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2章 夜探据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郡主院落。

    宇文澈同孟漓禾赶到之时,萨娅穿着夜行衣,正被暗卫们包围。

    不用想,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澈眉头一皱,挥挥手让暗卫们先退下,接着,面色不愉的走到萨娅面前:“郡主,本太子记得让你等消息。”

    萨娅面色冷然,比往日还要冰冷的目光,预示着她的不爽。

    扫了一眼他身边的孟漓禾,冷冷道:“太子殿下,夜已深,本郡主还能得到消息?就算得到,恐怕也是我一个人去的下场吧?那我何必还要等?”

    宇文澈眉头拧成一条线:“你就这么急切?一刻都等不了?”

    听他并没有否定自己的话,萨娅此刻对他的决定再清楚不过。

    是啊,既然他与太子妃是真心相爱,试问哪个女人肯放心自己的男人同喜欢他的女人出去?

    别说是她,换做自己恐怕也不行。

    这也是她一人在屋中思前想后,最终得出的结论。

    所以,不想再等,明知外面有许多暗卫,还是想借用第一次溜出府的办法去碰碰运气。

    可惜,她的办法只能对于少数人,对于这么一大群,真的没有什么效果。

    所以,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因此,面对宇文澈的话,她冷冷一笑:“太子殿下,可能要有危险的是我的父亲。我可以早一点查到,便会早一点安心,我已经等了许久了。”

    宇文澈面色阴沉,毕竟,她抬出了亲王,而且,并非不能理解。

    只是……

    “澈,郡主,既然如此,你们就去吧。”

    然而,谁也没想到,一直站在身边默不作声的孟漓禾却忽然开了口。

    宇文澈蹙了蹙眉,看向她:“你……不介意?”

    其实方才两个人对这件事还在讨论,看起来孟漓禾多少是有些不太情愿的。

    “我也曾只身一人去救过皇兄,我可以体会那种急切想要让他脱离危险的心情,也知道,身边如果有个能帮自己的人有多重要。”

    孟漓禾淡淡的说出口,言语中没有太多的情绪,仿佛就是简单的说出了心声。

    没有肆意的夸张,没有刻意的渲染,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展示自己的优势,更没有高傲的神态仿若在施舍。

    仅仅,就是讲述这件事而已。

    萨娅的眸光闪了闪。

    出奇的,对宇文澈都可以冷言嘲讽,对这样说话的孟漓禾却说不出半个字。

    “不过郡主,我有个建议。”没想到,孟漓禾接下来的话,却直接对向了萨娅。

    萨娅果然有些意外,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

    而且,说实话,虽然是情敌关系,她对这个女人倒没什么敌意。

    之前,也只是误会她同宇文澈是合作关系,故意骗自己,才不予理会而已。

    所以,这会听到她的话,也客气回道:“太子妃请讲。”

    孟漓禾点点头,仔细分析道:“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如果那个地方当真如你所说还另有天地,时隔许久,难免那些人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万一已经重新成为据点,只有你们两个人去会有危险。”

    这话要是对其他女人说,或许,第一反应就是孟漓禾在故意找理由,不让他俩单独去。

    然而,萨娅也非那心理阴暗之人。

    而且,她也认为,孟漓禾的假设没有问题。

    只是……

    “太子妃,那个地方我昨日去过,依然是一片狼藉,所以,重新成为据点的可能性不大,我只是想过去查查有没有进地下通道的入口。”

    孟漓禾却笑了:“郡主,你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去那里查线索,你觉得,他们就算重新成为据点,敢把那地方恢复成原样吗?”

    萨娅一愣,好像的确如此。

    孟漓禾说的完全没错,就算他们已经偷偷恢复了,想必在表面,也会迷惑大家的视线。

    第一次,对着这个女人,开始正视起来。

    果然,如传言中那样厉害,轻轻巧巧一句话,便点出最关键的地方。

    “所以,我希望郡主同意,让太子的暗卫们在暗中保护,他们都是太子信任的人,你信任太子,也可以信得过他们。”看到萨娅已经有些认可,孟漓禾将自己最终的建议说了出来。

    既然如此,萨娅当真没什么好拒绝的。

    孟漓禾说的在情在理,她也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

    而且,这个太子妃面色和善,句句中肯,就连面冷如她,也很难冷漠待之。

    所以,只是说了一个字:“好。”

    宇文澈有些意外的看着孟漓禾。

    这个女人真的有溶解一切冰川的能力吧?

    这个萨娅明明喜欢自己,但对自己尚可以冷眼嘲讽,虽然是被自己气的。

    但是,面对情敌,以她的高傲冷漠,不该更加冷么?

