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0章 情敌上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迅速从座椅上站起,走到门前:“太子妃现在在哪?”

    啧啧,果然激动啊!

    下人心里暗戳戳,表面冷静道:“在太子与太子妃的卧房里。”

    宇文澈眼中一喜,顷刻间温柔乍现,接着,却眉头一拧:“她没问本太子的行踪吗?”

    “问了。”下人答道。

    所以我才来赶紧通知你呀我的太子殿下。

    宇文澈略略有些紧张:“问什么了,你怎么答的,她有没有什么反应?”

    毕竟,他现在是和萨娅单独在一起。

    万一又生气了,那可真的是怎么办。

    虽然生气的反应还挺可爱,但是老是生气伤身体,他必须舍不得。

    下人嘴角微抽,不过,幸亏低着头无人能看见。

    太子你还能再急切点吗?

    这么怕老婆也真是少见。

    那你还敢和别的女人单独见面,真是不想混了咳咳。

    总之,敢想不敢说的下人老实巴交的回道:“太子妃问奴才您在哪里,奴才说您在会客厅,太子妃又问是来客人了吗?是哪位重要的客人。奴才本来想等问过太子再说,就含糊问太子妃怎么知道客人重要,太子妃说因为一般客人都会在太子府正厅接待,然后奴才就解释,其实只是因为客人找来了倚栏院,太子才请她进来,请太子妃不要误会,然后……”

    “等等。”宇文澈听得头大,这管家哪找来的下人,以为这是在写话本吗?

    难道不知道说话要注重精髓,懂得概括?

    “所以说,太子妃知道本太子和谁在一起是不是?”

    “是。”下人终于简洁,因为不敢多说了。

    自己办事不利,本来想插科打诨过去,让太子妃不要关注的。

    结果,太子妃太聪明,也和太子这样直接问到要害。

    呜呜呜,伺候聪明的主子好可怕。

    宇文澈不由头大,皱了皱眉,还是决定先去找媳妇。

    有什么事将她接过来一起听,省得她多想。

    所以,回过头看向死死在背后盯着他的萨娅道:“郡主请稍等,我请太子妃一起过来。”

    说着,便不等她的回应,直接走出了会客厅的门。

    然而,萨娅却忽然像被戳到了死穴一般,一下冲上前,在宇文澈刚刚走到院中时,便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目光灼灼道:“宇文澈,你不想听我调查谁了?”

    看着那只抓住自己的手,宇文澈皱了皱眉,想要抽离却明显感觉到萨娅抓的十分紧。

    他可不想再被她撕坏一件衣服。

    所以,冷然道:“郡主可以等下同我们一起说。”

    “如果我不想告诉她呢?”萨娅双眼射向他,眼里闪烁着近乎偏执的光芒。

    宇文澈刚想回答,却听身边下人十分小声的一声轻咳,然后极低极低的声音道:“太子,太子妃出来了。”

    宇文澈一愣,立即转头朝卧房的方向看去。

    只见孟漓禾正从卧房出来,一抬头刚好与他投过去的视线对上。

    心里顿时一沉,糟了,又被看到拉拉扯扯了。

    所以,当下不管别的,扭头看向萨娅道:“郡主请放手。”

    萨娅自然也知道了目前的情况。

    凭心而论,她真的不愿放手。

    但是,宇文澈那避她之不及,甚至略带嫌弃的目光,当真刺伤了她。

    她终究还是那个遭到拒绝便没办法再用热情贴的性格,因为,她骨子里本身就没有什么热情。

    她已经将仅有的热情都给了他。

    她真的再也没有办法勉强自己接受了。

    所以,手慢慢的松开。

    她不要自己成为这种死赖着别人的女人,她不要。

    而几乎只是瞬间,被放开的宇文澈便离开她身边,快步朝孟漓禾走了过去。

    那步伐,急切又带着些紊乱。

    “郡主,你干嘛放手,让那个女人误会不是更好么?”身边,青梅低声对她说着,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恨其不争。

    然而,萨娅没有回答。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

    宇文澈,真的是和这个女人联合骗自己么?

    可是,就在方才,当他听到孟漓禾来倚栏院时,那下意识便冲到门外的反应,那脸上的紧张,以及方才所有的眼神。

    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假的。

    因为里面有情感,有温度。

    她甚至第一次开始怀疑,或许,宇文澈是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

    虽然很不想很不想去考虑这个可能性,甚至光是想想就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空,可却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脑中不断出现这样的猜测。

    而如果是这样……

    如果他们二人的一切不是装的,那她,也不屑于故意让那个女人误会。

    她,也有她的骄傲。

    眼见宇文澈一走到孟漓禾的身边,便主动拉住孟漓禾的手,萨娅眼神移开,转身再次回到会客厅。

    她今日是来谈事情的,所以,没谈好,她不会走。

    青梅无奈,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身旁的下人,以泄心头之愤。

    太子府,没有一个好东西!

