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4章 只对你谈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同宇文澈已经在餐桌前坐好,然而,谁也没有动筷子。

    半晌,孟漓禾终于忍不住道:“去看看这位郡主为何还不来?”

    这会宇文澈都下早朝回来了,那位郡主难不成还没起床不成?

    下人听到命令赶快出门询问。

    身边,宇文澈亦皱皱眉:“饿了就先吃吧。”

    “还是算了。”孟漓禾瘪瘪嘴,“家里有客人,哪有主人先吃的道理。”

    其实她巴不得不要和这位郡主一起吃,人家表哥和师傅也算客人,但是就不会和他们掺和着一起吃饭。

    省了这样互相等着,而且,也自在啊。

    完全不知道人家其实是不想看他们虐狗,毕竟每天都太甜腻,要甜掉牙。

    “那先吃点点心,别饿着。”宇文澈说着吩咐人端上精致的糕点,那本是放在屋子里,备着他们正餐之间饿了随时吃的,相当于小零食一般。

    孟漓禾无奈,也只能如此。

    毕竟,她还真的有点饿,等了那位郡主很久了。

    然而,这点心还没放到嘴里。

    就见刚刚跑出去的下人回来禀报:“太子,太子妃,郡主来了。”

    孟漓禾只好又闭上嘴,将点心默默放到盘子里。

    却不想,一抬头,却见昨日那位冷冰冰的郡主,此刻正亲自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餐桌前。

    “太子,这是我亲手做的栗子糕,还请不要嫌弃。”

    孟漓禾挑挑眉,呦,都亲自动手了。

    昨天还那么冷冷的,怎么就过了一夜就开始转性了?

    不由转头看向宇文澈,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要怎么应对。

    毕竟,这可是当着你老婆我呢。

    收还是不收,就看你的了宝贝。

    宇文澈果然皱了皱眉,余光瞥向孟漓禾,却见她一副兴致勃勃,隔岸观火的样子。

    顿时好笑起来。

    这个小淘气包啊!

    所以,勾了勾唇,看向萨娅道:“那就多谢郡主。”

    而且说着,还将这盘子接了过来,放到自己面前。

    萨娅眼眸微亮,她都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天知道,她是鼓了多大勇气前来的。

    宇文澈有一句话真假不论,但她却觉得,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以前的自己都不会相信,原来自己对一个人还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收起棱角和冰冷,只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孟漓禾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还真的收了。

    而且你还对她笑,宇文澈你好样的。

    想要被家暴你就直接说,放心我一定不会手软。

    然后她就看到宇文澈用一旁试毒的银筷子,夹起一块栗子糕放到她的碗里,温柔道:“不是饿了么?吃吧。”

    萨娅脸上刚刚浮起的淡淡笑意,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手指微微拢起,人还站在那里,进退都不是。

    身边,青梅终于看不下去了。

    “太子殿下,这糕点是我家郡主天还没亮就起来为你做的,甚至还吩咐了人一大早就制备厨具,手都烫伤了几次,您不领情就算了,还转送别人?”

    宇文澈的脸顿时冷了下来:“郡主,亲王府的下人都是这样同主子讲话的?”

    萨娅脸色难看,终是道:“青梅,住嘴。”

    “郡主……”

    “我让你住嘴。”萨娅已然恢复昨日那清冷的神色,整个人又散发着一种将人隔绝千里之外的气场。

    孟漓禾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就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很冷,但却是真正的她。

    想来,也是想为宇文澈做下改变吧。

    只是,世上那么多男人,为什么偏偏缠着别人的男人不放呢?

    所以,此时此刻,她也没什么话好说。

    毕竟,要抢的是她的男人,她没有出面已经不错了。

    而没想到,身边宇文澈再次开口:“还有,太子妃不是别人,是本太子明媒正娶的妻子。郡主若是有问题,就将糕点收回去吧,本太子承受不起。”

    萨娅忽然冷冷一笑:“本郡主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送给太子的是心意,太子是接受还是糟蹋,就随太子了。”

    说罢,转头就离开,不多留一刻。

    宇文澈神色淡淡,没有一句挽留。

    甚至,命人将孟漓禾的碗换成空碗,没有一点让她吃下去的意思。

    门外的暗卫们,天哪,这什么臭脾气啊!

    你这可是在追求人,这样总是感觉别人欠了你银子的样子可还好?

    还是他们的太子妃最好,又软又萌,又大气又不失温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就此一个。

    而天上地下就此一个的太子妃,此时看着萨娅决然而去,竟有些无奈。

    其实这个郡主似乎不差,就是性子冷了点,比赵雪莹那类善于做戏的人好多了,毕竟,还留着许多骨气,也够率性。

    恐怕,这糕点也是做了很久,鼓足了勇气才送过来的吧?

