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8章 太子妃吃醋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禾儿,你今日未带秘籍?”

    一切准备就绪,孟漓禾已经在苏子宸院中盘腿而座,身边,苏子宸却蹙眉问道。

    孟漓禾微微一笑:“没事,下面的内容我都记得,不用看也知道。”

    苏子宸皱眉:“那为何不拿来?”

    因为每次修炼秘籍之时,为了保证不会有误,苏子宸都会对照着秘籍在一旁守护。

    以防她万一出现练错的情况,可以及时提醒她。

    因为,越是功效大的东西,往往如果练错,被反噬的越厉害。

    这也是为何往往走火入魔的,都是武功已经练到很高境界之人。

    孟漓禾明显一噎,不过还是状似不在意的说道:“就是忘记啦,你放心,我真的记得呢。而且表哥,你其实也应该记得很清楚吧?你这么聪明,还不是过目不忘?”

    孟漓禾说的并没错,苏子宸的确是记得。

    但是,有时候人的记忆也会出错,为保安全,他即使记得一清二楚,也还是会拿出秘籍。

    “但是……”

    “哎呀表哥,你还不信我?真的没事,我们每次练的也不多,就几句口诀心法啊,不信我念给你听?”不等苏子宸再提出疑惑,孟漓禾已经打断道。

    苏子宸皱皱眉,最终却真的要让她背出来。

    孟漓禾有些无奈,这个表哥还真是小心啊!

    不过,她的确是记得很清楚的,所以,很快就说了出来。

    苏子宸这才点点头,放心让她继续练。

    不怪他担心,因为现在秘籍已经练到了中级阶段,而阶段越高,要求自然也越高。

    就比方说,他每次都会在开始练之前,再三嘱咐,要静下心,摒除一切杂念。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孟漓禾对他安抚性的笑了笑,接着,开始闭上眼默念起口诀心法。

    随着她的闭眼,苏子宸也在一旁安静下来。

    这种时候,安静的守护是最大的支持,不得随便开口,以免影响她的思绪。

    然而,随着周围的安静,孟漓禾的脑中却变得吵闹起来,甚至于连她默念的口诀心法都无法阻挡。

    宇文峯的最后那句话,再次不可抑制的冲入她的脑海。

    “二哥,说实话,当初要不是你恰好被父皇指婚和亲,现在的二嫂还不一定是谁呢吧?”

    她当时听到这句话之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直接落荒而逃。

    现在想想,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怎么舒服,但是跑什么呢?

    难道,不该大大方方的走进去,拿了秘籍再出来?

    毕竟,自己又没什么可心虚的。

    但是,想想当时的感觉,自己的震惊实在太大。

    因为她真的真的从来没想过,宇文澈这种冷情的人,竟然还与别的女人有牵扯啊!

    哪怕,他们可能并没有过实质性的什么。

    可是,一想到宇文澈有可能也爱上别人,也对别人说那些甜到发腻羞到死的话,她就从心底里升起一种蒸腾的醋意。

    虽然知道毫无道理,但就是忍不住,呜呜呜。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那都是很久前发生的事啊!

    就算是真的有过什么,都不该计较的呀!

    孟漓禾你赶紧给我摆正心态!

    不然,这胸口一阵阵发闷的感觉真是受不了,简直都有些气血翻涌了啊!

    “禾儿,你在想什么?快停下来!”身边,却忽然传来苏子宸紧张的喊声。

    孟漓禾诧异的睁开眼,然而,却觉方才翻腾的气血在这一个睁眼间达到了最顶级,接着,竟是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不可抑制的吐了出来。

    “禾儿!”苏子宸大惊,赶紧将她有些发歪的身子一把抱住。

    孟漓禾自己也吓了一跳。

    其实在吐完这口血之后,她倒并未有更加难受的感觉,而方才那胸口处的阵阵发闷,似乎也得到了些缓解。

    只是,这动不动就吐血是什么情况?

    这倒是在现代,就算她是医生,估计也吓个半死。

    偏偏,这血还是自己吐的。

    不过,看到苏子宸的脸色被自己吓得都失去血色,孟漓禾结合自己的身体情况,还是安抚道:“表哥,不用担心,我没事。”

    “不要说话!什么都不要想。”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苏子宸的大声怒喝。

    孟漓禾身子一抖,发怒的表哥好可怕。

    不过,自己现在是病号,以表哥的温柔属性,难道不该赶紧关心自己吗?

    怎么还会凶自己?

