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0章 太子妃的情敌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分!”宇文澈纠结了许久,还是得出这种结论。

    要活生生与媳妇分离,简直太残忍了。

    他喜欢的又不只是媳妇的**,咳咳,当然**也喜欢。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也可以只抱着媳妇什么也不做的,没错!

    看着宇文澈坚定的双眸,孟漓禾也变得信心十足了起来。

    不错,他们之间完全是可以超越一切爱欲的!

    那是情感的沟通,那是心灵的碰撞,那是灵魂的飞翔!

    妥妥将一个正常的太子妃逼成了诗人。

    简直让艋又要面临下岗,悲伤。

    然而,屋门外,一句冷冰冰的话,却让梦想的翅膀折断了一半。

    “食色性也,你俩别做梦了。”神医端着药从门口走进,鄙视的看了他二人一眼。

    宇文澈与孟漓禾对视一眼,轻咳一声道:“多谢神医指点,我们会看着办的。”

    神医将药放在桌子上:“最好是这样,否则,可不是几碗药的事。”

    几碗药就快要了老命好吗?

    孟漓禾悲伤的看着那冒着热气,散发着浓浓苦味的药汤,这世上真的没什么比吃草药更可怕的事了。

    不过,谁让她自己不争气呢?

    所以,转了转她那黑黑的眼珠,又嘿嘿一笑道:“师傅,这药要喝几天啊,是不是喝完就好啦?”

    徒弟最怕什么,做师傅的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挑挑眉道:“药喝三天就好,但是痊愈……你可还记得,上次你获得内力时,调息了多久?”

    闻言,两个人顿时一惊。

    半年!要死人的啊!

    尤其是这种看得着摸不着的状态,想想就生无可恋。

    不过,神医又接下去说道:“这个虽然不比那个,但是两三个月也是要的,你那表哥要是有点什么灵丹妙药,可以提前也说不定。”

    孟漓禾提起的心又放下许多,不要这么大喘气啊!

    可能有那半年在先给了他们特别差的心理准备,总之,在听到时间在两三个月的基础上还可以缩短时,两个人倒觉得开心了许多。

    只不过,事实证明,他们真的是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

    很快就以身作则,证明了何谓食色性也。

    第一天,两个人同床共枕,手拉手肩并肩畅想美好未来,共谈人生理想。

    然而,谁也睡不着,某个不可描述的念头在脑海深处作怪。

    第二天,两个人一个在床上,一个隔间榻上,遥遥相望,相视而笑。

    然而,继续睡不着,某个不可描述的念头并没有远离。

    第三天,两个人干脆睡隔壁,隔墙思念,偶尔听听对方声音,毕竟内力都杠杠的。

    然而,更加睡不着,因为可以听到对方洗澡的水声,以及身子翻转的声音。

    看不到画面,只听得见声音这种更容易产生想象好吗?

    于是,第四天。

    两个人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在倚栏院内依依不舍的告别。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让孟漓禾先搬回离合院,对她的身体恢复最好。

    虽然对这对儿成亲了一年,实则刚洞房花烛不久的夫妻来说,略有些残忍,但小别胜新婚,也是值得期待的啊!

    不过,也郁闷了其他人。

    毕竟,胥刚适应了与夜住同一个屋子,就要回到树上。

    这真的是让他感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而最郁结的还是苍,因为他不是贴身暗卫,平时只能待在倚栏院,要是太子妃不常来,那就画不了啊!

    好伤感。

    倒是艋又因为这短暂的离别之情,做出许多悲春伤秋的好诗,当然是他自己认为。

    总之,不管经历了什么,最终两个人还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除了,这太子殿下只要在府里的时间,基本都长在了离合院,不到晚上睡觉的时间都不回来这件事,其他看起来都没什么两样。

    以至于,宇文澈仅仅只有一天没有在离合院出现,孟漓禾就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豆蔻,太子今日一直没有回府吗?”

    豆蔻这段日子冷静了下来,心情似乎好了许多,闻言直接笑出声:“太子妃,这才只有一天就想啦?太子回来了,同五皇子一起进了倚栏院。”

    孟漓禾顿时了然,原来是五皇子来了,那估计是在商讨什么事吧?

    说起来,自从上次提起亲王的事,也过了快一个月了,莫不是,那亲王要到了?

    孟漓禾越想越觉得差不多。

    然而卧底这种事,与敌人周旋这种事,自己最在行啊,这种时候怎么能没有自己呢?

    而且,她这一个月每天被好吃好喝伺候着,宇文澈也不提什么操心的事让她劳心,她真的觉得自己要闲出病来了。

    所以,思考再三,她还是决定,主动加入到行动之中。

    毕竟前世作为刑侦师,在这方面,也算是经验丰富啊!

