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8章 太子妃好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某处触感鲜明,宇文澈倒吸一口冷气,气息终于开始不稳了起来。

    孟漓禾面红耳赤,但是并不看他。

    手底下的温度烫的惊人,仿佛将她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脑子甚至已经开始有些不听使唤。

    所以,手中虽然依然还保持着撕的动作,但是明显,已经开始慢了下来。

    仿佛除了撕这一件事,已经想不起别的。

    然而,宇文澈却呼吸越发沉重。

    正是因为她这慢到骨子里,却始终围绕着某个地方的动作,让他觉得这一个多月未能同居的忍耐,此刻简直到达了顶点。

    尤其是那若有若无的触碰,以及那又轻又小的“撕拉”声响。

    当真若是哪个男人能忍,那只有一种可能,太监!

    宇文澈额头青筋直跳,呼吸沉重的只觉胸口要爆炸,终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太子妃,玩火玩的开心吗?”

    孟漓禾的手闻言猛的一抖,然后又听到宇文澈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方才,她一直都因为太害羞而神游,这会经他这么一喊,顿时清醒过来,就见自己方才抖动的手,正贴住某个部位。

    顿时像对待烫手山芋一般迅速躲开,因为的确很烫,这是实话。

    只是,看着宇文澈那浑身上下被自己撕的简直要受了****的模样,尤其是下面那一处,被她神游下撕的宛如关着猛兽的牢笼般的裤子,顿时觉得自己,真的玩大了。

    因为那猛兽正在怒视她,想要呼啸而出!

    孟漓禾哆哆嗦嗦的往后缩,准备随时逃跑。

    照这个架势看,最开始折磨宇文澈以解心头之恨的目的的确是达到了,但是,打死也不敢这个时候真的往他身上泼冷水的。

    绝对会死人的。

    而且死的不是别人,肯定是她自己。

    然而,还没缩一寸地方,就见宇文澈忽地伸出手,将她一拽,接着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身子底下。

    “点了火,竟然还想跑?”宇文澈喘着粗气,灼热的呼吸打在孟漓禾的脸上。

    不用想,也知道孟漓禾此时脸上红的快要滴血。

    “我,我现在在调息养身体啊,还不能……”孟漓禾弱弱的说着,十分视死如归。

    这次,真的玩脱了啊。

    谁知道,这家伙这么不经撩,哦不,她是知道的嘤嘤。

    自己真是no作nodie。

    怎么办!

    宇文澈深呼一口气:“我的太子妃,我觉得你最好和神医去问一下,否则下一步就是我的身体需要调养了。”

    孟漓禾咬着唇角,可怜巴巴的说:“我知道错了。”

    一双大眼睛又无辜又可怜,虽然做的事并不怎么无辜,但是现在的确是有点后悔了。

    老公会不会被自己玩坏,呜呜呜,以后真的不敢了。

    可是,这会去找神医问这个,是想被笑死吧呵呵呵。

    然后,她就听到院子里,一个声音响起:“神医,太子妃已经睡了。”

    孟漓禾一愣,竟然是师傅?

    宇文澈也是有些诧异,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晦暗不明,但却似乎隐隐有些期待。

    孟漓禾就猜到这个家伙想什么,而且,这个关口,其实……她也很想知道。

    因为白天的时候,表哥的确说过很快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所以,赶紧推推身上的宇文澈:“快下去,我出去见师傅。”

    宇文澈微微蹙了蹙眉,还是从一旁滑了下去。

    孟漓禾飞快的起身,稍微整理了一下发髻,便跑了出去。

    身后,宇文澈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从来没有过的惨样,与自己的小兄弟对视了一番,还是崩溃的躺了回去。

    只不过忍不住捶了捶床,惹怒媳妇儿果然没有好下场……

    而门外,孟漓禾顶着一头乱毛跑出去,喊住正欲离开的神医:“师傅!”

    神医脚步一停,回头看向她:“有人说你已经睡了。”

    孟漓禾噎了噎,其实要不是宇文澈在这捣乱,她的确是肯定已经睡了。

    不过,想来这些下人们拦住神医,根本是怕打扰他们吧?

    所以,略微心虚道:“是睡了。还没睡着。”

    神医倒是没有多做怀疑,他常常鼓捣药物到半夜,今夜也是。

    本来听到有刺客的说法,也没怎么在意。

    但后面却听说,似乎他那个徒夫发生了点让徒弟误会的事。

    所以,担心她会因为怒气而影响整个身体的气息,才过来看看。

    毕竟,这段时日大部分时间都是苏子宸在替她调理,而今夜苏子宸在皇宫为皇上治病未归,他也便按捺不住。

    这会看到她发红的脸,以及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不由皱皱眉:“你是不是气息紊乱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孟漓禾一愣,摇摇头:“好像没有不舒服。”

    “但你的样子,脸色潮红,气息并不稳。”神医严肃道。

    孟漓禾:……

    其实我那是被宇文澈撩的,加上刚刚跑出来追您的。

    但是,这前面一句绝对不能说。

    后面一句,其实说出来单看的话,也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所以,正纠结要怎么解释,神医忽然道:“把手伸出来。”

    不纠结这个最好了,孟漓禾赶紧乖乖手,任由神医把脉。

    半晌,神医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屋子,将手收回。

    “徒夫在里面是不是?”

