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1章 情敌进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咳咳,我忽然想起还有事,先告辞了。”宇文峯迅速摆出严肃脸,十分正经的说着,接着还朝着孟漓禾行了个礼,“二嫂告辞。”

    孟漓禾点点头,对他微微一笑。

    然后,就见宇文峯甩一甩衣袖,潇洒走去,全程不看宇文澈一眼,因为……怕被他的双眼杀死!

    然而,宇文澈这会才没有心思看宇文峯。

    他这会正紧张的盯着孟漓禾的脸,生怕她又听到什么,导致气血混乱,明明好不容易恢复了不少,连太医和苏子宸都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了,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哎,说起来,自从孟漓禾有内力之后,她的动静连自己都很难察觉,而倚栏院的暗卫们又不会限制她的行动,所以才一直出现这种不小心被听到的事情。

    不过,自己也不是有意要瞒她,只不过不想让她烦心而已。

    要怪就怪他那个没正形的弟弟,以后简直不能和他来书房!

    宇文澈在心里狠狠的将他谴责了一顿,还是略有些心虚的试探道:“你来找我?”

    他至今还不太确定孟漓禾听到了多少。

    孟漓禾脑子里小心思转了几个圈,看着他那多少带着些措不及防的神色,故意逗他道:“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宇文澈一愣,立即表态:“怎么会?这是你的家,你随时可以去任何地方。”

    妥妥的妻管严,完全不用怀疑。

    直让倚栏院的暗卫们直捂眼睛,哎呀妈呀,简直不能看。

    这样的王爷简直揍像换了灵魂,妥妥没有骨气!

    孟漓禾挑挑眉:“是吗?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因为,你的旧"qing ren"要来?”

    宇文澈:……

    暗卫们:!!!有内幕!有八卦!快点讲出来!

    “什么旧"qing ren",又乱想。”宇文澈好气又好笑的摸了摸孟漓禾的头,“我不会让她住进来的。”

    暗卫们:……

    哇塞,还真的有喂!

    竟然还想住进来,那必须不行!

    太子妃放心,看我们如何打退这小狐狸精!

    恶灵退散!

    孟漓禾却摇了摇头:“不,你应该让她住进来。”

    暗卫们:……

    不要啊太子妃,你这是引狐狸精入室!

    然而,宇文澈却没怎么当真,毕竟,他可是读过《女人心思》的人,往往女人生气时,说的话都是反话,而且搞不好是考验,一定不能掉坑!

    所以说,太子殿下您到底看了多少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书啊,也是醉醉的。

    总之,他非常坚决的再次说道:“不,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住进来。”

    孟漓禾:……这是领会错了?

    暗卫们却集体在内心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太子这样的回答真的好棒!

    没有骨气就没有骨气吧!

    反正我们更没有骨气,每次看到太子妃都恨不得跪舔。

    “澈,我是说真的。”孟漓禾只好严肃起来认真解释道,“算了,进去吧,我们谈谈。”

    都怪她方才故意逗宇文澈,这会搞得他都不相信了。

    看起来,对于此事还要好好谈论一番。

    所以,拉起宇文澈就往书房走。

    暗卫们一惊,不是吧?!

    太子妃这是唱的哪出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莫名觉得好厉害呢!

    反正不怕,狐狸精来了还有我们呢!

    瞬间,在两个人消失在房内之后,暗卫们心中燃起了无限斗志!

    绝对是妥妥的生活太闲所致。

    而书房内,宇文澈不解的看着脸上云淡风轻的孟漓禾,终于皱着眉头问道:“小雨,你方才说的是认真的?”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如果抛开她喜欢你这层关系,她住进府里是毋庸置疑的结论,对不对?”

    宇文澈点点头,那是自然。

    但是,现在的确是存在那个前提。

    “而且,我进府都有一年多了,你们想必未见的时日比这个还久,你怎么确定她还喜欢你?”孟漓禾继续说道。

    不过,宇文澈却皱了皱眉。

    虽然和那女人没有接触过几次,但也大体了解她的性格。

    以她那孤傲的性子,如果已经对自己彻底放弃,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实在不太可能。

    所以,也回道:“我不能确定,但就是因为不能确定,更不能让她住进来。”

    “为什么呢?”孟漓禾问道,“不管她是否还有这层意思,只要你没有,一切都可以了,不是吗?”

