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6章 撕破衣服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这身影即将飞入的一霎那,宇文澈一个伸手,准备从侧面将此人拦下。

    奈何此人迅速太快,又听到身后的动静,一个躲闪间,只听“刺啦”一声,宇文澈的手竟然只拽到此人的衣衫,并且将衣衫活生生撕下一大块。

    而此人听闻到动静,在闪躲的同时是朝着宇文澈的方向转过来,因为下意识间,想看清楚是谁。

    所以,这一块衣衫,竟是从胸前撕下。

    不过,好在,只是撕下了那黑色的夜行衣,并没有碰到里面,也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只不过,那露出的白色里衣,让这被撕的一块显得格外突出出来。

    而没有外衣遮挡,里衣又十分紧致,那轮廓只需一眼,便能辨别出来,是女人。

    宇文澈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即使此人戴着面纱,他也可以断定,此人是萨娅无疑。

    所以便也收回手。

    然而,面对这幅样子,萨娅却眼中冒火。

    不管宇文澈已经收了手,竟是直接再次出手。

    宇文澈一愣,因为没有防备,对于她的出手有些措手不及。

    加上两个人如今只有一臂的距离,所以,宇文澈也只来得及听见一声“刺啦”。

    然后就是自己胸前的衣衫,也活生生被撕下一大块。

    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脸色不由冷了几分,这个女人,有病么?

    然而,却不想萨娅忽然一个转身,竟是朝着太子府之外的方向迅速飞远。

    宇文澈嘴角浮现一个冷笑,这是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么?

    所以,假意遇到主人逃走,让他误以为是刺客,之后再偷偷潜回来?

    主意打的倒是不错,只不过……

    “郡主,你若不想留在太子府,本太子可以为你找其他地方。”

    萨娅的身形果然一顿。

    接着,有些犹豫,却又有些冷傲的摘掉面纱,重新走到宇文澈的面前。

    直直的看着他的眼:“原来你发现了。”

    宇文澈面色清淡:“不然,你以为本太子会像你一样,大半夜不睡觉却四处游荡?”

    萨娅的神情并未有太多变化,然而眸光却倏地一亮,亮到让人无法忽视。

    “你出来找我?”

    知道她在期待什么,宇文澈冷然回道:“本太子是担心你会坏事。”

    萨娅面容有些僵硬,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宇文澈,你何必如此。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都没有担心。你在看到我不在时,一点都没有担心我被绑架?一点也没想过若是绑架会去救我?”

    “你是本太子的客人,若是绑架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宇文澈冷冰冰的回道,看着她眼中再次冒出的希翼,再次补充道,“太子府任何一个人被绑架,本太子都会相救,哪怕,只是个下人。”

    萨娅一个在本国受万人追捧的郡主,有着一个可以震慑朝廷连他们的陛下都忌惮,却独独宠她的爹,何时受过这样的对待?

    心里却竟然说不出是委屈还是什么。

    有什么办法,这条路是自己选的,这个人也是自己爱的。

    只是,终究还是不甘心的说了一句:“宇文澈,你对我如此肆无忌惮的狠心,还不是仗着我喜欢你?”

    这话带着许多无奈和悲凉。

    从这个冷面郡主的嘴里说出,更显得无比冲击。

    明明,还是那张高傲的面容,却说着这样近乎卑微的话。

    宇文澈的神情也终于因此有了一丝变化,眉头微蹙,叹了一口气道:“郡主,我不想伤害你,所以,请你放弃吧,我这辈子除了孟漓禾,不会爱上任何人。”

    “不。”萨娅依然是那般固执,“宇文澈,一年半以前,你对我说的是,你不会爱上任何人,现在为什么有了她?”

    当初他第一次拒绝自己,就是以他不会爱任何人为理由,所以无法回报别人的感情。

    之后,又用婚约让她死心。

    她一直以为,被强加了婚约在身,他或许会怀念这个爱他的自己。

    所以,她等着他后悔。

    然而,听到的却是这个?

    “因为我爱上了她。”宇文澈回答的毫不犹豫。

    “我不信。”萨娅还是摇头。

    让她相信他爱上别人,真的不如让她相信,他心里没有爱。

    而且,这个男人一定是因为曾经用过那个理由对过自己,现在觉得没有用,便抬出这个女人让自己死心,一定是这样!

    “郡主,你……”

    “别说了。”萨娅却好像怕听到什么更伤心的话,直接打断了他,“我今天不想谈这个,回去吧。”

    说着,便要转身。

    然而,宇文澈却直接叫住了她:“等等,你好像还没告诉我,半夜独自出府去了哪里。”

    萨娅脚步一顿,忽然眼中带笑看向他:“被你伤的睡不着,所以,出去散散心,这个理由可以吗?”

