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6章 我相信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问完那句话,一直在紧紧的盯着宇文澈的脸,甚至连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

    心里的紧张程度,不亚于当初对他表白。

    接连被问了三个问题,宇文澈终于双唇轻启,然而,让孟漓禾没有想到的是,他却没有直接回答她所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而是道:“在我回答之前,你可以先回答下我的问题吗?”

    孟漓禾眼中的黯淡一晃而过,因为宇文澈没有肯定她的问题。

    不过,想到他心里肯定有很多的疑惑,让他就这样根据两句话全盘接受,的确有些过分,所以也点点头道:“你问吧。”

    “我只有一个问题,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的灵魂会回去吗?”宇文澈终于问出口,僵硬的脸上亦透着些紧张。

    孟漓禾一怔,他竟然只想问这个问题吗?

    然而,却偏偏是她最把握不了的问题。

    不过,想了想还是道:“应该不会吧。”

    “应该?”宇文澈眉头微蹙,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怎么满意。

    孟漓禾无奈一笑:“灵魂转换岂会是那么容易的事,就算要再有变动,也需要特定的时机吧。”

    “那你当初是在什么时机下过来的?”宇文澈步步追问。

    “我当初……”孟漓禾下意识想要回答,然而,却忽然一顿,诧异道,“你信了?”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宇文澈很快回答,真的是将情话说成了与喝白开水一样自然。

    不用怀疑,孟漓禾很快被戳中心窝,再次沦陷。

    不过,倒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明明那么匪夷所思,你……”

    她记得,当初连她都没那么快接受这个事实,一度认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因为我信你啊。”宇文澈再次抛下一句重量级情话。

    孟漓禾:……

    老公太会说话,我竟无言以对。

    而且,原本严肃的气氛,也在他的情话下显得轻松了许多。

    简直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而且什么问题到了他面前都可以答满分。

    不过,说起问题,孟漓禾却忽然想到什么,立即撅起小嘴:“好像有一个问题你还没回答。”

    宇文澈却是眼神下移,紧紧的盯着这个从方才就开始觊觎的小嘴,有些漫不经心道:“那个问题不是问题,以后都拒绝回答。”

    孟漓禾眉头微皱:“什么叫不是问题,那……”

    “因为我爱你这件事是事实,任何时候都不需要问。”宇文澈直接打断她的话,专心盯着这红唇。

    孟漓禾小嘴微张,有些惊讶又有些开心,又被感动了怎么办。

    她甚至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这要是在现代,她一定要发个帖子。

    问:老公太会说情话,总是招架不住怎么办?急,在线等。

    然后就坐在小板凳上,研究热心网友们的回答。

    妥妥的。

    完全想不到一定会被喷的狗血淋头,秀恩爱什么的,当广大单身狗都是死的?

    宇文澈终于忍不住,朝着那微张的小嘴轻咬了一口,又细致的吻了吻,还舔了舔。

    孟漓禾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你是狗吗?”

    为什么忽然咬了上来,好可怕。

    宇文澈却不急也不恼,反而舒心一笑,从方才就开始这么想了,夙愿达到真是爽。

    孟漓禾:……

    哎,明明很严肃的事情,又严肃不下去了。

    等等,而且她的腿部那硬邦邦的……

    孟漓禾一把将说了这么半天话还在坚定不移压着她,并且变身成了狗咬了她一口,又在之后狼变的某太子推了下去。

    还能不能行了!

    宇文澈有些委屈,他的太子妃太凶了。

    孟漓禾更凶的瞪了他一眼:“腿都麻了!”

    “哦。”宇文澈点点头,“麻了还能有那么敏锐的感觉,不错。”

    孟漓禾:……

    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宇文澈躺在她身边,温柔的看着她,还是这样好,轻轻松松的,不要那样因为担心自己而紧张。

    不过,却也收起了玩笑,开始正色看向她:“小雨,你还没和我说,你是怎么过来的,什么情况下可能会回去。”

    孟漓禾一愣:“你真的想听?”

    “只要你愿意讲。”宇文澈回答。

    孟漓禾不由开心起来,她当然愿意讲,来到古代一年多,她真的快憋坏了好吗?

    只是,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会觉得我是怪物?”