    毕竟,她又没做什么错事。

    不过,这话可不敢说,因为她觉得说完之后,肯定会被表哥再次凶。

    所以,只好乖乖的靠在他身上,看他将手探到自己的手腕之中把着脉搏。

    只见他的眉头却是越锁越紧,之后,干脆伸出手,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孟漓禾抱进了里屋。

    并且,在进屋之前喊道:“来人,去将太子和神医全部请过来,就说太子妃抱恙。”

    孟漓禾一愣,刚想开口说不要这么兴师动众吧。

    不然,搞不好他们听到消息就会被吓到。

    然而,嘴巴才张开了一点,就听到苏子宸又道:“别说话。”

    孟漓禾只好扁了嘴,好吧,她沉默。

    而不出她所料,果然没过一会,就见宇文澈风一般的闯入。

    而神医竟然也没有落后多久,可见也是拼了这老胳膊老腿。

    毕竟,在苏子宸的院子里出事,一想就会知道因为练秘籍所致。

    而任何东西,都会有两面性,他们自然最清楚不过。

    宇文澈一进来便紧张的奔到孟漓禾的面前,看到她竟然躺在床上,而且衣服的前襟上竟然沾着血迹,立即脸色都苍白了几分。

    一把抓住孟漓禾的手,急切的问道:“小雨,你怎么了?”

    孟漓禾就想到会是这样,然而想到表哥不让说话,只好先去用眼神询问他,以免又被凶。

    而不等苏子宸再有所反应,神医已经皱着眉说道:“走开走开,让我来看看。”

    既然是神医医治,宇文澈即使不愿,也只好松开孟漓禾的手,暂时离开让神医来查看。

    只是,却也还是朝苏子宸问道:“敢问表哥,到底怎么回事?”

    苏子宸脸色凝重:“练秘籍时,思绪繁杂,以致气血倒涌。”

    说着,极度不满的朝着孟漓禾看了一眼。

    这一眼及这句话,令孟漓禾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表哥会这么生气了。

    因为,在思绪不能宁静之时不得修炼,一直都是他再三强调的事。

    结果自己,完全没有能够做到。

    难怪他这么凶了,呜呜呜。

    不过其实自己感觉并没有多大关系啊……

    然而,宇文澈在听到这句话却是吓了一跳,因为气血倒涌,严重的话几乎可以危及生命。

    “那严重吗?”宇文澈忍不住问道,因为现在看来,那胸前的血迹,应该是吐出来的无疑。

    方才他跑的太快,没有注意到院中,还不知道到底吐了多少。

    “命大。”神医淡淡的收回手,也是颇有些责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徒弟。

    练功之人应该非常了解自己的心态,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孟漓禾不敢反驳,因为她也觉得自己错的真的太离谱,害大家担心成这样。

    但是,她刚刚是真的想排除杂念的,也是真的不是故意去想的,只是,那些念头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完全遏制不住的冒了出来,挡都来不及挡。

    “我方才也已经把过脉,气息已经随着血的吐出不再倒涌,但依然混乱,需要好好调理。”苏子宸也随后说道,“请神医过来,也是想万无一失。”

    神医点点头:“的确如此,今日幸亏有你在,否则若没有人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宇文澈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会好好照顾她,直到她调养好。”

    “你?”神医忽然扭头看向宇文澈,“这些人里,恐怕就你没办法过多照顾她。”

    宇文澈皱皱眉:“为什么?我可以向父皇告假。”

    “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神医却摇了摇头,顿了一下还是说道,“而是她这个气息混乱,要清心寡欲,才得以调养,所以很不幸的告诉你,你俩最好还是分居。”

    宇文澈:……

    孟漓禾:……

    苏子宸摸摸鼻子,好吧,这才是他请神医来的真正理由。

    毕竟,自己与他们年纪相仿,说这种事,不太合适。

    也俨然是一个腹黑表哥,妥妥的。

    不过宇文澈显然不甘心,毕竟,事关晚上可能无法搂媳妇睡觉这种比天还要大的事。

    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口问道:“但是阴阳调和,不也是调理气息的一种吗?”

    孟漓禾:……

    大哥你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啊,好害羞的说。

    神医却冷哼一声:“你以为你们要修仙呢!是不是还想要双修?她的气息这么混乱,恐怕在修之前已经再次气血翻涌或者逆转了!你确定她可以承受的了?”

    宇文澈一噎,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

    “你看,你说句话她就脸红了,这气血又开始不稳,依我看,你俩干脆近期别见面!”神医扭头看了一眼孟漓禾再次说道。

    别啊……别……

    此刻,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心声。

    “总之,你俩自己视自己情况决定,我去开药方。”神医实在瞧不上他俩那生无可恋的样子,直接拂袖走人,哼!

    宇文澈无奈,也只好先将孟漓禾抱了回去,毕竟,既然没事,一直在苏子宸的房间里也不合适。

    至于到底怎么样,回去再说吧!

    不过,他现在更关心另一件事。

    “小雨,你练秘籍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有什么心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