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9章 是谁下的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皆是惊讶不已,太子妃所说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北院夹竹桃的毒,不会到碗里。

    这碗里,不是明明就是夹竹桃的毒吗?

    这太子妃,真的把他们绕晕了。

    孟漓禾忽然四处张望了一下:“管家在哪里?”

    一个小厮很快上前:“回太子妃,管家今日同豆蔻一同出门,说是和豆蔻一起采买东西,顺便看看铺子的事情。”

    孟漓禾顿时了然,管家同豆蔻一起出门,想来是因为那连生的缘故,所以不太放心吧?

    倒也是行事谨慎。

    不过,既然这样……

    孟漓禾面向大家道:“想知道原因的,和本太子妃来吧。”

    说完,看向身旁的宇文澈:“澈,走吧。”

    宇文澈此时虽然依然有些疑惑,不过看她这成竹在胸的样子,就知道恐怕又有令他惊讶的事发生。

    这个媳妇儿,总是能带给他意想不到的东西。

    所以,朝她点点头,一同走去。

    那丫鬟尚处在被太子妃否认自己是凶手的震惊中,此时听到可以知道原委,自然立即从地上爬起,追了过去。

    那些下人们更不用说,看太子妃破案简直就是享受好吗?

    绝对可以超越市面上所有话本!

    所以,齐刷刷迈步,浩浩荡荡的跟了过去。

    甚至,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喂猪的小厮们都放下大耙子,跑了过去。

    没错,你没有看错,毕竟自己养猪,放心又环保,作为现代来的太子妃一直这么想。

    所以看着太子府那么大,也就吩咐养了几头。

    只有倚栏院的暗卫们苦逼急了。

    啊啊啊,为什么要吩咐我们时刻留在倚栏院。

    我们也想去目睹太子妃的风采啊!

    只有夜和胥可以到处跟着,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

    好羡慕北院的暗卫小伙伴们,到时候一定要和我们分享。

    然后,他们就听到宇文澈小声对着夜吩咐了一声。

    接着,就看到夜对他们招招手,那意思就是想去看的也可以。

    我去……

    暗卫们顿时虎躯一震。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太子都知道他们心里所想,并且还成全他们了啊!

    忽然变得这么体贴有点不适应啊!

    好想哭是怎么回事。

    完全不知道,人家太子就是想秀老婆,和成全你们完全没有什么关系。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总之,太子府内不嫌事大的下人和暗卫们,雄赳赳气昂昂的跟着宇文澈和孟漓禾走到北院。

    距离那一片夹竹桃还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孟漓禾停下脚步。

    院墙边,粉红的夹竹桃花开的更旺。

    远远望去,粉红一片,当真是美不胜收。

    如果,不是枝叶都有剧毒的话,会更好。

    孟漓禾再次抬起脚步,准备慢慢走过去,宇文澈下意识将她拉住,眉头有些紧蹙。

    既然那枝叶有毒,他自是不愿意让她靠的太近。

    孟漓禾不由对他一笑,拉住他的手:“没事,不然你陪我一起。”

    听到有自己陪着,宇文澈立即同意,反正有他在身边,不会让她受伤就是。

    两个人手拉手,一同朝树下走去。

    这些夹竹桃大概因为生长已久,所以每株都很高,下面的枝叶因为会挡住道路的原因,已经被进行了修剪,只余下树顶上的花与枝叶,花花的悬于头顶。

    孟漓禾今日本就是一身粉色的衣裙,而宇文澈则是一身深蓝色衣衫。

    两个人牵着手,站在似锦的繁华下。

    当真宛如一幅极美的画卷。

    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

    众人简直要看醉了,什么破案不破案全都忘了。

    就这幅画面,都能流着口水看一天好吗?

    真的是十分有追求。

    不过,孟漓禾显然没忘记来的目的,转过头对着宇文澈道:“借你的掌风用用。”

    宇文澈有些疑惑,却见孟漓禾对着头顶上使了使眼色。

    宇文澈不由朝上瞧去,然而,却是一愣。

    不过,却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微微一笑,抬手便朝着头顶上那大片的夹竹桃树挥了一掌。

    “呼。”树叶繁华在这掌风中剧烈摆动。

    有些花瓣经不过吹打,开始纷纷掉落。

    啊啊啊!好浪漫啊!

    太子竟然要给太子妃下花瓣雨!

    这哪里是来破案的,根本就是来虐狗的吧!

    不过他们表示很开心,甚至很想呐喊!

    就让虐狗来的更猛烈些吧!

    太子府的下人和暗卫们表面正直,内心欢腾的想着,俨然一群神经病。

    然而,真狗果果表示略微不屑,哼!

