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2章 就是这么恩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面前的人竟然穿着一袭白衣,在黄昏这种暗沉的夜色中,显得格外耀眼。

    倒是她这一身绛红色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宇文澈今日也是一袭白衣。

    那不就是说,他们两个很像情侣装?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女人下来之后,看都没看她一眼,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宇文澈。

    虽然称不上是含情脉脉,但那于万千人中只看一人的专注力,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

    孟漓禾嘴角勾出一抹带着小情绪的笑,转头看向宇文澈。

    却见他并没有看回这个萨娅公主,而是侧着头看着自己的小动作,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得意的笑,顿时一愣,这什么情况,抽风吗?

    然而下一刻,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他牵住,并且微微用力攥了攥,这样子,明显就是在安抚。

    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罢了,吃这飞醋干嘛呢,明明这个男人在自己的手里,不是吗?

    孟漓禾低头盯着那只牵着她的手浅笑着。

    却听前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太子殿下,这位就是你的太子妃?”

    孟漓禾不禁抬头望去。

    只见面前,萨娅郡主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此时的视线,的确定在自己身上。

    孟漓禾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瞧回去。

    只见她的长相的确很不一般,应该说,大概因为是藩外之人的缘故,长相有些像是现代话所说的外国人。

    但又不会那么明显,更像是个混血。

    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只是……明明应该很灵动的双眼,却透着许多冰冷。

    而那具面容,更是毫无表情,冰冷的甚至让她想到当初遇到宇文澈之时。

    孟漓禾不知道此人是因为见到她如此,还是本身如此。

    但就目前情形来看,此人美则美矣,但却是个让人不想靠近的冰美人。

    “没错,这就是本太子的太子妃。”身边,宇文澈牵着她的手回道。

    闻言,孟漓禾亦淡淡一笑:“萨娅郡主,幸会。”

    萨娅的目光收回,再次投向宇文澈,仿佛想要洞穿他那双眼。

    然而,宇文澈并不接她的视线,只是侧身道:“本太子与太子妃略备了薄酒,为萨娅公主接风洗尘,请吧。”

    萨娅垂眸,脸上却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只是随着宇文澈让开的路朝前走去。

    直让孟漓禾看得有些惊呆。

    果然是冰啊,因为这动作看似像是狂妄,或者说是不屑,但从那张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喜怒。

    这一点,还真的和当初的宇文澈有的一拼。

    这真是让她觉得奇特无比。

    甚至忍不住想象,这样两个同样冰冷的人要是在了一起……

    岂不是每天过的像个冰块?

    那会不会把整个太子府的下人们都冻死?

    “噗。”一想到夜和胥被冻得像两根冰棍杵在那,孟漓禾就忍不住笑出声。

    身旁,宇文澈无奈的蹙眉,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低声道:“这样都能笑?又在想什么?”

    孟漓禾脸上扬着止不住的笑意,调皮道:“不告诉你。”

    宇文澈无奈,只好揉了揉她的头,真是个淘气包。

    而前方,从孟漓禾开始发出笑声的那一刻就转过头的萨娅,将这一幕完完全全收入眼底。

    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不可抑制的露出一丝惊讶与疑惑。

    脸色更加冷了下来。

    不过,也在两个人注意到她之时,飞快扭过头,假装没有看见。

    只是,跟随着前面引路的侍女,走的越发快了起来。

    那冰冷的样子,当真要开始冻死人。

    就连她旁边的随从侍女,也双眼冒火,看起来要吃人。

    直让太子府中,分布在各处的暗卫们,纷纷气愤不已!

    因为之前已经被倚栏院的暗卫们知会过了,最近可能会来个狐狸精!

    结果果然是!

    而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么冷一点不可爱。

    哪里像他们的太子妃,每天都挂着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都要被萌化了好吗?

    这根本就是完全没有可比性嘛!

    还好他们的太子一直牵着太子妃的手,对,就是这样,要活活把她气死!

    然而,谁也不知道到底为何,待几人共同走进餐厅坐下,萨娅脸上的怒气已经完全去除,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副不屑的冷笑。

    不过,孟漓禾才不管她屑不屑,她是主人,尽了主人之礼便好了。

    至于对方接不接受,也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饭菜很快摆上,宇文澈作为府上的主人,再怎么不想也要开口招待。

    “萨娅郡主,这些都是贤妻亲自为郡主准备的,还请郡主不要客气。”

    听到这个“贤妻”,萨娅公主的脸色冷了几分,眸子也朝孟漓禾看来,不咸不淡的说道:“多谢。”

    接着,便伸出筷子夹了离自己最近的青菜。

    孟漓禾亦点点头,没有多说。

    其实菜谱什么的都不是她准备的,要说她准备的话,就顶多吩咐了一句话,那就是好好做一桌好吃的。

    所以,虽然知道宇文澈这样说的用意,但她对于这声谢还是受之有愧。

    最主要的是,玩什么高冷!

