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9章 当年旧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宇文澈的问题,孟漓禾顿时一愣。

    啊啊,她现在忽然好希望表哥给她下闭嘴的命令,然而偏偏,在方才走之前,宇文澈再三问了很多注意事项,而表哥也表示,虽然前几天最好少说话多休息,但适当的聊天还是没什么关系的。

    但问题是,她并不是特别想聊这件事啊!

    凭心而论,她对宇文澈是完全相信的。

    所以,她也知道自己因为过去一些事情而吃飞醋这点实在不可取。

    因此,更不愿意让宇文澈知道这件事竟然还影响了修炼,因为实在太丢脸了啊。

    想来想去,孟漓禾还是嘿嘿一笑,决定轻描淡写过去:“没什么啊,就是走神了呗。”

    然而,每天都把老婆一举一动放在眼里,哪怕她一个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的绝世好相公宇文澈,岂会这么容易就被蒙混过去?

    不过,眼见她不想说,宇文澈也决定采取迂回战术,故意惊讶道:“原来随便走神就会吐血,那咱不练这秘籍了。”

    孟漓禾:……

    好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相公太腹黑,还是玩不转啊!

    略忧伤。

    而且,仔细想想,两个人之间还是坦然一些,有啥说啥,及时沟通比较好。

    所以,心态端正的非常快的某太子妃摊摊手道:“算了,我坦白。”

    宇文澈挑挑眉,这么快就老实了,媳妇真乖。

    妥妥的老实了就是乖,不老实了就激起挑战欲,反正左右都是优点,就是这么没有原则,很骄傲!

    所以,干脆坐在她旁边,一副洗耳恭听的得逞样子。

    不过,得逞往往都过不了三秒,这事都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孟漓禾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宇文澈如她之前一般,直接身子都僵住。

    因为,他听到孟漓禾眉头一挑说道:“因为我在想,原来若不是我,可能别人也会成为你的王妃。”

    宇文澈如遭雷劈,在僵了一瞬之后,皱眉道:“你听到宇文峯的话了?”

    哼!孟漓禾翻了个白眼:“竟然没有解释,首先询问,那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

    宇文澈:……

    这种奇葩的理论。

    不过,老婆的想法都是对的,这也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更何况……

    宇文澈不由好笑道:“所以你是听完这句话之后,没有听下一句话就走了?”

    “下一句?”孟漓禾眨眨眼,“听完这句谁还有心情听下一句?不过……下一句是什么?”

    “下一句是我的回答。”宇文澈含笑道。

    孟漓禾心里好像被猫挠的好痒痒,所以你倒是快说行吗?

    然而,她现在还在吃醋,那必须不能表现出这种心思,所以傲娇道:“哼,爱说不说,我也不是很想听。”

    “噗。”宇文澈终于忍不住笑,“好,你不想听,但是我想说。”

    孟漓禾嘴角微微勾起,所以还不快说?

    “我说,即使当初没有与你的婚约,我也不会娶她。”宇文澈拉着她的手,温柔的望着她的双眼说道。

    孟漓禾其实现在非常心花怒放。

    因为这句话说明,不管怎么样,那个人也不会成为他的妻子,有机会和他亲亲我我的,简直不要太棒!

    不过,傲娇也是有惯性的。

    而且,这么快就妥协,会显得比较没有骨气,所以孟漓禾故意道:“是吗?她可是你为之差点付出性命的人呢。”

    宇文澈:……

    原来听了不止这么一句话啊!

    有些无奈道:“说吧,你还听到什么,干脆都告诉我。”

    “哼。”孟漓禾却不满道,“这两句还没解释呢,就想蒙混过去?”

    “好好好。我先解释。”宇文澈赶紧安抚道。

    惹不起媳妇,他还哄不起?

    就是这么霸气!

    “首先,先解释那句为何不娶。其实很简单,这个女人喜欢我,而我从来没打算喜欢任何人,娶个喜欢自己的,会很麻烦。”

    孟漓禾:……

    太子你知道你这句真的很欠扁吗?

    但是,不得不说,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的极具说服力。

    反而更加可信了许多。

    可信的她都无言以对。

    所以,孟漓禾面对这糟点满满的回答,却找不出任何瑕疵,只好无奈道:“好吧,你继续。”

    宇文澈一笑:“这第二,其实,我那次并非是去救她。”

    “哈?”孟漓禾眨眨眼,“难道不是英雄看到美人有难,顿时心生怜爱之情,心中豪情万丈,一举剿灭敌匪,让美人逃脱恶人之手,从此令美人对你一见倾心,再见钟情,芳心暗许,终身托付?”

    宇文澈:……

    “就说让你少看点那些话本啊!”

