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8章 毒害太子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来人,拿银针来。”孟漓禾迅速吩咐道。

    身旁,很快有丫鬟匆匆找来银针递上。

    孟漓禾接过银针,朝碗中扎去。

    今日,豆蔻出门为果果和朵朵采买粮食,因为这两只小狗的习性她最清楚,所以隔几天就要去一次。

    因此,今天并不在府。

    而正常来说,太子府因为管理严密,并没有在餐前试毒的规定,只不过,因为自己之前在风邑国皇宫生活,在吃东西前,豆蔻还是习惯性为自己用银针试毒,但是今日豆蔻不在,这个过程想来就无人做了。

    只是,竟然这么巧就有了问题?

    “嘶。”身边,有丫鬟倒吸冷气的声音。

    孟漓禾低头看去,只见那银针果然变成了黑色!

    丫鬟吓得赶紧跪下,毕竟,今日豆蔻不在,是她伺候的太子妃。

    孟漓禾脸上乌云密布,她虽然也学了不少毒的知识,但终究对毒并不是很在行,所以冷冷道:“去请神医过来。”

    “是。”丫鬟赶紧一路小跑而去。

    很快,神医便闻讯赶来。

    面色凝重,一过来便直接奔着那碗有毒的燕窝而去。

    片刻后,终于抬头:“夹竹桃的毒。”

    “夹竹桃?”孟漓禾闻言一愣。

    怎么会是夹竹桃?

    “没错,并且里面的毒很多,食之会立即毙命。”神医点点头,再次说道。

    孟漓禾心里忽地狂跳不止,后背甚至浸出许多冷汗,开始后怕起来。

    所以说,如果不是果果和朵朵今日提醒她,她很有可能此时就已经一命呜呼了么?

    双拳不由狠狠握起,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竟然,还要置她于死地?

    “府内就有夹竹桃,会不会是有人路过下面掉落了树叶等东西?”不远处,舒然的声音忽然响起。

    他终究年龄尚小,虽然住在太子府,大部分时间也都在读书,这会是听到这件事才赶过来。

    孟漓禾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却摇了摇头:“不会,夹竹桃只在院子北面生长,我曾经下过命令,任何人手中有餐之时,都不得经过那条路,而且……”

    “这只是命令,会不会有人不知道呢?或者忘了?”舒然又说道。

    在他看来,首先要排除的就是这些。

    孟漓禾有些沉默,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这碗燕窝,还是没有再继续反驳舒然,而是命令道:“让厨子和今日送餐的人都过来。”

    很快,倚栏院中,乌压压的一大片人都赶了过来。

    几乎每个人都有些身子胆颤。

    虽然,他们的太子妃一向友善,但是,发生了被下毒这件事,而且食物还是从厨房而出,他们不可能不担心。

    毕竟,若是太子知道有人敢毒害太子妃,那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正所谓想什么来什么,待所有人站定,只听院口,宇文澈的声音冰冷的响起:“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一句,大家不只是胆颤,是整个身子都在颤了。

    眼见这个情况,孟漓禾还是安抚道:“大家不用紧张,到底是谁下毒,本太子妃一定会查出,不用牵连任何无辜之人。”

    听了这句话,大家的情绪才稳定了许多。

    “下毒?”宇文澈很快走了过来,看到桌上那已经变黑的银针,脸上煞时堆起寒冰,“有人对你下毒?”

    “没错。太子殿下,你整日不在府里,连自己的太子妃差一点就中剧毒都不知道。”孟漓禾还没说话,舒然已经有些不爽的开口。

    不管怎么说,在他心里,这也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保护不利。

    宇文澈目光冰冷,不过并未和他多做计较。

    他说的没错,近日当真是在府内时间过少。

    只是,敢因为他不在府内,就对他的太子妃下手,那真的是活腻了!

    “澈,你先别激动,我会查清楚的。”眼见宇文澈额头青筋暴起,目光随便扫一圈都像要杀人一样,孟漓禾赶紧拉了拉他的手,安抚道。

    有媳妇拉下手,宇文澈脸色缓和许多,但还是看向所有人说道:“所有人极力配合太子妃调查,否则真凶不出,所有人同罪。”

    果然……

    所有人再次吓得都要跪下去,有的胆小的感觉十分想要尿裤子。

    孟漓禾略无奈的摇摇头,开始问道:“这燕窝今日是谁做的?”

    很快有位大娘站出:“回太子妃,是老奴熬的。”

    孟漓禾不由看过去,这位大娘在府上已经很久,自她当初嫁过来就在府上,后来她去厨房亲自熬药膳时,也遇到过很多次。

    应该是个可信的人。

    而且,她虽然有些紧张,但眉目间却看不出慌乱。

    所以温和的问道:“那在熬制过程中可有何异常发现?”