    宇文澈眉头一皱,也就是在这一个怔仲间,萨娅已经用轻功飞入太子府。

    而宇文澈眯了眯眼,亦立即随后追上。

    这个女人轻功果然是好。

    只不过,用这个理由搪塞他?

    显然不够。

    今日他必须要和她说清楚私自出府这件事。

    绝对不能再让这种可以控制的危险因素存在。

    所以,两人几乎一前一后落地,而暗卫看得出此人是与太子进来,自然也不会阻拦。

    只不过……全都集体为太子偷偷捏了一把汗。

    然而,宇文澈浑然不知,只专注追着萨娅,眼见她进府就想往自己的院子走,立即喊道:“等等,不要走。”

    甚至于,为了阻拦,竟是再次出了手。

    而萨娅却是身子一避:“宇文澈,你撕我一次衣服还不够?”

    “嘶……”暗卫们集体倒吸一口冷气。

    太子你保重,太子你往旁边看看,太子你再不见我们真的要为你点蜡了。

    居然敢和别的女人互撕衣服,这个惨烈的样子,如果对方是太子妃,我们都要忍不住展开联想了。

    希望你真的没做对不起太子妃的事,不然我们说不定弃暗投明,改认太子妃为主子,哼!

    “既然太子和郡主没事,我们回去吧。”

    不远处,孟漓禾的声音清清浅浅的传来。

    宇文澈的身子一僵,不由转头看去:“小雨?你怎么起来了?”

    孟漓禾却已经转过身,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向远处走开。

    宇文澈额角一跳,完了,媳妇误会了。

    当下,再也不管这萨娅到底出去是做什么,此情此景,此时此地,都没有和孟漓禾解释清楚这件事最重要。

    所以,也不再管其他,直接朝着媳妇追了过去。

    那步伐矫健又坚定的,让人都跟着抖了抖。

    萨娅面色冷然,看了一眼宇文澈的背影,拂袖而去。

    身后,青梅却勾起了唇,跟了过去。

    看着一场闹剧就这么四散,暗卫们有些失望。

    太子妃不应该就这么走了啊!

    应该直接在这里对太子就地正法,哦不,就地处置。

    最主要是,让大家看看嘛。

    虽然也不是很希望你们闹不愉快,但是他们的确想看看一贯高冷的太子殿下受点瘪什么的。

    毕竟,被他虐了这么久,相比于动不动就让他们倒马桶刷茅厕什么的,他们只是看一次又不会少块肉。

    真是十分同情这位大太子殿下,所以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绝对不能小看了下属们的心思,说不定都在心里给你记小本那!

    而夜倒是有些责怪的看了胥一眼:“是你通知的太子妃对不对?”

    胥眨着可怜巴巴的带着些愧疚的大眼睛,弱弱的说:“也是,也不是。”

    夜难得有点淡淡的凶:“什么意思,说清楚。”

    毕竟,太子再三交代他不要声张。

    结果这可倒好,最不该被惊动的人被惊动了。

    “就是……我本来听你说问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觉得府里有危险,就想看看太子妃有没有事。”胥支支吾吾的说着。

    夜不明所以:“然后?”

    “然后我就想干脆守在门前算了……这样要是来坏人我可以保护的快一点。”胥继续弱弱的说道。

    夜依旧不明所以:“然后?”

    “然后,我朝门前一坐,坐着坐着误以为在树上,不自觉一靠,结果就……。”胥的声音越说越小,头也埋得越来越低。

    “就把门靠响了?”夜觉得自己有点头大,怎么会这么蠢。

    有一段时间没自己看着就又开始犯傻了吗?

    真是让人不省心。

    然而,胥又说道:“不是……”

    夜额角跳跃:“还有?”

    “是太子妃的门没关,我直接靠开了,还摔了个后滚翻。”胥说着干脆将头埋进膝盖里,太丢人了呜呜呜。

    夜:……

    后滚翻,滚翻,翻……

    你还能再蠢点吗?

    简直就是个蠢蛋啊喂!

    接下去不用说,就是太子妃被他吵醒,然后就得知了这件事。

    夜觉得脑袋被他震得嗡嗡响,但是想到那个蠢到爆的场景又忍不住很想笑,一张脸忍得十分辛苦,简直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胥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你想揍就揍吧,我绝不还手。”

    都生气成这样了,就别忍着了。

    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引起主子矛盾什么的,想想就虐。

    夜伸出手,看着胥那张大义凛然的面容甚至还闭上了眼等着挨揍的模样,眼底无奈又温柔,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傻瓜啊。

    不仅完全没有打起来,反而还略带温馨。

    而另一边,离合院内,气氛却显然没有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