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9章 小别之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好久没有触碰到的柔软就在自己的唇间,芳香的气息让人迷醉。

    两个人很快便在这唇齿交融中沦陷。

    一时间,吻的难舍难分。

    恨不得,就这样将对方吞进自己的腹中。

    碍事的衣物尽除,许久未有亲密接触的两人,一触碰到对方,便觉身体像着了火一般,迅速燃烧起来。

    何谓小别胜新婚,此时此刻,真的体会的不能再深刻。

    就连大部分时候都处于被动地位的孟漓禾,今夜也十分的热情。

    经历了不算长但对"qing ren"而言也绝对不算短的分离,以及今晚那来势汹汹的醋意,此刻更是心潮澎湃。

    只想让这个男人属于自己。

    心里,眼里,所有的地方都是自己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影子。

    这种强烈的意念,让她几近发狂。

    而宇文澈自是不必说,从方才就一直隐忍的**,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此刻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久旱逢甘露,却恰恰让人舍不得一口将这甘露完全吞掉。

    只有浅尝,品味,放到嘴中辗转,放到手中流连。

    让这甘露里里外外,都被自己的双唇温柔抚弄,散发着最晶莹的光芒。

    所以,这一次,宇文澈竟是比以往都要来的温柔。

    甚至于,近乎接近于第一次身体交融时,那种小心翼翼,百般呵护。

    让孟漓禾只觉自己像他手中的宝一样,被宠爱,被珍惜。

    所以,反倒更加坦然,甚至以一种近乎于献祭的心态,尽数向他盛放着所有的美。

    也只为他打开那含苞待放的花瓣。

    让他沉溺,让他沦陷,让他彻底沉醉在其中,品味盎然春意。

    秋夜,萧索而漫长。

    但是,却并非对每个人而言。

    对于相爱的两个人,从来都是**苦短。

    **到骨子里的缠绵结束,宇文澈吻着孟漓禾那带着点点汗珠的额头,为她理着凌乱的碎发,不无遗憾的轻声说:“小雨,不能陪你睡了,我要去上朝了。”

    虽然一晚上极尽温柔,孟漓禾好歹还算是大病初愈,加上一晚上并未怎么睡,所以,此刻脑袋多少有些沉,只是迷蒙的睁开一只眼:“哦,那你早点回来睡。”

    闭着一只眼会比较不困么?

    宇文澈只觉得十分好笑,为她掖了掖被子:“你睡吧,我不困。记得今天晚上搬回来。”

    “好。”孟漓禾随口答应着,然后把唯一睁开的一只眼也闭上。

    哎,神功什么的就是好。

    运动一晚上也不累,真不是白练的。

    而且,也特别对得起你那八块腹肌。

    啊要搬回去,那岂不是又要从此太子妃不早起了?那还是赶紧多睡。

    然后,就真的如她所愿,沉沉睡去。

    甚至直到宇文澈傍晚从宫里兴高采烈回来,准备回倚栏院抱可爱的媳妇,结果看着空空的屋子,愣了半天才招来下人问道:“太子妃今日可有来?”

    “回太子,没有。”下人回答的很忐忑,很怕太子一个不高兴迁怒自己。

    毕竟,太子看起来好像很失望啊……

    太子府谁不知道,只有太子妃在旁边,他才万事皆好商量?

    宇文澈皱皱眉,怎么回事?

    早上不是说好的么?

    总不会,还没醒吧……

    想到早上孟漓禾那贪睡样,嘴角不由泛起一抹温柔的笑。

    吓得下人小身板一震,恋爱的男人果然喜怒无常,好可怕。

    太子妃你快回来,没有你,我们承受不来。

    而这位恋爱的男人,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想他的太子妃回来,那程度岂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所以,当下就决定,亲自迎孟漓禾回来。

    然而,刚想抬脚朝离合院走去,就听院外,另一个下人匆匆来报:“太子殿下,院外郡主求见。”

    宇文澈脚步微停,皱了皱眉。

    若是以往,他大概不会轻易同意她来自己的院中。

    但是,想到昨晚的事似乎到现在还没有个结论,本来想追问她出府的原因,最后也因为孟漓禾的出现而没有了下文。

    所以,想了想,还是对下人点头,请他将萨娅带进。

    倚栏院的会客厅内。

    萨雅同丫鬟青梅,很快被下人带入,并引了座位。

    看着下人将茶盏准备好,宇文澈面色清淡:“敢问郡主所来何事?”

