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1章 终于认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郡主,你可以考虑要不要说出你的事。但本太子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不会隐瞒她任何事。”

    宇文澈只扫了一眼,便知道萨娅所想。

    这句话,他本来可以不说。

    因为,这样可能会更容易谈。

    但是,他却不能给这个女人一点希望。

    为了孟漓禾,也是为了让她彻底死心。

    的确很残忍,但如果不爱一个人却给她希望,更残忍。

    萨娅却忽然笑了,心虽然沉在最底部再也上不来,但却意外的感觉不到疼了。

    可能,真的是被伤习惯了吧。

    罢了,随他说吧。

    真的假的,她已经不想再去想了,好累。

    因此,并未接他这句话,而是直接说道:“我要调查的是,上次我来殇庆国时,绑架我的那伙人。”

    宇文澈眉头一皱:“你是要报仇?”

    萨娅摇摇头:“不,我是怀疑,他们是我国流窜过来的叛贼。如果是这样,那我爹早晚会有危险。”

    听到此,宇文澈的面色不由凝重起来。

    那次之后,他派人调查过这伙人的行踪,也将他当日那被火雷炸毁的地方监视了很久。

    因为,那是他们曾经的据点。

    但都没发现任何踪迹,就仿佛在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而他之前只以为是哪里的山贼成了气候,难道,竟然是藩外来的么?

    “那叛贼和亲王有关?”宇文澈不由问道。

    “没错,那伙叛贼本来是我朝重臣,就是我爹亲手揭穿并捉拿的。”萨娅回道,“只不过,当时在行刑途中,被在外逃脱的一些同伙劫走,之后便不知所踪。”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人就是当初那些人?”宇文澈皱眉询问。

    萨娅回忆道:“因为当初我听到他们用藩外的语言交流,当时他们以为我在昏迷,其实我已经醒了。”

    宇文澈一愣,原来是这样。

    藩外有专门的语言,但因为长期与内陆通商,所以藩外的贵族子弟或有钱的人家,基本都会从小学这边的语言。

    所以,熟练到和母语相差无几,很难听出差别。

    “所以,你想查出之后,将他们一网打尽?”宇文澈沉思了一会之后问道。

    “对。我不会容忍任何威胁到我家人安全的情况存在。”萨娅目光坚定,配着她那冷然的面容,倒是觉得坚毅无比。

    “好,我帮你。”宇文澈并未多做考虑,便直接说道。

    萨娅猛地看向他,断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主动。

    却听他再次说道:“既然涉及到亲王安危,自不会坐视不管,而且,在殇庆国境内,本太子也绝不会容许此等人猖獗。”

    萨娅自嘲一笑,对于他的话,竟然毫不意外了。

    是啊,他就算帮忙也不会是为了她。

    她萨娅从小到大没有服输过,但是面对这个男人,好像真的不想认输都不行。

    “那你今晚可以同我一起去查么?我怀疑那个绑我的山洞有问题。”萨娅又问道,只是目光中并没有什么期待。

    宇文澈有些疑惑:“有什么问题?”

    “我怀疑里面不止那么大的空间,当初感觉过地上有声音,所以我想仔细看看。”萨娅又说道,“昨晚太过仓促,而且没有后援,我没有敢轻举妄动。”

    “原来是这样。”宇文澈沉思片刻,虽然事隔已久,且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现动静,但是既然如此,还是不能轻易放过,所以想了想道,“我派人去查。”

    “不,我想自己去。”萨娅却摇了摇头,面对他的疑惑,解释道,“抱歉,我在这里除了你,任何人都信不过,这么大的事我也想亲历亲为,而且我曾经深入过内部,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可以陪我么?”

    她这句话里带着些许的恳求,也有着充足的理由。

    的确,这里对于她来说,是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完全陌生的国家,抛开她喜欢宇文澈这一层不谈,宇文澈是她唯一认识,且曾经救过她性命的人,所以,说只信任他一人并不为过。

    只是……

    宇文澈沉默片刻,还是道:“我需要和太子妃商量一下再回复你。”

    萨娅几乎用第一次认识宇文澈的目光看着他。

    这句话,怎么可能是从他的口中说出的?

    这还是那个她爱到发狂,却冷酷无情,不会顾及任何人感受的男人么?

    所以,带着不可置信的问道:“宇文澈,你要做什么,还要得到她的批准?”

    “我不想让她误会,因为要和你一起去。”宇文澈丝毫没有被质疑后的惭愧,只是淡淡道,“无所谓批准不批准,我只是不想做她不喜欢的事。”

    “呵……呵呵呵。”萨娅此时真的笑的比哭的还难听。

    快两年了,她自认为那时被打击的已经够可以了。

    却不曾想,再次见面,这个男人要将她往骨子里伤。

    只是,她再次不确信了起来。

    为了伤而伤,有必要吗?

