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7章 奸细调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豆蔻此时正在带着果果和朵朵在太子府后院的假山中玩,听到孟漓禾的传唤,立即赶了过来。

    事实上,她从昨日开始之后,就对连生避而不见,这会在后院,也算是在躲着他。

    毕竟,她脑子现在非常乱,不想这个时候听他所说。

    “太子妃,您唤奴婢?”豆蔻匆匆忙忙走进,一进来便说道。

    孟漓禾正在厅内低头喝着茶,闻言抬头看去,刚想说话,然而,却在看到她面容的一瞬,顿时一愣。

    因为豆蔻那双眼睛有些微肿,眼里还有许多血丝,很明显是哭过,而且想来昨晚上并没有睡好。

    不由蹙了蹙眉,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这也算是豆蔻一个劫吧!

    想了想,还是说道:“豆蔻,昨日的事,你与连生说开了吗?”

    豆蔻闻言一愣,头微微低下:“奴婢没有理他。”

    对于这个回答,孟漓禾并不算意外。

    豆蔻的性子她了解,虽然啰嗦了点,但是性子却比这张嘴要果断许多,一旦认定的事,想来不会那么轻易动摇。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选择一开始就和她说出一切的原因之一。

    “那你打算怎么办?”孟漓禾继续问道。

    她必须清楚的知道豆蔻的心思,才好进行下一步对策。

    “太子妃,奴婢也不知道。”豆蔻的头低的更沉,显得十分难过,“奴婢也不是非要嫁给他不可,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不想娶奴婢,那为何之前还许诺成亲时送我首饰?”

    孟漓禾在心里叹了口气,傻姑娘,那是因为他想试探首饰店的事而已啊!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层关系,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觉得自己被耍了吧?

    转了转眼珠,孟漓禾还是说道:“我有个想法,你愿不愿意听?”

    豆蔻一愣:“太子妃请讲。”

    “我觉得,你们不如暂时分开一下,我可以先将他调到其他地方做长工,让你们彼此都冷静一下,等双方都想清楚了,是回来还是继续留在那边,再决定也不迟。”

    听到孟漓禾的话,豆蔻明显有些吃惊:“太子妃,这……不好吧?因为奴婢便有这样的安排,岂不是太徇私了?”

    “徇私?”孟漓禾秀眉一挑,“这太子府就是太子的,哪一件事不是私?何况,你是我的妹妹。”

    豆蔻不再说话,但神情明显看起来有些犹豫。

    说实话,她这几天的确不想见他,因为想要梳理一下这段时间的心情。

    与他认识并不算久,在一起的时间又太快,自己只知道他对自己特别好,让自己以为被捧在手心,而这样忽然发现与自己想象的不同,便有些接受不了。

    到底是他错,还是自己不对,她竟然一时弄不清楚。

    而孟漓禾的提议的确有些让她心动,只是……

    “太子妃,那连生那边……”豆蔻犹豫了一番还是说道,毕竟,她只是想冷静,并非想要真的和他分手。

    “我会好好和他谈谈,让他也冷静下来想想,这对你们都好。”孟漓禾接过话道。

    其实就感情而言,她很希望豆蔻可以自己一个人多想想,因为,如果对方对自己并非真心,相信经过辨识,也是可以感觉到的。

    而从府内安全来看,将此人暂时调离府中,也是刻不容缓之事。

    “那也好。”豆蔻回道,眸光中透着些许坚定。

    孟漓禾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答应,这个豆蔻仿佛比她想象中还要果断许多。

    这倒是个好现象。

    也让孟漓禾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叫连生过来谈这件事了。

    之所以要亲自谈,孟漓禾觉得,除了此点可以表现对豆蔻的重视外,自然也是希望让他以为,仅仅是因为与豆蔻的感情而调离,而并非因为怀疑到他。

    不出孟漓禾所料,此人果然在听完之后,极力表明自己对豆蔻的喜欢,以及想要留下的愿望,还有就是怕离开后会让两人关系更差的担心,却独独没有表露一点可以娶豆蔻的决心。

    孟漓禾听的在内心冷笑不已,不过,论起做戏还有说服人,估计还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因此,在她的“晓之以情”中,连生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了她的做法。

    亲眼看着他打包好,被管家送离,孟漓禾才高高的扬起了唇角。

    很好,接下来,就希望豆蔻可以好好的思索一番了。

    而这个连生……

    呵呵,她还有用。

    “女人,你为什么这么做?”身后,舒然的声音忽然响起。

    再一次,成功的让孟漓禾吓了一跳。

    孟漓禾捂着狂跳的胸口,一脸无语的转过身看向他:“你走路怎么从来都没声音的?”