    就你会吗?姐姐我也会!

    然而,下一刻,她就破功了。

    因为她看到餐桌上,那好久不见的烤……猪蹄!

    呜呜,那可是她的最爱啊!

    因为最近调理气息的缘故,师傅和表哥都下令饮食要清淡,因此这么油腻的东西都不让她碰。

    那倒也没啥,只要别让她看到。

    现在,啊啊啊摆到眼前了啊!

    看着身旁,孟漓禾的眼珠子都快掉进那烤猪蹄的盘子,宇文澈不由宠溺一笑,从那里夹了一小块肉给她,温柔道:“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只许吃这一小块。”

    孟漓禾的眼睛噌一下就亮了起来,双目炯炯的看着他:“那你不许和师傅还有表哥告密。”

    “不会,放心。”宇文澈宠溺的笑着。

    他特意吩咐了厨子烤的焦脆一点,这样油脂会少很多。

    孟漓禾勾唇一笑,要不是顾及有人在场,真的好想亲一口表示奖励。

    所以,也只好伸手出挠了挠宇文澈的手心:“你真好。”

    宇文澈脸上笑容越发变大:“趁着热快吃。”

    “嗯。”孟漓禾点点头,低下头不管其他,开始吃了起来。

    宇文澈也随后为孟漓禾又夹了一些青菜搭配,以及她爱吃的一些菜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甚至等她吃完抬起头,面前那碗鸡汤也已经摆好。

    孟漓禾很是自然的开始享用,全程都没有怎么抬头。

    因为反正菜都已经帮她夹好了。

    还有就是,她也不是很想理面前这个冰郡主。

    人与人相处就是这样。

    纵然我对你没有敌意,但你冰冷如霜隔人几万里,就算再不介意,也不会想用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

    而孟漓禾不说话,作为一贯对人冷漠的宇文澈就更惜字如金了。

    全程,除了自己吃饭,以及为孟漓禾服务,基本就没有其他事了。

    因此,整顿饭可谓吃的是十分冷清。

    若不是还有宇文澈和孟漓禾那偶尔的对话,几乎都快怀疑这餐厅里根本没有人。

    萨娅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冰冷。

    全程都在默默的吃着并不多的饭菜,以及自虐的看着对方两个人的恩爱。

    真没想到,宇文澈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后悔,竟然违心的宠爱起别人。

    那个男人,什么时候有过笑容?

    时隔一年有余,竟然还是这样抗拒自己么?

    不惜,假意和别人秀恩爱?

    不过,他既然能这样,说明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到来,那也不错,至少证明,自己在他心里是占了一席之地的。

    这一次,她不会那样轻易放弃。

    而在她的身后,那侍女的眼神却恨不得将孟漓禾的身体穿个洞。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感觉和萨娅不同,她觉得这个太子妃是真心受宠爱的。

    就从她一抬头看见面前盛好的菜和汤没有任何惊讶,就可以看得出,这想来是被照顾习惯了。

    可是,凭什么?

    当年,她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郡主怎么伤心的。

    而这个太子妃哪里比郡主好了?

    凭什么,她就得到这样的宠爱?

    然而,她终究是一个侍女,再替主子不甘心,也只能隐忍不发。

    毕竟,连她的主子都没有说什么。

    “多谢款待,我吃好了。”终于,萨娅先放下筷子,淡淡说道。

    宇文澈也放下筷子:“来人,带萨娅公主去云轩。”

    接着,看着孟漓禾也要放下筷子,赶紧扭过头低声说道:“不着急,你慢慢吃。”

    萨娅的脸色冷了冷,终究还是没说什么,转身带着侍女一同离开。

    而宇文澈则完全没有送的意思,只陪着孟漓禾一起用完餐,又将她送回离合院,甚至又一次待到天黑。

    孟漓禾既开心又有些无奈的看着宇文澈:“我说,你不怕把她气死?”

    宇文澈挑挑眉:“没有刻意做什么,也不会因为她的到来而改变什么,让她过来住也不过是保证她的安全而已。”

    孟漓禾终于还是主动给了个亲吻奖励,不过鉴于前车之鉴,只亲上了脸颊。

    然而,即便如此,宇文澈还是觉得,夜深人静,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毕竟,媳妇太美好,看看就想要。

    真是也深得了艋作诗的精粹。

    只是,刚刚走到倚栏院的门外,却见一人影背对于他伫立。

    听到他的脚步声,慢慢的转过身。

    四目相对,看着面前明显在等他的萨娅,宇文澈的眉头还是微微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