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7章 我也要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你听我解释。”一进入离合院内,宇文澈就开始说道。

    方才在外面,孟漓禾急匆匆的往回走,一句都不想多说的样子,他便也作罢。

    毕竟,其实外面那么多暗卫看着,他自己也知道。

    这会进了离合院,只有胥一个可以靠近然而现在还没跟上来的蠢蛋暗卫,应该可以说了吧?

    然而,孟漓禾依然高冷的走回屋子,一屁股坐在床上,双眼冒火。

    没错,就是冒火。

    当她半夜看到在地上滚动的胥爬起差点没吓个半死,之后又听说府里可能来了刺客赶紧跑出去发现宇文澈竟然不在,还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又吓了个半死后,看到的就是他追着那位高冷郡主而归,而且两个人的衣服都撕破。

    这画面感,简直不要太棒吧!

    还什么“你别走。”

    呵呵呵,宇文澈你不是让她别走么,那你追她好了追我干嘛!

    总之,不管这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从她的角度来看,这个画面就是让她十分不爽,非常不爽,强烈不爽!

    有武功了不起啊!

    高冷了不起啊!

    会翻墙了不起啊!

    我也有内力,我也可以高冷,我当年也翻过墙,虽然用的是爬的,但胜在机智以及顽强的精神!

    孟漓禾一生气,脑子里就开起了吐槽大火车。

    好久没有腹诽了,这么痛快的来一次真是爽!

    看着孟漓禾那气呼呼的表情,宇文澈额头跳了跳,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有点萌,还带着一点媳妇吃醋了那说明很在乎我那种淡淡的开心和被误会解释要是不听怎么办的小紧张。

    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曾经冷情的王爷,也一跃变成了心里很多情绪的太子殿下。

    总之,带着这种乱七八糟的情绪,宇文澈朝着孟漓禾走近,站到她面前,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傻瓜,是不是多想了?”

    声音极尽宠溺,还有刻意压低的磁性,让人听了当真是有些心里软软的。

    毫不意外,孟漓禾亦被击中。

    这种原本冷情设定,然而却温柔无比的对她一个人,真的是犯规啊!

    孟漓禾沮丧的抬起头,准备听他解释。

    反正,她也知道,只不过是画面感太让人生气罢了,实际情况肯定不是那样。

    然而,这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块刚好被撕破一块的衣服。

    孟漓禾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什么不是那样不是那样的!

    到底什么情况可以让两个人的衣服都撕破?

    就算她脑洞这么大,也想不到,因为即使是交手,也不该照着衣服撕吧?

    一想到,自己的男人撕别的女人衣服,或者别的女人撕自己男人衣服,不管到底是哪样,她都觉得完全不能忍。

    所以,忽然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块破布:“宇文澈,你们很激烈嘛。”

    宇文澈一愣,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胸前那块已经露出内衣的部分刚好对着孟漓禾的脸。

    简直就是头倏地变大。

    失策啊!

    温柔攻势没管用就算了,还主动给人添堵,真的是找死不等天亮啊。

    所以,赶紧挪开身子,干脆将外衣直接扔到一旁:“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孟漓禾眉头一挑,语气很是凌厉冰冷。

    她想哪样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宇文澈心里冷飕飕的,媳妇这次真的是生气了,而且还气大发了。

    想想也是,自己当初看到她被凤夜辰假冒的侍卫抱在怀里时,没有明白自己心意的他都差点杀人。

    后来,更是得知她被凤夜辰用嘴度过气,恨不得就此用唇擦干那所有的痕迹。

    虽然知道完全不怪她,但那种情绪就是忍不了。

    想来,自己媳妇也是这样吧?

    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比当初那个时候,要进了不止一点两点。

    不过,不管怎样,还是要先解除误会。

    所以,特别机智的没有接这句“想的哪样”的话,直接将过程讲了出来。

    因为不管回答想的哪样,都一定会出错,他坚信。

    “就是这样,现在不会多想了吧?”宇文澈说完,坐在她身边,将她揽在怀里。

    孟漓禾:……呵呵,讲出互撕衣服就不会想多?

    你不小心撕到她衣服可以理解,但是……

    “宇文澈,你若是不愿意,有人会撕的到你的衣服?”

    宇文澈一愣:“对天发誓,真的是因为当时没有防备。”

    哼!

    孟漓禾非常傲娇。

    虽然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就是生气。

    互撕衣服这种还略有爱的情节,凭什么发生在他们俩身上?!

    这要是个电影,非要质疑他们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哼,和女主抢戏,讨厌!

    然后,她就感觉到宇文澈忽然将她搂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有防备的时候,我的衣服只会让你撕。”

    孟漓禾:……

    脸略红,感觉有点热。

    什么嘛!

