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3章 火雷引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人一惊,下意识做出防备动作。

    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这道影子接着却忽然落于地上,也朝着那边走去。

    而随着它的脚步,之前那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人定睛望去,皆是一愣,竟然……是一匹狼!

    难怪听那声音,并不像人的脚步声。

    只是,夜间有狼出现并不奇怪,但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狼?

    而且,还朝着那乱石走去。

    莫非,那里面当真有蹊跷?

    “我去看看。”萨娅忍耐不住,小声的对宇文澈说道。

    不过这种情况,纵然萨娅武功不错,但他是男人,也没有让一个女人独自犯险的道理。

    “我和你一起去。”宇文澈说着,率先走在前面,让萨娅跟在身后。

    很普通的动作,然而,却让萨娅温暖不已。

    时隔将近两年,也是在这个地方,在她面临被杀的命运之时,这个男人用身体保护了她,将她带出这个她以为再也出不去的阴冷山洞,将她从一片爆炸声与火海中带出。

    也是在这里,当她看到手臂被炸伤的宇文澈,眉头都未皱一下,只是吩咐人将她送去医治后,一眼便爱上了他。

    如今,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触景生情,她本就十分感慨。

    加上,又被他这样保护起来,忽然情绪便有些控制不住。

    都说,人在夜晚之时最脆弱最敏感,心里的情绪会无限放大。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

    明明知道他现在心里爱着别人,但是却还是很渴望他。

    看着他的背影,多想伸出手,将他抱住,对他诉说,自己真的很爱很爱他。

    多想,让这个男人也那样爱自己。

    但是,明明这么近的距离,明明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她却没有任何的理由,也没有任何的勇气。

    只因为,这个男人,不爱自己。

    心中,真的好不甘。

    这种不甘在这一刻几乎达到了极致,意识恍惚间竟然问出了声:“宇文澈。”

    宇文澈方才正在认真的跟着那匹狼,想看它到底想做什么,因为,已经离的非常近了。

    若不是他二人掩盖了气息,那狼肯定早已发现了他们。

    这会听到身后萨娅的问话,脚步一顿,以为萨娅发现了什么,转回头看向她:“怎么了?”

    萨娅目光灼灼,看着宇文澈因为自己的话而紧张,难得这般专注的看着自己,不由一阵恍惚。

    “宇文澈,如果当初你娶的是我,会爱上我吗?”

    宇文澈眉头紧蹙,他断然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萨娅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女人,不是挺识大体的么?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心里微微有些怒意,不由冷冷提醒道:“郡主,我希望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萨娅顿时恍然,方才眼中脑子只有这个男人,还真的将这周围的事都忽略了。

    心中惭愧不已,但是,难得问出口,也不知道之后是否会有这样的机会,萨娅看了一眼仍在前面不远处四处嗅着什么的狼。

    想来倒也耽误不了什么,所以,还是咬了咬牙说道:“对不起,但是你可以回答我吗?”

    宇文澈脸色冰冷,他此时此刻当真是一点与她说这些事情的心情都没有。

    不过,看这个样子,不说的话,想来她也不会死心,所以沉默了一瞬,还是张开了口。

    然而,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就听一个奇怪的声音从狼所在之处传来,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

    所以,下意识转回身要去查看,然而,因为他此时已经转过身面对萨娅,要转回身自然比萨娅直接看来的要慢一拍。

    因此,还没等他来的及看清,便听萨娅忽然一声喊:“小心!”

    而随之而来的,也有身上突如其来被扑倒的重量和一阵巨大的声响和漫天的火光。

    待宇文澈回过神之时,他已经被萨娅已经整个人扑在地上。

    而那刺鼻的气味提醒着它方才发生了什么。

    是那狼踩到了火雷。

    而萨娅,则是提前预料到了这一幕,所以为了救他,将他护在了身下。

    “太子!”夜同其他暗卫们很快出现,“太子,有没有事?”

    方才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幕,但是距离太远,想救已经来不及。

    宇文澈摇摇头,他身上半点伤都没有,这么近的距离,想来那火雷的威力,都被萨娅尽数挡去。

    不由眉头紧皱,因为不知道身上的萨娅是否受伤,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轻轻的推了推她:“郡主,你怎么样?”

    “我没事。”萨娅轻声说着,脸色苍白,但是并没有昏迷。

    宇文澈松了一口气,有意识便好。

    因此,微微将她侧移了一下,慢慢起身。

    然而,这时才发现,她的身上竟有大量的鲜血。

    眼睛紧紧的眯起来,不行,要立即带她回去!

