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章 买琴风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只觉眼前一花,待看清时,只见一个巴掌朝着自己劈头盖脸的扇过来。

    而欲躲时,却已经来不及。

    电石火花之间,她下意识闭眼。

    然而,预想到的疼痛却没有到来。

    而是听到对面女人一声带着惊讶的声音。

    “王爷……”

    王爷?

    孟漓禾心里一跳,难道是宇文澈来了?

    赶紧睁开眼,却见眼前,一个男人正拽着对面女人的手。

    而这个男人,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

    孟漓禾忽然想起,这人,不是大皇子又是谁?

    只是,他怎么会在此?

    而锦箐,相对于孟漓禾此时的惊讶,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腕上那已将自己攥到发红的大手。

    抬眼看去,却发现宇文畴的脸上一片冰冷,心里顿时一凉。

    在府里,哪怕她惩罚他最疼爱的宠妾,他都不会多说一句。

    如今,他怎么会……

    宇文畴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狠狠的扔下她的手。

    方才,他本不欲上前,女人之间的事他一向不屑于管,加上,他还有些别的心思,想看看孟漓禾如何应对。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分轻重!

    竟然还想拿身份压人,谁都知道父皇最讨厌的便是皇室之人以身份欺凌百姓。

    平日,真是太纵容她了!

    虽然心里怒不可言,然而望向孟漓禾那紧紧闭起后又惊讶的眼睛时,却不由软了许多,语气也轻柔无比:“没事吧?”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摇头,却又想到什么,赶紧行了个简单的礼。

    虽然宇文畴早已封为沥王,但毕竟是在宫外,孟漓禾也不想惹人注目,继而小声说:“见过沥王。”

    宇文畴眼睛一亮,原来,她竟知晓自己的称号,不由双手伸出,便要扶起微微躬身的孟漓禾。

    然而,还未接触到孟漓禾,便听身边,锦箐的声音响起:“王爷认识她?”

    宇文畴手下一顿,方才柔软的心思尽无,气氛也有些尴尬,伸出的手硬生生的收回。

    孟漓禾却偷偷呼出口气。

    这大皇子怎么说伸手就伸手,她可是他的弟媳,而且之前又差点联姻,这着实应该避嫌呀!

    然而,眼见宇文畴因自己的话将伸出的手缩回,锦箐只觉得心里一喜。

    沥王说到底还是在乎她的!

    当即,趁势加了把火。

    “王爷,方才臣妾只是想买把琴,但是却遇到她羞辱,王爷可要为我做主啊!”

    锦箐双眸湿润,方才因生气而胀红的脸颊迅速展现一抹委屈状,当真是我见犹怜。

    当然,若是大家没看到她方才表现的话。

    宇文畴面色一冷。

    “颠倒黑白,还不快给覃王妃请罪?”

    锦箐顿时一愣。

    覃王妃?

    这就是如今外界传的赫赫有名的覃王妃?

    当即脸色一变,她可是听说,连皇后都被她堵的屡屡受瘪,难怪方才自己得不到半点好处。

    只是,明明她和皇后并不对付。

    沥王怎么会?

    然而,眼下的形势根本容不得她多想,赶紧开口赔罪:“锦箐不知是覃王妃,冲撞了覃王妃,还请恕罪。”

    方才嚣张的气焰全无,孟漓禾心里冷笑,倒是个知进退的人。

    只不过,这个梁子,恐怕结上了。

    虽然她的身份远远高于她这个妾室,对于她来说,锦箐根本不足为惧。

    但是,她好像和皇后这一家八字不合呢。

    怎么不管故意还是无意,总要对上那么一次。

    幸亏,她最终没有嫁给宇文畴。

    宇文澈冷是冷了点,但既没有妾需要争宠,又没有婆婆需要伺候。

    说起婆婆,她好像确实没有听说过宇文澈的母妃呢……

    孟漓禾这厢在这神游,宇文畴却只当她未开口是因为不满,当即对着锦箐冷冷的说:“这哪里是赔罪的样子?见到王妃为何不行大礼?”

    锦箐眼眶发红,因为她不得不想到那个问题,她只是个妾,在孟漓禾这种正妃的面前,她丝毫没有任何地位。

    甚至于,见到正妃,若行大礼,是要下跪的!

    没想到,在沥王府没有遭遇的,却在孟漓禾这里遇到。

    心里,对她愈发仇恨起来。

    只是,眼下,她只能听从宇文畴的话,双腿曲起,缓缓跪下去。

    听到宇文畴的话,孟漓禾这才回过神。

    眼下,她当真不想再纠缠下去,毕竟,方才她自己也没吃什么亏。

    所以,赶紧开口:“不必跪了,都是一家人,误会而已。”

    锦箐几乎触碰到地的双腿一顿,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看到宇文畴点头,才又慢慢站了起来。

    “谢覃王妃。”

    “好了,你先去挑琴吧。”宇文畴淡淡的话里透着威严,看不出有多强势却毋庸置疑。

    虽有些不情愿,然后锦箐还是俯了俯身,便向周围展列的古琴走去。

    只不过,余光却始终瞟向两人之处。

    她就是好奇,既然是覃王妃,那便是弟媳,为何沥王会……

    眼看锦箐已离开,孟漓禾只觉单独面对宇文畴更不合适,而且那灼灼看着她的目光,也让她颇为不自在。

    “沥王,漓禾也先去挑琴了。”

    孟漓禾说着,亦同锦箐一样,行了个简礼,便要转身走开。

    却听一声……

    “等一下!”

