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3章 公平竞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萨娅一身白衣,站在树下,紧紧的望着宇文澈。

    那没有过多表情的脸,配着这傲然站立的身姿,不知为何,竟显得有些萧索。

    “夜深了,郡主早些歇息吧。”

    然而,宇文澈只看了一眼,便走过去,客气又疏离的说道。

    院中,暗卫们齐齐松了一口气,太子简直不要太棒。

    他们已经看着这个女人站了一个时辰,对于此等狐狸精,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严阵以待的架势!

    敢在太子妃不舒服的时刻等在倚栏院门口,想要趁虚而入,非常值得鄙视!哼!

    现在听到太子下了逐客令,还不快快退散?

    然而,萨娅听到这句话,却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

    甚至于,从她方才看到宇文澈的一刹那,眼中便瞬间迸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因为,她看到的是宇文澈一人而来,身边,并没有孟漓禾。

    心里,之前的某个猜测更加变大。

    暗卫们:……干嘛眼睛这么亮,你是头母狼吗?继续哼!

    不过,一直在注视着宇文澈的萨娅,明显感觉不到暗卫们的怨念。

    此时,依然双眸闪亮,深深的看着他道:“宇文澈,你明明知道,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

    宇文澈却面色不变:“郡主,有何事明天再说吧,今天已经很晚了。”

    说完,便不再看她,直接朝院内走去。

    然而,萨娅却是飞快走了两步,在他即将踏入院内时,在院门口处将他挡住。

    “宇文澈,你至于这么避我不及吗?难道,还怕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不成?”

    宇文澈站定,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她道:“那郡主,你没有吗?”

    萨娅一愣,半晌却忽然一个自嘲的笑:“你说的没错,我有。”

    宇文澈不再看她,要离开之意明显。

    “我说过,我会来确认你拒绝我而娶别人有没有后悔。”萨娅继续说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宇文澈亦有些无奈:“郡主,本太子有没有后悔,难道你看不出来?”

    “就凭你那些故意做给我看的恩爱?”萨娅冷冷一笑,“宇文澈,我了解你,你这种性子的人,如果不是做样子,怎么可能会做到这种程度。”

    宇文澈眯了眯眼,接着,却忽然笑了:“郡主,你了解的只是以前的我,凭心而论,以前的我都不会相信,有一天我会对一个人如此。”

    萨娅的脸色明显一僵:“你是说,你对她是认真的?你爱她?”

    宇文澈的语气坚定不移:“不能再认真。不能再爱。”

    萨娅的目光中有一瞬间的迷茫,然而,却还是摇摇头:“我不信,既然这么爱她,为何你今晚没有和她共居一室?”

    宇文澈一噎。

    心中怨念四起。

    他也很想共居一室好吗!

    此时此刻,还有谁比他更想吗?

    方才要不是他怕自己忍不住,估计还要晚一点才回。

    这个女人竟然戳他的痛处。

    于是,心情瞬间变得很不爽的宇文澈脸色一冷:“这不关你的事。”

    萨娅却在他这样的神情下笑了,因为她将这样反应的宇文澈理解为被人拆穿后的恼羞成怒。

    “宇文澈,我不会轻易放弃,我会等到你亲口对我承认你不爱她。”

    宇文澈此时心情巨差,真的很想用现实给她一棒。

    告诉她,他们是有多不得已才分开。

    然而,孟漓禾是因为修炼秘籍才气息紊乱,但这秘籍之事,却万万不可被人知道。

    因此,为了保护孟漓禾的秘密,他只能忍。

    所以,只是说了一句:“随你。”便直接绕过她,拂袖而去。

    毕竟,她爱怎么等怎么等,反正等不到就是了。

    自己见了黄河还说服自己是黄土,非要往下跳,他有什么办法!

    他还不知道找谁评评这不能搂媳妇睡觉的理呢!

    所以说,我们的太子殿下,有时候也是很任性的。

    非常需要太子妃身体好了以后,来个爱的抱抱。

    而看着萨娅终于转身离开,暗卫们简直不能再嗨。

    赶紧走吧,这里只有他们的太子妃才可以进。

    而且,竟然觉得他们的太子是做样子?

    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

    要知道,要不是当着人,以太子这宠妻属性,对着太子妃根本就是完全没个样子吧?

    嘻嘻,真是想想就羞涩,捂脸。

    而同为属下,在一旁等着萨娅的侍女,看到主子这个样子,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与其说她的主子是自信,不如说是倔强,不肯认输的倔强,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的执念。

    所以,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也还是说服自己不去相信。

    明明,以她的聪明,又怎会看不出来,那位太子根本不是装的?