    转过身,用屁股对着你们,捡了他们不好好养,就知道整天秀恩爱。

    再这样下去,他也要离家出走去寻找他的真爱了。

    直接进入了叛逆期,好可怕。

    只有朵朵不屑的用看智障的眼神瞟了一下它,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弟弟。

    一点不想承认是一个妈。

    非常高冷。

    总之,在万众期待下,花瓣飘落,美极了。

    然而……

    众人纷纷眨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花瓣并没有落于太子和太子妃身上,而是悬浮在空中,仿佛像被什么截住了?

    但是仔细瞧去,明明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啊!

    孟漓禾望了望头顶,这才勾唇一笑,说道:“这就是本太子妃说的,为何这北院夹竹桃的毒不会出现在碗里。”

    众人面面相觑,似懂非懂。

    孟漓禾开始解释道:“早在我进府之初,就发现这树上的枝叶花瓣等都有剧毒,绝对是个隐患。所以我立即吩咐了所有人,严令禁止从这里路过。但是,后面却觉得这样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办法,因为,万一当真有人忘记呢?”

    众人点点头,是这个理。

    “所以,我想来想去,觉得最好的办法是将树全部砍掉。”孟漓禾继续说道,说着,还看了身旁的宇文澈的一眼,“但是,那会我初来乍到,直接就要求砍树,想必你们的太子会先砍了我吧?”

    “哈哈哈。”众人开始哄堂大笑,太子妃好幽默。

    宇文澈摸了摸鼻子,好像没办法否认。

    那会并不喜欢孟漓禾,同她也只是合作关系。

    树一般都和风水有关,如果她妄图随意行动,自己大概真的不会答应。

    不过,这会提起来,倒是有那么点惭愧。

    然而,完全无法反驳媳妇,但是他可以把淡淡的不爽抛向群众啊!

    所以,十分犀利的扫了正在大笑的下人们一眼。

    下人们顿时收起笑容,立即换了口吻:“不不不,太子这么宠太子妃,太子妃就是把树都砍了,把房子都拆了,也没事的。”

    孟漓禾嘴角微抽。

    她终于知道,这太子府为什么有个冷情的王爷,却有着这么多跳脱的下人们了。

    原来根本就是长期迫于这家伙的淫威中,常常只能口不对心。

    所以,真话只能在心中徜徉,于是乎,就一个个脑洞开的无限大了。

    也是憋的啊,悲催。

    不过,也挺好玩的。

    这不,明明是紧张的破案,却被这些人搞的这么欢脱,不错不错。

    所以,孟漓禾笑着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夹竹桃可以净化空气,额,总之就是可以让空气变得更新鲜。”

    因为在现代,很多小区里也是用这种植物来净化空气的。

    不过,说着说着,也想到,知识好像超前了。

    这个时代的人还不知道空气是什么。

    然而,下人们却顿时更崇拜了,哇,空气是什么啊,听起来就好深奥,他们的太子妃就是博学。

    这就是所谓拥有脑残粉的力量。

    管你说的是啥,总之都对。

    只有宇文澈并不意外,事实上,自从她同自己讲了一些之后,他倒有些期待想知道她那个世界是怎样。

    不过,尽管再好奇,此时也不能表露。

    只听孟漓禾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这些细纱巾从四周将树包裹起来。这纱的丝非常细,且是白色,平时做衣服用处不大,但是放到这里却恰好可以做到不仔细看的话察觉不了,不影响美观,又保证了安全。”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这样!

    太子妃果然有一手啊!

    那纱即使他们现在仔细去看,还是看不太清楚啊。

    简直更加崇拜了。

    “所以,本太子妃方才认定,这毒并非来自这些树。”孟漓禾忽然严肃起来,“而不管那碗燕窝是不是从这些树下经过,都没有可能染上毒。所以,目前只有一个可能,那毒是有人故意下的。”

    此话一出,方才还算活泼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竟然,不是不小心进了毒,而是有人对他们可爱的太子妃下毒?

    到底是谁?

    看他们不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太可恶了!

    然而,身边舒然却忽然开口:“既然并非这树上的毒,那这丫鬟却从这树上路过,只是凑巧?”

    “不!”孟漓禾摇摇头,“一切凑巧都是蓄意为之,不过就是想嫁祸于人罢了。”

    众人恍然大悟,对啊,一定是有人下了毒,然后嫁祸给刚巧路过的人,这人当真是居心叵测。

    孟漓禾转过身,看向方才的丫鬟:“所以,我才询问,你方才到底见过了谁?现在,可以想起来了吗?”

    然而,话音一落,却觉不远处,一个人的身子倏地抖了一下,极端的不和谐。

    孟漓禾不由抬头看去,两双眼对视,却是有些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