    宇文澈应该没这么无聊。

    所以,终于第一次认真的问道:“宇文澈,你真的爱她?”

    听到这句话,宇文澈也很认真的看向她,很认真的答道:“郡主,我早就说过,我爱她,千真万确。”

    萨娅一怔。

    原来,自己真的一直误解了么?

    原来,真的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她萨娅,怎么会这么傻?

    “之前不一起住,也是因为她身体的缘故,原谅不能和你细讲。但方才,她已经痊愈搬回来了,你也看到了。”宇文澈继续道。

    大概,也终于猜到,她是一直都在误会。

    干脆,一次讲清楚。

    萨娅忽然有些难堪。

    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般,自顾自的追求。

    所谓的公平竞争,人家,根本就不屑吧?

    真的一刻也无法再待下去。

    萨娅倏地站起身,不再看宇文澈一眼,只是冷然道:“我先回去了,有消息请派人通知我吧。”

    她也没那么矫情,知道这个事实后,便完全不理宇文澈。

    她的爱恨情仇,比起国家的叛贼,父亲的安危,也算不了什么。

    此刻,她还需要宇文澈的帮忙。

    “好。”宇文澈点点头,同她一同走到倚栏院门口。

    “太子留步吧,送到这就可以了。”看着宇文澈还要继续走出,萨娅说道。

    若是之前,她尚会开心不已。

    此时,真的是自取其辱了。

    然而,宇文澈却说道:“没有送你,我只是去表哥那里接她回来。”

    萨娅面色一僵,连自嘲的力气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再多说,便转身离开。

    步伐快到,让身后的青梅都追逐不上。

    宇文澈叹了口气。

    希望,一切到今天结束吧。

    而他和孟漓禾再次幸福的同居生活,又从今天开始。

    想到此,步伐便轻盈起来,就差没有飞起。

    暗卫们集体吟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爱恨两难!

    艋:……

    怎么一夜之间全世界都会吟诗了,虽然比他的还差一点,但也是让他倍感压力,毕竟,那是他唯一的生存技能啊!

    哭瞎。

    真想派人提醒他,你其实是个暗卫啊小伙儿!

    也是醉。

    总之,太子殿下欢欢喜喜把太子妃接回来,又圆圆满满吃了个饭,再甜甜腻腻的聊了会天。

    甚至直到夜深之后,才把萨娅的事情以及那个请求说了出来。

    因为,实在不想破坏很好的气氛。

    并且,不等媳妇回答,就率先表示,若是媳妇不同意,那他必须不能去。

    活活让孟漓禾哭笑不得。

    不过,对于这个请求,孟漓禾的确沉默了一瞬,才问道:“只有你们两人去?”

    被这么一问,宇文澈瞬间觉得有些不妥,因为异地处之,他是无论如何不会让孟漓禾大半夜和别的男人出去的。

    所以,顷刻间几乎是哑然。

    噎了噎才说道:“算了,我不去了。我派人去告诉她,从长计议吧。”

    说着,干脆直接向外走,看样子,的确要去吩咐人。

    孟漓禾一愣,连忙拉住他:“澈,为什么忽然不去了?你是不是也觉得,如果那个地方真的有问题,你们两人去,会不安全?”

    宇文澈脚步一顿,诧异的看向她:“你是担心这个?”

    “当然。”孟漓禾很快回答,不管什么情况,宇文澈的安全总是她放到第一位考虑的。

    “难道,你不是担心,我和她孤男寡女半夜出去这件事?”宇文澈有些无奈的问道。

    为什么他觉得,媳妇好像忽然大方了起来呢?

    明明昨晚不是气的要死吗?

    就这么放心自己和别的女人出去了?

    虽然他觉得孟漓禾最终也估计会同意,但为什么,心里还有那么点淡淡失落呢?

    简直就是一个潜在受虐狂,不过他当然绝对不会承认。

    “哦。”孟漓禾忽然反应过来,老实的回答,“亲爱的,恭喜你,经过你这么一提醒,我的确担心了。”

    宇文澈:……

    敢情方才没想到这一点吗?

    真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苦恼。

    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连醋都忘记吃了。

    看着孟漓禾那幽幽的看着自己的目光,宇文澈嘴角微抽,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孤男寡女呢……

    明明什么都没有的,只是出去有个行动,结果被自己刻意的渲染,头大。

    然而,刚想解释,就听到窗外,夜的声音忽然响起:“太子,郡主那边出了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