    凭心而论,如果自己的心意被这样对待,自己肯定也很难过。

    不由苦笑了一声,她也真是够了,居然同情起情敌来了。

    不过,还是故意说道:“澈,你真的好绝情啊。”

    宇文澈眉毛一挑,却坦然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看着她认真说道:“没错,除了你,我对天下的女人都会如此绝情。”

    孟漓禾直接捂住胸口,会心一击。

    真的太苏太苏了,老公力max。

    “傻瓜,是谁方才还嫌我收下的?”宇文澈看着她这个呆样,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孟漓禾眨眨眼:“你发现了?”

    “你都快把我的脸烧出洞了,我要是再没发现,回去还不得被你绑起来?”宇文澈好笑的说着。

    孟漓禾吐了吐舌头,自己好像没那么夸张吧?

    明明不就是神色淡淡的瞪了他一眼么?没错,淡淡的。

    而且……

    “我待着没事绑你干嘛?”

    宇文澈坏坏一笑:“任你为所欲为啊。”

    孟漓禾:……

    还能不能好了,最近不能同居,这家伙就整天在言语上吃自己豆腐。

    简直是个流氓!

    暗卫们:……

    为所欲为什么的,我们还小啊,都不太懂,请你们说话顾及点。

    下人们:……

    就知道每天吃饭都是受虐的最佳时期。

    又被扔了一大堆狗粮。

    好了,这下早饭不用吃了,已经饱了。

    看着孟漓禾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宇文澈心满意足,故意道:“在想什么不清新的画面?我只是说任你为所欲为家暴啊。”

    “呵呵。”孟漓禾皮笑肉不笑的端起一碗粥喝了一口,我信你个鬼。

    你要是清新,全世界都清新了。

    下人们默默转身,太子越来越腹黑了。

    连我们都看得懂,还来忽悠我们聪明的太子妃。

    情趣什么的,不是很懂。

    总之,两个人又进行了每日必备虐狗之早餐,甜甜腻腻的用了很久才作罢。

    而不知是萨娅太受伤还是如何,总之,之后的几日都并没有同他们一起用餐,而且因为自己院子里准备了厨具,还干脆用自己带来的人开了小灶。

    孟漓禾倒是求之不得。

    毕竟,情敌不在自己面前晃,也不和自己抢男人,总是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

    这样想想,连气息都顺了许多呢。

    而亲王那边,听说也已经同那络腮胡子接恰上,正在进行初步的意向交谈,虽然还没有谈拢,但据说那边对亲王提出的合作表现出很大兴趣。

    想来,也是在多方考量。

    而一旦大皇子那边,消除了顾虑,对亲王信任起来,那之后探听他们到底有多少金子,以及藏匿于何地等,就非常容易了。

    毕竟,合作之后,亲王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的提出,需要看金子的储备。

    就算对方再谨慎,要交易也要知道具体数额。

    因此,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出岔子。

    而且绝对不能急,现在唯一做的就是按兵不动,等着对方出棋。

    宇文澈近日一直在早出晚归,几乎整日都待在皇宫。

    除了想要迷惑一下宇文畴的视线,让他不会将亲王与自己联系起来。

    还有就是,最近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这样的身体实在没有办法多操劳国事。

    事实上,若不是有苏子宸的灵丹妙药支撑着,恐怕,连床都难下。

    那次中蛊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奈何终究已经年过中年,且中蛊太久,唯一之际,最好的办法就是退位颐养天年了。

    所以,任谁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恐怕,距离太子宇文澈继位已经不远了。

    一切都在按照他们预料的方向有条不紊发展。

    萨娅近几日也没有再出现,只是安稳的在自己的院子待着。

    孟漓禾没有情敌的事闹心,气息恢复的也越发快起来。

    加上,苏子宸近段时间,一直用琴音帮她调养,想来,彻底恢复指日可待。

    于是,尽管非常忙非常累的宇文澈,回到府中依然容光焕发,毕竟,一想想媳妇很快就能搬回倚栏院,那根本就是比继承皇位还高兴的事好吗?

    不过,在表哥的监督下,也并不敢与孟漓禾多待,毕竟最后调理时期再出个岔子,那真是前功尽弃了。

    所以,也只好一个人继续独守空房,可悲凉。

    只是,越觉得同居渐近,越觉得长夜漫漫起来。

    甚至于,都越发没有睡意,干脆重新坐起来。

    要不,去偷偷看看孟漓禾?反正也睡不着。

    然而,还没有行动,却听到倚栏院口,青梅一个急切的声音的喊着:“太子殿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