    “是你每次想事情太入神。”舒然淡淡说着,接着紧紧的盯着她道,“你为什么要弄走他?女人,你在我心里不是这样的。”

    孟漓禾听他一口一个女人真的有些崩溃,终于忍不住指责他道:“请叫我太子妃。”

    “不想叫。”舒然冷热回绝,而且理直气壮。

    孟漓禾头有点大,怎么九岁的小正太已经如此叛逆了吗?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舒然很执着,“你在我心里,不是这样会故意拆散别人的人。”

    孟漓禾想说你好有眼光,我要不是迫不得已,我待着没事拆散人家干嘛?

    更何况,她根本不是在拆散,只是给个机会让豆蔻自己看清。

    然而,刚想解释一下,却忽然眼珠一转,故意道:“那说明你以前看错了,我就是这样有心机的女人,所以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舒然在听到这句话后,不仅没有失落,反而眼前一亮,急急的说道:“你终于相信我是喜欢你了吗?”

    孟漓禾:……

    关注点能不能不要这么偏离?

    我明明是在打击你啊小伙儿!

    她能说她现在真的想凌霄把这个家伙领走吗?

    幸亏宇文澈不在,不然要是听见这句话,又有的醋了。

    所以,秉着越描越黑的理念,孟漓禾决定先行撤退,如今奸细暂时告一段落,藩外的亲王也不日便进京,接下来,恐怕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这几天,她还是好好练秘籍吧。

    万一,有个不时之需呢!

    孟漓禾想着便不再和他多言,直接离开。

    只是,却听到身后舒然带着稚气且不乏高傲的声音响起:“女人,我相信你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我喜欢的人,一定不会错。”

    这种信任,真的是让人闻之感动。

    然后,就看见孟漓禾小步伐迈的更快了。

    这臭小子才九岁就会撩妹,以后可真的不得了。

    她是有夫之妇,必须快跑。

    趁着宇文澈回来之前,妥妥的。

    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待她回到倚栏院,却听到消息称,宇文澈已经回来了,此刻正在书房,而且,是和五皇子。

    嗷,又一个让她头大的男人。

    于是,本打算欢欢喜喜去找他的孟漓禾顿时收住脚步。

    算了,还是抱好秘籍,去找表哥修炼吧。

    这才是正事。

    然而……

    额,秘籍好像在书房。

    好像不去不行了呢,sosad。

    那不然,就拿了秘籍就走好啦!

    嗯,就这样!

    孟漓禾给自己打气,特意调整好状态前往。

    虽然她知道宇文峯不会表露什么,但是知道她的心思后,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一丢尴尬。

    或许过段时间会好,但此刻却必须掩盖好。

    深呼一口气,孟漓禾朝着书房走进。

    然而,才刚刚靠近房门不远处,就听到书房内,一声大笑声传来。

    孟漓禾脚步一顿,是宇文峯。

    关于他的笑,她并不意外,毕竟这家伙大部分时间都是不怎么正经的,只不过,为何这笑里带着些幸灾乐祸呢?

    这家伙到底又在出什么坏点子?

    孟漓禾忽然有些好奇。

    不过,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听到屋内,他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说二哥,你真这么确定,那亲王来,他女儿萨莉不来?”

    接着,便是宇文澈的声音:“亲王过来是做卧底,她来做什么?”

    “来见你啊哈哈哈!”宇文峯又是一阵大笑,话里的语气也带着诸多调笑,“毕竟,你当年可是为了人家受了伤还差点丧命呢哈哈哈!”

    听到此,孟漓禾一愣。

    原来宇文澈嘴里的救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但其实差点付出生命?

    她没记错的话,他可是个很冷酷的人。

    当年自己在城外被刺客攻击之时,后来虽然知道他也在暗中出手相救,但是她也很清楚,那更多的是不想对方得逞吧?

    毕竟,那会的对手不管是谁,都显然是他的敌人。

    可是,他竟然肯救一个女人,不惜性命吗?

    难怪,那亲王肯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来帮他们做卧底。

    原来,是有这层因素在里面。

    孟漓禾此时心里情绪有些起伏,她不得不承认,她多少有点吃醋。

    毕竟,任谁听到自己爱的男人,差点因为别的女人死了,都不会怎么好受。

    不过,她也知道不该这样小气,毕竟,宇文澈在之后,为她出生入死那么多次不是吗?

    所以,深呼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太多。

    然而,脚刚刚要抬起继续向前走,却没想到,接下来宇文峯的一句话,却彻底让她僵在当场。