    为什么从审问辩解,直接上演到午夜版?

    她还没有完全消气呢喂,当她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哼!

    然而,看到孟漓禾这个样子,了解如宇文澈,自然知道她生气是真的,但误会却也是没有的。

    只不过,就是和自己撒撒娇,发发脾气罢了。

    那这种情绪,自己也必须满足。

    毕竟《如何做一个好相公》那本书里有写啊!

    竟然也读了这本书,真是好羞耻。

    所以,故意嘴角一勾道:“你要是还不开心的话,我躺平让你撕,想怎么撕怎么撕,撕到你开心为止。”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切,谁稀罕?

    撕衣服什么的,难道不是刚好中了你的圈套?

    谁不知道你是一个高冷的冰山表皮下,藏着一颗重口味变态闷骚内心的男人?

    不过……

    孟漓禾忽然眼珠一转,转头看向他:“真的?”

    宇文澈带着笑意点点头,为什么觉得媳妇儿的目光有点危险?

    不过,好像危险的很刺激?

    于是,立即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因为方才已经将外套扔开,所以这会只穿着里衣直接躺倒在床上。

    并且,成一个大字张开,十分之配合。

    完全就是一副悉听尊便,任你宰割的样子。

    直让孟漓禾愣了愣,甚至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其实想折磨他来着,不过看起来的确很秀色可餐啊……

    不不不,孟漓禾你在想啥,调息调息!

    于是,孟漓禾赶紧绷住脸,维持着外面冷漠,念着清心心法,脱掉鞋子一下跨坐在宇文澈的大腿上。

    接着,露出一丝极像是恶霸胁迫无辜少女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甚至还拍了拍宇文澈的脸蛋道:“不老实,看我怎么收拾你?”

    宇文澈方才因为她的动作及身体接触还尚有些心猿意马,这下,看到她这一个不伦不类的样子,不免有些想笑。

    不过,这种时候笑场绝对会让她生气。

    所以,故意抿紧嘴唇,目光坚毅的看着她,其实是怕笑出声。

    只不过,这个样子,却与那个略怕的样子有点像。

    让孟漓禾都不由眯了眯眼,小子,真会玩。

    哼!

    既然这样,那她也就不客气了,反正今晚的事让她不爽了,必须要惩罚。

    然而……

    我撕,我撕,我撕撕撕,我撕不动!

    孟漓禾简直要气死,这什么破衣服嘛,质量这么好,她现在又不能用内力,徒手怎么撕啊!

    然后,她就听到“噗”的一声,立即一个眼刀朝宇文澈飞过去,还敢笑我?

    接着,却看到宇文澈冷静道:“等一下。”

    之后,就见他刷刷刷,朝着自己的衣服上下抓了几下,之后再躺好,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孟漓禾不由朝他抓的那几处望去。

    顿时抽了抽唇角,大哥,您这是九阴白骨爪吗?

    竟然……直接抓烂了许多啊。

    不得不说,的确,这个样子她会很容易撕。

    但是,你抓的都是什么部位?

    呵呵呵,三点一个没放过,要不要这么故意找虐的?

    本太子妃可是会把你撩的忍无可忍再给你浇一盆冷水的哦!

    想着,便毫不客气的开始动起手来。

    “刺啦”一声,露出细长白皙的一条胸膛。

    孟漓禾勾了勾唇,****没用!

    “刺啦”又一声,露出胸膛上某个不太好描述的点。

    孟漓禾心跳有点快,流氓!

    “刺啦,刺啦,刺啦……”再好多声,某太子的胸前布条凌乱,惨不忍睹。

    孟漓禾心跳一百八,面色佯装淡定,哼,刚刚是豁出去了。

    然而,宇文澈却始终一动不动,只是目光中带着三分笑意,三分暧昧,三分深情,还有一分沉醉的看着她。

    甚至,还主动动了动身子,以示,其实你还可以往下撕。

    挑衅?孟漓禾用眼神回应,你以为我不敢?

    当年没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敢看光你,我现在会怕你?

    哼哼哼。

    孟大胆边给自己壮着胆,边要将罪恶之手伸过去。

    然而,还没接触到那时,却是顿时一愣。

    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喜羊羊灰太狼黑猫警长呼啸而过,简直快要集齐了动物世界。

    但是,你这个臭流氓,让自己变成一个太字是什么情况?!

    这根本,不用撕了,直接就可以撑破了吧?

    “不敢?”耳边,却忽然传来宇文澈的一声轻笑,“若是不敢就算了,不勉强。”

    孟漓禾:……

    怎么这么淡定,都听不出来气息不稳!

    哼!反正难受的是你!我怕什么!我看你等下还能不能这么淡然自若。

    想着,干脆一把伸出手,直接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