    宇文澈皱皱眉:“我自然是无所谓,我只是怕你不开心。”

    孟漓禾却笑道:“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不是都和我讲清楚了吗?除非……你还藏着什么事没有对我说。”

    “没有。”宇文澈立即摇头。

    “那不就成了?”孟漓禾认真的看向他,“现在我们要以大局为重,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不会胡思乱想。澈,我让她住进来是因为相信你,那你也相信我的话行不行?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多想。”

    宇文澈静静的望着她,仿佛依然在确认她的话是不是认真。

    然而,看着她毫不闪躲的眼眸,以及无法坚定的面容,终于可以确定,孟漓禾是认真的。

    欣慰的同时,却也有点心疼。

    这个女人,总是以他的江山为重。

    所谓的大局,也只是他的大局而已。

    却从没想过,保护她自己的大局,她这个太子妃的大局。

    明明,她可以任性一些的,因为,自己必然会宠她,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她从来没有,懂事的让他心生怜惜。

    将孟漓禾一把搂在怀里,紧紧拥住,宇文澈将头埋在她的肩头,沉声道:“谢谢你。”

    “傻瓜。”孟漓禾亦好笑的回抱住他,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安抚道,“我一点都不委屈,你的大局是天下,我的大局是你。”

    宇文澈倏地将头抬起:“不,我的大局也是你。这个天下也都是为了你。只要你不愿,没有人可以强迫你接受任何不喜欢的事。”

    孟漓禾眼中波光粼粼。

    她相信面前的男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也能感受到宇文澈口中每一个字的坚定。

    所以,为他做任何事,她都心甘情愿。

    很傻吧?

    可是,爱情就是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变傻的东西。

    一时间,心中波涛汹涌,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爱意,让她忍不住主动对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唇凑了上去。

    因为顾及到自己的情况,孟漓禾只是蜻蜓点水般轻吻了一下便离开。

    然而,就是这一个轻如羽毛的接触,却让两人像触电一般的感觉。

    甚至,比每一次深吻,还要来的惊心动魄。

    两人本来就是相拥的姿势,如今四目相对,呼吸交错。

    一时间,竟是暧昧无比。

    甚至于,两个人没有再进行任何进一步的动作,便只觉周围温度升温。

    几乎快要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宇文澈还是一把放开了孟漓禾,背转过身闭上了眼。

    他现在总算知道小别胜新欢的魔力了,真的是太……

    想想方才那感觉,真的想直接把孟漓禾吞进腹中。

    不不,不能想!

    孟漓禾也偷偷的深呼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

    她方才都感觉都某人的反应了。

    天哪,以后等到可以同住时,那她岂不是要被……

    啊啊啊,不能想!

    总之,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任由体内的躁动慢慢平复下去。

    也深刻的意识到,当初决定不住在一个院子到底是多明智的决定。

    因为,这时不时的互撩一下又不能做什么,绝壁会忍出病!

    于是,在这件事之后,两个人又默契的不再独处,因为很容易出事,可真是苦了这对小夫妻了。

    幸亏这不是孟漓禾看的话本,不然妥妥要给作者寄刀片了,可怕。

    总之,在孟漓禾的坚持下,宇文澈还是同意了让萨娅郡主入住的要求。

    而与亲王沟通之后,进府时间就定在两日后的黄昏。

    毕竟,亲王此次是秘密过来,而且不能让人发现萨娅郡主的踪迹,所以趁着黄昏后进入,是最容易避人耳目的。

    好在,之前已经将连生调了出去,而剩下的所有人,这一个月的时间管家都查了个底朝天,确认无人有问题才作罢。

    所以如今的太子府是十分安全的。

    然而,即使孟漓禾很大度的接纳了这件事,但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怪异的情绪。

    毕竟,是情敌耶!

    虽然她劝宇文澈时说搞不好人家不喜欢他了,但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不喜欢还跑过来找以前喜欢的人,不是变态也是傻。

    所以,哎……

    谁让自己这么善解人意呢!

    但是,也同样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对盟友要如春风般温和,但对情敌也要冰雪般坚定!

    于是,那日黄昏,孟漓禾特意盛装打扮,一是为迎接客人,二是,坚决不能被人比下去啊!听说那个女人很美。

    宇文澈好笑的看着身边的人,又怎么会不懂她的小心思?

    只不过,这样的孟漓禾却让他更加觉得心都化了,毕竟,为了自己争风吃醋,真是非常开心。

    也是变态的没谁。

    所以,脸上的神情宠溺无比,偷偷在她耳边说道:“在我心里,没有人比你美。”

    听的孟漓禾顿时心花怒放。

    虽然她也是这样认为,但不要说出来嘛亲,会害羞的啊!

    马车终于到达,一个女子很快从马车上跳下。

    孟漓禾故意笑容满面的前去迎接,然而,在看到她的人时,脸色却顿时不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