    “回太子妃,燕窝和平时一样,都是老奴在旁边一直看着,小火慢炖出来的,没有任何异常。”大娘慢慢解释着。

    孟漓禾点点头:“那这燕窝,你是从何处取来的?”

    话音方落,一名男子忽然站出道:“启禀太子妃,所有食材都是奴才看管,这燕窝也是奴才交过去的,而且方才来之前,奴才也看过,储放食材的地方并没有人进过。”

    孟漓禾似乎并不怎么意外,甚至对二人微微一笑:“有劳了。”

    接着,又问道:“那是谁将此燕窝端过来的?”

    这一次,却没有人那么痛快的站出。

    而之前在孟漓禾身旁伺候的丫鬟,却眼尖的伸出指着一个人道:“太子妃,是她。”

    孟漓禾不由朝那边看去,只见那被指的丫鬟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太子妃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忘了,太子妃饶命。”

    孟漓禾神色未变:“你忘记什么了?”

    那丫鬟脸色煞白,脸上大颗的汗珠往下滴,哆哆嗦嗦的说:“忘记太子妃吩咐的,不能从夹竹桃树底下经过。”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当初太子妃进府后没多久,就发现府中有一片为夹竹桃,再三叮嘱过不得经过此地。

    甚至,说过很多次这是剧毒,食之会毙命。

    而且,也严令要求过,但凡有新的下人进府,也一定要率先将这件事讲清楚。

    绝对绝对不可以有疏忽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们府中几乎每个下人都知道这件事。

    而且,这个丫鬟并不是个新人,怎么竟然连这种事都能忘?

    果然,接下来孟漓禾便问道:“你来太子府多久了?”

    “回太子妃,三年了。”那丫鬟老老实实答。

    “那你为本太子妃送过多少次餐?”孟漓禾又问道。

    “一直都是奴婢送的。”丫鬟再次求情道,“太子妃,奴婢真的就这一次忘记了,还请太子妃网开一面。”

    “你每天都送,怎么还可以忘记?”身旁,舒然倒是忍不下去开了口,“就算是习惯,你也不该走错吧?”

    这话和孟漓禾所想一致,所以,孟漓禾并没有制止。

    那丫鬟似乎也面露迷茫:“奴婢也不知道,方才那会有些头晕,也不记得到底怎么会从那里经过了。”

    众人皆是摇摇头,这丫鬟竟是糊涂了么?

    这么大的事,又怎么能糊涂。

    这可是太子妃的命啊!

    宇文澈面色冰冷:“置太子妃的命于儿戏,你有几条命?”

    丫鬟吓得直接瘫软在地上,只顾记得求饶。

    然而,孟漓禾却皱着眉头,十分疑惑的看着这丫鬟。

    有些头晕,忘记方才发生的事?

    心里一个有些奇怪的念头应然而生。

    “你方才见过谁?”孟漓禾再次问道。

    “奴婢……”丫鬟似乎在回忆,眉头紧紧皱起,整张脸看起来既痛苦又迷茫,最终还是道,“奴婢……不记得了。”

    孟漓禾心里的疑惑越发加大:“那你记得什么,又不记得什么,把送燕窝前后完整的说一遍。”

    丫鬟脸色越发苍白,努力回忆道:“奴婢记得,从厨房端着燕窝出来,然后不知怎么就从夹竹桃下经过,之后就送到了倚栏院。”

    众人不由为她捏了把汗,这话不是废话么?

    然而,孟漓禾却再次确认道:“所以你记得从厨房出来,也记得送进倚栏院,唯独不记得为什么走那条路,对吗?”

    丫鬟也知道自己的回答有些荒谬,但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都解释不清,又怎么能让别人理解。

    这件事,总归是她的错,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所以,忽然间竟然冷静了下来,抬头看向他们道:“太子,太子妃,这件事的确是奴婢疏忽所致,所幸没有伤及太子妃的性命,奴婢愿意承担一切责罚,甚至愿意以死谢罪。但是,奴婢老家还有个年过半百的母亲和十岁的弟弟等着我养,奴婢获罪后,能不能请太子妃将奴婢的积蓄转交给他们?”

    说完,便低下头,额头贴地,祈求宇文澈和孟漓禾的同意。

    宇文澈脸色阴沉,若不是看孟漓禾依然一脸所思,恐怕早就发怒。

    却没想到,孟漓禾却摇了摇头,看向她道:“你起来吧,有罪的人不是你。”

    满堂哗然。

    太子妃为何这样说?

    碗里有夹竹桃的毒,此人也承认从夹竹桃底下经过,并且认了罪。

    不是她,又是谁?

    宇文澈也是疑惑不解,不由眯眼看向她。

    却听她再次说道:“因为北院夹竹桃的毒,不可能到这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