    竟然就……如此妥协了?

    说实话,要不是她俩都是女人,真怀疑这个萨娅到底喜欢谁了。

    真是,防了大人还要防孩子,防了男人还要防女人,可不爽。

    所以说,太子殿下心中也藏着一个天马行空脑洞无限大的小人,完全不用怀疑。

    孟漓禾根本不知道他那暗戳戳毫无边际的心思,见到萨娅同意,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拉了一下宇文澈的手挠了挠,对他眨了眨眼:“那我就先回去啦。”

    宇文澈:……

    手里好痒,心里更痒,媳妇儿好可爱。

    才同居第一天,好不想离开。

    所以,一把抓住她的手:“等等。”

    孟漓禾和萨娅都有些诧异,却听宇文澈解释道:“回去换夜行衣。”

    原来是这样,孟漓禾松了口气,还以为好不容易说通萨娅带暗卫,这个家伙又临时变卦了。

    所以,朝着萨娅吐了吐舌,接着同宇文澈一道回去。

    院内,看着孟漓禾调皮的样子,以及两个人手牵手而去的背影。

    萨娅的心里第一次涌出两个字。

    甚至有些明白,宇文澈那颗冰冷的心是如何被融化的。

    就连她,都很难面对这样纯粹不带半点恶意的目光。

    “贱人!”然而,身后,青梅的声音却忽然响起,虽然很低,但也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萨娅不由皱皱眉:“你说什么?”

    青梅目光带刀的看着两个人消失的方向,咬牙道:“郡主,你不觉得这个女人是过来故意和你示威吗?”

    “示威?”萨娅眉头皱的越发紧。

    “对啊!”青梅恨恨的说,“假装好人,实则就是宣布太子的主权,不就是想故意在太子面前装大度,在你面前装好人,再趁机秀一把两个人有多恩爱,让你知难而退么?”

    原本,她以前的确想让自家郡主看到这一事实而彻底放弃。

    但是,今日看到她如此丑恶的嘴脸,以及白天里,太子那些伤害郡主的话。

    真的是连她自己都替郡主不甘。

    萨娅面色微冷:“不要乱说话。”

    “郡主,当事者迷,旁观者清。”青梅却继续说道,她本就是自小与萨娅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说话自是随便许多。

    所以,即使已经被萨娅制止,还是劝道:“奴婢只是想让郡主看清,之前郡主不就不承认太子爱太子妃这件事么?郡主,你这次依然是作为当事人迷惑而已,奴婢和你说,你千万不要被这女人骗了,一看这女人就是颇有心计的,不然,可以哄得太子这么宠她?”

    萨娅的脸色阴沉。

    她的确曾经看错过,这次……

    眼睛眯了又眯,终于还是没有多说,只不过,也静静的站在院中,不知所想。

    青梅也适时闭上了嘴,有些话给郡主提醒就可以了。

    说多了也没用。

    不过,她绝对不会允许,太子妃那个贱人伤害她的郡主!

    这一次,宇文澈倒是没有用太久便回来。

    不过,也是被孟漓禾催促的。

    毕竟,一回去换衣服,就感觉更不想走了。

    所以,人家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他是从此太子不晚出,也是棒。

    总之,两个人很快趁着夜色离开太子府,而暗卫们也调集了许多,在暗处默默跟随。

    之前的那处据点,在京城边上一处深山中。

    不过,因为他们都有武功,运起轻功也很快便到达。

    因为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会不会如他们所预料般,重新成为据点。

    毕竟,的确已经很久没有人再盯着这里。

    所以,他们只是远远的先停下,朝那边看去。

    只见那处果然如萨娅所说,依然乱石堆积,杂乱无比。

    不过,倒也不排除这里如同孟漓禾所说,可能只是假象。

    只是,既然来了,倒是断然没有只看不接近的道理。

    静默一阵,确定没有任何动静之后。

    宇文澈同萨娅对视一眼,点点头,放轻脚步朝那处走去。

    因为已到秋天,地上难免有许多枯枝落叶。

    但是,两个人因为轻功在身,却也足以让其一点响动也没有。

    甚至,为了确保不被发现,还特意敛了气息。

    并且,十分谨慎的一边朝前走,一边密切注意着身旁的动静。

    然而,忽然,只听一阵细碎的树叶被踩之声响起。

    两个人立即停下,仔细聆听,却觉那声音很是奇怪,细碎轻巧,却怎么也不像人的脚步声。

    不由朝声音之处同时看去,然而,忽然间!

    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如闪电般倏地从他们的眼前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