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5章 郡主失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穿戴好,立刻推门而出,看着被院子外的侍卫拦住而不得不继续大叫的青梅,皱眉道:“让她进来。”

    看到宇文澈的身影,青梅如释负重,一挣脱便跑到宇文澈的面前:“太子殿下,我家郡主不见了。”

    “你说什么?”宇文澈眼睛一眯,“什么叫做不见?”

    “就是奴婢半夜起来,看着郡主的窗子开着,想着已经入了秋怕她着凉,就想过去帮忙将窗子关上,谁知向里一看,发现床上并没有人。于是奴婢推门而入,只见郡主的衣服都散落在床上,人却不见了。”青梅越说越急,整个人都要哭了出来。

    上一次来殇庆国,郡主就被绑架过一次。

    那次的情景她还历历在目,若不是当初被太子所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郡主的人了。

    这一次,几乎又是同样的情形,一样是深夜不见人。

    这让她怎么不着急?

    宇文澈眉头紧锁:“来人。”

    夜很快现身:“太子请吩咐。”

    “去问下太子府内所有暗卫,看看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宇文澈冷静吩咐。

    “是。”夜领命而去。

    “记得,不要声张。”在夜走之前,宇文澈再次说道。

    无论如何,萨娅住在这里都很低调,绝对不能因为此事搞得灯火通明,人尽皆知。

    夜点点头,很快消失。

    “求太子殿下,一定要救我家郡主。”看着夜离开,青梅再次说道。

    如今,即便她再讨厌这个伤害她主子的男人,也只能求他。

    因为,她一个丫鬟,虽然知道亲王此次也一同前来,但具体住在哪里,怎么联系都不知道。

    否则,恐怕她现在首先要找的就是亲王了。

    宇文澈蹙了蹙眉,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满月,眉间的疑惑不由加深。

    “先去郡主的院子看看,带路。”

    无论如何,还是要先看看现场。

    今夜,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偷袭的绝加时机。

    而之所以说带路,是因为自萨娅住进太子府之后,宇文澈还一次都没有进过这院子。

    之前,也只是请管家根据安全方面的考虑,为她安排了院落而已。

    所以,具体住在哪处,倒的确是青梅最清楚。

    青梅脸上那怨恨的神情一闪而过。

    为这位太子的不上心,也为郡主的不值。

    只不过,如今事关郡主生死,也由不得她多去想这些。

    毕竟,如果郡主的性命都不保的话,想这些岂不是惘然?

    想到此,她亦应了声,赶紧带宇文澈前去。

    宇文澈虽然走的急,但一路上也没忘记留意身边的状况。

    不管是院外还是院内,都是一切如常。

    没有闯入的痕迹,亦没有打斗的迹象。

    不由微微蹙了眉,据她所说,萨娅的武功很高,能够让她无所反抗的被擒,难道又是用了药?

    他还记得上一次,萨娅便也是这样在驿站被抓走的。

    不过,已经经过过一次,难道不会防备么?

    而且,太子府暗卫众多,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能力?

    “太子,前面就是郡主的屋子。”青梅忽然在门前顿住,对着宇文澈说道。

    房门大开,门销完好。

    宇文澈皱眉确认道:“你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门是紧闭的,对吧?”

    青梅点了点头:“回太子,是的,不过没有从里面锁起,一推便开了。”

    宇文澈略微沉吟一瞬,抬脚走了进去。

    只见,屋内并不凌乱,所有东西都摆放的井井有条。

    除了,一件随意扔在床上的白色衣裙。

    而再看那被褥,却是整整齐齐,像是无人动过。

    这当真是奇怪无比。

    这个样子,看起来萨娅根本还没有入睡就出了事。

    否则,他不相信哪个绑匪劫了人之后不立即离开,而是有心情将被子再重新叠好。

    而且,如果已经入睡了,外衣不应该扔在床上。

    当然,至于为什么绑匪劫了人还将外衣扒掉,这更不合常理。

    所以,一个念头从脑中升起,转向青梅道:“记得你家郡主有多少件衣衫么?去看看是否有少的。”

    青梅不明所以,不过还是闻言照做了起来。

    她是萨娅的贴身丫鬟,平时照顾萨娅起居吃穿,所以对于萨娅的衣物的确比萨娅自己还了解。

    等待之余,宇文澈也只是环顾了一周后,走出了屋子。

    “太子。”片刻后,夜在院中出现,“已经询问过所有暗卫,无人看到任何可疑之人,也没有听到异常动静。”

    宇文澈淡淡的点点头:“让这院子附近的暗卫过来。”

    他记得,当初请管家一并安排了武功高的暗卫进行特别保护。

    毕竟,萨娅的安全很重要,而且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府上出事。

    “是。”夜对着身后一处招了招手,很快,两名暗卫的身影便出现。

    两人直接单腿跪地,坚毅的表情映在两人略显苍白的脸上,额头还泛着点点汗珠,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请太子责罚。”

    宇文澈不动声色的瞧了一眼,眉头有些微蹙。

    “你二人武功不错,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吗?”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摇了摇头。

    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宇文澈脸色有些难看。

    他太子府的暗卫,何时这样无能过?