    而这强烈的怒意,立即引来众暗卫们的不满。

    哼,以为他们不知道你在想啥?

    一个小丫头片子,俺们是不屑于理你。

    要是你是个大老爷们,分分钟揍得你尿裤子!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儿……

    太子你快好好解释一番,不然我们也无法原谅你让狐狸精进了院子,哼!

    傲娇的简直就像是太子妃亲生,妥妥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而事实上,宇文澈必须要好好解释。

    昨天被看到互相扯了衣服,今天又被发现拉拉扯扯。

    这到底谁安排的剧情?简直想杀人。

    虽然昨晚最后获得意外之喜,但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

    所以,这会宇文澈赶紧拉着媳妇的手,把刚刚发生的事详细的讲了一遍,当然,那送衣服什么的就能省则省了。

    孟漓禾静静的听完,倒是没有太多反应。

    她其实也想到,这个郡主既然穿着夜行衣出去,就不该只是散心的事。

    只不过,能主动找上门来说倒是挺让人意外的。

    所以,想了想道:“那你去和她好好谈谈吧。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可以和我说。”

    宇文澈一愣:“你不生气?”

    “既然是正事,又有什么好气的?”孟漓禾温和一笑,方才她已经看到宇文澈那紧张的神情,以及萨娅眼中的不甘。

    那就说明,宇文澈没有给过她任何希望。

    那还有什么好气的呢?

    被别人喜欢,从来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的事。

    被媳妇理解的宇文澈觉得自己心都化了,所以,牵着她的手道:“那你同我一块去吧。不是想帮忙?”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不了,你自己去吧。我要去找下表哥。”

    她痊愈这件事还没有对表哥说。

    毕竟睡了快一天。

    她方才也本来想过来安顿一下,就去找表哥商量接下来练秘籍之事的。

    宇文澈眉头微皱,仔细的看着她的神色:“傻瓜,还是生气了是不是?”

    孟漓禾有点无奈,这个家伙真的有些太过紧张了。

    这架势,如果自己说以后都不许见她,恐怕他也会答应吧?

    但是越是这样,就应该给他更大的信任不是吗?

    况且……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解释道:“她是来找你的,我们的身份见了也尴尬,何况,她想来不愿意有求于我,我在的话或许让她因为顾及面子而耽误事。”

    宇文澈有些怔住。

    他的这个太子妃,竟然到了这种时候,还为别人着想,而且,那个人还是她的情敌。

    真的让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着他的样子,孟漓禾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所以晃了晃他的手道:“我没那么大方,我只是想,她父亲在帮我们的忙,如果你可以帮她,我们也少欠点人情。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才不愿意你去帮觊觎你的女人呢。”

    孟漓禾嘟着小嘴,半开玩笑半撒娇的说。

    宇文澈目光温柔。

    因为他知道孟漓禾在开玩笑,以她的性格,真的很少遇到有求不帮的,除非对方是仇人。

    而且,这一次,本来也是自己先对萨娅和亲王有恩的。

    所以说,欠人情真的谈不上。

    而她的这番话,也让他的心中暖流不止,因为她说“我们”。

    我们,多好的词。

    除了他们两个人,其他一切都是别人。

    他们才是一个整体。

    所以,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的看着她道:“那好,等我回来。”

    孟漓禾点点头,松开他的手。

    他还是去找表哥吧才是正事。

    暗卫们目送着太子妃远去,忍不住擦了擦那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呜呜好感动。

    善解人意的太子妃,简直是我们的宠爱。

    就连因太子妃搬回离合院而荒废了好久的苍,也终于又拿起了画笔,誓要画出感人肺腑让人潸然泪下的一幕。

    真的都好励志。

    而宇文澈也终于走回会客厅,不过,这一次他决定速战速决。

    就算媳妇儿那么说,但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和情敌在一起的,真是非常有觉悟。

    所以,一进入,便直接对萨娅说道:“郡主,抱歉久等,请尽快说明吧。”

    萨娅一愣,看了看他身后,下意识问道:“她……没来?”

    宇文澈淡淡道:“嗯。”

    萨娅眼珠微转,方才那已经黯淡到极致的情绪,此刻,还是浮出一丝希翼。

    然而,没想到,宇文澈接下去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