    诧异的抬头,却恰好撞进一双幽深的眸子。

    那眸子与宇文澈很像,却比宇文澈多了一些闪躲。

    特意装作没注意的样子,孟漓禾疑惑的开口:“沥王还有事?”

    宇文畴不由一愣。

    方才,他竟然下意识叫住她了么?

    自那日见过之后,那个这个女人本来是他的念头便一直在心头缠绕,如同梦魇。

    本以为已不在意,谁知还是这样。

    心头苦笑,他宇文畴何时这样过?

    斟酌了一番还是开口:“他,对你好么?”

    孟漓禾有些怔住,他?

    应该是指宇文澈吧?

    不过,这莫名其妙的称呼和这诡异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里虽然略纠结,但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而是十分客套的说:“多谢沥王惦记,覃王对漓禾很是照顾。”

    “是吗?”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宇文畴淡淡回声。

    倒没想到,那个冷情冷面的人,这次倒也知道疼人了。

    也是,面对这般耀眼的女人,又有谁能够无视。

    心头,那股梦魇般的念头却在这一刻尤为强烈。

    一句话脱口而出。

    “之前,风邑皇提议将你嫁于我,并非是我反对,这一切都是父皇和母后的主意。”

    孟漓禾不由瞪大眼睛,这,是在向她解释?

    着实不用吧……

    这叫自己怎么接?

    完全更尴尬了好吗!

    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接下去:“漓禾相信,皇上皇后的安排便是最好的安排。”

    “可……”

    宇文畴还欲开口,孟漓禾便急急打断:“而且沥王与侧妃恩爱如厮,漓禾也庆幸没有为沥王平添烦恼。”

    孟漓禾不提锦箐还好,这么一提,心里对锦箐更是生了许多反感。

    平日,锦箐虽然傲慢了一些,但懂人意,知进退,且长相颇佳,所以他确实是有所宠爱的。

    但,和孟漓禾一比,优劣顿显。

    不由自嘲一笑:“她怎么能和你比。”

    听到此话,孟漓禾着实吃了一惊。

    她方才故意提起锦箐,便是想提醒他,身边还有自己的女人在。

    没想到,他竟然将自己与她比起来。

    虽然,自己着实是比那女人好了那么一点点,哦不,是好了诸多。

    但是,爱情若是可以这番比较,还可以称得上爱情吗?

    想到爱情,孟漓禾顿时自己愣住。

    是啊,她怎么忘了,古代这些妻妾成群的男人,哪里会有爱情。

    当下,心里冷了不少。

    嘴里亦轻轻冷冷开口:“沥王缪赞了。漓禾还要挑琴,沥王自便。”

    说着,便毫不犹豫的离去。

    宇文畴还欲开口,却听一旁,锦箐巧笑嫣然,拉着他的手臂,柔柔的说:“王爷,臣妾已经挑完了,我们回府吧。”

    看了看孟漓禾的背影,宇文畴眸光闪了又闪,终于还是随锦箐离去。

    感觉到两人确实已离开雅轩,孟漓禾这才呼了口气,抬头对着掌柜说:“就这个吧!”

    “公……小姐。”

    身后,豆蔻急匆匆跑进来。

    孟漓禾抱起琴,转过身,有些埋怨的说:“这么久才来,我还以为你丢了。”

    豆蔻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撑住双腿的膝盖,喘着气说:“小姐,你冤枉奴婢了,是外面来了很多官兵,奴婢挤不过来,怕小姐着急,只好绕远一条街,从那边跑过来了。”

    “官兵?”孟漓禾皱皱眉,好奇的往外走,“是干嘛的?”

    豆蔻双狠狠擦了一把汗。

    “小姐……等等奴婢啊!”说着,便要直起身,忽然看到孟漓禾那淡薄的身上,居然扛着一张古琴。

    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不是吧?

    她家公主什么时候这么彪悍了?

    想着,孟漓禾却已经走了出去。

    豆蔻这才反应过来,啊!不对啊,她怎么能让公主来亲自抱琴啊!

    赶紧直起小腰,追了出去。

    门外,熙熙攘攘,确实见十来个官兵在不远处,似乎在盘问着什么。

    有人向远处指了指。

    之后,这些官兵便乌拉拉全部蜂蛹了过来,似乎是要经过此地,去往指的方向。

    孟漓禾仔细的望了望,似乎这些官兵前面,有个年纪尚青,眉目十分清秀的男子在前方带领,看着衣着像是朝廷官员。

    这么大架势,是在做什么?

    孟漓禾好奇的向前走了几步。

    然后……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