口否认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根本没见过你。”

    然而,那丫鬟听到她的声音后却更是确信无疑,再次看向孟漓禾道:“太子妃,奴婢可以确认,就是这个声音。”

    声音……衣裙……

    孟漓禾皱皱眉:“那你还能想到什么细节吗?”

    丫鬟愣了一下,眉头不由狠狠皱起,还是说道:“奴婢,记不清了。好像是她让奴婢走这边。”

    话音方落,青梅便冷笑一声:“太子妃,她的记忆都有问题,太子妃被下毒是大事,不要冤枉奴婢啊!”

    孟漓禾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那丫鬟想说什么,但自知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还是沉默了下来。

    只有萨娅表情莫测的看着青梅问道:“青梅,你可有见过此人?”

    青梅一愣,立刻摇了摇头:“没有。”

    萨娅皱皱眉,仔细的打量着她:“当真?”

    青梅听闻竟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略带委屈说:“郡主明察,奴婢实在不记得有与此人见过面,而且,就算见过面,碗在她手里,奴婢无丝毫武功,难道,还能随随便便在她碗里下毒却令她不知吗?”

    青梅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甚至,连众人都开始深思起来。

    看着平日很少下跪的青梅如此,萨娅果然心软了下来,转过头对着孟漓禾道:“太子妃,我认为此事尚有蹊跷,还请不要妄下定论。”

    闻言,孟漓禾却忽然笑了:“郡主说的极是,破案要人证物证俱在,一个含糊的证词说明不了什么。郡主不要太在意,本太子妃会查清楚的,若是青梅姑娘是无辜的,自然不会冤枉她。”

    “那就多谢了。”萨娅躬了躬身,接着道,“既然太子妃无事,我就先告辞了。”

    接着又朝宇文澈的方向看了一眼:“太子殿下,告辞。”

    宇文澈神色未变,也并没有开口,只是看向孟漓禾。

    “郡主慢走。”孟漓禾亦弯了弯腰,十分客气。

    萨娅心里微沉,自从她受伤以来,院子里各种补品几乎是变着花的送过来,甚至,连衣衫首饰也不断赠送,可偏偏就是不见宇文澈的人。

    其实,这明摆着,就是不想亏欠与她。

    而她,也实在做不出装柔弱去博得他的怜香惜玉,哪怕,是在她每每承受着后背的伤痛,连睡觉都不能正常姿势,而辗转难眠之时。

    所以,这么多天以来,竟是没怎么和他见过面。

    如今再次相见,看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比什么都清楚。

    所以,眼中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失望,转身同青梅一起离去。

    众人简直要鼓掌。

    太子真是特别棒,全程没有看这郡主一眼。

    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看得出这女人绝对对太子有意,所以,不管她为人好不好,人长得漂亮不漂亮,总之和太子妃为敌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没错,这就叫统一战线。

    太子妃此时也肯定非常需要得到他们的支持,一定!

    众人瞬间涌出要保护太子妃的使命感,简直不能再有责任心。

    甚至纷纷表示,虽然暂时不能确定下毒之人,但就算挖地三尺他们也要将其找出来,抽筋扒皮,挫骨扬灰,真是特别特别的凶狠可怕!

    不过,太子妃倒是神态怡然自得,甚至安抚大家不急,一切如常便好,她心里有数。

    原来是有数啊……

    众人惊讶之余还有点小小的抓心饶肝,毕竟太子妃心里清楚还不能马上让他们知道结果,好着急的说。

    不过,又特别心态好的进行自我安慰,虽然案子不破有卡情节之嫌,但是人生就该有点期待不是?

    那心态简直就是杠杠的。

    只有宇文澈低声在孟漓禾耳边说道:“你就让她这么走了?”

    孟漓禾挑挑眉:“你也觉得她们有问题?”

    “我觉得那个青梅有问题。”宇文澈眯着眼答道。

    “哦……”孟漓禾故意拉着长音,“看来太子殿下对那位郡主很信任嘛……”

    宇文澈:……

    这是又吃醋了吗?

    真是人间处处有醋吃。

    简直就是防不胜防啊!

    然而,还没等他解释,就听孟漓禾忽然一笑,说道:“逗你的,一切等我查完再说吧。”

    说着,便开始召唤暗卫,吩咐着什么。

    她的确心里有数,但此刻也的确证据不足。

    所以,她需要好好布局。

    那样子,既专注又内行,所谓认真的女人最美,恭喜太子殿下,又成功被迷住。

    甚至让表面冷静,内心被撩的太子殿下,特别想抱起老婆就回房间,至于做什么,那一定是纯洁的聊天,完全不用怀疑。

    只不过,等到孟漓禾终于将一切都交代完,可以和宇文澈夫妻双双把屋进的时候,却见一个身影从院口跑进。

    两人下意识望去,却只见豆蔻神色焦急,一跑到孟漓禾的面前,竟是直接“扑通”一声,一下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