    倒不是因为没有听到动静,而是因为面临责罚,脸色就吓成这样,他不记得他当时选暗卫时选过这般胆小的。

    心头有许多不悦:“下去吧,等候发落。”

    “是。”二人并没有多说,领命退下。

    只是,在转身之际,还是看到后背上有很明显的汗渍,在这初秋的夜晚,几乎都贴到了后背上。

    不过,以一般人的眼力,在这夜色中也是看不到的。

    宇文澈的眉头不由更加锁紧。

    身后,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太子殿下,奴婢检查过了郡主的所有衣物,发现……”

    “发现什么?”宇文澈转过身问道。

    “发现……”青梅咬咬牙,“发现少了一件夜行衣。”

    “夜行衣?”宇文澈眯起眼,可是眼中却越发清明起来。

    “是……”青梅略微低下头,“这夜行衣是来之前,郡主让带的,说是以备不时之需。”

    事已至此,宇文澈方才的念头越发肯定起来。

    这萨娅根本就不是被劫,而是,自己偷溜出府。

    而她的武功一向很高,尤其是轻功更是了得,据说曾经一度在藩外女子的比武中夺得第一。

    因为藩外的民风相对开放许多,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可以以武论英雄,哪怕是女人。

    所以,这样想来,想要避开这两名暗卫的视线,在夜深人静时,一个闪身,以飞快的速度离开太子府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多少有些难度罢了。

    青梅此时也想的差不多。

    所以她方才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宇文澈。

    但是事已至此,想来他早晚也会知道。

    都怪自己,这么鲁莽。

    郡主自己出去,想来是有什么事的。

    “夜,吩咐下去,调一部分暗卫出府寻找。”宇文澈忽然吩咐道。

    夜很快领命而去。

    而青梅却急了起来:“太子,既然我家郡主不是被绑,那就……”

    “你不怕她一个人在外面遇到危险么?”不等她说完,宇文澈便质问道。

    青梅顿时一噎,无法辩驳。

    的确,相对于郡主要做的事,她的性命更重要。

    宇文澈深深的看了青梅一眼,转身离去。

    看青梅的样子,这郡主出府,应该并非无事。

    只不过,是去做什么了呢?

    忽然间想到什么,宇文澈的脸色骤然一变。

    糟了。

    接着,二话不说,便直接脚尖一点,同样运起轻功飞出府。

    如今是宇文畴监视亲王的最后时期,他这些日子连信都未与亲王通,就是为了让宇文畴彻底查不出亲王与任何人有往来。

    万一,这萨娅是去了亲王那边,被宇文畴发现的话,可能威胁到她的安危不说,还有可能顺藤摸瓜,查到她这几日住在何地。

    那样的话,当真是满盘皆输。

    宇文澈越想越急,用最快的速度朝亲王所住的地方赶去。

    只不过,远远的,几乎只能看到轮廓便停了下来。

    因为,在亲王的住所旁,不远不近的地方,已经有人在密切监视。

    不用多想,一定是宇文畴的人。

    而宇文澈仔细朝这些人瞧去,却见个个神情松弛,只是时不时的朝那住所之处看上一眼,甚至有些人都在闭目养神。

    而这应该是许多暗卫在无事时的状态。

    闭目养神,甚至睡眠都不影响监视。

    因为,若有风吹草动,以他们的武功完全可以听得到。

    而且,这些人之中也有轮岗制,间或休息,才不会日夜守住缺乏睡眠。

    宇文澈不由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看的话,萨娅应该并没有来此。

    不然,这些人的神情恐怕远不止如此。

    而且,就算是萨娅到此,以她的武功,不会看不到这么多监视的人,想来也不会草率行动。

    说不定,即使来过也回去了。

    想到此,宇文澈转身回府。

    太子府,远远望去,依然一片安宁,看不出任何异样。

    周围,亦没有不该出现的虫子监视。

    毕竟,他太子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举妄动的。

    很好。

    宇文澈查看完周围情况,才准备进府,然而,余光却忽然瞥到一个身影,在以极快的速度朝太子府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