    那满眼的爱意和宠溺,注视着太子妃的专注,又岂是装可以装的出来的?

    而且,方才郡主说了,她了解太子。

    这么久以来,她跟在郡主身边,对这位太子也是了解颇深。

    如果不是真的是事实,以这位爷的性子,会为了别人而甘于如此做戏?

    恐怕,根本不屑吧?

    她可没有忘记,当年,还是覃王的他,是怎样毫不留情的拒绝郡主的。

    那,当真是没有留一点点情面和退路。

    也只有她的郡主会这么傻吧?

    所以,默默的跟了她一路,侍女还是试探的说道:“郡主,奴婢觉得,这个太子实在太不珍惜郡主了,郡主又何必非他不可?”

    然而,萨娅却只是不怎么在意道:“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对谁都是这个样子。”

    “可是他对那位太子妃很宠啊!”侍女焦急下,直接喊了出来。

    说完,却是一惊,她本不想这样戳伤郡主的。

    听到她提到孟漓禾,萨娅有一瞬间的怔仲。

    方才,那一幕幕小动作,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也的确给她造成了很大很大的冲击。

    可恰恰如此,她更不能相信,宇文澈会宠一个人到这种程度。

    而且,还是一个曾经敌对国的公主。

    不,她不信。

    眼看萨娅不说话,脸上却冷了几分,侍女赶紧道:“郡主,奴婢不是故意刺激你,只是希望你看清。”

    “我看得很清楚。”萨娅抬起头看向她,“青梅,我比那个女人差吗?”

    侍女青梅一愣,立即回道:“当然不。”

    萨娅闻言冷冷一笑:“那既然如此,宇文澈看不上我,怎么会看上她呢?”

    青梅有些疑惑,听起来好像没有问题。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她明明觉得,那太子是真的很爱太子妃啊。

    “这位太子妃的事我听过许多,看起来,她应该是个很懂得谋划的女人。这次做戏,说不定是那个女人的主意。”萨娅严肃的分析道。

    青梅一愣:“郡主,你的意思是,是这女人提议这样做来让你死心的?可是,太子又怎么会这样配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俩根本就是合作关系。”萨娅嘴角一抹冷笑,不然她实在不认为宇文澈会随便同意与谁做戏。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纵然相信宇文澈会接旨娶亲,但让他随便和人洞房?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再加上,如今二人的状态,更是让她深信不疑。

    如果真那么恩爱,成亲一年多,也应该早就有小世子了吧?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谎言。

    青梅终究是个没读过书的丫鬟,对于萨娅说的这些,并没有多深的理解。

    反倒是听明白了一点。

    那就是,这位太子妃,鼓动太子来对付自己的主子。

    顿时,脸上那原本在初见孟漓禾时所露出的怒意,再次显露了出来。

    果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么?

    难怪,一点都不顾忌郡主的感受,只顾得与太子卿卿我我。

    想到此,青梅忽然低声道:“郡主,如果是这样,不如我们……”

    萨娅还在自己的分析中没有回神,闻言疑惑道:“什么?”

    青梅贴到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然而,萨娅却是脸色大变:“青梅,立即打消这个念头。”

    青梅不解:“郡主,为什么?她能这样对付你,为什么我们不能对付她?”

    萨娅脸色越发阴冷:“如果宇文澈爱她,杀了她只会让他更恨我,如果不爱她,为何要对付一个无辜之人?”

    青梅却仍旧不甘心:“可是,她始终是那个最碍事的人。”

    “难道因为碍事就杀光所有人?”萨娅几乎有些不认识的看着青梅,“总之,这件事不许再提。”

    眼看郡主真的动怒,青梅一惊,赶忙道歉道:“郡主恕罪,是奴婢心急了。奴婢也是担心,即使郡主觉得太子和太子妃不是真的,但若是那个太子妃也喜欢太子,郡主岂不是……”

    “那就公平竞争吧。只要宇文澈一天没有接受她,我都还有机会。”萨娅面色淡然,冰冷的脸上没有过多情绪,但是眼中却透着懊悔。

    如果她当初没有一气之下离开这里多好。

    明明,她是先认识宇文澈的。

    只是,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里,趋之若鹜。

    面对有人拒绝她,又怎会放得下这面子?

    所以,一走了之。

    也的确想过忘却,然后,回来看他笑话。

    可是却发现,离开之后却怎么都忘不掉这个男人。

    受到的伤害越深,想要得到的**越强烈。

    而那种强烈感,到了太子府后竟是达到了最胜。

    青梅一愣:“公平竞争?郡主,你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