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5章 太子妃的心思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一愣,那方才还有些不甚在意的样子,此刻立即严肃起来。

    因为,孟漓禾竟然用了“在乎”二字?

    这又是从何说起?

    “为何会这样说?”思前想后,宇文澈还是想不到到底哪个点会让孟漓禾有这样的误会,所以,不得不问了出来。

    孟漓禾嘟着小嘴,瞥了他一眼:“你很在意她是否会有事,不要忽悠我,我看得出来那个在意是真的。”

    宇文澈一愣,立即回想起来。

    方才她从屋中走出时,自己的确是着急过去询问状况。

    不由有些好笑:“我就问了那么一句,就多想了?”

    明明连他们二人单独出去都可以接受,却因为一句话而如此。

    女人的心,真的是不好琢磨啊。

    枉他读了那么多书也还是无法勘透。

    “除了你,任何人说这句话我都不会多想。”孟漓禾语气泱泱,“但是你太子殿下,何时会这样关心人了?”

    宇文澈顿时怔住。

    原来是这样。

    他的太子妃,还真的是敏感又富有洞察力啊。

    不由微叹了口气,本来不想说,但事已至此,还是说道:“没错,我方才是在意她的状况。”

    孟漓禾惊讶的朝他一望,眼里一丝受伤一闪而过。

    他说在意,他承认……

    然而,就是这么一丝可以算得上是微弱的情绪,却像抽丝一般划过宇文澈的心尖,竟让他微微感觉到疼。

    这个傻瓜啊,自己都还没说完。

    宇文澈赶紧说下去:“那是因为,今日是她救了我。我不想欠她太多。”

    孟漓禾一愣:“她是为了救你伤成这样?”

    “没错。”宇文澈点点头,“爆炸时,她将我扑到了地上。”

    竟然是这样……

    孟漓禾有些怔住。

    宇文澈说的画面感太强烈,她几乎想到了火光冲天的一刹那,萨娅用弱小的身躯挡住最爱的人。

    心里,闷闷的感觉更胜。

    “是我不好,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看着她黯淡下去的脸色,宇文澈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着。

    孟漓禾下意识问道:“为什么不想告诉我?”

    “因为……”宇文澈顿了一下,“因为想到之前很多次,救你的是凤夜辰,让你对他永远残留感激及无法彻底的绝情,我就会自责,为何给他这个机会救了你。”

    孟漓禾一愣。

    这些话他从来没对自己说过,却没想到,他已经想了这么多。

    所以,赶紧安抚道:“就算有再多的感激,但感激不是爱,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感情。”

    宇文澈忽然一笑:“很好,这句话,我也想说给你听。”

    孟漓禾眸光闪烁,一时竟是不知道用什么言语表达自己的心情。

    想到那个画面时,说实话,她自己都有些震撼。

    为爱的人赴死,想来宇文澈更感动吧?

    不是担心,但却是嫉妒。

    嫉妒那个人不是自己,与他共生死,甚至为他愿意去死的都不是自己。

    但是听到宇文澈的话,推己及人,却忽然释然了。

    或许只有经历过同样的情况,才会更懂对方。

    这一刻,竟是比之前任何时候,都不能再体会对方的心情,以及对方的爱。

    伸出手,将宇文澈抱住,将下巴窝在他的肩膀:“你真好。”

    让她每次有一点不开心都可以及时疏散,甚至,连嫉妒都可以换做感动,连吃醋都可以让她感受到对方的深爱。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

    如果她的穿越是一次老天开的玩笑的话,那他就是这个玩笑里最大的善意。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她最大的心愿,便是让这个梦永远的做下去。

    周庄梦蝶,谁才是梦,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梦里有你。

    “不生气了?”宇文澈温柔的拍拍她,声音又带了些温柔的笑意。

    不过,孟漓禾却继续闷闷道:“生气。”

    宇文澈这次真的是怔了一下,看她的样子,明明就是没有多想了,怎么……

    “你没有告诉我,可能有危险的是你。”孟漓禾说着,双手更加抱紧,仿佛怕失去他一般。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东西,那是火雷。

    她不是很清楚,这个年代的火雷到底威力有多大,但看到萨娅那个伤口,也可以想得到,如果再离得近一些,或者被炸的位置有偏差,那要人命真的是分分钟的事。

    宇文澈心里顿时软了起来。

    原来,她是在担心自己。

    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自己被需要过,那抱着自己的双臂都在微微颤抖,带着他很少从孟漓禾身上见到的恐惧。

    那可是自己面对危险都可以临危不惧的女子,却如此担心着他的安危。

    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刚想要开口安抚,却觉孟漓禾忽地放开他。

    推开他微压着她的身子,让自己与她对视。

    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一字一顿道:“宇文澈,你听好了,如果你死,我一天也不会多活。”

    这句话是让宇文澈重视生命,也是孟漓禾的心里话。

    她以前从来不理解那些殉情之人,但是此刻,她真的这样想。

    如果这个男人不在世上,没有了这所有的幸福,那她独留于世还有什么意义?

