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章 给我赔琴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为首的男子显然没想到忽然前面冒出一个人,更没想到,躲来躲去,还是撞到她的琴。

    孟漓禾更是无辜。

    看着地上被摔断弦的琴一阵无语。

    这小子是飞毛腿不成,刚刚明明还有十来米吧?

    到底是怎么忽然跑到跟前,发生这诡异的一撞的?

    “抱歉。”为首之人淡淡说了一句,便目不斜视离开。

    留下孟漓禾在身后捂着被琴撞疼的小腰惊呆。

    靠!这什么情况?

    撞了人伤了琴还想一句话了事?

    你以为这就不算逃逸了吗?

    哼!

    孟漓禾回头招呼着刚刚赶上的豆蔻。

    “走,追他要钱去!”

    孟漓禾撒腿便跟在官兵身后跑,那叫个健步疾飞,虽然还是落后好远。

    豆蔻在后面跑的气喘吁吁,一脸哀怨,这都什么事啊,竟然还要跑!

    终于,前面的官兵们停下脚步。

    孟漓禾远远看着他们进了一家小院,赶紧再加紧些脚步跟了进去,却在门口停住脚步。

    这里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

    因为,那是浓浓的血腥味。

    那是她在前世每次办凶杀案时都能闻到的味道。

    孟漓禾眯了眯眼,难道,这里是案发现场?

    想着,便朝院内看去。

    院子靠近门的位置,官兵们此时正围成一个圈,而从脚下来看,方才那个撞他的男子,此时应该在圈子中心。

    孟漓禾下意识便要上前查看。

    只是脚步微抬,却见一名官兵忽然挡于身前。

    “这里有凶杀案,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孟漓禾止住脚步。

    也对,案发现场闲杂人等确实不能随意入内。

    只是……

    这种地方怎能没有她?何况里面那人,还要赔她钱呢!

    小心思微转,孟漓禾闪着电眼一笑:“这位官爷,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找你们大人有事。”

    官兵皱皱眉:“你说我们梅大人?”

    孟漓禾赶紧点点头:“对对对,就是梅大人。”

    官兵仔仔细细的将孟漓禾看了一遍。

    方才一心赶人,根本没正眼看,这一看顿时有些惊住。

    眼前的女子身材妖娆,面容绝色,他甚至觉得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心里转了几个来回。

    难不成,这个女人也是对梅大人有意?

    要知道,梅大人虽然官职五品,但却是金榜题名的状元啊,不仅大臣之女爱慕,就连当朝公主,都有意伸出橄榄枝,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通通被他所拒绝。

    以这个女人的姿色,不知道梅大人会不会动心呢……

    孟漓禾看着眼前之人似乎若有所思,不由晃晃手:“官爷?”

    官兵迅速回神,轻咳一声,恢复威严状。

    “梅大人正在办案,你找梅大人有何事?”

    “我……”

    孟漓禾还未说完,只听身后赶来的豆蔻一声大喊:“当然是找你们梅大人赔钱!”

    说着,还把手里扛着的断了弦的琴一把放在地上。

    特霸气!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豆蔻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放的开了啊!

    但是,这样一讲,谁还会让她进去啊!

    简直欲哭无泪。

    官兵果然经豆蔻一提醒,想起方才梅大人似乎确实撞掉了一把琴。

    所以,这女子便是来索钱财的?

    当下,脸色阴沉了不少,瞥了一眼里面还在查案的梅大人,特意扯着比豆蔻还大的嗓音说:“我们大人正在办案,不得打扰。”

    孟漓禾被一声突然加大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禁往院内看去,只见那位梅大人被这一声响引的往这边似乎随意扫了一眼。

    心里顿时了然,感情这官兵是想吸引大人注意力,当面表功呢!

    啧啧,表现**还真是强。

    不过……

    孟漓禾露出窃窃一笑,既然如此,那她干脆顺竿爬好了,反正今日她是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的!

    想着,也故意抬高了音量。

    “这位官爷,我不会打扰梅大人办案,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忙呢。”

    官兵顿时一愣,好家伙,这女人看着娇小,怎么嗓门比自己还大。

    又瞥了一眼梅大人,只见那边果然已经抬起头,正在往这边张望。

    顿时腰杆又挺直许多。

    只不过,这个女人刚刚在说什么?

    帮忙?她以为这是在绣花吗?

    当下忍不住嘲弄起来,故意一脸惊恐的说:“你想帮忙,姑娘,你可知里面是什么情况?”

    孟漓禾眼见这人变脸极快,忽然玩心大起,也做出一副被他这阴恻恻的语气吓的无比害怕的样子,瞪着大大的眼睛说:“官爷,是什么情况,很可怕吗?”

    官兵果然一笑,忽然说:“那当然,里面那具尸体被砍了好几刀,到处都是血,肉像外翻,还留着汤汤水水,里面爬满了狙虫,而且眼珠都突了出来,这么大,啊!”