    萨娅神色未变,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看不出喜怒,只是侧头对青梅使了个眼色。

    青梅很快上前。

    宇文澈这才发现,这丫鬟的双手在捧着一件蓝色的衣衫。

    虽然叠的整整齐齐,但也可以看得出,是件男人的款式。

    眉毛微蹙,不由看向萨娅。

    萨娅从座椅上站起,将衣衫接过,看向宇文澈道:“昨夜一时冲动,将太子的衣衫撕破,这件算是赔礼。”

    宇文澈却丝毫没有接的意思:“郡主客气了,本太子还不至于计较一件衣衫。”

    而且拖你的福,那件衣衫已经贡献了它应有的价值,完成了它作为一件衣衫本不该有的使命。

    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当然这个不能说。

    萨娅面色微僵,长这么大,真的只有这个男人可以如此轻易的拒绝自己的一切好意。

    嘴角泛起一抹自嘲:“我当然知道,以太子的身份,怎会在意那一件衣服。只是,衣衫的确是我弄坏的,我略表歉疚之意而已。”

    宇文澈沉默的看了她两秒,虽然并不想提,但还是不得不说道:“郡主多虑了,本太子也不慎弄坏你的衣衫,算是扯平了吧。”

    “但是你那是不小心,我是故意,我……”

    “郡主。”然而,宇文澈却不等她说完,直接打断道,“本太子不会穿别的女人送的衣服,你若是心怀内疚,就坦白说出昨晚出府何意吧。”

    接二连三被拒绝,别说是萨娅这傲气冷然的性格,就是普通人也受不了。

    所以,脸上的自嘲再次加大,看向宇文澈,冰冷的反问道:“别的女人的衣服?宇文澈,你难道要告诉我,你只穿她做的衣服?”

    “做?”宇文澈蹙眉,“不,她只需要做本太子的太子妃便好,做衣服这种事,我不会让她亲自动手,若是扎了她的手,心疼的还是我。”

    “呵……”萨娅此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怒。

    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

    他都会这样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最伤害她的话。

    萨娅,你不该生气不该难过的。

    他就是这样的人啊,他就是故意这样想让你知难而退的啊。

    你不是知道么?不是告诉过自己么?不是鼓励自己越难越要攻克么?因为你喜欢他。

    为什么,心里还是像被捅了一刀,那么生生的疼。

    手指微微曲起,指尖传来的痛意,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不再多说,直接将衣衫重新递给青梅:“拿下去吧。”

    青梅却愤恨无比,脸上青筋的浮现,都让人知道,她这是在咬牙切齿。

    只不过,上次的顶撞险些激怒这位太子,也受到了自家郡主的责怪,所以此时,就算再心疼郡主,也只能作罢。

    所以,接过这件衣衫,只是随意的向宇文澈行了个礼,便退出屋子。

    宇文澈神色淡然,显然有些不耐,毕竟,他刚刚想的是去找媳妇。

    结果却因为这么一件衣服耽误了半天。

    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心思和他讨论昨晚的事的话,那他亦没有半点心思再待下去。

    好在,萨娅将方才那些情绪压下,又恢复了冷漠面色,主动道:“其实我本次来,的确是想和你说一下昨晚的事。”

    宇文澈这才正色看向她:“哦?郡主竟然肯主动说,本太子倒是意外。”

    毕竟,昨晚若不是她有意隐瞒,自己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喊出让她不要走的话。

    这会却忽然跑过来向自己坦白,怎能让他不诧异?

    萨娅冷冷一笑:“那还不是拜你将我的院子守卫的里三层外三层所致?”

    宇文澈挑挑眉,没有说话。

    他就是调集了很多暗卫守着她,既然她不说是去了哪里,那为了她的安全,他只能出此下策。

    毕竟,他与亲王有约在先,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那郡主想说什么请说吧,本太子洗耳恭听。”

    一点解释都没有,就是这样理直气壮。

    却偏偏,她就是喜欢这样的霸道和强势,有什么办法?

    所以,在内心自嘲了一番的萨娅最终并没有计较,只是继续道:“我这次随父亲过来,除了要帮你的忙,还有自己要调查的事,所以,希望你同意我晚上可以偶尔出府,我也答应你会小心行事。希望你撤掉那些暗卫,因为,这对我很重要。”

    宇文澈皱皱眉,还是问道:“你要调查何事?”

    毕竟,她一个藩外的郡主,与殇庆国本身并没有什么牵扯。

    “是我自己的事。”萨娅迎着他的目光回道,并且忽然一笑,“相信太子也不会关心吧?”

    “你的私事本太子自然管不着,但是,你的安全本太子却非管不可。”宇文澈毫不避讳的肯定她的说法,一点情面都不留,“若是郡主不能证明你晚上出去不会有危险,那恕本太子不能答应。”

    “你……”萨娅这次终于气急,宇文澈这是在逼她!

    宇文澈面色淡然,态度很坚定。

    萨娅深呼吸,还想再说话,却听门外,忽然有下人来报:“太子殿下,太子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