    孟漓禾不理会豆蔻的调侃,直接只身一人去了倚栏院。

    而倚栏院的暗卫们,看到太子妃终于出现,简直都要激动的鼓掌!

    快一个月了啊!

    都没有见到可爱的太子妃!

    因为太子不给机会,老是在离合院霸占着,为什么不带回来呢,毕竟我们也是很思念的啊!

    然而,鼓掌这种事必须不行,上一次鼓掌之后,就被太子私下训了一顿,说他们不够沉稳。

    这次,那只能用囧囧有神的大眼睛,使劲盯着太子妃,以示欢迎!

    然而,他们的太子妃此时却完全没有接收到这些信号。

    除了因为他们都在暗处,完全看不到那眼珠,毕竟你们不是猫头鹰。

    还有就是,她此刻心里都有了阴影,因为上次去书房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令人误会的话,这次,不会再听到些有的没的吧?

    孟漓禾有些纠结,不过还是坚定的朝那边走去,如果再听到了,就干脆说开好了。

    而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有多么正确。

    才走到离书房尚有一段距离,就听到宇文峯一声大笑传来。

    孟漓禾脚步一停,额角崩崩跳,这简直就是昨日重现,好可怕。

    这五皇子每次这种笑准没有好话!

    果然,下一句就听到他说:“我说二哥,怎么样?我就说她不会放弃这个可以过来见你的好机会吧?”

    孟漓禾一愣,这个“她”指的是萨娅郡主?她来了?

    接着,就听到宇文澈道:“真的是胡闹。”

    “嗯,的确。做卧底最忌讳身边有对方的软肋。”屋内,听到这话的宇文峯不再笑出声,不过声音依旧带着笑意,“那你怎么办?亲王可是亲自要求,让她住进你的府,这样才可以让他安心前去。”

    “不行。”宇文澈很快否认。

    宇文峯这次终于敛了笑意,皱眉道:“可是,对方为我们出生入死,我们却连府都不让他女儿进,这……说不过去吧?”

    宇文澈眉头紧紧皱成一团。

    这样的道理,他何尝不知?

    这件事,那个女人根本不应该来。

    但是来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别人发现,那住在他的府里,而不是与亲王住在一起,是最安全的补救措施。

    因为,以宇文畴的性子,要和亲王合作,势必要监视他的行动。

    若是住在一起,一定会被发现,到时候就麻烦了。

    可是,孟漓禾本就因为她而胡思乱想伤了身子,如今身体还未恢复好,再让她住进来,岂不是更……

    想到此,宇文澈忽然眼珠一转,看向宇文峯。

    宇文峯顿时被他盯得发毛,这种眼光一看就是在打他的主意!

    所以,哆哆嗦嗦的护住胸前:“二哥,你干嘛?我誓死护卫我的清白。”

    “就你……”宇文澈鄙视的往他护着的前胸扫了一眼,要胸没胸,到底有什么好捂的?

    他的确在打他的主意,但是他是想让那萨娅住到他府上去,这不是皆大欢喜?

    “我怎么了?谁知道你这段时间和二嫂分居,会不会饥不择食?”

    宇文峯昂首挺胸的回答着,其实他完全知道宇文澈所想,但是,让他接收那冷冰冰简直和他这个二哥有的一拼的女人?

    打死他吧!他还是喜欢活泼一些的。

    所以,干脆这样插科打诨,坚决不让宇文澈提出来,因为他说出的话很多时候自己都没办法拒绝!

    “……滚。”宇文澈忍无可忍,这种弟弟真的特别想要有多远踢多远。

    房门外,孟漓禾也是嘴角抽搐。

    这两兄弟私底下就是这样打情骂俏,互相调戏的吗?

    这要不是其中有个自己男人,她非要自己也进去拉个郎配不可,毕竟设定还挺萌。

    不过,言归正传,宇文峯能这样不避讳的提起自己,想来是真的不介意了吧?

    这倒让她踏实了不少。

    “那我真滚了,你的事我也不管了,你自己决定吧。”宇文峯听完赶紧说道,甚至真的往外走,边走还边说着,“好心当成驴肝肺,我还不是怕你会被家暴,过来和你商量对策,你可倒好,不识好人心还让我滚,呜呜没有良心啊没有……”

    为了效果逼真,还当真边唱着这大戏边拉开门,做出一副你快留我,不然我真的弃你而去之姿。

    然而,就是这一开门,却直接与门外的孟漓禾四目相对。

    顿时心里咯噔一声,完蛋,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让孟漓禾胡思乱想吧?

    而他身后,宇文澈也是眉头一皱,话语带着紧张:“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