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7章 郡主痊愈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闻萨娅有事,孟漓禾眉头一拧,迅速起了身。

    宇文澈也看了看天色,谈了一夜,竟然已经到了要上朝的时间了。

    迅速洗漱了一番,宇文澈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回来后好好休息。”

    “嗯。放心吧,我没事。”孟漓禾点点头,在倚栏院门口与他分别。

    既然昨日已经确定没什么大事,宇文澈倒也没有太在意萨娅发烧这件事,所以匆匆去上了早朝。

    孟漓禾倒是很焦急的赶过去,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古代技术落后,发烧总归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不过,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萨娅大概有武功在身,底子不错,虽然的确因伤口有些发炎而烧了起来,但问题并不严重。

    只不过,也不容忽视罢了。

    所以,思前想后,孟漓禾干脆在屋内守了起来。

    无论如何,还是等她彻底没有危险再说。

    窗外光影婆娑。

    屋内,萨娅眼皮微动,轻轻睁开眼。

    大概是因为睡的太久,猛地睁开,视线一时有些模糊,眨了几次才渐渐看清。

    然而,刚一看清,却是吃了一惊。

    因为在她的床边,正坐着一个人,此人单手拄着下巴,紧紧闭着眼,呼吸均匀,看样子睡得很沉。

    而这个人,竟然是……太子妃?

    萨娅微微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然而,喉咙干渴,竟只发出一个短促的音。

    不过,这声音却显然惊醒了正在睡着的孟漓禾,只见她猛地睁开眼,一看到她便说道:“你醒啦,怎么样?好些了吗?”

    孟漓禾仔细的看着她的脸,方才为她服过药之后,她便沉沉睡去,自己在一旁守着她,因为昨晚一夜没睡,竟然也睡着了。

    这会看着她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额头也出了许多汗珠,想来应该是烧退了。

    萨娅清了清喉咙,想要说话,然而,嗓子实在太沙哑,只说了一个“好”字便再也说不出。

    孟漓禾见状赶紧走到她旁边道,“能起来吗?我扶你。”

    萨娅点点头,虽然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但是在孟漓禾的扶持下,还是很快坐了起来,靠坐在床头。

    接着,只见孟漓禾转身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后又走回来,朝她递过去道:“喝点水润润喉咙吧。”

    萨娅有些怔住,因为孟漓禾做这些事情十分自然,她几乎都快怀疑是自己眼花,把青梅错看成了孟漓禾。

    毕竟,她是太子妃,怎么会愿意这样伺候自己?

    见她没有接,孟漓禾皱皱眉:“怎么?不渴吗?”

    萨娅这才回过神,赶紧将茶盏接过,几口就将水喝光。

    她实在是很渴,方才若不是第一眼看到了孟漓禾,恐怕早就开始喊水了。

    看着她把水喝的一滴不剩,孟漓禾了然的回身又倒了一杯:“你刚刚出了很多汗,多补充点水分比较好。这水是温的,可以多喝一些。”

    萨娅再次接过一饮而尽,一贯冰冷的脸上却有些困惑。

    “你……一直是你在照顾我?”萨娅喝了水,嗓子好了很多,开始问道。

    孟漓禾摇摇头:“没有,就今天早上开始,你烧的迷迷糊糊,大概忘了。”

    今天早上……

    萨娅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看这阳光,如果她预料没错的话,此时应该已经快到黄昏了吧。

    眼眸微微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郡主,你醒了吗?”门外,青梅小声的问起。

    大概是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所以过来看看。

    “嗯。”萨娅应了应声。

    青梅赶紧说道:“那奴婢去给您温药。”

    不久,便端着药进门,服侍萨娅喝下。

    孟漓禾自始至终站在一旁看着,之后又为她检查了伤口,再三交代那药要如何涂抹,甚至还安慰了萨娅保证不会留疤才离去。

    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门前,萨娅十分沉默,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哼,郡主,你可别被她骗了。”眼见萨娅眼神迷茫,青梅赶紧说道。

    萨娅蹙了蹙眉:“什么骗?”

    “她这样还不是知道你是为了救太子而伤,想施恩给你,好堵住你的嘴,让你感动,从而不以此接近太子吧。”青梅愤愤的说道。

    萨娅面色冰冷:“我本来也没打算以此理由接近宇文澈。”

    青梅一愣:“郡主,你怎么这么傻?男人都是怜香惜玉的,你救了他的命,不正是让他心疼的时候?不过说起来,奴婢还以为他今日会为了你不去上朝的,要是那样,那女人肯定气死,可惜了……要我说,一定是那女人不让他过来。”

    “早朝?”萨娅皱皱眉,“你去找他们的?”

    “对啊!”青梅点点头,“奴婢特意挑了那个时辰去,没想到,太子还是去了。”

    青梅眼神透着很多愤慨,她早上已经把郡主的病说的很严重了,果然,那个太子冷血!