    “是妖怪才好,这样我们可能真的会有生生世世。”宇文澈很是释然甚至很开心的回答。

    他的确从不信怪力乱神。

    但是,他信孟漓禾。

    这个回答,简直又得了满分,孟漓禾开始怀疑自己的题出的是不是太简单了。

    然后,她就听到宇文澈再次开口:“而且,我娶到一个妖精,想想就很美。”

    妖精,妖精,妖精……

    孟漓禾有些崩溃:“不要说得像狐狸精一样好吗?”

    “狐狸精最会勾魂,我就是被你勾了魂。”宇文澈顺着竿子继续爬。

    孟漓禾:……

    那她还是宁愿做个磨人的小妖精。

    不,她才不是妖精。

    等等,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宇文澈,太子殿下,咱们严肃点,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害怕?”

    宇文澈终于严肃起来,仔细的盯着她道:“相比这些,我更害怕你会再回去。”

    孟漓禾心里一暖,眼神波光一片。

    只不过,大哥,你这个回答,不止一百分,呜呜,简直要给你附加分,真的好感动怎么办?

    “所以告诉我,你怎么来的,万一你丢了,我好知道怎么找到你。”宇文澈将她揽到自己身前,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孟漓禾眼角有些湿润,甚至咬紧牙关,才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其实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要不要将一切告诉他,毕竟,这是和自己连着心,甚至分开都要血肉模糊的人。

    她也曾设想过很多次,如果告诉他,怎么说服他相信。

    甚至最坏的想法都有过,万一他不信,当自己胡说是小,当自己是怪物,那……

    当然,也想过,他会欣然接受自己,不在意自己是谁,毕竟,他那么爱自己。

    可是,却真的没有想到,他在意的是以后怎么找自己,找的是她这具灵魂。

    心里,千万种情感凝结在一起,无法表达。

    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怕了,就算自己变成一只孤魂,游荡在世间,也有一个人会找自己。

    那么,还有什么可畏惧?

    伸出一只手,与他十指交叉,孟漓禾终于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故事有点长,但她却不想概括,因为很想与他一起分享。

    从星光到红日,孟漓禾慢慢的说着,宇文澈静静的听着。

    脸上自是有许多的惊讶和不可思议,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孟漓禾所担心的恐惧。

    话终于停下,宇文澈沉默了许久,似是在慢慢消化着她所说。

    良久,才说道:“所以,你是因为被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人催眠,才到了这里?”

    难怪,她当初一见到自己便是那样的反应。

    甚至,还问他是否在梦里。

    事到如今,孟漓禾觉得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证明这一切。

    当初那个吴建国,想来也是催眠术的顶级人物,将自己反催眠至此。

    所以,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当初是我大意了。”

    宇文澈却笑了笑:“幸亏你大意了。”

    听到他这样说,孟漓禾也莞尔一笑。

    是啊,也算是吧,不然怎么会遇见他?

    “所以,很有可能,你如果再次被催眠,还会回去对不对?”宇文澈想了想,总结道。

    孟漓禾却是一愣,对啊,她倒是没有想过这一点。

    她的这个魂魄,会不会真的可以被催眠后,在某个情境中,可以回去呢?

    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件事本来就够匪夷所思了。

    “那……你想回去吗?”这一次,变成宇文澈紧紧的盯着孟漓禾,语气中带着些忐忑。

    孟漓禾一愣,想回去吗?

    曾经,她刚刚穿越过来时,很想很想回去,虽然忙着应付着很多不得不应付的事,一度没有时间去想。

    但是,夜深人静之时,每每被欺负受委屈之时,那种感觉尤为强烈。

    而且,她虽然父母双亡,但是还有个爷爷。

    虽然因为她是个刑侦师的缘故,没有办法有规律的对他进行照顾,所以雇了人,并不用太担心,但是终究也很想去尽孝。

    再加上,还有个对她很好,示她如女儿的师傅。

    想必,自己这一离开,也一定会很是伤心。

    只是,现在,让她再次选的话,一边是亲人,一边是宇文澈。

    她真的……

    眼见她眼中犹豫之色明显,宇文澈忽地将她抱在怀里:“好了,不要想了。你说过,没有那么容易回去的,何必庸人自扰?”

    孟漓禾一愣,宇文澈说的没错,这本就不是可以自己选择的事。

    只是,这抱着她的微颤的身体,却让她感觉到了宇文澈在害怕。

    他也在恐惧。

    心里,忽然难过不已。

    干嘛给他这样的不安全感?

    不由将他抱紧,想要给他安抚,然而,还没开口,就听见门外,青梅急匆匆的喊声:“太子妃,我家郡主高烧,昏迷不醒,还请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