    宇文澈忍不住刮了刮孟漓禾的鼻子,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如他看得那《哄娘子一百零八招》有价值。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孟漓禾勾勾唇,不是这样最好。

    哼,这么美的桥段,那必须不能随便和别人发生!

    宇文澈无奈又宠溺的叹了口气,这才细致的将当时的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当时京城里有一帮可以称之为恶霸之类的人,组成了一个组织,而且渐渐成了气候。

    开始有了规模之后,便做了许多让人愤慨之事。

    而这个让人愤慨之事,自然也是做到了宇文澈的产业头上。

    因此,宇文澈便暗中留意起这伙人,誓要将其彻底铲除。

    而就在他策划好一切,带着人一举将其歼灭之时,却恰好在那贼窝遇到了一个被绑的女子。

    原本,他也是无心多管闲事,反正,将这伙人抓捕之后,这个女子也自然而然会获救。

    然而,却没想到,那伙人一看形势不对,为了逃跑,竟然动用了火雷。

    宇文澈只好在跑出去之前,用了一剑割断绳索的时间,将此女子救出。

    毕竟,这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更何况,那女子的装扮,一看就是藩外之人,就算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也非救不可。

    只是,尽管这救人的时间极短,宇文澈的轻功也了得,但奈何火雷十分迅猛,所以,宇文澈不可避免的还是受了些伤。

    而等到带此女子逃出去之时,才发现这女子竟然是藩外亲王的女儿萨娅郡主。

    而因为之前藩外进奉贡品之时,他们在宫内遇见过,萨娅郡主一眼便认出这从天而降,救他之人是宇文澈。

    因此,万分感谢。

    而宇文澈便也没有推脱,反正,他救她是真,因此让藩外亲王欠他个人情也没什么不好。

    没错,当时就是如此腹黑的覃大王爷。

    而藩外亲王自然感激万分,不过,女儿家家被带进贼窝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所以,亲王也只能请宇文澈暂时隐瞒。

    不过,因为不能公开表示感谢,亲王也的确带着许多内疚。

    只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件事之后,萨娅竟然当真对宇文澈直接表示了爱慕之情。

    不过,却遭到了宇文澈的无情回答,而且,还抬出了即将和亲这件事为挡箭牌。

    如果是殇庆国其他任何女子即将嫁给宇文澈为妻,为了自己那宝贝女儿,亲王可能还会去和殇庆皇去争一争。

    然而,和亲这种事,涉及到两个国家的政治,牵扯实在太大。

    所以,尽管疼爱自己女儿,亲王最终还是作罢。

    而且,据说当日被拒绝之后,那萨娅郡主也是傲气,只说了一句“我等你后悔”便潇洒离去。

    所以,宇文澈也并没有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而今日宇文峯的话,也不过就是他一贯的玩笑而已。

    听完这一切,孟漓禾明显释然了许多。

    因为听起来,宇文澈这个家伙根本对那个女人无情嘛!

    连救人都是顺手,拒绝人也是毫不留情,她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啊!

    就说当初还不如干脆推开门问清楚,结果现在弄的要分居的局面。

    想到此,孟漓禾的情绪不由低落起来,她这个蠢蛋!蠢死算了啊!

    而宇文澈这次却是一愣。

    怎么回事?

    怎么媳妇听完这一切反倒更忧伤了?

    难道这也要吃醋吗?

    可是按照她的为人,如果当初自己见死不救,才会让她失望吧?

    想到此,宇文澈开始纠结了起来,难道……

    哎,叹了一口气,宇文澈道:“小雨,你别多想,我承认她当时衣冠有些不整,但我什么都没看到。”

    孟漓禾:……

    哦,原来还有隐瞒啊!

    眼睛不由危险的眯了起来,故意诈他道:“那没看到,摸到了吧?”

    宇文澈:……

    “不然,你怎么带她出来的?”孟漓禾挑挑眉,继续逗道。

    “对天发誓,是隔着衣服。”宇文澈举起一只手,表示衷心。

    孟漓禾双眸一厉:“必须隔着衣服啊,难道你还想摸她的身子?”

    宇文澈额角一跳,下意识回道:“不,我只想摸你的身子。”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同时一愣。

    不知想到了什么,孟漓禾脸上的红色又开始慢慢的升腾起来,简直就像两朵彩云。

    美极了!

    然而,也惨烈极了。

    因为本来按照这个发展,那必须接下来应该是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太子低头稳住太子妃的双唇,辗转吸吮,之后省略一万字。

    但是,此时并不能!

    因为,咱们的太子妃同志此时需要禁欲,真是凄凄惨惨戚戚,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所以最终,孟漓禾无比郁闷的接受现实,看着宇文澈眼中的小火苗在隐忍着不变得更大,瘪着嘴主动问道:“澈,我们要怎么办?真的要分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