    萨娅面色不愉:“国事为重,他并没有什么错。”

    青梅却完全不赞同,她就不信,这事要是换到那位太子妃头上,别说一个早朝了,恐怕什么都不顾了吧?

    不过,这话却也不敢直接讲,只是转了转眼珠道:“郡主,不如你假装病情严重,让他多多过来,那样……”

    “青梅。”萨娅忽然开口将她制止,“你先出去吧,我累了。”

    青梅一愣,话未说完明显有些不甘,但是看到郡主的确大病恢复后面色疲惫,也只能先行咽下,准备日后再谈。

    院外,听到这一切的孟漓禾抬起头,看着天边的夕阳,眯了眯眼。

    自己有内力,可以听得见很远的声音,这件事,想必她们都不知道。

    所以,也没有太过避讳。

    只是,施恩?让她不好接近宇文澈?

    孟漓禾不屑的笑笑,抬脚离去。

    随便他们怎么想吧。

    如果内心一定要这么阴暗,那她也没有办法。

    不过,事实上,在这之后,却并没有发生青梅口中所说的事。

    孟漓禾还是每日都会去探望萨娅的伤势,而萨娅没用多久,便已经好了起来。

    虽然行动多少有些不便,无法再出去查事情,但宇文澈表示会一直盯着,而且会严密保护亲王的安危。

    因此,萨娅倒也没有再做新打算,只是安静的养着伤。

    而且,对于救宇文澈这件事只字不提,并没有因此要博得宇文澈的怜惜,这让孟漓禾当真高看了一眼。

    她就说她看的没错,这个郡主和赵雪莹那一类人,并不一样。

    虽然可能因为共同爱一个男人没有办法做朋友,但也不能称之为敌人,最多算是造化弄人罢了。

    “嗷嗷。”手边,小狗不满的叫了一声。

    孟漓禾回过神,侧头看去,只见果果看到她望过来之后,不满的扭过身子,用屁股对着她,可傲娇。

    毕竟,好久都没来看它们,来了还走神,生气!

    孟漓禾好笑的挠挠它的后背:“生气啦?你都男子汉了,还傲娇?”

    果果依然不动,坚持用屁股对着她,努力捍卫着自己男子汉的尊严。

    “好啦,待会燕窝分给你点吃,怎么样?”孟漓禾开始引诱。

    这小家伙竟然喜欢燕窝,她也是偶然发现的,不过这东西太名贵,虽然她不缺钱,但也只能偶尔当零食给它吃。

    果果的尾巴微微晃动,好像有点忍不住。

    孟漓禾窃窃一笑:“燕窝很快就送来了哦,想想就好吃。”

    果果又哼唧两声,很委屈,竟然用燕窝这种毕生所爱相要挟,整个狗生都不好了。

    树上,胥一脸嫉妒的看着地上。

    “做狗都要做太子府的狗,比人过的还好。”

    夜:……

    话是这样讲没错,但是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挑了挑眉:“你想吃的话,去和太子妃说,她肯定也会给你吃。”

    “我才没那么贪吃。”胥撇撇嘴。

    夜表情深沉,是啊,确实不贪吃,随便一碗牛肉面就能打发,也不是件好事啊,毕竟,少了一件可以用来引诱的东西。

    简直就像人生少了很多乐趣。

    非常惆怅。

    忍不住悠长的叹了口气,目视远方。

    胥奇怪的看着他:“你又叹什么气?”

    夜转头看向他:“感叹你真好养活。”

    都没点要求什么的。

    “那是当然,这是多好的品质!”胥嘴角一勾,昂首挺胸那叫个骄傲,然而,却忽然一顿,“等等,什么叫好养活?”

    夜摸了摸鼻子,没有开口。

    胥瞬间怒了:“我是男子汉,为什么要别人养活,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的好吗?”

    “是是是,男子汉大丈夫。”夜赶紧安抚炸毛的胥,只不过话听起来并没有那么真诚。

    “哼。”胥傲娇转身,懒得理他。

    而与此同时,地上傲娇的果果却忽地起身,尾巴摇了老高。

    因为孟漓禾正把下人刚刚送过来的燕窝,分出一部分,放到两个小碗里,准备给果果和朵朵分别吃。

    然而,刚刚递过去,却见果果忽然开始大叫,听起来竟是十分不安。

    孟漓禾皱眉:“果果,你怎么了?”

    而奇怪的是,一旁一直安静待着的朵朵,竟然也开始叫起来。

    甚至,还忽然伸出前爪,一下将孟漓禾递过去的碗撞翻。

    孟漓禾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却见果果和朵朵同时对着桌上那剩下的碗继续大叫,眉头不由一蹙,难道,这燕窝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