    宇文澈眼中波光粼粼,心里也阵阵颤动。

    他知道,孟漓禾是认真的。

    只是,越是这样,他却越发担心起来。

    因为,世事无常,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自己能够一世平安,尤其,他的这种身份。

    所以,想了想还是道:“傻瓜,就算没有我,你也要好好活。我会在下面等着你来找我。”

    孟漓禾脸色一变,她最讨厌听这样的话。

    虽然知道宇文澈这是在为她担心,但她也从心里拒绝这种让她一个人好好活的说法。

    她不要。

    不过,在要反对之前,孟漓禾却是脑中一个念头忽然闪过。

    霎时间,孟漓禾的目光中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芒,忽然抓住他的手问道:“澈,你相信人有灵魂吗?”

    宇文澈嘴角一勾,并不是很在意的说道:“相信啊,我不是说过,以后的生生世世我都会带着记忆找到你?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我。”

    想到曾经差点阴阳两隔时,宇文澈留下的那封信,孟漓禾的心越发变得柔软。

    不过,还是坚持的问道:“澈,我是说认真的。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你信不信?”

    宇文澈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认真的想了想道:“我信。”

    只有相信,才有机会和她生生世世,为什么不信?

    孟漓禾的眼眸却越发闪亮,心甚至在怦怦直跳,不知道为什么,那从来不敢对任何人提起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忽然达到诉说的**,甚至几乎要呼之欲出。

    因为,眼前的人,是她可以完完全全信任的人。

    要不要告诉他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的一切?

    他,会相信吗?

    这个念头愈发强烈,心也跳动的愈发剧烈。

    感觉到她不同寻常的激动,宇文澈眼中疑惑加深。

    认识这么久,他还从没未见过孟漓禾这样的样子,甚至,让他猜不透。

    “小雨。”

    “澈。”

    没想到,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均是一愣。

    宇文澈微微一笑:“是不是有话对我说,说吧,我听着。”

    孟漓禾眸光闪动,神情却远没有他这般轻松,只是道:“我要说的事,你会觉得像是天方夜谭,我担心你不会相信。”

    “是吗?”宇文澈唇角更加上扬,“认识你之后,我早就见过无数天方夜谭,所以,你说什么,我都会信。”

    孟漓禾摇摇头,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到底我要说什么。

    罢了,豁出去了。

    孟漓禾闭了闭眼,终于道:“假如……我说假如,我告诉你,我不是真正的孟漓禾,而是其他的灵魂因为某些缘故,附到了这具身体上,你会信吗?”

    饶是宇文澈有了巨大的心理准备,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问题。

    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说是骇人听闻。

    如果是平时,他会觉得孟漓禾是在开玩笑。

    甚至,搞不好是对自己的小考验。

    但是,面对今日她这样的神情,却没有办法与这些联系起来。

    孟漓禾此时脑袋一片热,既然已经说出了一段,剩下的似乎更加无法控制的住,竟然继续说道:“再假如……我原本的样子并非这幅模样,甚至于,如果我说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会信吗?”

    孟漓禾越说越离谱,但语气却越发沉重坚定。

    宇文澈的面容亦是越发凝重,紧紧的盯着她,仿佛要穿过这具身体看到她的灵魂。

    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觉得,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之前的一切仿佛都变得合理起来。

    为什么懦弱的公主忽然变得坚强聪明。

    为什么一个公主会知道那么多不该她这个身份知道的事。

    为什么一个公主甚至会验尸,会催眠,会医术。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可以用她方才提出的那个荒诞假设解释清楚。

    这让他,真的不得不审视起来。

    但是,却也真的真的是太过荒诞,荒诞到他几乎无法去想象。

    看到他这个样子,孟漓禾有些激动之余,担心在所难免,所以,此时握紧了拳,再次问道:“如果,这一切的假设都是真的,如果我不再是孟漓禾,宇文澈,你还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