    “夜,清理一下。”宇文澈将萨娅抱起,又看了一眼那明显被炸死的狼道,“不要碰那匹狼。”

    说完,便抱着萨娅用最快的速度向太子府奔去。

    “天哪,郡主,你这是怎么了?”因为惦记着郡主出门的安危,所以青梅并没有睡,只是在院中等着。

    一下看到自家郡主被宇文澈抱在怀里,浑身血淋淋的,直接被吓了个半死。

    宇文澈这会哪里有空和她解释,抱着萨娅便朝屋内走。

    将她放到屋中的床上,看着她虽然脸色苍白几近透明,仿佛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但是意识还算清醒,松了口气,安抚道:“我方才已经吩咐人去请神医和太子妃了,你很快会没事的。”

    萨娅点点头,对他微微一笑。

    她知道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方才他们距离火雷爆炸的地方尚有一些距离,且火雷看起来只埋了一颗,威力并不算很大。

    整个身体只有后背十分的疼痛,想来,只是受了皮外伤。

    只是,相比于这些疼痛,她的心却出奇的舒服许多。

    因为,这个男人在为她紧张,虽然,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自己救了他,但是,能够看他如此紧张自己一次,也值了吧。

    她也知道自己好傻,但……没有办法。

    爱情就是这样啊!

    想到很快,太子妃就会到来,那个回答她如果现在不听,就没机会了吧?

    萨娅颤抖着嘴唇,还是艰难的说出:“宇文澈,你之前的那个回答,是什么?”

    宇文澈眉头拧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她还在想这个问题。

    到底为何这般执着?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他们来了没有。”宇文澈避而不答,就算他再铁石心肠,也实在不想在她身上都是伤时,再让她的心多道伤。

    所以,说着便要离开。

    然而,萨娅却忽然用尽全身力气伸出手,一把拽住他的手腕:“直接说吧,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最佳机会,自己是不是本该可以通过争取,也得到他的心的。

    她也知道一切都没有意义,但她就是想知道。

    宇文澈拳头微蜷,眉头拧了拧道:“我只能说,这世间本就没那么多的如果。”

    这话不算伤,也的确是宇文澈所想。

    世事无常,让他说什么呢?

    他原本,也没预料到会爱上孟漓禾的。

    然而,却让萨娅更加神伤,是啊,没有那么多如果,可是,当初明明有机会让这个假设实现,只要当初再坚持一下,或许,父亲就会同意的。

    他的内心这般冰冷,也是那个太子妃一点一点捂热的吧?

    如果她有这个机会,也可以。

    “澈,我来了,郡主如何……”门口,伴随着孟漓禾的脚步声,一个呼喊声传来,但是却在看到面前的景象时戛然而止。

    萨娅很快放开了手,事实上,她也已经疼的没有力气。

    费力拉住他之时,由此牵扯到身上的伤口,那股剧痛让她差一点抓不住。

    孟漓禾假装没有看见,拎着装着医药的小箱子,绕过宇文澈继续走到萨娅的床前。

    将心头方才那一丝不适压下,作为一名医生的使命升起,孟漓禾温和的问道:“哪里疼?知道自己伤到哪里了吗?”

    “后背。”萨娅轻轻开口,竟有些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那你可以动吗?”孟漓禾皱了皱眉,伤了后背怎么还躺着,这个宇文澈怎么这么粗心,看到她疑惑的面色又解释道,“我需要检查你的伤口,你可以翻过去吗?”

    萨娅试着动了动,额头却瞬间牵扯出细密的汗珠。

    孟漓禾看得皱眉,回头道:“澈,你帮忙抱……”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没想到,萨娅却忽然打断孟漓禾的话,一个咬牙竟是自己翻了过去,只不过,疼痛让她深呼吸好几口。

    孟漓禾愣了愣,没有说什么。

    门外,脚步声又响起,想来是师傅在她之后到来了。

    因为宇文澈外出,她也担心,所以连衣服都没脱,方才听到消息立即赶来,自是比正在睡觉的师傅快一些。

    孟漓禾转过身道:“澈,这个位置有些不方便,我先看吧,你请师傅先在外面等一下,如果有问题我再找他。”

    宇文澈点点头,握了握她的手,还是在她耳边道:“辛苦了,别多想。”

    孟漓禾垂眸,同他一道走到门口,准备将屋门从里面插上,准备专心为萨娅治伤。

    然而,门刚合了一半,便见青梅一把抵住房门,死死的盯着她道:“不行!你不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