    官兵忽然喊了一声,伴随着这一声,孟漓禾倒是没怎么样。

    里面的官兵却吓了很大一跳,毕竟这会守着具尸体,下面还有一堆血,虽然样子和他形容的不一样,但好歹是案发现场,也很恐怖了好吗?

    要说这李柱平时就爱讲鬼故事,所以大家都打发他去守门,免得看到尸体后又开始发挥想象,等到晚上守夜时开始胡编白天的案子当故事,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大白天对着个姑娘发起神经了。

    众人均无语望天,深刻表示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梅大人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向那边投过去一个有些责怪的眼神,便要重新去审案。

    只是这一眼却有些愣住。

    方才没有仔细看,这次才发现,这个女子似乎是方才在路上撞到的那个。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个女子长长的睫毛下是大大圆圆的黑眼睛没有一丝因方才这句话而惊恐的目光,那薄而小巧的嘴唇此刻甚至有些上扬。

    不由好奇起来,寻常女子此刻恐怕早就吓的跑远了。

    他不是没见到,一听到尸体就赶紧抛开,只要看到尸体一眼,甚至都会吓的哭出来的女子。

    难道,这个女子不怕?

    孟漓禾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眼前的官兵进了状态。

    在感叹古代人民都这么八卦入戏的同时,脸上始终笑嘻嘻的。

    官兵李柱果然在回神后有些愣住,看着眼前不仅没被吓住还笑的这么纯真的姑娘,忽然感到一股寒,他怎么就觉得这姑娘的笑,比鬼故事还可怕呢?

    孟漓禾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接着说道:“这位官爷,以这地上血的颜色来看,这人死了不会超过三个时辰,否则血不会如此鲜红,应该已经凝固,既然如此,自然不可能出现狙虫,你说的汤汤水水,那也要人死后一个月后方会出现的状况。再加上你这眼珠突出……官爷,你确定这人是被砍死,而不是被勒死吗?”

    官兵李柱顿时一句话说不出,因为,他傻了。

    刚刚他是胡编了一些,但是一般女人怎么会是这种表现,要知道他那些兄弟都没这么镇定啊!

    而且,这女人说的话,怎么和仵作的一样,听着这么专业?

    里面的官兵们皆是将头转了过来,他们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奇女子。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梅青方的反应快。

    “请这位姑娘进来。”

    梅青方忽然下令,因为方才他与官兵先行,仵作这会应该还在后面追赶,既然有人看起来如此专业,他不介意让她来先看看,毕竟越早验尸越好。

    孟漓禾向官兵李柱挑了挑眉,便得意的回头招呼着豆蔻进门。

    梅长青看了孟漓禾一眼便直接问道:“敢问这位姑娘,可是会验尸?”

    此话一出,众官兵皆吓了一跳。

    就连门口的官兵李柱也虎躯一震。

    就算他再怎么经常突发奇想,也没想过随便让一个姑娘验尸啊!

    他们的梅大人,当真是越来越只在乎断案了。

    面对这样美丽的姑娘,竟然想的不是怎么留点好印象,而是让人家验尸,梅大人你狠。

    只是,没想到,孟漓禾却淡淡回应:“会那么一点,可要帮忙?”

    豆蔻在身边抱着琴干着急。

    他们不是来找人赔琴的吗?

    怎么竟然跑去验尸了,这哪里是一国公主该干的事!

    可是,眼见孟漓禾在梅大人点头后便走向尸体,豆蔻也不敢出言阻拦,只好眼睁睁看着她掀开那具尸体的白布。

    孟漓禾先从表面对尸体观察了一番,看到尸体脸上那双好好闭起的双眼,不由朝着门口的官兵李柱看了一眼。

    刚巧与正在好奇张望的李柱来了一个对视,顿时让李柱一愣,装作无意却心虚的扭回头去。

    孟漓禾这才微微一笑,继而低头。

    却看傻了一甘围观人员。

    以往仵作验尸,是他们觉得最难以忍受的环节,除却尸体本身,仵作那皱着眉头的老脸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看着就觉得事情凝重啊!

    可孟漓禾却自始至终神情淡然,尤其方才那绝美的脸蛋上扬起的浅笑,更是让人只觉如沐春风。

    甚至于接下来,孟漓禾一系列验尸动作,在他们看起来,也是好到不能再好,虽不是心旷神怡,但也觉得没那么糟糕。

    果断开始觉得,是不是以后仵作都让女人来做比较好啊……

    “梅大人,我验尸完毕。死因,时间及作案工具都已确认,只是,我目前有个疑问。”

    孟漓禾直起身子,将临时戴上的手套摘掉,秀气的眉头有些微微拧起。

    梅青方顿时一愣,这位姑娘竟然这么短的时间,便知晓一切,赶紧迫不及待说:“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