    孟漓禾嘴角微抽,号个脉还能发现这个,果然是神医啊神……

    既然瞒不住,也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胡闹。”神医忽然脸色一冷,“没有确认是否有问题,你俩就……”

    “不是不是。我们没打算怎样。”孟漓禾赶紧两只手摇晃,头也摇晃,以示清白,虽然其实一点也不清白。

    “哼。若不是已经调养好,你现在这个没怎样的程度,已经可以引起气息紊乱了。”神医冷冷一哼,明显很不爽。

    对于不听话的病人,没有哪个大夫会开心。

    尤其,这个病人还是他在乎的徒弟,还是个自己也会医术的人。

    怎么一天天的就这么不省心呢?

    都怪他那个徒夫,哼!

    孟漓禾赶紧嬉皮笑脸哄道:“师傅,下次注意一定注意,绝对不……不对,师傅你刚刚说我已经调养好了?”

    神医挑挑眉,显然不打算说第二遍!

    孟漓禾却眼前一亮:“师傅万岁!”

    简直一蹦三高,惊起一片飞鸟。

    神医冷哼一声:“你才刚恢复,让徒夫懂得收敛一些。”

    “咳咳。”孟漓禾不做答,只是摆出纯洁的样子,假装不懂他在说啥。

    哎,徒大不中留啊……

    神医哀叹一声转身离去,心里充满了无限悲凉,搞得就好像什么时候留住过似的。

    而孟漓禾嘴角一勾,转身朝屋内跑去。

    哇,真的感觉整个人生都美好了起来。

    院子重新安静,然而,树上,胥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因为刚刚一直担心因为自己的疏失,太子和太子妃会产生误会,从而上演明明相爱却充满了误会最后相爱相杀相望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的悲情一幕。

    所以,便拉着夜紧张兮兮的仔细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并且一边祈祷太子太子妃误会解除,一边脑补着悲情催泪大戏都要哭了。

    结果,他们听到了啥?

    呵呵呵呵呵,撕衣服?

    悲情大戏忽然画风一转,居然来了个十八……禁?少儿不……宜?

    这怎能不让他风中凌乱?

    偏偏夜还在自己身边笑的一脸诡异,看得他毛骨悚然。

    感觉下一刻,自己都要被撕了。

    毕竟,方才在那边都想揍自己来着啊!

    虽然最后没有忍心下手,但是也骂了自己傻来着。

    那也不会好到哪去啊!

    胥闷闷的想着,觉得人生很艰难,因为自己猜的事好像就没一次对过。

    但是,无论如何,接下去他都不能再听了。

    刚刚神医不是说了么,太子妃调养好了,那……想到太子以往的事迹,以及他的体力,简直不敢想。

    所以,拽了拽夜的衣角,示意他同自己退后。

    毕竟,刚刚是自己拉着他一起听的。

    夜嘴角微勾:“不偷听墙角了?”

    胥脸色发红:“要听你自己听。”

    说着,傲娇退后。

    夜嘴角越发上扬,还是身边有这个呆瓜的感觉好。

    所以,也很快追了上去。

    撕衣服什么的,太子我敬你是条汉子,请继续。

    而真汉子宇文澈这会看着孟漓禾蹦蹦哒哒的跑到床边,嘴角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的太子妃,看着我这样,你就这么高兴?”

    孟漓禾一愣,咦,难道这个家伙刚刚****焚身所以没有听见师傅所说?

    眼珠一转,估计看了他一眼,尤其是某个还很斗志昂扬,十分不要脸的对着她的部位道:“对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还敢不敢撕别人的衣服,哼。”

    宇文澈侧过身,一只手杵着头,邪笑的望着她,整个人显得邪魅无比。

    “我的太子妃,我什么都不敢欺负你啊,而且……”

    宇文澈说着,忽然一顿,接着倏地一跃而起,同时将孟漓禾一把拽到床中间,再次成功压到身下,低声道:“我以后,也只会撕你一个人的衣服。”

    孟漓禾心蹦蹦直跳,口是心非道:“你不要胡来啊你,我,我,我身体还……”

    “还怎么?”宇文澈嘴角一勾,“还没听到神医说痊愈?”

    “原来你听到了?”孟漓禾瞪大眼,就知道这是个腹黑鬼啊!

    “这样的好话,我又怎么会错过?”宇文澈眼眸愈渐变深,朝着她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